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胡宁献策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胡宁献策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当时就头疼了,当时在书房内就骂了起来。

    “尼玛,你以为老子是神仙啊!一分钱不给,一个兵不给,而且权利也不给,老子还是一个四品知府,那胡宗宪还是三品都督,东南的兵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你去找他啊。只要他把倭寇灭了,老子就给你赚钱。”

    此时,胡宗宪也是一脸的愁绪。嘉靖帝能够给罗信写信,怎么可能不给胡宗宪下旨?

    给胡宗宪的旨意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这也没有办法,嘉靖帝向着对罗信有些硬不起来。他不可能给罗信兵权。罗信当初掌了北方兵权。如今再让他掌了南方的兵权,这嘉靖帝以后还能够睡得着吗?

    给不了罗信兵权,钱就更不可能了,他还指着罗信给他赚钱呢,所以他对罗信是既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够和罗信硬得起来。所以,嘉靖帝的邪火便都发在了胡宗宪的身上了。

    尼玛,朕既给你兵,又给你钱,看你把东南弄成了什么样子?

    朕让你在送你总览兵权,就算你短时间内灭不了倭寇,但是为市舶司保驾护航总没有问题吧?

    但是……

    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东南变得越来越乱,所以嘉靖帝责令胡宗宪必须在半个月内,将侵入大明的倭寇全部剿灭。

    半个月?

    在怎么可能?

    半年还差不多。

    他刚刚吃了一场败仗,五万人碰到了那六千真倭,竟然被那六千真倭杀得落花流水。这个时候他还真是想念俞大猷了。

    “唉……”

    胡宗宪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紧锁着眉头坐在那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够剿灭这些倭寇。这些日子也不能够说他们没有成效,也杀死了两千多倭寇,但是官兵伤亡的更多。而且那些倭寇如今根本就没有计划,东一头西一头,让官兵疲于追击。

    “叔叔!”一旁的胡宁突然心中灵光一现道:“我们不如步步为营,将那些倭寇逼到杭州府去。”

    此时的胡宁已经知道自己家永远不会和罗信和好了,既然如此,那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去打击罗信。

    凭什么我们都在这里疲于奔命,伤亡惨重,你们杭州那边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干脆将倭寇也赶到杭州府,把罗信也拖下水。

    胡宗宪闻听心中就是一动,目光便望向了胡宁道:

    “宁儿,罗信被誉为大明军神,起初叔叔也认为他徒有虚名,不过时势造英雄罢了。但是他来到东南这些日子,所作所为,真是不凡。

    你要知道我们想要把十几股倭寇都逼到杭州,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恐怕伤亡绝对不会少。到那个时候,如果让罗信将那些倭寇歼灭,我们可是送给了他一个天大的功劳。徐海和辛五郎都是在他的指挥下被杀,最后再由他歼灭了倭寇残余,功劳可都被他占去了。到时候陛下会怎样对待与我?”

    “叔叔,如今罗信可是只有戚继光的三千兵,俞大猷的五千人可是都回到了我们这里。而倭寇却有一万多,特别是那六千真倭可都是硬手。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就不信他罗信仅凭着三千人就能够歼灭一万多倭寇?

    而且我们将倭寇敢进杭州府之后,我们就在杭州府外围而不打,罗信不是一直看我们的热闹吗?这次轮到我们看他的热闹了。等到他和倭寇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便去收拾残局,如此一来,过失都是他的,功劳都是我们的。”

    胡宗宪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胡宁来到了胡宗宪的身前,附耳轻声道:

    “叔叔还可以派出心腹藏在倭寇之中,也许就能够寻找到机会,将罗信……”

    说到这里,胡宁抬起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

    胡宗宪的眼睛就是一亮,只要能够杀死罗信,一些风险还是值得冒的。他已经看出来了,如果依旧让罗信这么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的时间,罗信恐怕就会提升回京,到那个时候,恐怕就轮到他胡宗宪日子难过了。

    而且胡宁说的也有道理,他们将倭寇逼入杭州府内,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附近围而不攻。坐等倭寇和罗信两败俱伤。只要掌握好时机,突然出击,将倭寇歼灭,如此一来,功劳还都是他胡宗宪的,就算没有机会杀死罗信,却也能够让罗信减少实力。

    何乐不为?

    于是便点点头,都督府立刻运转了起来。东南近三十万大军不再是以歼灭倭寇为目的,而是以将倭寇逼入杭州府境内为目的,如此一来,胡宗宪的大军在对上倭寇的时候,总是给倭寇一个向杭州府逃亡的机会,绝对不会合围,总是给他们留下了一个逃跑的方向。如此一来,倭寇自然也不会和大明官兵拼命,大明官兵的伤亡少了,倭寇的伤亡也少了。

    不过……

    倭寇的脚步距离杭州府却是越来越近了。

    与此同时,胡宗宪派出了一百个死士,混进了倭寇之中。伺机准备刺杀罗信。

    杭州府。

    知府衙门。

    每天都有无数斥候送来的消息摆在罗信的案头,此时罗信正在一份一份地看着那些消息,他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

    从这些消息中,罗信感觉到了不妙。他站起身形,来到了一幅地图前,手指在地图上慢慢地划动着。眼中的神色越来越惊。

    “砰……”

    罗信狠狠地一拳打在了墙上,从倭寇的流窜路线上看,他们正在逼近杭州府,而倭寇之所以在向着杭州府逼近,这完全是胡宗宪的大军逼迫而来。

    “好一个胡宗宪!”

    “来人!”

    “大人!”一个卫兵出现在门口。

    “传令,让戚继光立刻撤兵回杭州府。”

    “尊令!”

    看着那个卫兵离去,罗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紧锁着眉头。他之所以让戚继光回来,是害怕戚继光被倭寇包了饺子,就算戚继光再离开,一千人也无法对上一万多倭寇。而且这一万多倭寇如今在驿站和县城等地也抢了不少马匹,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步兵,有着像骑兵发展的趋势,如此一来,戚继光就更加危险了。

    但是……

    戚继光回来之后又怎么办?

    难道就闭门不出,紧守杭州府?任由倭寇在杭州府的村县四处烧杀抢掠?

    如此这般,待歼灭倭寇之后,今年对于杭州府的百姓就是一个灾年,家财都被抢光了,庄稼都被烧了,恐怕房屋都被没有退路,陷入疯狂的倭寇给烧了。势必就会引起大量的流民,这些流民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变成流寇。整个东南就会乱成一片。

    “不能这样!

    我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起码也要减少大明百姓的损失。”

    罗信坐在椅子上苦苦思索,只是依旧愁眉不展。如今他兵太少,能够守住杭州城就已经是极限了,根本不可能再有多少余力。若说有余力,也就是戚继光这一千骑兵。如果运用的好的话,倒是可以牵制,甚至消灭部分倭寇。

    罗信把贺年唤来了,问了一下库房内还有多少霹雳弹,结果一问,只有一千五百颗。现在想做也来不及了,回到了书房,罗信望着墙上的地图,心中渐渐地有了一个主意。但是这个主意也只是牵制和消灭一部分倭寇,对于大局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最终还是要用火器啊!”

    罗信安排下去,开始在杭州城内购买制作火药的材料,然后让万大全领着那些老兵开始制作霹雳弹。

    到了黄昏时分,戚继光便带着一千骑兵回来了。

    戚继光是皱着眉头回来的,他在城外活动,自然是更清楚倭寇的动向。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和倭寇遭遇过,但是都被他们狠狠的打击了倭寇的气焰,毕竟他们都是真正的骑兵,和在海上行动,上岸弄了一匹马的伪骑兵不同。有了一两次的凶狠打击,倭寇也想起了他们在杭州城没得到好的经历,便有意识地避开了杭州府的地界,在其他州府流窜,这让戚继光送了一口气。

    但是,最近他发现了不同。从多个方向,倭寇开始进入了杭州府的地界,让戚继光顾了东头,顾不了西头。让他们这些人疲劳至极。有几次,差点儿被倭寇包围,好不容易冲出了重围,那就是那次,一千骑兵破天荒死亡了四十七人。把戚继光痛到了骨子里,要知道训练一个骑兵可是十分不易,每一个人都是心头肉。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收到了罗信让他回来的消息,于是戚继光便一路疾驰而回。

    “大人!”戚继光朝着罗信施礼。

    “先坐,喝口水,马上开饭。”

    喝了一壶茶,那边的酒菜便已经备好。两个人也不说什么,先是吃饱。当酒菜撤下,下人端上一壶茶,两个人又喝了一杯茶,罗信放下茶杯,这才问道:

    “外面倭寇的局势如何?”

    戚继光刚才吃得很爽,舒展开来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道:“不乐观。”

    “说说!”

    “倭寇好像正在向着杭州城这边汇聚,末将担心他们会再次攻打杭州城。”

    罗信的嘴角浮起淡淡地笑意道:“你是说那些倭寇是在有意识地向着杭州城汇聚?”

    “难道不是吗?”戚继光眉毛一挑。

    “当然不是!”罗信淡淡地说道:“他们是不得不向杭州城汇聚。”

    “为什么?”戚继光不解地望着罗信。

    “因为胡宗宪逼他们过来。”说到这里,罗信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浓:“胡宗宪想要歼灭倭寇很难,但是想要将倭寇朝着一个方向驱赶,却并不困难。”

    这个道理戚继光自然懂,只是他不明白杭州城为什么这样做。罗信望着戚继光笑道:

    “不明白?”

    戚继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难道胡宗宪是想要将决战的战场放在杭州城外?”

    “是啊!”罗信叹息了一声道。

    “为什么?”戚继光一愣道:“既然他能够找到倭寇,为什么不尽快歼灭倭寇?反而要向杭州城的方向驱赶?难道他就不怕时间拖的长久,陛下责怪?”

    “因为他看着我舒服,他就不舒服。他想要把我拉下水,而且我敢打赌,当他将倭寇驱赶进杭州府地界之后,他便会在杭州府地界之外按兵不动。只要倭寇不想要离开杭州府地界,他就会阻击,会任由倭寇在杭州府村县四处劫掠,杀人放火。”

    “他……该杀!”戚继光愤然一拍桌子,脸上现出极度的愤怒:“就为了报复大人,他就置百姓生命于不顾?这还是大明的官员吗?”

    “当然是!”罗信讥讽地笑道:“在他眼里,我要比倭寇更可怕。他和倭寇还有合作的机会,但是与我却没有一丝的机会。所以,他痛恨我比痛恨倭寇还要强烈。因为倭寇伤害的只是百姓,并没有伤害到被重重大军保护在中央的他,但是我却能够伤害到他,而且已经伤害过他了。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在未来我还会伤害到他,说不定会伤害得很深。所以,他的心中杀我的决心还要比杀倭寇的决心大……”

    说到这里,罗信猛然一愣,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一旦出现,便不可遏制。罗信的眼中便不由散发出杀意。但是,此时的戚继光却没有注意到罗信的脸色,而是说道:

    “难道他就不怕陛下责罚他?”

    “呼……”罗信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道:“徐阶会保他的。”

    “真是蛇鼠一窝。”

    戚继光愤愤地说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罗信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便问道:

    “大人,怎么了?”

    罗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平静。淡淡地说道:

    “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胡宗宪不是仅仅想要把我拉下水那么简单,他还想着趁乱要了我的命。”

    “你是说……他会派出死士?”戚继光震惊地望着罗信,戚继光对于死士并不陌生,那个军中不养死士?就是他戚继光也养着几个死士。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