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烽烟起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烽烟起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只是这一成九的股份这么分呢?

    罗信只是略微寻思了一下,便有了决定,他准备将这里的三分股份给镖局,有着这三分股份,镖局就可以单独分出来一个特务机构,专门收集各种消息。余下的一成六份子,自己的大哥和堂兄各自八分,他们有着这八分股份,发展的速度会更快。

    这件事不用他出面,交给陆庭江就可以了,他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而且如今草原和台湾在航走都有秘密据点,让他们给大哥和堂兄通个消息,让他们立刻派个人来,一个扮作北方商人,一个扮作海商,问题就解决了。

    正琢磨着,便听到门外传来鲁大庆的声音:“侯爷,郑镖头来了。”

    “进来!”

    门开处,郑镖头走了进来,反手将房门关上,来到罗信的跟前,压低了声音道:

    “大人,我们截获了徐阶的信件。”

    “信呢?”

    “我们的人只是将信记住了,然后那封信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还了回去,过几天那封信就会送到胡宗宪的手中。”

    罗信的目光就是一凝道:“是徐阶给胡宗宪的信?”

    “是。”

    “什么内容?”

    “徐阶让胡宗宪派出水军,装作海盗,然后等着下一批藩国人前来的时候,将他们打劫杀死,让大明海岸再次乱起来,让市舶司无生意可做。”

    “好毒的釜底抽薪之计,胡宗宪就不怕陛下责罚他剿寇不利?”

    “信中说,到时候再让胡宗宪将抢劫的那些东西拿出来献给陛下,说是剿灭的海盗,如此陛下得到了金银,胡宗宪显示出能力,只有大人……”

    “我明白了!”罗信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突然道:“我记得大明水军如今是俞大猷掌军,以俞大猷的性格不会干这种龌蹉之事。”

    “俞大猷如今不在水师,他被胡宗宪派去押解张道源了。”

    罗信脸色就是一变:“不好!看来这胡宗宪早已经有这个想法了,这才把俞大猷调走。哪怕就是等俞大猷回来,胡宗宪也不会再将水师交给俞大猷,而是会另有安排,将水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趁着俞大猷不在这段时间,会将水师变成自己真正的嫡系。而且我担心……”

    “大人担心什么?”

    罗信的脸色十分不好看:“我担心红巾军真的去劫人,而且一旦张道源真的被红巾军劫走,便是我害了俞大猷。”

    “这……”

    “郑镖头。”

    “在。”

    “第一,立刻派人去追赶俞大猷,就说是我派去的,提醒他小心有人劫人。”

    “是!”

    “第二,严密监视胡宗宪。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来告诉我。”

    “是!”

    “去吧!”

    “大人!”

    还未等郑镖头离开,便见到房门被推开,鲁大庆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不待罗信相问,便急声说道:

    “大人,俞大猷半路被劫了,张道源被救走了。”

    “你怎么知道?”罗信心中就是一惊。

    “刚从苏州那边传过来,如今整个杭州的人恐怕都知道了。”

    “俞大猷没事吧?”

    “听说是没事儿,不过伤亡了数百人。”

    罗信默然,半响长叹了一声,对郑镖头道:“尽量打探俞大猷的消息,俞大猷麻烦了,我必须救他。”

    “是,大人。”

    “赶紧去吧。”

    “是!”

    郑镖头离开之后,罗信对鲁大庆道:“大庆,去通知草原和台湾的人来见我。”

    “是,侯爷。”

    大约两刻钟之后,两个人被鲁大庆秘密地带进了罗信的书房。两个人见到罗信,立刻施礼道:

    “拜见主公。”

    “起来,坐。”

    “谢主公。”

    待两个人坐下,罗信望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道:“王垚,你立刻通知我大哥,让他组织一队人,扮作北方客商来杭州,我这里有八分大明海贸的股份要给他。”

    “是!”王垚两只眼睛亮得如同两只小太阳。

    “李淼,从这里到台湾的途径小岛上你们都留有暗哨吧?”

    “是!主公。”

    “你立刻通知我堂兄,不要再去偷袭王直的岛屿了,在藩国前往大明的必经航道上埋伏起来,估计用不了多久,第一批交易的那批藩国商人也应该回来了,胡宗宪会让水师假扮成海盗杀人夺船。到时候让堂兄把胡宗宪那些人抓了,将船抢走,给胡宗宪的人留两艘船,载着那些人回来,都是大明人,能够不杀就不杀。

    至于那些藩国人,如果有用的,比如懂天文地理等等的,就都拉到台湾去。”

    “是!主公。”李淼的双眼也亮得如同两只小太阳。

    “你们两个去吧。”

    等着众人都离去,罗信坐在书房内闷闷不乐。张道源被劫走,这对自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张道源不会就这么算了,一定还会找机会刺杀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俞大猷恐怕要遭罪了,说不定嘉靖帝在暴怒之下,就把俞大猷给杀了。还有胡宗宪和徐阶的计策,虽然自己有了防备,但是结果会如何,谁也没有把握,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很快,张道源被劫的事情就传到了京城。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充斥着弹劾胡宗宪和俞大猷的人,奏章堆满了司礼监的值房。

    嘉靖帝也暴怒异常,原本张道源就是他的一块心病,好不容易被罗信给抓住了,却被胡宗宪给弄丢了,这不是蠢货是什么?

    还有那个俞大猷,不是传得很厉害吗?嘉靖帝这一生气,便将胡宗宪和俞大猷痛骂了半个时辰,这个消息传了出来,便有更多的人弹劾胡宗宪和俞大猷,而且弹劾的内容也不仅仅是丢了张道源,内容五花八门,有的是说胡宗宪和俞大猷暗通倭寇,养兵自重,有的弹劾他们两个挪用军款等等。

    嘉靖帝当即派下钦差去东南问责胡宗宪,钦差还没有到,消息便已经传到了胡宗宪的耳中,胡宗宪便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地上来回转圈,口中还不住地谩骂着罗信,这让站在一旁的胡宁不明白了,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叔叔,您为什么骂罗信?”

    “不骂他骂谁?”胡宗宪暴躁地说道:“当初我和他说过,我不管什么张道源,让他自己派人把张道源押解进京。但是他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押解张道源进京的途中会有红巾军劫人,他不想要这个麻烦,便将这个麻烦扔给了我。现在倒好,抓张道源的大功是他的,丢张道源的黑锅我来背。”

    胡宁的脸色也是一黑,他感觉罗信太妖孽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想得面面俱到,不给别人留丝毫空隙。一想到罗信,他的心中就现出无力感,无奈地说道:

    “那叔叔……我们怎么办?”

    “还能够怎么办?”胡宗宪叹息了一声道:“只有将俞大猷推出去了。”

    “俞将军?”胡宁神色一变,继而变得颓然道:“叔叔,您手下只有三支队伍最能打,俞大猷,戚继光和罗青。

    如今罗青被调走死在了北方,戚继光完全跟了罗信,再把俞大猷送出去……叔叔您手下还有能战之军吗?”

    “呼……”胡宗宪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道:“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罗青当初虽然调走了,但是他手下的兵却归我了。俞大猷离开之后,他手下能战之兵同样也归我了,如此我真正的实力却变强了,就是不知道推出俞大猷之后,能不能抵挡陛下的问责,唉……”

    胡宗宪的心情很不好,罗信的心情也很不好。

    张道源跑了,他又有了危险。胡宗宪和徐阶继续联手对付他,让他心中不安。

    但是……

    这还只是隐藏的危险,并没有爆发出来。可是就在刚才,他收到的一个消息令罗信腾地一声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张道源被救走之后,竟然没有立刻逃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是想要给罗信添堵,还是他要泄愤,或者是他就要揭竿而起造反。不管怎么说吧,他竟然带着救他的人马突然袭击了杭州下辖的淳安县。

    淳安县就是当初帮助徐阶和胡宁收购大明海贸股份,并且将王牧儿子抓进大牢的张作鹏作为县令的那个县。这几日罗信正琢磨着怎么收拾他,因为和徐阶,胡宗宪的交易,徐阶和胡宗宪已经将股份都倒了回来,而罗信也承诺不追究此事,双方都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如此罗信就不能够以此事来问责张作鹏,必须另想办法。而王牧一家的安全罗信倒也不担心,王牧家里有镖局的人保护,大牢内王牧的儿子有淳安县县丞,也就是贺年的那个老朋友照顾,不会出现问题,他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收集张作鹏其他的罪责,然后将他拿下。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想出办法,淳安县就被张道源拿下了……

    原本这件事情属于罗信的下辖县,罗信应该负最大的责任,而且最着急的也应该是罗信,但是就因为打下淳安县的人是张道源,而这个张道源偏偏又是从胡宗宪的手中逃走的,偏偏嘉靖帝正派出钦差来问责此事,所以胡宗宪比罗信还要着急,一下子就慌了,还没等罗信去找他派兵,他自己都派兵去淳安县围剿张道源了,而且派出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俞大猷。

    得到了这些消息之后,罗信紧张的心有稳了下来,缓缓地坐下,默默地思索着。

    在他看来,俞大猷就算灭不掉张道源,将其打败,夺回淳安县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俞大猷会因为打败张道源而被嘉靖帝原谅吗?

    胡宗宪派俞大猷出战的心理很容易理解,如果俞大猷没事,他就不会有事。而且胡宗宪手下真正能战之将如今也就剩下了俞大猷,在这个关系到胡宗宪命运的时刻,他也只能够派俞大猷出战,希望俞大猷能够将张道源抓到,如此便能够平息嘉靖帝的愤怒。

    但是,俞大猷如果抓到张道源,还有平息嘉靖帝怒火的希望,如果只是打败,却让张道源跑了……

    “去看看吧。”

    罗信让戚继光留下了两千人马守卫杭州,别他把军队都带走了,却突然被张道源突袭,攻破了杭州,那乐子就大了。

    什么?

    张道源在淳安县?不会来杭州?

    别开玩笑了,谁知道红巾军究竟有多少人?是不是都在杭州?

    所以罗信和戚继光只带着一千骑兵连夜向着淳安县而去。来到了淳安县,胡宗宪并没有在这里,他和罗信想的一样,谁知道红巾军有多少?一旦他也去了淳安县,红巾军再攻打了其它地方,那他真是无法向嘉靖帝交代了,所以他坐镇苏州,随时准备出战。

    在淳安县城外,罗信见到了俞大猷。只是这半个月的时光,俞大猷明显苍老了很多,他不知道罗信和胡宗宪之间的猫腻,见到罗信,脸上充满了惭愧,呐呐地说道:

    “罗大人,对不起。”

    罗信知道他怎么想的,罗信将张道源抓住了,他却把张道源给丢了,而且张道源还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心中自然有愧。他的心里有愧,罗信的心里也有愧,因为这俞大猷根本就是无妄之灾,他和胡宗宪神仙打仗,让俞大猷这个凡人遭殃。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

    “俞将军,事已至此有不要多虑。只要我们将张道源再抓住,便会一切风平浪静。”

    俞大猷痛苦地摇了摇头道:“这都是因为我的失误才令淳安县百姓遭此大难。当初离开苏州的时候,部堂大人叮嘱过我,要小心红巾军劫人,我完全没有当作一回事。如果我能够略微加些小心,张道源绝对跑步了。唉……是我小看了红巾军。”

    “俞将军,那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罗信只好找着话安慰道。

    俞大猷心中感动,自从他出事之后,他的同僚都疏远他,胡宗宪也只是责骂他,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罗信这样安慰他,当下便真情流露道:

    “大人,这次我恐怕完了。如果能够抓住张道源还好,陛下也许会留下我一命。但是想要继续为官就别想了,解甲归田已经是我最好的去处。如果只是打败张道源,夺回淳安县,却让张道源跑了,恐怕我这颗脑袋就保不住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