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嘉靖帝后悔了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嘉靖帝后悔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什么?”景王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金丹!陛下赏赐给罗信一颗金丹!”

    “金丹?”景王呆呆地望着唐汝楫,半响,呐呐地说道:“父皇服食的那种仙丹?”

    “是!”唐汝楫点头道。

    “他……吃了?”景王的眼中满是嫉妒。

    “没有!”唐汝楫摇头道:“据传闻,罗信将那颗金丹供了起来,说是要当作传家宝。”

    景王的眼睛猛然张大,闪烁着亢奋的光芒:“老师,立刻去让那个罗信,把金丹送给我。”

    唐汝楫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轻声道:“殿下,罗信他可不简单。”

    “啪!”景王一拍桌子道:“整个大明如今谁不知道,孤有了世子?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他不应该送上贺礼?你去告诉他,孤不要他其它的贺礼,就要那颗金丹。”

    唐汝楫此时哭的心都有了,我没事儿提什么金丹啊!罗信的东西是那么好要的吗?你以为罗信是面瓜?

    “殿下,那金丹毕竟是陛下赏赐给罗信的,您这样让他叫出来,恐怕他不肯。”

    “他吃没吃吧?”景王瞪着眼睛问道。

    “据说没有!”

    “那就让他给我送过来,要快,否则孤便对他不客气。”

    “这个……那是御赐之物,就算罗信想送,他也不敢啊!”

    景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你去找那个罗信,让他投奔我,然后偷偷把那个金丹给我,然后对外面说,金丹被他吃了。”

    唐汝楫哭笑不得地说道:“殿下,那罗信是裕王的老师。”

    “老师好啊!”景王的眼睛眯了起来道:“我就是喜欢抢三哥的东西,你马上就去找他,让他跟我。”

    “这个……”唐汝楫的脸上满是为难,但是最终还是点点头道:“好吧,我去试试。”

    “不是试试,是一定要他跟我。”景王的脸上现出了阴狠之色道:“他可是刚刚从市舶司卸任回来,市舶司那么赚钱,他一定贪了不少。老师,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我知道个屁!”

    唐汝楫心中暗自骂道,但是却不敢说。因为这景王完全和裕王不同,那裕王就是个胆小谨慎的性子,但是这个景王却想是在他生出来的时候,嘉靖帝向着空中扔了他三次,只是接住了两次一般,把脑袋摔坏了。

    一根筋,而且还十分暴戾。他对老师可没有裕王那么尊重,别说尊重了,性子起来,连老师都敢揍。当下也只有敷衍道:

    “臣知道。”

    嘉靖帝当初赏赐了罗信一颗金丹,那完全是一时激动,在那么一刻,一辈子孤家寡人,没有知己的嘉靖帝,竟然生出了罗信是他知己之念,便在激动之下,赏赐给罗信一颗金丹。等着罗信走了,嘉靖帝这才后悔,他倒不是心痛那一颗金丹,而是这嘉靖帝已经修道修出心魔来了,他认为一国奉养他一个人,他都没有得到升仙,如果再把机缘分给别人,哪怕就是一颗金丹的机缘,那也会夺去他的一线气运,这他就不肯了,所以他一直不肯赏赐给别人金丹,哪怕是一颗。

    但是……

    就是一时激动,就赏赐出去了一颗,但是还不能够要要回来。

    这不是被罗信分出去一丝气运吗?

    不行!

    老子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升仙,怎么能够让罗信分出去一丝?

    不能够要回来,那怎么办?

    嘉靖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不能够要回来,那就杀了他,不就把机缘又夺回来了吗?

    不过,想要杀罗信,也不能够随便就杀啊!

    正当嘉靖帝在费心算计的时候,却又听到罗信没有吃那颗金丹,而是准备将金丹当作传家宝供起来,这让嘉靖帝松了一口气。

    没吃就好!

    没吃就不算夺走气运,只是不能够总放在罗信那里啊?一旦那天罗信心思变了,把那颗金丹给吃了,这不是就分走了他的机缘?

    得想个办法把金丹要回来。

    对了!

    他不是要把金丹当作传家宝吗?

    自己就给他一个传家宝,把金丹给换回来了。

    嗯!

    就说金丹放久了也会坏,朕给他一个不坏的传家宝。

    但是给什么呢?

    嘉靖帝开始琢磨了起来,怎么也得给一个配得上金丹的东西吧?反正知道罗信把金丹当作传家宝了,他便不是十分焦急了。

    嘉靖帝这个人有一个毛病,也许是老了,这个毛病就更厉害了,在想事情的时候,长长把心里想的嘟囔出来。所以,当他想事情的时候,便把人都给轰出去,只留下黄锦一个人,因为黄锦已经经历了嘉靖帝的严峻考验,又是自幼和嘉靖帝长大的,嘉靖帝十分信任黄锦。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自己以为自己修道有成,已经寒暑不侵,会活很久。在黄锦等人的人眼中,却知道嘉靖帝活不了多久了,都在纷纷找后路,早就和他不一条心了。于是,黄锦当天就找了一个机会,出宫派人把罗信约了出去。

    两个人都换了普通人的衣服,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酒馆见面。像这样的小酒馆根本就没有雅间,但是两个人约的时间也不是饭点儿,所以这个小酒馆倒是没有一个客人。罗信早到了一会儿,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桌子旁坐下,点了四个菜,一壶酒,慢慢地喝着等着黄锦。心中也有些不安。

    黄锦还没有如此焦急的要见他,而且不是传递消息,是亲自要见他,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门口一暗,黄锦戴着一个斗笠走了进来,坐在了罗信的对面。罗信给黄锦斟满酒,然后望着黄锦,压低了声音道:

    “黄公公,这么急着找我出来,有事?”

    黄锦也压低了声音道:“那颗金丹你没有吃吧?”

    “没有!”

    罗信立刻摇头道,他现在都后悔了,自己真是个大嘴巴,当初偷偷把金丹扔了,就说自己吃了,不就完了吗?干嘛非要说自己要把金丹当作传家之宝啊?

    这一天之内,他就收到了无数的名帖,都是要去他家拜访。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