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回家

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回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想到了这一点,罗信也就全部明白了。徐阶和高拱这是因为害怕嘉靖帝,这才发动了更大的党争,以躲避裕王和景王之争。

    只是……

    他们两个就不觉得如此一来,会让京城变得更乱吗?

    这一场酒喝得有些沉闷,而大家也知道罗信旅途劳累,所以并没有喝得太晚,天将将黑下来,众人便四散而去。

    罗信乘坐着马车,鲁大庆坐在前辕上充当车夫,回到了府门前。罗信从车厢内跳了下来,抬头望着自己家的大门,心中升起了一阵感慨。

    这座宅子还是嘉靖帝赏赐给他的,是严嵩的宅子。严嵩一世荣耀,最终却不得好死。而自己住进了这个宅子之后,也是屡屡被迫。

    “难道这座宅子风水不对?”

    罗信摇了摇头,不想这些。看着紧闭的大门,便能够感觉到罗府如今的萧条。如今他已经知道,大伯一家都去了台湾,爷爷和奶奶也带着大哥一家去了草原,小叔一家也搬了出去,如今在这偌大的府中,只剩下父母二人和一些下人,自然萧条。

    摇了摇头,心中再叹息了一声,暗道:“这次回京就会像这家中一样,需要低调做人了。”

    鲁大庆上前叫门,门很快就被打开,一看就知道有人一直在门内等着。打开门的人不是别人,却正是自家老爹。这让罗信一愣,不由问道:

    “爹,您没当值?”

    罗平笑道:“我请假了,你有没有吃饱?没吃饱,再给你做。”

    而这个时候,罗氏也走上来,上下打量着罗信,然后眼睛湿润地说道:

    “瘦了!”

    “呵呵……”罗信笑道:“这不就等着娘给我喂胖吗?”

    罗氏便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一家三口向着里面走去。罗信便问:

    “黛儿还好吧?”

    “好!”一提到陆如黛,罗氏便眉飞色舞道:“怀着孩子,一路上太劳累了,吃完饭后,我让她去睡了。”

    说到这里,又愤愤不平地说道:“陛下也太不通情理了,就不能够等黛儿生了之后,再调你回京?”

    罗信脸上便现出哭笑不得之色,皇帝调任一个官员,怎么可能还看官员家属的意见?

    罗氏先赶着罗信去吸了一个澡,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罗信也感觉从心里往外的舒服,来到堂屋,喝了一碗母亲亲手做的羹,又与母亲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和父亲来到了书房。

    一进入到书房,罗平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道:

    “信儿,如今京城很乱,为父有些看不准了,你给为父说说。”

    罗信就笑:“爹,你也不关心我被陛下这么闲置了?”

    “臭小子!”罗平裂开嘴笑了起来:“你还用我担心?反正什么事情你都能够摆平。”

    罗信听到父亲口中的“摆平”两个字就是一乐,自从罗信来到大明,他周围的人倒是跟着他学了不少新词。他在那边乐,罗平的脸上反倒是现出了感慨之色,陷入了回忆之中道:

    “不器,你七岁就开始养家,虽然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是你当得也太早了。为父看着你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不仅仅是经历风雨。更是经历生死,你能够走到这一天,为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算哪天你过不去坎了,那也是天意,不是你没有本事。我相信,在这个整个天下,如果有你过不去的坎,那天下再也没有人能够过去。”

    罗信倒是被父亲夸得不好意思,看着罗信不好意思的样子,罗平反倒是乐了。

    “信儿,我知道你的本事,你的智慧。但是,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有时候天意不可违。为人做事要顺应天意,要行善。我想只要你心中装着天下百姓,就是老天爷也不会为难你。”

    罗信知道这是老爹在担心自己,便道:“爹,你放心。”

    “我放心!”罗平认真地点点头道:“如果你的心中不装着百姓,换另外一个人,恐怕如今早就反了。算了,不说这些。”

    罗平摆摆手道:“你还是给为父说说如今京城的形式吧。”

    罗信目光闪动了一下,望着父亲压低了声音道:“可是裕王找过你?”

    罗平的脸上现出了苦笑道:“不仅是裕王,景王也找过我。”

    “景王?”罗信便是一愣:“我是裕王的老师,景王怎么会找到你?”

    “景王的人和我说,如今你已经被陛下闲置了,只要你和为父支持景王,待他登基之后,你如内阁,为父掌管三大营。”

    “这个筹码很高啊!”罗信惊道:“难道景王这么有眼光?就知道我一定能够不被陛下杀了?”

    “陛下要杀你?”罗平神色就是一惊。

    “没那么严重,我就是一说!”罗信笑道:“只是大明上下都看到了陛下对我的态度,只要大明不再出大事,恐怕我就一直闲置下去了。我都这副模样了,裕王为什么下这么大的赌注?”

    “这我就不知道了!”罗平的脸上现出了茫然道:“也许他觉得你不会闲置很久。”

    “不应该是这样!”

    罗信皱起眉头细细思索,但是半响也没有想出原因来。最后对父亲说道:

    “爹,不管这些了。你只要记住,不管什么人问你,你都说,你只效忠陛下一人。不要参与到裕王和景王之间的事情中。”

    “好!”罗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又严肃了起来问道:“那你呢?”

    “我?”罗信的脸上露出苦笑道:“我是裕王的老师,我还有选择吗?”

    “不是啊!”罗平摇头道:“高拱和徐阶也曾经是裕王的老师,如今也没有见到他们公开支持裕王啊!”

    “爹也说他们曾经是裕王的老师了,而且他们身在内阁,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够随意表态,特别是在陛下模糊不清的时候。但是我不同,我这又回到了詹事府,正经八百的是裕王的老师,不可能不支持裕王。就像张居正,他此时也应该支持裕王吧?”

    “这倒是!”罗平点头道。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