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 分鱼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 分鱼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裕王真挚地望着徐阶道:“徐师,你为孤的老师,孤为你的学生,这种关系牢不可破,唇齿相依啊!”

    鱼唇代表唇齿相依,徐阶自然是知道。 更新最快但是裕王后来的那番话,却让徐阶心中一紧,这是裕王已经不信任他了,用鱼唇来提醒他,他和裕王是唇齿相依。如果裕王最终不能够登基,而是景王登基,他徐阶也落不到好处。这是在隐晦地抱怨,徐阶这一阵子没有出面支持他。徐阶的心中就泛起苦涩,在不明白嘉靖帝的心思之前,又有高拱咄咄逼人,他怎敢出头?

    但是,此时裕王目光炯炯地望着他,很明显是想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便只好说道:

    “臣明白!”

    裕王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又将鱼肚子扒拉出来,夹给了高拱。高拱自然也明白鱼肚子的意思便是裕王表达他和高拱推心置腹。便含笑道:

    “谢谢殿下!”

    “高师!”裕王望着高拱亲切地说道:“孤希望高师能够常来,我们也好推心置腹地交流。”

    高拱的心中也泛起苦涩,他的情况和徐阶一样,也知道裕王是借此表达他的不满,便点头道:

    “臣明白!”

    这个时候,张居正,陈以勤和殷士儋便都紧张了。分鱼的顺序证明每个人在朝中的地位,徐阶和高拱自然是应该最先被分鱼的,而徐阶是内阁首辅,裕王第一个给徐阶分鱼,这是正常的顺序。

    但是剩下的四个人,大家在朝中的地位差不多,谁先谁后,都是正常。那么,裕王先给谁分鱼,无疑就证明那个人在裕王心中的地位。

    这一阵子,高拱和徐阶就仿佛抛弃了裕王一般,而张居正和罗信虽然偶然来到裕王府,但是在朝堂之上,却从来没有听到这两个人声音。

    而在这一段时间,陈以勤和殷士儋却是频频出手,他们两个相信裕王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如此,下个分鱼的就应该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一想到要给他们两个中的一个分鱼,这两个人心中立刻现出了争胜之心,相互对视了一眼,眼光在空中碰撞,哪里还有一丝好友同道的模样?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两个人相互瞪了彼此一眼,然后各自转过头,心中在祈祷:

    “是我的,是我的!”

    裕王很是熟练地将整条鱼骨剃了出来,鱼肉并没有拦。陈以勤和殷士儋眼睛就是一亮,这个鱼骨代表的意思,甚至超过了鱼唇和鱼肚子。鱼唇代表唇齿相依,鱼肚子代表推心置腹。但是这只是表达近亲关系。

    更何况……

    裕王给徐阶鱼唇和给高拱鱼肚子,并不是原由的意思,而是借此表达一种不满。所以,这根鱼骨分量就重了。

    因为这鱼骨表达的意思是中流砥柱。

    这便是告诉大家,裕王把那根鱼骨给谁,裕王就认为谁最有能力,谁在他的心中分量最重。

    如此,不仅是陈以勤和殷士儋,就是张居正也盯着裕王手中的筷子,罗信的心中液紧张起来。

    徐阶和高拱心中的苦涩终于显露出来,脸上泛起了苦涩。

    看来裕王对他们两个真的失望了。

    如果他们两个在以后再没有一点儿表现,就算是裕王登基,他们两个也会靠边站了。

    “哼!老夫倒要看看,裕王会将这根鱼骨给谁?”高拱和徐阶心中同时想到。

    裕王将那根完好的鱼骨夹起,放在了罗信的碗里。

    “腾……”

    陈以勤和殷士儋两个人的脸就涨得通红,他们两个望向罗信的目光充满了不服和嫉妒。张居正微微摇了摇头,心中也认为罗信在能力上要比他强,倒也没有嫉妒,但是羡慕总是难免。

    高拱和徐阶这次倒是难得地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丝惊惧。

    没有想到在不知不觉间,罗信竟然在裕王的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裕王竟然认为罗信在他的夺位大业之中,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为什么会这样?

    罗信总共当裕王的老师没有两个月,就离开京城去了东南,这回来也没有两个月,怎么就会在裕王的心中有如此地位?

    他究竟做了什么?

    徐阶想不通,高拱想不通,张居正想不通,陈以勤和殷士儋更加地想不通。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是……

    他们的心中却有了共同的危机感。

    如果再不做点儿什么,恐怕以后在裕王的面前,罗信就是第一老师了。一旦裕王登基,罗信便会进入内阁,继而成为内阁首辅,他们只能够听从罗信的命令。

    这怎么甘心?

    别说徐阶和高拱两个人,他们还想要在裕王登基之后,实现自己的理想。怎么可能让罗信爬到他们的头顶上?

    就是陈以勤和殷士儋也不干啊!

    但是,此时他们也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裕王将那根鱼骨放在了罗信的碗里。罗信当即脸上做出受宠若惊之色道:

    “谢谢殿下!”

    裕王含笑道:“罗师,孤从你那里受益良多,有你,孤心安很多。”

    高拱和徐阶不由悚然而惊,裕王这个评价实在是太高了。这让内阁的两位大佬心中很不自在。

    我们两个内阁大佬都不能够使你心安,一个四品官,而且还是被抛弃在詹事府的罗信却让你心安?

    徐阶和高拱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开始反思自己。

    这些日子在裕王和景王相争之中,自己是不是太低调了?

    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光顾着嘉靖帝的感受,而忽略了裕王的感受。

    但是,不要忘记了,得罪了嘉靖帝,他们最多被嘉靖帝赶出内阁,但是等着裕王登基之后,他们便会再度回来。可是得罪了裕王,待裕王登基之后,他们便再也别想进入内阁。

    可是……他们当初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存实力,最终还是为了推动裕王登基,这裕王为什么就不理解呢?

    陈以勤和殷士儋都快要嫉妒得发疯了。

    他们为裕王做了那么多,也没有得到裕王这种赞誉,他罗信做什么?

    为什么会得到裕王的如此赞誉?

    *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