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景王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景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那……我要怎样取得罗师的支持?”说到这里,裕王脸色一苦道:“罗师如今都不见我。”

    “这个不用担心!”张居正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道:“罗信既然进入詹事府,担任左庶子,而且他也是你的老师,所以他一定会来见你。到时候,裕王就可以取得罗信的支持了。”

    “那……如果罗师不支持我呢?”

    “呵呵……”张居正不由笑了起来道:“不会,殿下放心吧。自从罗信成为你的老师那一天起,他就必须支持殿下。”

    “那……万一他不支持呢?”裕王担忧地问道。

    “…………”

    张居正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这裕王咋就这么不自信呢?

    也是!

    如果裕王自信,也就是不是裕王了!

    于是,便有耐下性子,柔声道:“殿下不用担心,罗信必定支持你的。”

    “我是说……万一呢?”裕王还是弱弱地问道。

    张居正脸上不由升起几缕黑气,不假思索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那便是罗信瞎了眼,将来和景王一起完蛋。”

    裕王把张居正起得都爆了粗口,吓得裕王一缩脖子,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望着张居正,弱弱地问道:

    “张师,您就这么肯定我能够成为储君?”

    “当然!”张居正这个时候也是赶鸭子上架,使劲儿地点头道:“不是你,还会是谁?”

    “凭什么?”裕王眼巴巴地望着张居正。

    张居正真是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有这么不自信的吗?有这么问的吗?好歹你也姓朱,你也是皇子好不好?

    你爹那么强势,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但是,张居正还不能够这么说,只有在心中叹息了一声道:

    “殿下,你只要按照我们说的去做就行了。”

    “好……吧!”裕王倒是听话,见到张居正的脸上现出一丝不耐烦,便不敢再问了。委委屈屈地坐在了那里,眉宇之间尽是忧愁。

    裕王这边是一副落魄的样子,那么景王那边呢?

    实际上,之前景王过得还不如裕王。嘉靖帝对待两个儿子并没有厚此薄彼,对待两个儿子是一样的不闻不问。但是,裕王毕竟年长,所以朝堂之上支持裕王的人还是多了些,裕王的日子对比景王来说,还是好过了一点儿。

    但是,自从景王生了儿子之后,局势就发生了变化。这也怪嘉靖帝一直不立太子,难免会让朝中诸臣心中有了想法。在景王生了儿子之后,便有些朝臣开始靠拢景王了,一旦景王将来成了储君,他们可是从龙之臣。

    只是在这种时候,那些大臣也十分谨慎,虽然想要投靠景王,但是也不能够直接登门。这要是让嘉靖帝知道,嘉靖帝会怎么想?

    朕还没死呢!

    嘉靖帝可是比裕王和景王恐怖多了,嘉靖帝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阴影,就算想要做景王的从龙之臣,也不敢直接登门。

    锦衣卫可不是摆设,他们敢今日登门,当晚锦衣卫的汇报就会摆在嘉靖帝的面前。

    那么,怎么办呢?

    有什么事儿还能够难得住这些当官的?

    要说投机,从古至今,没有人比当官的更懂这一行当。

    裕王有老师,景王也有!

    他们可以通过景王的老师靠拢景王,让景王知道他们在支持他。

    唐汝楫便是景王的老师,所以,这些日子,原本车马稀的唐汝楫家的门前热闹了起来。

    一些想要投靠景王的大臣,纷纷上门给唐汝楫奉上厚礼。每个人都送上两份礼物,一份是给唐汝楫的,一份是给景王的。

    为什么要送两份礼物?

    这不是废话吗?

    想要通过唐汝楫给景王送礼,给景王捎话,你敢不给唐汝楫送礼?

    不仅要送,而且还要多送,比景王的礼还要重。

    唐汝楫怎么做的?

    唐汝楫很淡定,所有的礼物全部收下,不仅将属于自己的礼物的收起来,还把属于景王的礼物分出来六成也收到自己的腰包,然后才把剩下的四成礼物用车装了,送到了景王府上。

    景王可是一个穷苦出身……

    不!

    这话说得不对!

    出身不苦,但真的是一个苦孩子。

    从小到大,景王哪里见过这么钱啊?

    这个时候他的表现和一个乞丐见到一个金元宝的表现差不多,直接趴在了车上,乐得哈喇子都流了下来。

    看着景王的失态,唐汝楫真是觉得丢脸,心中暗道:

    “老夫不仅把自己应该得到的礼物收了,而且还贪墨了景王的六成礼物而,自己也不是非常的淡定?”

    唐汝楫这么一想,心中便自得了起来,感觉自己比皇家人强多了。和景王比起来,他更像皇家气度,而景王……

    唐汝楫撇了撇嘴,简直和一个乞丐差不多。

    “咳咳……”

    唐汝楫咳嗦了两声,见到景王还趴在车上,便只好上前,将景王从车上给拽了下来。

    景王从车上被拽了下来,脸上的喜色还依旧像一朵花一般,雀跃地说道:

    “老师,这些人这么有钱,竟然在之前眼看着本王过苦日子,不知道早点儿来孝敬,简直该杀。”

    唐汝楫不由苦笑一声道:“殿下,不管怎么说,如今有人开始支持殿下了,殿下不可伤了他们的颜面。”

    “我知道!”景王点头道:“如今孤还不是太子,还需要他们出力。但是,他们竟然眼看着孤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早晚要和他们算账。”

    唐汝楫不由暗中摇头,只是生了一个儿子,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这就把自己当成储君,向着将来整治大臣,而且还是投奔他的大臣。

    唐汝楫此时心中真的是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但是他也不能够抛弃景王,谁让他是景王的老师呢?

    这一辈子就和景王绑到一块了。

    唐汝楫稳定了一下情绪道:“殿下,可听到今日的传闻?”

    “什么传闻?”景王有些心不在焉,手中把玩着一颗珍珠。

    “陛下赏赐给罗信一颗金丹?”

    “什么?”景王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