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马庆山又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眯眯地先是给罗信的茶杯续上水,然后才坐下。

    此时,在皇宫内,却是正上演着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百官在徐阶和高拱的带领下,山呼万岁之后,便回到各自的位子站好,一片肃穆。黄锦便提着嗓子喊道:

    “陛下有旨,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张居正出列道:“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讲!”嘉靖帝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

    “遵旨!”张居正道:“吏部尚书赵大人年事已高,尤其是这半年来,仅是病休就有两个月,按规矩,应当以病老不堪用罢其官,另选贤能。”

    赵贞吉的脸色就是胀红了起来,这些日子他的身体确实不舒服,但是经过了几个月的调养,却已经恢复了不少,他觉得再有个一年半载,就能够痊愈。而此时嘉靖帝的目光也望了过来道:

    “赵卿身体有恙?”

    “是!”赵贞吉走了出来。

    “请太医了吗?”

    “谢陛下,臣请过了,太医说,用不了多久,臣就会康复。”

    张居正目光一凝,望向了赵贞吉,赵贞吉心中就是一阵苦涩。他知道如今自己应该顺着张居正的话,说自己身体不行了,告老还乡。因为他的儿子赵鼎柱贪墨被抓了把柄,如果他肯告老还乡,让出礼部尚书的位子,徐阶那边会将这件事情放过,如果他不肯让出位子,张居正立刻便会弹劾赵鼎柱。

    但是,赵贞吉原本就是一个刚正之人,而且高拱又授意他不要立刻答应告老还乡,所以他还是咬着牙将自己的儿子抛到了一边,在朝堂上说自己很快就会康复。但是,当他看到张居正凌厉的眼神时,一颗心便悬了起来,知道张居正要弹劾自己的儿子了。不由心中一叹,整个身心都感觉到虚弱起来。

    张居正看到赵贞吉虽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是双眸却充满着坚定,便知道赵贞吉已经下定决心了,脸色便是一冷,便要再度开口,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到严纳出班道:

    “陛下,臣有本奏,臣要弹劾胡宗宪。”

    徐阶目光就是一凝,他如今还不知道胡宗宪和罗信暗中已经联手。如今张世杰正和徐府联手想要吞并大明海贸,这绝对需要胡宗宪的支持,没有了胡宗宪,就会变得十分艰难,胡宗宪一旦被罢官,到时候再派去一个高拱的人去东南接替胡宗宪,那就更没有希望了。

    罢掉了赵贞吉,却损失了胡宗宪,怎么算,也不合适。最起码在目前,徐党不能够没有胡宗宪。等到吞并了大明海贸,那个时候的胡宗宪,是否罢官,对徐阶的作用已经不大。

    当然,就算到了那个时候,能够保胡宗宪,还得保,否则会被人认为徐阶过河拆桥,如此还有谁会跟着他徐阶?

    所以,徐阶的心中很快就有了决定,先将赵贞吉的事情放下,等到大明海贸之事结束之后,再弹劾赵贞吉。于是,徐阶果断地从朝班中走出来道:

    “陛下,赵大人经验丰富,大明需要赵大人。”

    严纳神色就是一滞,不由将目光望向了高拱,高拱便微微摇了摇头。两败俱伤的事情,他也不想做。在他看来,弹劾掉胡宗宪,远没有保住赵贞吉重要。

    看到高拱摇头,严纳便不再言语,嘉靖帝目光从徐阶的身上转移到赵贞吉的身上,温言道:

    “赵卿保重身体,朕需要你。”

    “谢陛下!”赵贞吉神色一松。

    嘉靖帝便又将目光望向了严纳,严纳便急忙挑了几条不痛不痒的事情去弹劾胡宗宪,嘉靖帝便淡淡地道:

    “先退下吧。”

    严纳便退了下去,徐阶的心中便是一动,他从嘉靖帝的语气中,感觉到嘉靖帝根本就没有想处理胡宗宪的意思,如果想要处理胡宗宪,之前有着那么多的弹劾,嘉靖帝早就处理了,如今有淡淡地一言带过。

    “这……好像是自己失算了啊!即便是自己不放弃弹劾赵贞吉,嘉靖帝也未必会处理胡宗宪啊!”

    他此时如果要是知道,罗信早已经保过胡宗宪,嘉靖帝也同意不动胡宗宪,恐怕徐阶会气得吐血。

    “不对!”徐阶心中突然一动,老奸巨猾的徐阶此时的心中猛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之前陛下的态度并不明朗,是罗信回京见过陛下之后,陛下的态度似乎才变得不想动胡宗宪。难道是罗信在保胡宗宪?

    但是……

    罗信为什么要保胡宗宪?

    难道……胡宗宪和罗信暗中联手了?”

    徐阶登时身上就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胡宗宪和罗信真的联手了,那就不是吞并大明海贸的事情了,而我要考虑东南那边会不会是一个挖好的陷阱,等着他徐阶跳下去。

    此时,玉熙宫内十分压抑,因为嘉靖帝不再说话,也没有人说话。而且嘉靖帝还不说退朝,只是目光冷冷地如刀一般地一遍一遍地扫过他们。

    实际上,嘉靖帝心中十分气愤,甚至有些羞恼。

    徐阶一党弹劾赵贞吉,这没有什么。高拱一党反击,单核胡宗宪也没有什么。

    嘉靖帝不仅不生气,心中还很高兴。

    作为皇帝,最喜欢的就是平衡之术,喜欢朝臣争斗,否则朝臣抱成一团,就轮到他睡不着觉了。只要有党争,他就可以高高在上地作为裁判。

    只是……

    今天这种状况,已经不是徐阶一党和高拱一党相争,他做裁判了。而是双方在拿他这个裁判耍着玩儿。

    徐阶一党单核赵贞吉,然后见到高拱这边弹劾胡宗宪,便立刻退却了,反而徐阶站出来说大明离不开赵贞吉。

    你特么的逗我玩吗?

    把我这个皇帝当傻子吗?

    再看看高拱那边,当徐阶表示不弹劾赵贞吉之后,严纳立刻挑选几个不痛不痒的事情,这不是在羞辱嘉靖帝的智商吗?

    这嘉靖帝如何不怒?

    我是裁判啊!

    如何你们双方根本就不把我当裁判,在那里踢假球,而且还是明目张胆地踢假球,这如何能够忍?

    所以,此时的嘉靖帝心中十分愤怒,但是却又找不到发泄口,还不想就这么憋闷地散朝,所以他就冷冷地坐在那里。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