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胡宁再至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胡宁再至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说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罗信,见到罗信的脸上现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心中便是一喜道:

    “大人,小人的意思是以后家叔父和大人不再是敌对关系,也不是和您合作关系,家叔父就是您的一个追随者,死心塌地地追随者。希望大人能够再给家叔父一个机会,让他追随您,在您进入内阁,权倾朝野之时,也能够提拔一下家叔父。”

    罗信略微思索一下,心中便明白了。胡宁这是害怕罗信将来一旦高升如内阁,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惧怕徐阶和胡宗宪……

    话说那个时候,说不定罗信早就把徐阶给干翻了。既然罗信到了那个地位,自然百无禁忌,自然会找胡宗宪算账,那个时候恐怕就是胡宗宪倒大霉的时候,说不定罗信心狠一点儿,胡宗宪就死了。

    那么,罗信心狠吗?

    一想到罗信当初斩杀官员,灭卢家满门,屠杀倭寇的场景,你说罗信心狠不狠?

    在胡宁看来,罗信一旦进入内阁,就是他叔父死亡之时。

    既然把柄都交给罗信了,那就不如死心塌地地跟着罗信干了,如此说不定还能够跟着罗信混一个前程,最起码也能够保平安不是?

    那……如果罗信没有高升,进入内阁,最终被徐阶干翻了呢?

    那也比得罪罗信强!

    胡宁就是这么感觉的,得罪了徐阶,胡宗宪也许会被罢官,但是丢命却是不太可能。

    而且……

    徐阶在胡宗宪那里也有把柄,那就是徐阶和胡宗宪往来的信件,那些信件一旦拿出来,胡宗宪的脑袋是保不住了,徐阶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徐阶对胡宗宪有着一定的忌惮,就算他针对胡宗宪,最多也就是把胡宗宪罢官,却绝对不敢将胡宗宪往死里逼迫。而胡宗宪只要不死,也不敢豁上一身寡,把徐阶和他往来的信件交出去,因为那样是会被砍头的。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哪怕是被贬为庶民,也比被嘉靖帝砍头强。

    所以,胡宗宪和徐阶之间相互攻击完全可以,只要不把对方逼到了死路,那双方便都没有问题。

    但是,和罗信就不同了。

    罗信一旦得势想要报仇,他可是没有把柄落在胡宗宪的手中,只要罗信想要捏死胡宗宪,而且罗信还有那个能力的话,胡宗宪便一点反抗能力没有,因为罗信在他的手里没有把柄。

    这就是徐阶和罗信的不同。

    徐阶在胡宗宪手里有把柄!

    罗信没有!

    在这个时候,胡宗宪又没有自己独树一帜的能力,不要要靠一个人,那自然是选择罗信。而且胡宁从头至尾看到罗信在东南的经历,他对罗信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他总觉得,哪怕罗信再被逼到了绝境,罗信也会从绝境中走出来。别看罗信如今被召回京城闲置,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又冒出来?

    想清楚了一切,罗信也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如果胡宗宪真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写一封信给自己,帮助自己保护市舶司和大明海贸,自己就可以真正的隐居幕后。至于胡宗宪不是君子,罗信又不是在交朋友,而是在从政,既然身在官场,又怎么可能只交君子?

    于是便点点头道:“可,记住,你只有十五天的时间,第十六天我就会进京城。那个时候,你去我府上,一旦被徐阶发现,对我倒是没有什么,对胡宗宪可是不好。”

    “明白!”小人这就走,争取十日之内再来拜见大人。大人,小人告辞。”

    “去吧!”

    罗信淡淡地说道,胡宁再施一礼,然后起身开门,跳下了车厢,骑上战马,带着四个大兵,风驰电掣,披星戴月地向着苏州飞奔而去。

    罗信朝着鲁大庆招了招手,鲁大庆便拍马来到了跟前道:

    “侯爷!”

    “再放慢一些速度,半个月后到达京城。”

    “是!”

    跟着罗信的这些人都是罗信的心腹,罗信在离开杭州之前,也发给了他们不少的钱,而罗信又不赶路,完全成了一次旅游,一路上他们看到罗信的脸上也挂着笑容,这些人便也彻底放开了,一路上欢声笑语。

    如此游山玩水地过去了十一天,这一天,身在车厢内的罗信听到后面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心中便知道胡宁又来了,心中也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这几日,罗信也一直在思考胡宗宪的事情,后来竟然对胡宁有了一丝期盼。

    毫无疑问,如果胡宁再来,便是胡宗宪向自己低头的时刻,那样的话,自己又多了一个安排的手段,会让大明海贸和市舶司安全了许多。有胡宗宪在东南联手五大世家,在京城有高拱和徐阶对着干,还有陆炳这个皇帝近臣,就算在东南的徐府和杭州知府张世杰联手,也未必能够掀起什么风浪来。

    如果胡宁不来,就说明胡宗宪不肯成为自己的追随者,既然断了和自己这边的可能,那么就一定会和徐阶彻底联手,如此一来,大明海贸和市舶司就真的危险了。虽然自己做了很多安排,但是想要扛得住徐阶和胡宗宪联手,再加上张世杰,罗信和陆炳也鞭长莫及!

    “侯爷,胡宁又来了。”车厢门外,鲁大庆的声音轻轻响起。

    罗信打开车厢门,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朝着胡宁招了招手,胡宁便跳下战马,飞快地开到了车厢门前,跳进了车厢,将门关上,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呈给罗信。

    罗信将那封信拿在手中,打开信封,将信取出看去。罗信看得很快,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喜色。胡宗宪看来是真的怕了,真的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写了一封信过来。罗信收起了信,放进了怀里,却并没有言语,而是思索了起来。

    是什么原因让胡宗宪孤注一掷?

    难道是他和徐阶之间起了什么龌蹉?

    不可能!

    徐阶此时正要吞并大明海贸,是不可能和胡宗宪起了龌蹉的。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