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太湖围剿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太湖围剿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他知道俞大猷说的没错,以嘉靖帝的性子一定会这样做。不过这件事情罗信心中清楚,俞大猷终究是背了锅,心中不忍,便道:

    “俞将军,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周旋。”

    俞大猷的脸上便现出感激之色,随后又想起自己这次惹的乱子,神色又灰暗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

    “谢谢大人。”

    话落,又思索了一下道:“大人,您也要多加小心了。”

    “嗯?俞将军此话何意?”

    “大人,等我被抓进大牢之后,东南能战之兵也就剩下戚继光一支了,如此对倭寇的震慑将大为减少。如今王直和徐海在交战,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不关心大明这边的状况,看到大明海贸如此红火,徐海和王直未必就不会罢手言和,然后联手攻击杭州。”

    罗信便微微皱眉道:“罢手言和?”

    “不错!”俞大猷点头道:“海盗的性子原本就是贪婪,在利字面前可以抛弃一切仇恨。更何况,徐海和王直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当初夺走徐海,叶麻和辛五郎船只的海盗未必是王直,而且如今徐海恐怕也基本上确认不是王直。”

    “确认不是王直?”罗信心中就是一惊。

    “嗯!”俞大猷点头道:“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徐海如今基本上确定了抢走他船只,抢了他老巢的海盗不是王直。因为在他和王直交战的过程中,一直有一支神秘的海盗在偷偷地偷袭王直的海岛。而王直又一直不肯承认他偷袭了徐海和辛五郎的船只,抢了他们的老巢。以王直的实力和性子,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王直绝对不会否认。当初徐海在暴怒之下不管不顾地攻击王直,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想必他也想清楚了。如今双方只是碍于面子继续争斗,但是结局已经注定,两家必定罢手言和。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交战,削弱自己的力量,看着市舶司这块肥肉而不顾。所以他们必定会攻击杭州。”

    “不会吧?”罗信微微皱起了眉头道:“王直不是一直想要和胡部堂谈判,被大明招安吗?难道是假的?”

    “自然不假!”俞大猷道:“可是如今形式已变,海上四大寇,王直,徐海,叶麻和辛五郎。叶麻已经死了,徐海和辛五郎被大人在杭州城下给彻底打残了。然后他们回到海上,又纠集零散海盗攻打王直,特别的还有一支神秘的海盗不断地给王直重创,所以此时不管是徐海,王直,还是辛五郎,他们的实力都大减。而我们大明的水师却日渐强胜,在这种情况下,王直便会觉得在与大明的谈判中丧失了优势。所以他必定会联合徐海和辛五郎再次进攻大明,个大明重重的一击,显示他的力量,重新夺回谈判的优势。”

    说到这里,俞大猷望着罗信,担心地说道:“如今罗青身死,我也活不了多久,大明还如何抵挡王直,徐海和辛五郎的联手?恐怕东南百姓又要生灵涂炭了,唉……”

    罗信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心中暗道:“没有想到徐海和王直都警觉了起来,不过徐海那里有着王翠翘,这样的消息堂兄应该已经得到,不会有危险。他们真的会联手攻打杭州吗?”

    “反正自己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和堂兄联系了,等到收到堂兄的消息再说吧。”

    摇了摇头,将此事放下,望向俞大猷道:“俞将军,你准备如何平乱?”

    俞大猷凝声道:“我也是刚到不久,来到这里之后,便见到四门紧闭,夜色之下根本就看不清城内的状况,大人随我来看。”

    罗信便随着俞大猷走出了大帐,向着淳安县望去。只见到夜色之下,淳安县黑黝黝一片,但是从星光之下却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城墙之上人影幢幢,很多人正站在城墙之上,向着他们望过来。俞大猷凝声道:

    “夜间情况不明,所以我只是下令将整座县城包围了起来,明日在攻城。”

    此时戚继光也来到了罗信的身边,凝目向着城墙之上望去,不仅惊讶道:

    “这么多人?”

    罗信心中一动道:“俞将军,当初伏击你,抢走张道源的人有多少?”

    “大概有两千多人,他们出现的太突然,我……又没有丝毫防备……所以被他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罗信不由默然,以俞大猷的实力,被两千多人从五千多人的手中抢走了张道源,只能够说是俞大猷根本就没有想过有人会抢囚车,根本没有把胡宗宪叮嘱的话放在心上。

    罗信再次望了一眼城墙上站的那一排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

    “只有两千多人,就敢占据一个县城?难道他不知道只要官军合围,他就是一个死局?张道源也不像傻子啊?难道……”

    罗信心中一凛:“红巾军不仅有着两千余人?他们真的开始揭竿而起了?”

    想到这里,罗信的身上一阵发麻,这张道源可不是流寇,张家后裔恐怕一直没有放弃从老朱家夺取江山的心思,这近二百年来,不知道发展到什么层度。略微寻思了一下,举步向前走去,俞大猷和戚继光一愣,也跟着罗信向着淳安县城墙走去。当走到一箭之地外的时候,罗信顿住了脚步,朝着城墙之上宏声喝道:

    “张道源,罗信再此,请出来答话。”

    城墙之上寂静无声,一排排红巾军也一动不动。罗信的眉头拧了起来,朝着旁边一伸手道:

    “箭!”

    身后的鲁大庆立刻上前,将一副弓箭递给了罗信,罗信拿着弓箭举步向前走去。

    “大人!”俞大猷和戚继光同时呼道。

    罗信没有停步,继续向着前方行去。他有把握在这种距离内,就算是对方突射冷箭,在自己的准备之下,也会躲闪过去。俞大猷和戚继光脸色一苦,便也跟了上去。万大全等人立刻拿着盾牌跑到了三个人的前面,竖起了盾牌。

    但是,他们奇怪的是,罗信已经向前走了十步,城墙之上依旧没有一丝动静,更没有冷箭射出来。此时罗信的心中已经变得不安了起来,他顿住了脚步,罗弯弓搭箭,瞄准城墙上方一个人影。

    “嗖……”

    一支箭影穿过夜空,射在了城墙之上的一个红巾军的身上,但是却没有听到一声惨叫,而且那个红巾军依旧一动不动,挺立如故。

    这一下,俞大猷和戚继光的脸色都变了。罗信脸上的神色阴沉的如同乌云一般,凝声道:

    “我们上当了。”

    此时俞大猷和戚继光也都反应了过来,沉声道:“上面那些都是草人!”

    俞大猷此时脸色灰暗,失神地道:“张道源已经跑了?我却在这里傻等了一个时辰,让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罗信叹息了一声道:“进城吧。”

    “慢!”俞大猷拦住了罗信道:“一旦是张道源的诡计呢?一旦他真正的人都藏在城内,等着我们进去,把我们包了饺子呢?”

    此言一出,戚继光也是脸色一紧道:“大人,不可涉险。”

    罗信点点头道:“那就先派一组人进去探查一下虚实吧。”

    “好!”

    俞大猷点点头,立刻安排了下去,便有人开始铺设木板,然后两个人从木板上走过了护城河,伸手一推城门,那城门果然是虚掩着,被这两个人一推,便吱呀呀地打开,两个人进入到城内,将吊桥放下,等在外面的五百人便一拥而入。

    整个淳安县一片寂静,这五百人立刻登上了城墙,果然见到那一排排的红巾军都是穿着衣服的稻草人。这些人又开始在城内搜查了起来,罗信等人就静静地站在成为等候。

    两刻钟过去了,城内依旧没有传出来打斗的声音,这不仅令罗信,俞大猷和戚继光三个人脸上难看。不用问,张道源他们应该已经跑了。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便有人从城内跑了出来。

    “拜见罗大人,俞将军,戚将军。”

    “城内情况如何?”俞大猷急声问道。

    “没有红巾军!”那个士兵答到。

    俞大猷的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立刻命令大军进城。进入到县城之内,便见到城内寂静一片,家家户户紧闭大门。众人直奔县衙,便见到县衙的大门前堆满了尸体,都是淳安县的官员和衙役的尸体。罗信,俞大猷和戚继光都面沉似水,摆手让士兵开始搜索,他们三个人便举步进入了大堂。

    得到的消息很不好,淳安县上至官员,下至衙役都被杀了,县衙的库房被搬了一空,在尸体中找到了张作鹏,还有贺年的那个县丞朋友。县衙的大牢空了,那些罪犯也不知道是跑了,还是跟着张道源走了。

    “砸门,逐门逐户地给我问清楚。”俞大猷的双眸之中喷射着怒火。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消息传回来了。原来张道源在天黑之前曾经下令,让县城的百姓全部紧关大门,不准出来,否则出来一个杀一个。所以,这些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而这个时候,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震天的哭声,原来是县内的几个大户都被张道源一抢而空。

    “大人,怎么办?”俞大猷虽然心中有主意,但还是问罗信表达自己的尊敬。

    罗信揉了揉眉心,对戚继光道:“元敬,你派几个人带着我的手书回杭州,让贺年带一些人过来,先将淳安县稳定下来,不能够再出乱子了。”

    然后,罗信又转向俞大猷道:“俞将军,你立刻派出斥候,四处寻找张道源红巾军的踪迹。”

    “是,大人。”

    俞大猷匆匆而去,罗信在大堂上找到了纸笔,修书一封,然后让戚继光拿着派人返回杭州。

    第二天一早。

    贺年就带着几个官员和一些衙役赶了过来,开始稳定淳安县。俞大猷,戚继光和罗信都留在了淳安县的县衙内,等着斥候探查回来的消息。

    直到黄昏时分,才有斥候带回来了张道源红巾军的消息,张道源利用稻草人为疑兵之计,争取了时间,他们已经进入到太湖之中。

    这一下,罗信,俞大猷和戚继光都开始头疼了。

    太湖之内,岛屿众多,地形时分复杂,红巾军真的藏在里面,很难找到。而且即使是最终找到了他们,想要在太湖内围剿他们,也是十分困难。

    但是……

    不围剿行吗?

    不行!

    肯定不行。

    太湖内有反贼不可怕,甚至嘉靖帝都不可能知道。即使是知道了,也无所谓。大明朝有马贼,流寇,绿林,反贼,各式各样,就连嘉靖帝都习以为常,只要不是闹得太过分,官兵都懒得围剿,而且嘉靖帝也不会怪罪。

    但是张道源和其他反贼不一样啊!

    他的出身和别的反正就不一样,是老朱家甚为忌惮的人。这样的一个人如今被嘉靖帝知道了,如果你敢说,张道源抢了县衙之后,便失踪了,找不到了,这就是找死的行为,嘉靖帝一定会斩了这样说的人的脑袋。

    所以,张道源逃进了太湖这件事是隐瞒不了的,既然隐瞒不了,那就必须围剿。否则,嘉靖帝那一关就别想过去,嘉靖帝心里不舒服,谁也别想舒服。

    但是,千里太湖,岛屿星罗,而且在这太湖之内原本就有着无数支绿林强盗,张道源隐身其中,让俞大猷,罗信和戚继光伤透了脑筋,却收效甚微。反倒是剿灭了一支绿林强盗,却连张道源红巾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俞大猷,戚继光和罗信迷失在太湖之中。三个人兵分三路在太湖中搜寻。

    这一日。

    一艘小船找到了罗信,登上了罗信的大船,从小船上上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万大全,一个是台湾留在杭州城内的秘密联络人。

    罗信挥退了左右,万大全上前低声道:“大人,他急着找您,说是有重要事情禀报。属下就把他带来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