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碾压

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碾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很快米饭就送了上来,罗信望着殷士儋道:“殷大人,如果你一直想不出,是不是就不算输啊?”

    “你……”殷士儋有些气急道:“你这是干扰我的思路吗?做人不要那么卑鄙。? ”

    罗信平静地笑了笑道:“这样吧,一碗饭的时间,我吃完这碗饭,如果你还猜不出,就算输如何?”

    “好!”殷士儋咬牙切齿道。

    罗信不再言语,伸出筷子夹了一个蹄髈过来,放到了饭碗里,开始吃了起来。罗信吃得还真是不快,一小碗米饭,硬是吃了一刻钟,时间主要浪费在啃蹄髈上。放下筷子,望向了殷士儋,殷士儋脸胀得通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放下道:

    “谜底是什么?”

    “两头牛!”

    张居正正喝了一口酒,一下子喷了出来。高拱和徐阶也愕然,裕王却是抚掌大笑道:

    “果然是两头牛,哈哈哈……”

    殷士儋和陈以勤脸都气绿了,但是又不能够说罗信讲的不对。而此时的罗信却是亲自拿起了酒壶为殷士儋斟满了一杯酒,然后笑眯眯地说道:

    “第二题来了。”

    “请!”殷士儋聚精会神。

    “什么东西往上升永远不会掉下来?”

    众人便不由一呆,什么东西往上升永远不会掉下来?

    “鸟?那也有落下来的时候啊!”

    众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殷士儋便举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望着罗信道:

    “请指教!”

    “年龄!”

    “…………”

    “殷大人,还来吗?”罗信淡淡地问道。

    “请!”殷士儋不服。

    罗信淡淡一笑,心中暗道,这种题我有的是,我喝死你。咳嗦了一声道:

    “殷大人,你挺好了。什么鸡没有鸡翅膀?”

    殷士儋又喝了一杯,罗信一题又一题,一直出了十道题,殷士儋竟然没有一道回答上来,便是一杯接着一杯喝,最后脑袋就迷糊了,心中万般无奈,只好拱手道:

    “我认输。”

    罗信便又将目光望向了陈以勤,陈以勤一直琢磨着罗信的题,感觉自己能够找到窍门,便自信地点点头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请出题。”

    “有一个眼睛瞎了的人,走到悬崖边,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往回走?”

    陈以勤一挑,感觉自己找到了窍门,罗信的题就要往简单方面想。便道:

    “有人提醒他。”

    罗信微微摇头。陈以勤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眼中现出喜色道:

    “他手中拿着棍子,探到了悬崖。”

    “他手中没有棍子。”罗信再度摇头。

    陈以勤又苦思冥想了一盏茶的时间,最终却是脸色不好看地说道:

    “我认输。”

    然后端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望向了罗信。此时所有人都望向罗信,他们也都奇怪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因为他只瞎了一只眼。”罗信云淡风轻地说道。

    众人俱都摇头苦笑,心中各自想到,这小子哪来的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谜题?

    “还要继续吗?”罗信笑眯眯地望着陈以勤。

    “继续!”陈以勤咬牙道。

    “为什么先看到闪电后听到雷声?”

    陈以勤神色一振:“因为先有闪电后有雷声。”

    高拱,徐阶和张居正等人都纷纷点头。罗信却是摇头。

    陈以勤当即就急了:“为什么不对?我们都是先看到闪电,然后才听到雷声。难道这不证明先有闪电后有雷声吗?”

    罗信笑道:“你刚才说的先看到闪电,后听到雷声,那是我出的题,不能够让你当作先提条件。如果你能够说出另外一种解释,我就算你正确。”

    众人一想,对啊。人家罗信问的就算为什么先看到闪电,后听到雷声。而陈以勤却说我们都是先看到闪电,后听到雷声,这哪里是解题啊?

    但是……

    有什么另外的解释呢?

    裕王想的都有些头疼了,但是心中却是十分的兴奋。他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有意思,令人兴奋的谜题,此时心中想要知道答案,记得心痒难耐。看着陈以勤还在那里苦想,便道:

    “陈师,你想好了没有?”

    陈以勤神色一苦,摇头叹息了一声道:“我认输。”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望向罗信道:“请指教。”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罗信笑眯眯地说道:“因为我们眼睛长在前面,耳朵长在后面。”

    “咳咳……”徐阶和高拱一个劲儿地咳嗦了起来。

    陈以勤脸色涨得通红,但是偏偏又反驳不了罗信,气哼哼地说道:

    “继续!”

    罗信点点头道:“什么花可以看,却不可以握?”

    “花都可以握啊!”裕王呆呆地说道。

    徐阶等人都思索了起来,实际上,此时不仅仅是殷士儋和陈以勤心中憋气,就是徐阶,高拱和张居正心中也憋气,他们三个也都是大才,却现从罗信出题开始,他们就没有答对过一道题,所以他们也想答出一道题。

    但是……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人想出来,最终陈以勤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后,望着罗信道:

    “请指教!”

    “水花!”

    陈以勤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最终还是想要挣扎一下,便咬牙道:

    “继续!”

    “冬瓜,黄瓜,西瓜都能够吃,什么瓜不能够吃?”

    最终陈以勤依旧说不出来,只有再喝了一杯,然后道:“是什么?”

    “傻瓜!”罗信淡淡地说道。

    “砰!”陈以勤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罗信喝道:“你骂谁是傻瓜?”

    本来他一道题都没有答对,脸面上就难看的很,原本是向着让罗信出丑,在裕王面前狠狠地踩罗信一脚,却没有想到是自己趴在地上,让罗信踩。

    这踩就踩了,谁让自己主动趴过去让人踩呢?

    但是被罗信骂傻瓜,这就不能够忍了。主动趴在地上让你踩,我是傻,但是你不能够那么说啊!

    正好下不来台,你敢骂我傻瓜,我就把事情闹大,给你戴上一个不知礼仪的帽子,让裕王看轻你。

    而这个时候,徐阶也是心中一动。如今罗信在裕王的心中,起重要连他徐阶都比不上,他能够感觉出来。如此下去,待裕王登基,还哪里有他徐阶的位置?

    *

    *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