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玉山再来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玉山再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觉得自己想通了罗信结交自己的原因,张玉山的心便放了下来。一路和罗信谈笑着来到了罗府,进入到罗府之后,两个人落座花厅,罗信便让张玉山稍等,罗信便离去。昨日他只酿了一坛子葡萄酒,而且和老娘两个人不知不觉地喝去了半坛子,回到自己的书房,取过一个瓷瓶,然后装了一瓶子葡萄酒,便拎着回到了花厅。

    “玉山兄,尝尝这瓶葡萄酒。”

    罗信拿起桌子上的两个瓷杯,在张玉山的身前放一个,在自己的面前放一个,然后打开瓷瓶,分别将两个瓷杯倒满。

    还没有喝,张玉山的眼睛就直了。

    实在是那白瓷杯内倒上宝石般的葡萄酒,将那葡萄酒显得更加通透,异常清澈,没有半点儿浑浊。

    “这……竟然如此清澈!”

    张玉山双手端起瓷杯,如同端着一个稀世珍宝,然后轻轻地喝了一小口,眼睛迅睁大,随后又闭上了眼睛,完全一副陶醉的模样。罗信也端起了瓷杯,小口小口地喝着。

    足足有十息的时间,那张玉山睁开了眼睛呼道:“好酒,贫道酷爱葡萄酒,却是一辈子也没有喝过如此仙酿。”

    话落,也不搭理罗信,低头开始喝了起来。一瓶葡萄酒,罗信也只是喝了一杯,其余的都让张玉山喝光了,随后眼睛直直地望着罗信道:

    “罗大人,可否……”

    罗信便笑眯眯地说道:“酒还有一些,不过……”

    张玉山神色就是一整道:“罗大人,你需要什么,只要是贫道有的,定不吝啬。”

    他的心中暗道:“不就是为你在陛下面前美言吗?找个机会,给你说上几句就是。”

    “玉山兄爽快!”罗信的脸上现出了亲切的笑容道:“玉山兄,你也知道,上次陛下赏赐给我一颗金丹,我还没有尝到什么味道,便被那景王抢去吃了。你能不能给我一颗金丹,就是陛下服用的那种。”

    “这样啊!”

    张玉山没有想到,罗信根本就不是让他去陛下面前美言,而是索要一颗金丹。这个东西别人看着金贵,在他手中却不算什么。只要他肯炼,要多少就有多少。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是,他在嘉靖帝跟前时间很久,自然知道嘉靖帝对金丹的看重,而且也知道嘉靖帝把金丹看成了一种机缘,平时在张玉山炼丹的时候,都会派人看守,就是防着张玉山偷偷留下金丹。夺走嘉靖帝的机缘。

    但是,作为炼丹的人,即便有人看着,他想要偷偷留下几颗金丹,那也全无问题。只是,这件事情不能够让人知道,如果有人知道自己把金丹偷偷给了罗信,别说罗信活不了,就是他张玉山也活不了。所以,他才沉吟,半响才郑重说道:

    “罗大人,你可能不知道金丹对陛下意味着什么。”

    “哦?意味着什么?”罗信佯装不解地问道。

    “意味着成仙的机缘!”张玉山深深地看了罗信一眼道:“你说,如果陛下知道你拿走了他的金丹,就是夺走了他一丝机缘,会怎么样对你?罗大人,换一个条件吧。”

    罗信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微笑不语。张玉山便皱了皱眉头,金丹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甚至还要比为罗信向嘉靖帝美言来得简单,所虑者,只是传了出去。再想到那葡萄酒的味道,便心痒难耐。最终一咬牙,严肃地说道:

    “罗大人,既然你已经知道金丹对陛下意味着什么。我可以给你一颗金丹,但是你必须保密,不能够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我又不傻!”罗信笑道。

    “好,明日我便带着金丹来。不知罗大人还有几瓶?可都要给我。”

    “两颗金丹!”罗信竖起了一根手指道:“两颗金丹换一坛葡萄酒。”

    “一坛?”张玉山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如同两颗小太阳。立刻点头道:“一言为定。”

    罗信将张玉山送走,刚回到书房,鲁大庆便来回报。

    “侯爷,外面来了三个人,说是王姑娘派来的。”

    “请他们进来。”

    罗信眼睛就是一亮,没有想到王翠翘的度这么快。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三个中年人便站在了罗信的面前,通过他们的介绍,罗信已经知道这三个人中,一个是账房,一个是懂酿酒,一个懂经营。罗信心中大喜,便立刻带着这三个人去见自己的母亲,将这三个人交给自己的母亲之后,便不管不顾地离开。以后,那个庄子的经营就交给母亲去张罗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而此时,在玉熙宫,6炳正站在嘉靖帝的对面,嘉靖帝看着手中的情报,淡淡地说道:

    “这罗信每日都去詹事府喝杯茶,e 然后取东市转一圈?”

    “嗯!”6炳点头。

    “他去东市买东西?”

    “偶尔买。”

    “都买什么?”

    “鸭梨,糖葫芦之类的,然后便当街边走边吃了。”说到这里,6炳也不由笑了起来道:“若是让人知道堂堂大儒,詹事府左庶子当街吃糖葫芦,呵呵……”

    嘉靖帝闻言也不由哑然失笑。随后又问道:“他在东市接触过什么人?”

    “没有!”6炳摇头道:“臣觉得他就是闲的没事,去逛东市就是打时间。”

    嘉靖帝点点头,心中琢磨着也是如此。又拿起了一张纸道:

    “罗信买了一个庄子?”

    “嗯!”

    “查到他买庄子做什么了吗?”

    “还没有!他刚买。”

    “继续监视!”

    “遵旨!”

    第二日。

    罗信刚刚练完武,吃了早餐。便听到下人汇报,说是张玉山已经来了。

    “他还真是够急的!”

    罗信不由含笑摇头,吩咐鲁大庆抓一个大鹅放在自己书房外面的院子里,然后让鲁大庆守着院门,不允许任何人进来。这才向着前厅走去。

    “玉山兄!”一进入前厅,罗信便笑眯眯地拱手道。

    “罗大人!”张玉山也起身还礼。

    “玉山兄,走,今日我们好好喝一杯。”

    “罗大人!”张玉山眼珠子转了转道:“莫非罗大人府中不止一坛葡萄酒?”

    “自然不止一坛,哈哈哈……”

    罗信大笑,带着张玉山来到了自己书房的那个院落,关上了门,鲁大庆等人在外面把守,没有人能够近这个小院一步。

    *

    * <!---ooo-->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