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训练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训练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但是,本官想到了你们的那些父母妻儿,不想让你们失去父母妻儿,眼睁睁地看着人间惨剧发生。所以,本官决定出城歼灭倭寇。”

    “轰……”五万余机工激动了。

    “但是!”罗信猛然一声暴喝,大街上一下子又寂静了下去,俱都满怀希望地望向了罗信,便听到罗信继续吼道:

    “你们以为本官是铁人吗?一个人就可以横扫倭寇?本官缺兵,只要有兵,本官就能够歼灭倭寇。

    因为本官从未败过!你们相信本官吗?”

    “相信!”此时众人的情绪已经被罗信调动了起来。

    “好!”罗信点点头道:“那你们愿意跟随本官,像个男人一样去拯救自己的父母妻儿吗?还是像个女人一样,躲在墙角里哭喊?”

    “愿意!”

    “愿意跟随大人!”

    “…………”

    群情如潮,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说自己不愿意。如果敢说不愿意,那就是不孝,在大明敢不孝,那就是大罪。而且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不是只知道哭喊的女人,他们也只能够拍着胸脯胀红着脸喊着“愿意”,有些人心中想的是,先喊着,等着回去,就躲起来。自己不去报名当兵,罗信总不能派人来抓吧?

    还有的人想要现在就偷偷退出去,但是他们却发现街道的两头已经被官兵堵上了……

    罗信将双手抬起,往下一按。大街上便又静了下来。罗信朝着下面喊道:

    “大全!”

    万大全在下面应了一声,然后便见到他带着人带着一个个箱子走了出来,一溜摆在了知府大门前,然后“啪啪啪”将箱子打开,一片银光晃人眼,那些箱子内装的竟然都是银子。罗信指着下面的箱子喝道:

    “我知道有人有顾虑,不想当兵。那么,我告诉你们,我也不是在征兵。你们就跟着本官打这一仗,这一仗打完,你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而且这些钱都是你们的,也就是本官花钱雇你们去救你们的父母妻儿。”

    众人的老脸都不由一红,罗信大手一挥道:“跟着本官,第一,你们可以做一个好儿子,好父亲,好妻子。你们问心无愧。第二,你们可以赚一笔不菲的钱。第三,随着本官赢了这场之后,你们以后就有和自己儿子吹牛的本钱了。”

    “哈哈哈……”众人听到罗信最后这一句,不由哄堂大笑了起来。

    等着他们笑够了,罗信才凝声道:“不要笑,如果你们不跟着本官出去杀倭寇,即使你们有吹牛的本钱,也没有地方吹,因为你们的儿子会被倭寇杀死。”

    大街上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呼吸渐渐地变得粗重。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

    “大人,我们要杀倭寇。”

    这一声喊完,便如同点燃了油锅,立刻喊声一片。

    “大人,我们要杀倭寇。”

    “我们要杀倭寇。”

    “杀倭寇。”

    “杀倭寇。”

    “…………”

    喊杀声震天,罗信的心终于放下去了。抬起双手向下一压。大街上就是一静。罗信宏声说道:

    “不错,我们是去杀倭寇,而不是去送死。所以,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现在在街道的两旁都有着本官的兵,你们去他们那里报名,合格的人留下,不合格的人回去等候我们歼灭倭寇的喜讯。”

    “轰……”

    那些机工便向着街道了两头跑去,此时街道的两头各自摆开了十张桌子,开始招兵。

    三十岁以上的不要。

    十五岁一下的不要。

    身体不强壮的不要。

    罗信已经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回到了大堂上。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几个斥候。罗信凝声问道:

    “各方倭寇距离杭州城还有多久的路程?”

    几个斥候纷纷说道:“大人,那些倭寇刚刚进入到杭州府的边缘,而且看他们的动向,似乎是十分不愿意靠近杭州城。所以,哪怕他们立刻向着杭州城而来,最少也需要两天的时间。”

    “那就好!你们下去领赏吧。”

    外面的筛选进行得很快,大约到午夜十分,贺年和王梓任便走了进来,每个人手中拿着一本花名册,放到罗信的跟前道:

    “大人,我们总共招收了两万五千七百八十六人。”

    “好!”

    罗信当即起身,又爬到了墙上,大街上的人见到罗信又出现在墙上。立刻便又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罗信的身上。罗信宏声道:

    “各位兄弟,你们曾经看到过本官发明的神器铁丝网吧?”

    听到罗信把那些插在城头之上的铁丝网叫作神器,众人不由都开心笑了起来。不过回头想一想,有了那一层铁丝网,还真是杀起倭寇不费力,这不是神器是什么?

    “现在我要给你们制作另一种神器,你们将来就是拿着这种神器去杀倭寇。你们相信我吗?”

    有着前面铁丝网的铺垫,众人便立刻抻着脖子喊道:“相信!”

    “相信本官发明的神器吗?”

    “相信!”这次声音更大。

    “好!”罗信宏声道:“但是本官缺少制作神器的材料,需要你们去给本官砍伐。这种材料就在距离我们杭州城不到两刻钟距离的山上,满山都是。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是……竹子?”前面的一个人不确定地说道。

    “不错,就是竹子!但是不是什么竹子都要,我需要七丈长以上的主子。本官已经派斥候探查过了,倭寇以最快的速度直扑杭州城,也需要两日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就是你们上山砍竹子的时间。

    万大全,鲁仲连,郑镖头。”

    “在!”三个人应声而出。

    “你们现在立刻将所有的机工分成每百人一个小队,从老兵中挑选出来一些人担任每支小队的队长,然后征调杭州城内所有的马车,驴车,牛车,连夜出去给我砍竹子。每个人最少给我砍三根七丈长以上的竹子。”

    “是!”

    不搭理那些机工,罗信从墙上爬了下来,派贺年出去协助借各种车辆,然后转头对王梓任道:

    “明天张贴告示,收稻草人,每个稻草人给五文铜钱。”

    “是,大人!”

    王梓任也不问为什么,他现在对罗信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实际上,不仅仅是他,整个杭州城内的人都对罗信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罗信自从来到了杭州城之后,开了市舶司,让杭州人都富裕了起来,数次歼灭凶恶的倭寇。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怎么可能不让杭州人盲目的信任?

    到了第二天黄昏时分。

    砍竹子的队伍回来了,每根柱子都有七丈长以上,足足有十万根以上。罗信让那些机工回去休息,明天在知府衙门前集合。然后将那些没有选中的机工集中起来,开始修理那些竹子,先是挑选出五万根竹子,让那些机工将每根竹子都截成标准的七丈长,然后将竹子头削尖,如同一个枪头。最后将这些竹子放进特质的大池子内用热油浸泡。与此同时,杭州府工坊的人也没有闲着,罗信让他们用这些竹子做箭,万大全则是带着一些心腹继续制作霹雳弹。

    天明。

    被招进兵营的那两万多机工集中在了知府衙门前。罗信将每三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每个小组扛着一根七丈长的竹子顺着大街跑。同时杀猪宰羊,让军营的厨子做饭,保证两万多机工的营养。至于戚继光留下来的那两千兵,还有家丁和镖头组成的两千人,都被罗信责令鲁仲连带着他们苦练箭法去了。

    别说那些镖头,就是那些家丁也都有着一帮子力气,开弓绝对没有问题,差的不过是准头。罗信也没有想过让他们这些人在十几天的时间内就能够百发百中,只要是不太离谱就行了,到时候成群的倭寇冲过来,他们只要大方向对了,就能够给倭寇造成杀伤力。

    那些机工不知道罗信为什么让他们扛着七丈长的竹子瞎跑,周围有很多百姓观看,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让这些机工胀红了脸。但是,他们相信罗信,既然罗信让他们跑,他们就跑。

    等到了中午,这两万多机工已经累得腰酸背痛。但是,当他们看到了大锅的肉,大筐的馍,一下子浑身又有了力气。

    吃完了饭之后,罗信让他们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便又开始跑。万大全站在罗信的身边,不解地说道:

    “大人,这是干什么?”

    “跑!”

    “我知道……可是……就这样能够杀倭寇?”

    “到时候就知道了。”

    罗信淡淡一笑,转身离去,只剩下万大全站在那里抓了抓脑袋,怎么想也没有想明白。

    到了第五天。

    五万根七丈长的竹枪制作完毕。罗信带着万大全,鲁仲连和郑镖头来到了放置竹枪的地方,罗信指着竹枪道:

    “大全,你长吹力气大,你用刀砍一下试试!”

    万大全便苦笑道:“大人,不用试,这种用油煮过的竹子,我倒是能够砍断,但是也就能够连续砍断两三根,再多就不行了。”

    罗信点点头道:“那些倭寇呢?”

    万大全寻思了一下道:“那些假倭绝大部分都砍不断,恐怕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够砍断这样的竹子。”

    “真倭呢?”

    “能够砍断这样竹子的真倭恐怕也不多,而且即使能够砍断,也和末将差不多。就算是高手,最多砍断五六根。”

    “这竹枪的枪头可是能够扎死人?”

    万大全猛然想到这几天那些机工,都是三人一组,扛着一根竹子疯跑。不由睁大了眼睛道:

    “大人,您是想要三个人为一组,扛着这长七丈的竹子冲起来,去扎倭寇?”

    “嗯!”罗信点点头道:“你就告诉我,三个人扛着一根这样的竹枪冲向一个倭寇,如果扎在那个倭寇身上,能不能将他扎死?”

    “能,绝对能!”万大全两眼发光。

    “你再想象一下,如果是两万多人扛着这样的竹枪,组成数个方阵,那是不是就是移动的城堡?”

    万大全脑子中想象着两万五千多激动,每三个人扛一根竹枪,那就是八千多条竹枪,然后向着倭寇冲过去……

    那简直就是一条洪流,根本就无法抵挡。如果是自己带着兵碰到这种方阵……

    万大全目光扫过七丈长的竹枪,脸上露出了苦笑。就算自己能够砍断竹枪又如何?

    七丈长的竹枪啊!

    自己砍断一截,还剩六丈多啊!就算砍断三次,恐怕也剩下五丈左右,之后自己就再也砍不断了,除了逃,就只能够死亡。

    但是……

    如果自己被这样的方阵包围在中间,四面向着自己冲,那真的就只有等死了。

    脑子里想象着那种场景,脸色都变得苍白。额头渗出汗水道:

    “大人,这……真是神器……”

    第六天.

    知府衙门前安放了一层层稻草人,而那些机工这次扛的已经是竹枪了。罗信告诉那些机工,将那些稻草人就当作倭寇,扛着竹枪给我扎。

    “砰砰砰……”

    大街上稻草乱飞,一个个稻草人被竹枪扎倒,挑飞……

    罗信站在墙头上,看着两万多机工的训练,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如今他也再想不出办法了,看到这种竹枪阵的威力,罗信感觉心中的危机感略微降低了一些。

    从墙上跳了下来,向着后院走去。刚刚走进后院的月亮门,罗信便头疼的抬手一拍前额,此时钟金哈屯正披盔戴甲地站在院子里,望着罗信。

    在罗信回城之后,便没有再让钟金哈屯去带兵。毕竟钟金哈屯的身份不同,一旦宣扬出去,对罗信也有着一些危险。但是钟金哈屯炼兵练上瘾了,这些日子就缠着罗信允许他继续带兵。

    今天连盔甲都戴上了,很明显今天是要逼宫了。

    罗信正头疼,便听到门响声,陆如黛的身形出现在门口,朝着钟金哈屯道:

    “妹妹,不要胡闹。”

    钟金哈屯听到陆如黛的声音,不由气势一泄,不过罗信的眼睛却是一亮,看到了陆如黛,他的心里终于有了主意,便乐呵呵地向着陆如黛走去,搀扶着陆如黛走进了房间。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