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六章 茂生胡同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六章 茂生胡同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待赵贞吉笑够了,这才对罗信道:“来报道?”

    “嗯,只是想跟大人请几天假。”

    “要忙乎那些拜帖吧?”赵贞吉好笑地望着他。

    “嗯!”罗信郁闷地点头。

    “行!”赵贞吉干脆地点头:“什么时候忙完了,再去詹事府。实际上,詹事府也没有什么事情,去了也是闲着,你就多休息一阵子。”

    “谢大人。”

    又和赵贞吉聊了一会儿,罗信便告辞离开了礼部,上了车,向着家里行去。行到半途,他突然响起,就算自己知道怎么炼丹,但是从来没有炼过,还真是不一定能够炼出来。想了想,便打开车门,对着鲁大庆道:

    “去茂生胡同!”

    马车一拐,便向着一条小道行去。

    茂生胡同。

    第三个门,门内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在庭院内正有一个老者在浇花,一副花匠的模样,弯着腰,给人一种十分苍老的感觉。

    “嗡嗡嗡……”

    一只蚊子嗡嗡地飞向了那个老苍头,那个老苍头右手依旧拿着一个喷壶在浇花,左手自然地抬起,两指一夹,那只蚊子便被夹死在两指之间。

    后院,水井旁。

    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坐在那里洗衣服,不时地抬头张望一眼,眼中充满了机警。

    房间内。

    王翠翘伏案看着一叠纸张,这是来自各地的消息,每天都会汇总在这里,由王翠翘整理,然后下达命令。如果需要罗信下令的事情,她便会经过特殊的渠道通知罗信。

    当王翠翘接过了这个特务机构之后,在东南将一切安排完毕,便在罗信离开杭州之前,提前来到了京城。

    这茂生胡同就是罗信建立的特务机构的总部。

    茂生胡同内总共居住着十六家,如今居住在这里的六家都是王翠翘的人,以各种名义,先后购买了原来六家的房产,以各种身份居住了进来。

    一辆马车停在了茂生胡同口,罗信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向着胡同里面走去。鲁大庆将马车赶到了另一边,坐在前辕上假寐。

    正在浇花的老者耳朵猛然一动,偏过头望向了院门,而就在这个时候,院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老苍头慢慢地放下喷壶,又慢慢地走到了门前,将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脸色就是一变,急忙将房门打开,罗信一步迈了进去,老苍头探出头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将房门关上,朝着罗信拜道:

    “参见主公。”

    罗信伸手将老苍头扶住道:“翠翘在吧?”

    “在,主公请。”

    罗信点点头,向着房间走去。在他的背后,老苍头又慢慢地回到了花架前,拿起了喷壶浇花。

    罗信穿过了前院,上了台阶,推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

    王翠翘眉毛一挑,眼中现出了一丝厉色,迅捷地将桌子上的那叠纸张藏好,然后起身拉开门,张开嘴巴刚想要呵斥,脸上还摆着厉色,便僵硬在那里。

    “嗯!”罗信停了下来,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摸着下巴点头道:“很威严嘛!”

    王翠翘的脸上便露出了尴尬之色道:“老爷,您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许久未见,有些想你。”

    王翠翘的脸上立刻就柔软到了极致,两只眼睛如同能够流出水,上前抱住罗信的胳膊,低婉的唤道:

    “老爷~~”

    罗信哈哈大笑,拦腰将王翠翘抱了起来,走进了书房,然后回脚一踢,便将房门关上。王翠翘此时已经满脸通红,笑声道:

    “老爷,这里是书房……”

    “书房才有情趣嘛!”

    罗信将王翠翘放在了桌子上,一双大手便在王翠翘的身上游动。这些日子也把罗信给憋的够强。钟金哈屯走了,陆如黛有身孕,今日来到了王翠翘这里,哪里还忍得住?

    而此时王翠翘也被罗信摸得浑身发烫,便与罗信缠绵了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

    罗信坐在椅子上,王翠翘坐在罗信的怀里,聆听着罗信的讲述。罗信讲述完之后,皱着眉头道:

    “我怕我炼不出来丹啊!你让手下去给我寻找一颗金丹。”

    “寻找一颗金丹倒是不难!”王翠翘皱着眉头道:“实际上,在宫外的道观中,有很多道试在炼丹,有不少官员和商人都从他们手里购买。”

    “就没听说吃死过人?”罗信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倒是没有!”王翠翘摇头道。

    “这样吧!”罗信思索着说道:“你立刻派人去挨家给我收购金丹,每种金丹多收购一点,记住,一定要打听有没有吃死过人,吃死过人的那家不买。明天我来挑一下。”

    “那……要是被陛下要了回去,认出来怎办?”

    “所以我要来挑一下啊!”罗信有些郁闷地说道。

    “那……如果都不像怎么办?”

    罗信锁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实在不行,就说那金丹不小心被家里大鹅吃了,然后吃死了。”

    “吃死了?”王翠翘惊讶地望着罗信。

    “嗯,吃死了!”罗信点头道:“那个金丹真的有毒,我家大鹅不救被毒死了吗?”

    这个时候,王翠翘才想起来刚才罗信告诉过他,他把那个金丹给大鹅吃了,然后那个大鹅被毒死了。

    “真的有毒啊!”

    “真的!”

    “那陛下怎么还不死?”

    罗信抬手便朝着王翠翘的屁股拍了一巴掌道:“你这是作死啊!敢诅咒陛下。”

    “说说嘛,他怎么还不死?”王翠翘在罗信的怀里扭着。

    “别扭,受不了!”罗信又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哏……”王翠翘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罗信这才道:“那个金丹有毒,但是毒性不大。对于人来说,就相当于慢性毒药。但是对于鸡鸭鹅狗那些小动物就完全抵抗不了,自然就死了。”

    “那……老爷将金丹有毒的事情告诉陛下,陛下还不得感激你?”

    “不好说!”罗信摇了摇头道:“陛下如今已经走火入魔,谁知道当他知道金丹有毒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所以,不到最后一步,还真不能够告诉他有毒。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也让手下准备好,我那边也会让父亲做好准备,一旦事情不妙,我们就离开大明。”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