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无奈的张居正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无奈的张居正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两个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的皇帝身上,如今只是在等嘉靖帝死,自然不肯为了短暂的名声,而被赶出朝堂。

    这才是高拱和徐阶不参与此事的原因。但是,也不能够伤了裕王的心,所以张居正才在徐阶的命令下,天天来陪裕王一会儿。而高拱虽然没有派人天天来……

    他想派人来也没有人,这个人是随便能够派的吗?

    如果让人知道高拱派人来见裕王,那朝堂之中马上就会传出,高拱公开支持裕王的消息。但是张居正却能来,因为张居正也是裕王的老师,所以他来,只代表自己,而不代表徐阶。

    只不过,高拱也通过人秘密送给了裕王一句话。

    “勿慌,为师在。”

    当初裕王得到这句话之后,可是亢奋了好几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高拱再也没有音信传来,反而是景王的气势越来越盛,便让裕王觉得高拱是在敷衍他,是在欺骗他。

    最起码是高拱在见到了景王得势之后,害怕了,抛弃他了。

    所以,他又开始惶恐不安了!

    看着张居正一脸无奈的坐在那里,裕王吸了吸鼻子道:

    “张师,四弟生了世子,便是父皇唯一的孙子,我……”

    张居正感觉自己这些日子仿佛在不断地穿梭时空,几乎每天都在和裕王重复相同的话。为了安抚裕王的情绪,他也不得不开口道:

    “殿下多虑了。殿下担心的不过是害怕景王凭子而贵,但是选择储君,自古都是立长立嫡的,殿下为长,自然是法理上的储君,满朝文武都会支持您的。”

    “满朝文武都会支持我?”裕王的脸上现出了苦涩道:“不说如今四弟身边就有多少支持他的官员,只要看看如今有几个人为我发声?”

    望着悲伤的裕王,张居正心中也是慢慢地下沉。这个时候的张居正还远不是后来作为内阁首辅的张居正。他的年纪还轻,城府还不够深,眼光也不够远。此时他的心中也有些怀疑嘉靖帝的想法。

    为什么陛下一直不立太子?

    难道陛下真的有立景王为太子的想法?

    裕王看着张居正沉默,心中更是悲伤,眼睛都湿润了,带着哭腔道:

    “满朝文武支持我?如今连高师和徐师都不支持我了。”

    张居正有些为徐阶解释几句,但是却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也曾经数次请求徐阶来看看裕王,但是却都被徐阶拒绝了,问原因,徐阶却只是让他自己去悟。

    想到这里,张居正也不由叹息了一声,脸上的无奈之色更浓。见到张居正都叹息了,裕王心中最后的一线希望都破碎了,眸中的泪水都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

    “父皇抛弃我,高师抛弃我,徐师抛弃我,张师……你也走吧,省得被我牵连……”

    张居正脸上现出了纠结之色,神色犹豫了一下,感觉稳定裕王的情绪比党争重要的多,便柔声道:

    “殿下,臣倒是想起了一个人,只要他肯支持殿下,殿下便再无忧。”

    “谁?朝中还有这等人?”

    裕王闻听,眼睛登时都放出光来,他此时就如同溺水的人,看见一个稻草也要抓。

    张居正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罗信。”

    “罗师啊!”裕王的脸上有些怅然道:“罗师回来的当天晚上,我就派人去请过他。”

    “他如何说?”

    张居正心中一跳,他的心中对罗信还是十分钦佩的。特别是对罗信的眼光尤其钦佩。别人没有认真观察过罗信,就是徐阶也没有认真观察过,但是张居正却一直在认真观察罗信,从见罗信第一面开始,他就被罗信的睿智震惊,等到罗信一件件事情做出来,更让张居正钦佩。能够从一个个绝境走出来的人,眼光不行怎么可能?

    如果罗信已经和裕王取得了联系,表明要支持裕王。

    那么,是不是说,在罗信的看来,裕王一定会成为储君?

    “他……没来!”裕王沮丧地说道。

    “没来?”张居正神色一怔,随后脸色阴沉了起来,心中暗道:“难道罗信也看不好裕王吗?”

    “那……他就没有给你捎什么话?”张居正不死心地问道。

    裕王心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是懦弱,但是却不傻。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如此一来,张居正是真的有些失望了。一时之间,也有些心神不属。

    “张师……”

    裕王沉吟了一下,他心中觉得罗信是很有能力,但是在名声上和地位上,还远不如高拱和徐阶。说实话,在他的心里,罗信的价值绝对没有到举足轻重的地步,能够真正起到作用的还是高拱和徐阶。但是此时却见到张居正一听到他的话,脸上竟然现出了心神不属之态,心中不由有些忐忑道:

    “罗师……真的有那么重要?”

    张居正叹息了一声道:“殿下,您可知道陛下赏赐给罗信一颗金丹?”

    “金丹?”裕王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你是说父皇服用的那种仙丹?”

    “嗯!”张居正点头道:“殿下可能已经知道罗信被陛下召回京城。”

    “嗯,我知道!”裕王点头道:“不是让他去了詹事府,担任左庶子吗?那不是被父皇闲置起来了吗?怎么又把金丹赏赐给他了?”

    “圣意难测!”张居正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但是我却敢肯定,这天下间,没有人比罗信更加睿智,也没有人比罗信能力更强。如果殿下得到了罗信的支持,便再无敌手。”

    “高师和徐师也不如吗?”

    张居正道:“这无法比较。但是,最起码是罗信驱除了草原鞑子,是罗信平定了东南倭寇,是罗信经营市舶司,解决了大明财政。”

    “但是……但是……父皇那也不应该赏赐给罗信金丹啊,要知道当初父皇都没有给严嵩一颗金丹呢,我和四弟都请求过父皇,父皇都没有给我们呢。”

    实际上,张居正心中也十分奇怪,他哪里知道,在那一刻,嘉靖帝把罗信当成了知己?

    “不管怎么说,这证明陛下绝对不是闲置罗信,应该对罗信还十分信任。”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