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路遇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路遇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想当年,严嵩曾经拐弯抹角地向他索要过金丹,嘉靖帝没给,严嵩十分不理解。

    他的发小陆炳曾经委婉地请求过金丹,嘉靖帝没给,陆炳十分不理解。

    就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黄锦,虽然没有索要,但是每次看到金丹的那种眼神,让嘉靖帝清晰的知道黄锦的心情。

    但是……

    罗信!

    这个跟随他时间并不久的人,不仅为他,为大明,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还如此为他着想,如此忠心。哪怕他嘉靖帝赏赐给了他一份天大的气运,他罗信竟然不要,为了他嘉靖帝的气运而不要。

    这一刻,嘉靖帝的心中对罗信升起了一丝歉意。

    “也许……他能够成为我儿子的国之柱石吧?”

    他的心中犹豫不定,但是脸上的神色却缓和了不少,这才想起来问罗信来这里干什么?

    “罗信,你来见朕,何事?”

    “陛下赏赐给臣的金丹被景王殿下给抢去吃了,是直接上臣的家,给抢去吃了,请陛下为臣做主。”

    “…………”

    嘉靖帝心中又烦躁了起来,这是因为他此时还没有考虑好如何处理此事。于是又沉下了脸道:

    “就为这件事?”

    “还有……刚才臣来宫中的路上,碰到了十几个护卫护着一辆马车在大街上飞奔,就是因为一个老者躲得慢了一点儿,那个护卫便用鞭子抽那个老者。臣管了这个事儿,但是马车中的人却让那些护卫杀了臣。”

    “谁这么大胆?”嘉靖帝勃然而怒。

    “景王妃!”罗信垂着眼帘说道:“后来衙役赶了过来,问我们各自的来历,景王妃知道臣是被景王抢去金丹的罗信之后,便匆匆离去。想必这个时候,景王殿下已经知道臣来这里告状了。而且……那十几个衙役还等在皇宫大门外,说不定臣从皇宫这里走出去,便被他们抓起来,打入大牢了。”

    “黄锦!”嘉靖帝大怒:“去让那些衙役滚!”

    “是,陛下!”

    “还有,再去一趟景王府,让他给我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禁足一个月。”

    “遵旨!”

    黄锦匆匆地离去,嘉靖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烦躁,淡淡地说道:

    “你退下吧!”

    “臣告退!”

    罗信离开了皇宫,来到大门外,果然不见了那十几个衙役不见了。和鲁大庆,还有那两个护卫汇合到一起,顺着大街向着裕王府走去。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走出多远,便从一棵大树后面猛然冲出了一个人。

    “锵……”

    罗信的两个护卫便同时拔出了腰刀。

    “噗通……”

    冲出来的那个人便一下子跪在了他们的面前,罗信定睛一看,却是那个衙役头子,心中便恍然。那个衙役头子可怜兮兮地望着罗信道:

    “罗大人,小人错了。您就饶了小人吧。”

    罗信知道这个衙役头子为什么这么慌张,一定是黄锦出来呵斥他,才让他觉得自己并不好惹,害怕自己针对他,而实际上,罗信真不会和他这种小人物计较。便淡淡地说道:

    “你走吧,这件事就算了!”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那个衙役头子连连磕头。

    罗信便举步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便觉得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去裕王府了,走到裕王府,也差不多到了饭点儿了。但是现在回家,又有点儿早。便想詹事府看看,没有走多久,便听到后面有人在唤他。

    “不器!”

    罗信回头一看,便看到一辆马车在自己的身后,从车门内伸出一个脑袋,却正是罗信的顶头上司礼部尚书兼任詹事府詹事的赵贞吉。

    “赵大人!”罗信拱手见礼。

    “不器,你这是?”

    “没什么事儿!”

    “上来,我们找个地方聊聊!”赵贞吉发出了邀请。

    罗信便上了马车,鲁大庆和两个护卫跟在了后面。罗信坐在赵贞吉的对面,发现赵贞吉眉宇之间隐含忧虑。但是,见到赵贞吉不说,罗信也不好问。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赵贞吉脸色现出一丝笑容道:

    “不器,还没有去詹事府吧?”

    “去了一次!”

    “哦?”赵贞吉倒是一愣,罗信刚刚请假,怎么又去了詹事府?不过随后便放到了一边,笑问道:

    “感觉如何?”

    “感觉……”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苦笑道:“停清闲的!”

    “哈哈哈……”

    赵贞吉放声大笑,罗信却是苦笑连连,当赵贞吉笑够了之后,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器,其实你如今清闲一些,没有什么不好。”

    罗信霍然抬头,看着赵贞吉真诚的神色,便知道像赵贞吉这个岁数,浮沉官海数十年的老妖精,早就把他所处的局势看得一清二楚。当下也不隐藏自己的心思,点点头道:

    “是!下官也乐得如此。而且……”罗信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道:“我也确实有些累了。”

    看着罗信脸上的那一丝疲惫,赵贞吉叹息了一声道:“苦了你了。这些年,大明的重担完全压在你一个十八岁稚嫩的肩膀上,南征北战,又解决了大明财政。反倒是内阁除了党争就是党争。”

    听到党争,罗信便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赵贞吉也主动避开了党争的话,两个人闲聊了起来。

    马车停下,赵贞吉笑道:“不器,陪老夫喝两杯。”

    “好!”

    罗信先跳下了车,然后扶着赵贞吉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鸿福楼,在二层要了一个雅间,酒菜流水般地送上来,两个人酒过三巡之后,赵贞吉再次提起了党争的话头。

    “不器,你对党争什么看?”

    罗信笑了笑道:“不奇怪!”

    “不奇怪?”赵贞吉奇怪地望着罗信。

    “嗯,很正常!”罗信点头道。

    “很正常?”赵贞吉认真地望着罗信道:“不器,你不要敷衍我。”

    罗信也同样认真地说道:“大人,下官没有敷衍,我是认真的。”

    “那你对徐阶也没有看法?”

    “两回事!”罗信认真地说道:“徐阶的私德有问题,我和他有私仇,这大明人都知道。但是,公平的说,徐阶和高大人之争也不全是为了为自己谋私。他和严嵩还是有着区别的。严嵩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理想,完全是陛下的一条狗,他打压别人,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但是,徐阶还是有着自己的理想,想着中兴大明。

    但是,一个人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踢开前进道路上的所有绊脚石,在这一点上,没有道理可将。只要有人和徐阶的理念不同,不管那个人是贪官,还是清官,他都会使尽手段,将其踢开。同样的是,如果有人和他理念相同,哪怕是我罗信和他理念一旦相同,他也会放下私仇和我联手。

    只是他这个人手段阴暗了些,阴谋太多,阳谋太少。如此心胸和性格,我可以断定,未来的他,一定会离开内阁。”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