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遗憾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遗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走,走!”

    刘守有嘎巴了两下嘴,话便被罗信堵在了嘴里。罗信为了不让刘守有说话,这一路上嘴根本就不闲着,一路说个不停,这让默默跟着的戚继光心中感动。说实在的,俞大猷并不是罗信的嫡系,但是罗信却能够为了俞大猷做到这一点,这让戚继光的心中更加坚定了跟随罗信的心念。

    刘守有心中那个郁闷啊,心中暗道,这罗信也太能说了,之前没发现啊!想到俞大猷也在罗信这里,那就跟着罗信走呗,等到了衙门说也没有问题。于是,三个人便来到了知府衙门,一进入后堂,罗信就张罗着摆宴,刘守有也只好坐在那里焦急。过了一刻钟,他还没有见到俞大猷,便找了一个机会道:

    “不器,俞将军呢?”他这话说得非常快,生怕再被罗信打断。

    “啊?他回苏州了。”

    “回苏州了?”刘守有一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哦,就在刘叔来之前不久。”罗信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如果隐瞒,反而会引来刘守有的记恨。

    “不器,你……”刘守有伸出手指指着罗信,他此时才明白罗信为什么一路上口若悬河,脸上便露出不悦之色。

    罗信也没有狡辩,而是大大方方地朝着刘守有拱手一礼道:“是不器失礼了。”

    “唉!”刘守有叹息了一声,收回了指着罗信的手指道:“不器,我原本还想着请你帮我诱捕俞大猷,你这……”

    罗信摇了摇头,脸色认真地说道:“刘叔,你如果想要抓俞大猷,只要去就是了,哪怕俞大猷身边有千军万马,他也会跟你走。如果你去诱捕俞大猷,那是对他的侮辱。而且……”

    说到这里,罗信叹息了一声道:“刘叔,即使俞将军回到了苏州,那胡宗宪也不会再让他带兵去,而是会把他抓起来,等待着刘叔您去押解。”

    “那……你还耽误我什么时间?”刘守有好奇地问道。

    “我这是争取时间!”罗信的脸上露出微笑道:“我会马上写一份奏章给陛下,抢在你们将俞大猷押解会京师之前送到陛下的面前。”

    “你要保俞大猷?”刘守有震惊地望着罗信。

    “他不该保吗?”罗信淡淡地说道。

    刘守有的脸上便现出了苦笑道:“该保,但是保得住吗?”

    “尽人事,听天命吧。”罗信的声音中也有着苦涩,然后对刘守有道:“刘叔,俞大猷还望您多照顾,尽量不要让他受了委屈。我再给陆都督写一封信,您把信转交给都督。”

    “唉……”刘守有也叹息了一声道:“既然不器要保,那刘叔也就帮衬一下。你去写信吧。你放心,俞大猷在大牢中受不了委屈。”

    “好!”罗信欣然笑道:“刘叔旅途劳累,先好好吃上一顿,你带来的兄弟我也有安排。吃完饭,我也不拦着你们。”

    “那就叨扰了。”

    罗信回到了书房,先是将奏章写好,在奏章中他毫不犹豫地将斩下徐海人头的功劳放在了俞大猷的身上。将奏章写好之后,唤人送往京城。然后又给陆炳写了一封信,封好信封之后,又取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放在一个信封中。这才回到了饭桌上,一顿饭大家吃得高兴,然后罗信将两个信封放在了刘守有的面前,刘守有一看,一个信封是封住口的,而是上面还写着“陆都督亲启。”,便知道这是给陆炳的,而另一个信封不仅没有封口,而且上面还没有纸。略微捏了下,心中便明白,不动声色地揣进了怀里。

    酒足饭饱之后,刘守有便告辞,罗信和戚继光将刘守有等人送到了城门口,在离别时,罗信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刘守有道:

    “刘叔,你路上要小心一些,倭寇正在攻打水师。”

    “攻打水师?”刘守有脸色就是一惊,他这一路上日夜兼程,还真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如今闻听,不由开口道:

    “倭寇不是一直在攻打杭州城吗?我来之时,见到杭州城外已经没有倭寇,还以为他们被不器你打跑了,他们怎么去攻打水师了?”

    “徐海和辛五郎带着三万人伏击我,被俞将军和戚将军剿灭了,王直只剩下了三万人,他停泊在海边的船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了,被切断了后路,所以他便去攻打水师,想要抢夺水师的海船。”

    说到这里,罗信的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道:“我想这次胡宗宪应该不会像之前呆在苏州看杭州的热闹吧?”

    刘守有作为锦衣卫佥士,自然是了解之前胡宗宪和徐阶联手针对罗信的事情,心中对胡宗宪为了私仇置杭州城被围于不顾,也十分看不上。但是却明智地没有就此时在深谈下去,朝着罗信拱手之后,便带着人离去。

    “大人!”戚继光凝声道:“末将想要带兵去援助水师。”

    罗信定定地看着戚继光,戚继光的脸上现出不自然之色,只是眼中充满坚定。罗信淡淡地说道:

    “你把兵带走了,杭州城怎么办?”

    “这……”

    戚继光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如果王直被逼急了,或者攻打水师本身就是一个策略,将杭州城的兵都调出来,然后突袭杭州。沉吟了一下道:

    “那我就带一千骑兵走!”

    罗信便轻叹了一声道:“还是等等吧,等斥候将倭寇的消息和胡宗宪的消息带回来,你也好有目的地去援救。我可不想你就这么一头钻进去,别到时候没有救得了水师,再把自己也搭进去。”

    戚继光心中也知道罗信说得对,这件事也不是急的事情。便点点头道:

    “末将尊令。”

    “你先带着一些人去鸡笼岭,那里有着辛五郎和倭寇的尸体。我在奏章上,已经将斩杀辛五郎的功劳放在了你的身上,你带人去把他们的人头拿回来吧。”

    “大人……”

    “去吧!”

    罗信摆摆手,转身向着城内走去。戚继光站在城门口,望着罗信离去的背影,眼中现出了一丝愧色。他心中知道自己带着一千骑兵离开杭州之后,会给罗信和杭州城造成多大的压力。如果王直真的突袭杭州,戚继光想了想,换做自己守城,也未必就能够守得住。

    但是,他同样也知道,这是一次全歼倭寇的最佳时机,很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他绝对不能够让王直他们抢到大明水师的船,重新逃回海上,所以他必须去援救水师。

    罗信没有乘轿,也没有骑马,而是步行顺着街道,向着知府衙门走去。他的心中明白戚继光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知道王直是否能够逃回海上,攻打水师,抢夺海船只是王直的一条路,实际上王直还有一条退路,不过这条退路要看罗野的结果,如果罗野能够将守船的那些倭寇都斩杀了,那么王直便没有了这条退路。如果有一些倭寇最终逃掉了。那么,那些倭寇还会回来寻找王直,这就是王直的第二条退路。

    罗信在等消息,而且他心中隐隐觉得事情未必会像自己希望的那样。

    果然,到了黄昏时分,罗信的手下来到了罗信的面前,将军情向罗信详细地汇报,琴双望着盒子里的辛五郎的脑袋,他没有想到罗野还把辛五郎的脑袋带走了,此时恐怕戚继光不知道有多郁闷。再听到倭寇逃走了几十条船,心中更是无奈。

    他知道罗野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从鸡笼岭到驴头岭,再到海边,做得已经相当完美了。而且他是从岸上往船上杀,而不是带着船队从海上封住倭寇的退路,倭寇只是逃走了几十条船,这已经是最大的战果了。而且他也认为罗野的计划是正确的,他没有去追杀那些逃走的倭寇,而是去攻打王直的老巢。

    罗野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船多人少,跟本就形不成战斗力,这个时候让他们去追那些逃走的倭寇,根本就不会有结果,说不定还会被倭寇回头咬一口。但是,在海上出现的这个问题,在陆地上却不会出现。罗野这些人一旦上岸,强大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王直留在岛上的那些人能够抵御的。所以,罗信没有打算让罗野他们返回来,围剿王直。至于王直会从这次围杀中逃走……

    逃就逃了吧!

    等他们打下水师,最终抢得船逃走,恐怕也剩不下多少人,在让罗野将他们的老巢清扫一遍,等他回去,见到的只是荒岛,王直的实力便会跌倒低谷。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威胁,而台湾上次抢了徐海的船,这次抢了王直的船,毫无疑问将会成为海上最大的霸主。等着将抢来的那些人训练得听话了,那个时候,便是王直不去找罗野他们,罗野他们也会兵出台湾,攻打王直的三十六岛,将三十六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罗信根本就不在乎是否能够将王直留在岸上。而且他也不相信胡宗宪能够将王直留在岸上。王直不是一次上岸了,如果能够留下来,早被留下来了,胡宗宪也不会一直寻求招安王直。

    更何况……

    整个东南除了俞大猷,戚继光和罗青,还没有那支军队敢和王直,徐海硬碰的。别说是硬碰,只要一听到是王直和徐海的人,这些大明官兵便掉头就逃,或者紧闭城门不出。也就俞大猷,戚继光和罗青能够和他们一战。

    但是,罗青如今已经不在东南了,戚将军如今在杭州,就算戚继光去援救,也只有一千骑兵。别说罗青为了杭州城的安全,不可能让戚继光将三千兵都带走,就算罗信肯,戚继光也不敢。要知道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杭州城,保护罗信,保护市舶司。如果为了援救水师,让杭州城,让罗信出了危险,他就是杀头之罪,就是带走那一千骑兵,如果罗信不同意,他也带不走。一千人能够起的作用就不大了,说不定被王直数万人给包了饺子。而俞大猷此时却深陷谣言之中,谁都知道他要被抓进大牢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他的手下也会军心不稳,而且刘守有绝对不会因为东南局势危机,就不顾嘉靖帝的命令,来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桥段来,他不敢。所以,俞大猷很快就会被抓起来,押解京城。如今大明东南这最后一支能战的军队也就军心涣散了。

    那位说了。

    就算俞大猷被抓了,他手下的兵还在吧?只要在,那就能打啊!

    这还真不行!

    正所谓将是兵胆,没有了俞大猷,他手下那些兵也就熊了。如此东南三支能打的兵,只有戚继光一千人,真的能够打败王直吗?

    罗信很不看好!

    非常地不看好!

    不过,罗信心中却也略微轻松了一下,东南如此局势,胡宗宪和徐阶两个人的阴谋暂时是不会实行了。就算他们想要实行,也没有那个精力,就算有那个精力,也没有地方使。藩国商人不是傻子,如今东南发生战乱,他们自然躲得远远的,等到战事结束才能够出现。

    罗信是不打算参乎了,戚继光愿意去就去吧,他也不拦着。他就坐在杭州城看胡宗宪的热闹。

    如果胡宗宪当初收到自己的信就派兵拦截王直,会出现如今的情况吗?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罗信便让那个送信的人回去了,告诉罗野他想怎么做就这么做。

    那个人离开之后不久,戚继光便回来了。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因为他去了鸡笼岭之后,发现遍地尸体,但是却没有找到辛五郎的人头,倒是发现了一个无头尸体,看来辛五郎的人头被人拿走了。

    但是,等到他进屋刚想和罗信说的时候,罗信便将一个包袱向着他一推道:

    “有人把辛五郎的人头送来了。元敬拿去吧。”

    戚继光打开包袱一看,还真是辛五郎的人头,嘴唇动了动,他真是想问问罗信究竟从哪里借来的一支军队,竟然将辛五郎那近万人斩杀在鸡笼岭,而且还有人巴巴地把辛五郎的人头送到了罗信面前,但是见到罗信不想说,便也将话闷在了心里。想到这很可能是朝廷的秘密,就更不敢问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