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挑战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挑战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冯宝便走了进来,施礼道:“殿下。 ? ”

    “摆席!”

    如今的裕王可不是以前的穷逼了,自从有了车马行的股份,富裕了许多,人也豪气的许多,底气也足了很多。

    冯宝立刻安排人在大殿内摆下了桌子和椅子,七个人围桌而坐,酒菜便如流水一般地上来。而众人在裕王的招呼下也开始吃了起来,只是气氛很沉闷。不管裕王如何调节气氛,高拱,徐阶,罗信和张居正都是几乎不语。反倒是殷士儋和陈以勤话不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个人变得有些自说自话,自吹自擂,不时地能够看到高拱,徐阶,张居正和罗信不屑的目光。

    这两个人心生怒意,在裕王面前被高拱和徐阶鄙视也就罢了,毕竟徐阶和高拱地位摆在那里,贵为内阁大佬。但是你张居正不过是徐阶的走狗,有什么资格鄙视我们?你罗信不过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毛孩子,有什么资格鄙视我们?

    而且这两个人是下定决心要在裕王面前表现,在裕王面前赢得地位。他们两个的心很大,最终的目的可是向徐阶和高拱挑战,取代高拱和徐阶。所以,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忍得住这个气?

    但是……

    他们两个也知道,以他们如今的地位,名声和实力,还不足以向高拱和徐阶挑战,就算是想要取代高拱和徐阶,也要一步步来。

    两个人目光望向了张居正,几乎同时一撇嘴,他们的心中认为如今的自己在裕王面前,其地位已经越了张居正。张居正不过是徐阶的一条走狗,已经不值得他们关注。于是,他们两个的目光便望向了罗信。

    “嗯,如果能够把罗信踩下去,他们的前面就只剩下高拱和徐阶了。今日就将罗信踩下去。”

    两个人各自在心中琢磨着,今日怎么让罗信出个大丑,让裕王看轻罗信,继而抛弃罗信。

    在酒席上,无疑是行酒令最为直接,但是那样必须找到一个必胜的方式。

    什么呢?

    普通的酒令肯定不行。

    和罗信比经义?

    不行!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罗信是状元之才,而且写过,他们两个自认为在经义方面不如罗信,如果和罗信比经义,踩罗信不成,反倒是自己露丑。

    比诗词?

    罗信可是写过,比不过罗信。

    比对联?

    他们可是知道罗信出个烟锁池塘柳的绝对,也比不过。

    “比什么呢?”

    “对了,比谜语。”

    殷士儋眼睛一亮,他们可是没有听到过罗信会猜谜,于是殷士儋便望着罗信道:

    “罗大人,就这么喝酒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添点儿乐趣如何?”

    罗信心中就是一怒,这里这么多人,你不去找,偏盯着我,看我好欺负不成。目光扫了一眼裕王,见到裕王一脸感兴趣的模样,便知道自己不能够拒绝。自己不仅要比,而且还要赢得漂亮,这才能够令裕王更加信任自己,继而更加依赖自己。一旦让裕王对自己形成了依赖,便再也离不开自己。于是,便点点头道:

    “要如何增添乐趣?”

    “不如这样,我们两个比猜谜,猜不出的罚酒一杯,如何?”

    “好!”罗信回答的干脆。

    “好!”裕王也露出感兴趣的模样道:“孤知道罗师文采斐然,但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猜谜。”

    “慢!”陈以勤突然开口道:“我觉得应该增加一点儿难度,先由殷士儋大人出题,如果罗大人猜出来,便轮到罗大人出题。如果猜不出来,罚酒一杯之后,还由殷士儋大人继续出题。”

    高拱,徐阶和张居正都鄙视地望向了陈以勤,但是陈以勤却根本不去看他们,只是盯着罗信道:

    “罗大人大才,不会不敢吧?”

    罗信笑了,淡淡地点点头,他还就不信了,自己前世今生,两世为人,掌握的谜语不如一个殷士儋?

    “不如这样,我们分成两轮比试。先是我和殷士儋大人,当然先由殷士儋大人出题。等我和殷士儋大人比完了,我再和陈大人比一轮。不过这次轮到我先出题,如何?”

    陈以勤能够不答应吗?

    当然不能!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够退,所以也当即点头道:“善。”

    众人都停了下来,目光都汇聚在殷士儋的身上。便见到殷士儋一捋胡须,自信地说道:

    “罗大人听好,小时候四条腿,长大后两条腿,老来时三条腿,这是什么?”

    “唰……”

    众人的目光又都汇聚在罗信的身上,罗信淡淡地说道:“人!”

    “哦……”殷士儋的脸上现出吃惊之色。

    “为什么是人?”裕王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罗信含笑道:“殿下,人在小时候还不会走,只能够爬,所以是四条腿。等到长大,便能够行走,所以是两条腿。等到老来时,需拄拐棍行走,便是三条腿。”

    “妙妙妙!”裕王抚掌大笑。高拱和张居正讥讽地望向了殷士儋,就连徐阶望向殷士儋的目光也含着讥讽。

    罗信淡淡地望着殷士儋道:“请!”

    殷士儋只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望向罗信道:“请罗大人出题。”

    罗信点点头道:“一头公牛加一头母牛,猜三个字。”

    “一头公牛加一头母牛,猜三个字。”

    不仅是殷士儋和陈以勤皱起了眉头思索,就是高拱和徐阶这两个大佬也皱起了眉头。刚才殷士儋那个谜题,他们两个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但是罗信这个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头公牛加一头母牛,猜三个字。”

    裕王也在那里自言自语,罗信却是淡淡地一笑,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菜,然后还朝着站在旁边侍候的丫鬟招收道:

    “来碗米饭。”

    殷士儋和陈以勤没有精力去搭理罗信,正在苦思冥想,高拱和张居正也在那里思索,徐阶看到罗信的嚣张,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却也没有言语。这个时候是罗信打击殷士儋和陈以勤的时候,徐阶早就看这两个人不顺眼,所以也乐得看热闹。不过,他也没有想出是哪三个字,心中不由有些郁闷。

    *

    *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