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裕王摆宴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裕王摆宴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随手将礼单交给了鲁大庆,让他安排人去接收,又招呼丫鬟给冯宝上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下人来回报,说是有贺客上门,那冯宝也不欲久留,拱手道:

    “大人,每日裕王请您过府。 ”

    罗信此时还处于有了儿子的兴奋过程中,而且此时又有贺客上门,便随意地问道:

    “何时?”

    “巳时前。”

    “好,我知道了。”

    罗信将冯宝送走,这一天就在迎来送往中度过,就连嘉靖帝也派黄公公送了一份贺礼过来。就算罗信是一个习武之人,到了晚上都有些顶不住了,和6如黛说了一会儿话,又抱了一会儿孩子,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

    当罗信吃完早饭之后,猛然想起要去裕王府的事情,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裕王为什么要请他过去?而且还规定了时间,以往都是要看罗信的时间。

    “今天就不去詹事府了!也不去东市了!”

    喝了一壶茶,又休息了一会儿,这才招呼鲁大庆和万大权等人,套上马车,将那辆自行车放在马车上,然后向着裕王府行去。

    来到了裕王府门前,罗信从车上跳了下来,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见到门口停了几辆马车,心中暗道:

    “看来裕王请的不只是自己。这裕王究竟有什么目的?”

    吩咐鲁大庆,先不要将自行车从车内取出来,让他们将马车赶到一边等候,自己举步上了台阶,便见到冯宝已经从台阶上下来,满脸堆笑道:

    “罗大人请!”

    罗信嘴唇动了动,原本想问裕王还请了谁,但是最终还是没问,反正进去之后就会知道。便含笑朝着冯宝点点头,向着里面走去。罗信没有言语,反倒是令冯宝心中一跳,冯宝可是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大人在裕王心中的地位。从某个方面上讲,今天这次聚会,有着一半的原因是因为罗信。

    实际上,裕王如今的日子真的不好过,被景王挤兑的有些过不下去了。朝堂有很多官员都被景王拉了过去,让景王的气势越来越足。虽然罗信安慰过他多次,但是心中却依旧不安,特别是听说在朝堂之上,罗信和徐阶彻底撕破了脸,他就心中更加地不安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他有六个老师,按照先后成为他老师的顺序分别是徐阶,高拱,殷士儋,陈以勤,张居正和罗信。如今徐阶和高拱已经不给他上课了,给他上课的只是殷士儋,陈以勤,张居正和罗信四个人,而罗信在担任裕王老师不久,便去了东南,实际上给裕王上课的只有殷士儋,陈以勤和张居正三个人。

    原本殷士儋和陈以勤是老资格,要比张居正资格老,呆在裕王的身边时间要久,但是后来罗信来了之后,裕王却和罗信相交莫逆,只要有罗信在,裕王便不理会殷士儋,陈以勤和张居正三个人,这让三个人心中非常郁闷,张居正还好,心中虽然有极度,但是羡慕的情绪更多,而殷士儋和陈以勤便是**裸的嫉妒了。

    好在罗信和裕王呆的时间并不久,很快就离开了京城,前往东南。殷士儋和陈以勤弹冠相庆,心中下了决心,一定要在罗信离开之后,重新将裕王的心抓住,成为裕王的心腹。

    但是……

    他们两个没有想到,罗信走了,张居正却后来居上,虽然裕王没有像信任罗信那般信任张居正,但是却也比信任殷士儋和陈以勤强出很多。殷士儋和陈以勤自视甚高,他们不仅是瞧不起罗信和张居正,而且认为自己和徐阶,高拱也没有什么差距,大家都是裕王的老师,那么大家就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这两个人并没有加入高拱和徐阶的阵营,而是和朝堂的清流聚在了一起,形成了朝堂上的第三股势力,只是这股势力无权无势,只能够抻着脖子嚷嚷。如今在裕王和景王的争斗过程中,徐阶和高拱隐居幕后,不显山不露水,仿佛已经放弃了裕王,不再是裕王的老师。张居正一直让裕王忍耐,罗信又是刚刚回来,反倒是殷士儋和陈以勤两个人带领着清流闹的声势非常的大,这也让裕王改变了一些对殷士儋和陈以勤的看法,对他们两个亲切了一些,这便让他们两个的底气比之前足了很多,兴起了和高拱,徐阶一争的心思。

    不错!

    就是和徐阶,高拱一争的心思,而不是和张居正,罗信相争。在他们看来,张居正就是徐阶的一条狗,而罗信又是刚回来,已经不足以成为他们的对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是,这也正是裕王头疼的地方。

    他的性格是懦弱,但是却不愚蠢,他知道自己如今依仗的只有这六位老师,但是这六位老师还真是不消停。高拱和徐阶这两个大佬,六个老师的头领斗得不可开交,而罗信又不站在这两个阵营中的任何一个,这也就罢了,却与徐阶有着私仇,有些私仇也罢了,正如罗信所说,虽然两个人有私仇,却不是不能够合作,最起码在扶持裕王这一点上,双方就会合作。

    但是……

    令裕王没有想到的是,罗信和徐阶却彻底地撕破脸了,这让裕王在对率先挑起战争的徐阶很是气愤之余,却有非常的头疼。

    毫无疑问,虽然如今高拱和徐阶斗得不可开交,但是徐阶还是占据着上风,如此徐阶在六位老师中的地位便举足轻重,对裕王是否能够继承大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罗信表面上虽然不如徐阶,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蕴藏着雄厚的能量,而且裕王与罗信最为亲近,正是因为有了罗信,他的生活才有了改善。

    更何况……

    罗信文是大儒,武是军神。

    所以,徐阶和罗信撕破脸皮是裕王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也是最为头疼的事情。

    再加上殷士儋和陈以勤的清流,如今他六位老师竟然分成了四个阵营……

    裕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头都愁白了十几根。

    *

    *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