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没自信的裕王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没自信的裕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阁老,您说这是不是陛下又要启用不器了?”王锡爵神色凝重道:“想想也是,不器他南征北讨,又善理财,为大明立下如此功劳,陛下自然会厚待不器。”

    如今王锡爵和徐时行都在内阁担任司值郎,只不过徐时行投靠了徐阶,王锡爵投靠了高拱。此时王锡爵脸上越说,越闪现出光华。

    “阁老,如果我们能够将不器招揽过来,必定能够让阁老在内阁之中替代徐阶成为首辅。”

    高拱沉吟了一会儿道:“不器这个人,虽然与徐阶有私仇,但是对我也不是非常亲热。就算我有招揽他的心思,他也未必肯投靠于我。”

    “阁老,不器有经世伟才,得到他,阁老绝对得到一条强有力的臂膀。如今内阁之中只有您和徐阶。而徐阶与不器又有私仇,这是对我们天然的好处。”

    “你说的也有道理。”高拱思索着点头道:“你去试探一些罗信的口风,看看他是否愿意和我们站在一起。”

    “遵命!”

    王锡爵脸上便是一喜,他心中对罗信十分钦佩,不说罗信会试和殿试写的文章,就是罗信立下的功劳也让他心生敬佩,甚至有些崇拜。

    “我也想去看看金丹是什么样子。”

    高拱便笑道:“看了之后,回来也说给我听听。不过,招揽罗信之事要量力而行,不需要强求。不管我们有没有罗信,我们也有自己的方式。”

    “下官明白。”

    此时在京城百官的府邸都在谈论此事,有的是几个官员凑在一起谈论,有的是兄弟之间谈论,有的是夫妇之间谈论……

    总之,大家都想要去罗府看看金丹长什么样?

    但是,他们的心中还都是将信将疑。

    按理说,嘉靖帝赏赐罗信金丹,那罗信绝对应该兴奋地回去就服下。怎么会还留下来,等着他们上门去看?

    但是……

    传言中,罗信就是没吃,说是要把嘉靖帝赏赐的金丹供起来,留作传家之宝。

    所以才有了这一群人都想要跑到罗信家里去看看那颗金丹。

    当然,他们也不是奔着那颗金丹去的,还有另外的寓意。

    实际上,高拱和徐阶是如今朝堂之上最大的两个党派不错,但也有一些中立官员。他们看不上徐阶的苟且,也看不上高拱的清高,所以他们一直在寻找第三股力量。

    这不奇怪,不管高拱和徐阶多完美,也总有一些人看不上,更何况高拱和徐阶也不是完美的人。自然也就有些人不愿意投靠他们两个。

    只是如今朝堂之上,只有这么两个大能,不投靠他们两个,便没有了组织,活得就憋屈。虽然常常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破口大骂,但是心中也着实向着找一个靠山,找一个组织。

    原本他们是看好罗信的,罗信的经历让他们看到了一代奇才。看到罗信这样的人,没有人不动心。但是,罗信当时年纪太小,而且在京城是时间又太短。

    平定北方的时候,罗信根本就不在京城。作为一个组织的领袖,那是必须要在京城的。所以,那个时候罗信虽然威名赫赫,众人也都在等他返回京城。

    但是,等到他返回京城之后,当上了内阁司值郎,这个位子对于年轻的罗信来说,已经是前途无限了,原本就有些人想要靠拢了,而且也确实有一些品级低下的小官靠拢了过来,加入了复兴社。但是,随后罗信就被徐阶折腾的欲仙欲死,整日跑到户部去要钱,然后又被打发到詹事府。

    前文已经说过了,大明根本就没有太子,你弄个詹事府,让罗信过去,这不是失宠是什么?

    众人虽然没有组织,但是也总不能够跟着一个根本就没有前途的人吧?

    大家辛辛苦苦地读书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一个前程?

    所以,那些想要靠拢罗信的人又停住了脚步。

    但是……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罗信竟然咸鱼翻身了,外放东南了。

    这又离京了。

    于是,他们的目光又聚焦在东南,在东南,罗信一番漂亮的组合拳,亮瞎了他们的眼。所以,听说罗信要回京了,他们可是摩拳擦掌,想要投靠罗信,干一番事业。

    但是,他们又失望了。

    还没有等到罗信回京,他们就打听到了罗信又被嘉靖帝打发到詹事府了。

    这又失宠了啊!

    别说罗信被嘉靖帝折腾的欲仙欲死,就是这些一直对罗信有着期待的官员,也被折腾的欲仙欲死。

    可是……就在他们心灰意懒的时候,猛然听到嘉靖帝赏赐给罗信一颗金丹。

    当即,这些人就亢奋了!

    这个时候,这些官员想的就是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这要去罗信府中看看啊!

    如果是真的,那罗信不是失宠了啊!

    我们还有希望啊!

    而此时,还有一个人比众人还患得患失。

    裕王府。

    裕王坐在那里,一会儿脸上现出欣喜之色,一会儿又忧愁不堪,一会儿又呆呆地望着墙壁。

    这让坐在一旁的张居正很是无奈,坐在那里紧锁着眉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劝说裕王。

    张居正这几天可是天天地来这里,每天晚上下班后都来这里。徐阶和高拱都不来,但是徐阶和高拱却都明白,自己曾经是裕王的老师,已经和裕王连在了一起。此时他们不发声支持裕王,不是他们害怕景王,而是害怕嘉靖帝。

    他们两个琢磨不透嘉靖帝的心思,一旦发声支持裕王,令嘉靖帝生气,将他们赶出内阁,那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按理说,徐阶是一个谨慎能忍之人,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但是高拱可是清高的很,不应该这么在乎嘉靖帝的喜好,应该更注重自己的名声。

    但是……

    如今高拱和徐阶都能够看出来,嘉靖帝活不了多久了,也许明天天一亮,就得到嘉靖帝归天的消息。如此还和嘉靖帝硬顶,那就不智了。如果高拱硬顶嘉靖帝,让嘉靖帝把他赶出了内阁,让徐党独霸内阁。然后嘉靖帝死了,徐阶便会瞬间把持朝政,他高拱再也没有一丝机会。

    反之,徐阶亦然。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