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胡宁的恳求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胡宁的恳求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我想胡宗宪一定是想明白了这些,这才不得已想到了我。他了解我的为人,也知道大明海贸和市舶司花费了我很多的心血,我把它们视为孩子都不为过。这才以照顾市舶司和大明海贸为条件,想要我为其美言,我说得可对?”

    胡宁服了,拜倒在地,身子簌簌发抖。

    “现在的问题是,胡宗宪还有值得我信任的地方吗?”罗信淡淡地说道:“我可以为他美言,实际上我的话要比徐阶有效果很多。徐阶毕竟远在京城,不了解东南。而我却是从东南回到京城,陛下一定会询问东南逐项事宜。就算陛下准备闲置我,但是我对东南局势的讲述,陛下还是会深信不疑的。只要到时候我为胡宗宪美言几句,胡宗宪躲过一劫,甚至留任东南,高升一步都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罗信突然坐直了身子,盯着胡宁道:“胡宗宪拿什么保证在他渡过此劫之后,会保证大明海贸和市舶司不落入徐阶的手中?保证他不贪婪大明海贸和市舶司?保证大明海贸和市舶司的正常运转?”

    “请大人再相信家叔父一次。”胡宁颤声说道。

    “呵呵……”罗信不由笑出了声:“胡宗宪还是这样小气,只是想凭着空口白牙便想要我为他出力,胡宁,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您……当然不是……”

    “那就是胡宗宪是傻子喽!”罗信淡淡地说道。

    胡宁又拜服在地上,心中不由埋怨胡宗宪:“叔父啊,侄儿说过这样不行吧?没有真正的东西摆在罗信的面前,只是空口许诺保护市舶司和大明海贸,罗信怎么可能相信?你偏偏说大明海贸和市舶司就是罗信的孩子,哪怕只是你空头许诺,给罗信一线希望,罗信就会答应,这不是扯吗?罗信已经离开了东南,就算大明海贸和市舶司关了,罗信也已经立过功劳了,大明海贸和市舶司与罗信有什么关系?

    叔叔你自己就是一个政客,政客那有那么傻的?”

    “这样吧!”罗信淡淡地说道:“我放慢进程,慢慢地往京城走,给你时间立刻返回苏州,不过我最多也就给胡宗宪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你必须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再从苏州返回追上我,带给我需要的东西。”

    “大人……需要什么?”胡宁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道:“给我带来一封信。我就保胡宗宪无事。”

    “什么信?”胡宁心中的不安在扩大。

    “胡宗宪和徐阶之间的往来信件。比如徐阶和胡宗宪商议如何让胡宗宪派兵出海扮作王直的倭寇抢劫藩国商人,破坏市舶司之类的信件。”

    “大人……”胡宁猛然抬头,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罗信摆摆手止住胡宁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和徐阶那些事儿,他不傻,我也不傻。算了……”

    罗信又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让胡宗宪给我写封信吧,信上就写他贪污了多少钱,还有在我初到东南的时候,强迫我在钱塘江畔击杀倭寇的功劳和在杭州城下歼灭倭寇的功劳都让给他,否则就威胁我,破坏市舶司。”

    “大人……”胡宁嗫嚅地说道:“贪污也就罢了,但是当初那些功劳都是您主动让的啊!”

    罗信淡淡地说道:“贪污也好,威胁并强抢功劳也罢,这些错误只能够让杭州城被罢官,削职为民,却不至于让他亡命。难道你让我要他和徐阶之间的信件?”

    “不不不!”

    胡宁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此时他的心中也想明白了,罗信就是想要抓写把柄在手中,逼迫胡宗宪不得不和徐阶断绝关系,并且保护市舶司不让徐家占有。而且事情也确实如同罗信所说,你一点儿把柄都不给罗信,罗信凭什么帮你?

    罗信又不傻?

    而且胡宗宪和罗信也不是以前的关系了,两个人已经成为了仇敌。想到这里,胡宁不由心中埋怨胡宗宪贪婪,如果当初不是贪婪大明海贸的滚滚财源,不和徐阶联手针对罗信,他相信以罗信的性格和心胸,如今一定会为胡宗宪说话,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把柄。想当初,那么多功劳罗信都让给了胡宗宪,如今这么可能不为

    胡宗宪说话?

    而如今呢?

    胡宁不由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胡宗宪联手徐家针对罗信,是胡宗宪一生中最大的错误。而且如今再想想罗信的条件,让胡宁觉得罗信要厚道许多。

    罗信没有要能够要了胡宗宪命的把柄,只是要了能够让胡宗宪罢官的把柄,这已经是十分厚道了,而且胡宁坚信,只要胡宗宪以后紧跟罗信,罗信是不会把那个把柄拿出来的,说不定自己的叔父因为紧跟胡宗宪,还能够得到好处。想到这里,胡宁不再犹豫,拜服道:

    “大人,小人这就回去,一定劝说叔父按照大人所说的去做。大人,小人在这里替叔父有一个非分之想,还请大人给个机会。”

    “说说看!”罗信淡淡地说道。

    “大人,恕小人放肆。家叔父将那封信交给了大人,也就是将自己的把柄交给了大人。虽然那些把柄不至于让家叔父丢掉性命,但是却也如同在家叔父的仕途上悬了一把剑,随时能够毁掉家叔父的仕途,让家叔父成为庶民。小人说的对吧?”

    “不错!”罗信点头道:“这是因为你叔父是一个小人,对付小人只有如此。当然,我没有求着胡宗宪这样,他完全可以不写那封信,我最多在回到京城,被陛下召见的时候,说几句胡宗宪的坏话罢了,他不是还有徐阶给他说好话嘛,也不用惧怕我。”

    胡宁的脸上便现出了苦笑道:“大人,我们那里敢啊!我的意思是,家叔父将自己的把柄交到你的手中,也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希望大人能够再给家叔父一个机会,一个追随大人的机会。”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