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谈判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谈判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他不觉得罗信敢把他侄儿怎么样,他觉得这是罗信走投无路之下,走了一步臭棋。今日他不仅要把自己的侄儿带走,还要彻底压服罗信,让他灰溜溜地离开东南,将大明海贸老老实实地交到自己的手里。

    “砰!”胡宗宪按刀踏上了台阶:“罗信,你好胆。”

    “你的胆子才大!”罗信淡淡地说道:“你竟然敢一个人走到我的五步之内。”

    胡宗宪神色就是一变,此时他才想起罗信和自己不同,自己虽然执掌东南军权,但是却是货真价实的进士,读书人,不是武人。而罗信可是家学渊源,一身武艺,纵横草原,马踹蒙古二十万大军的人。自己竟然按刀走到他五步之内。

    当下心中便有些胆怯,色厉内荏道:“罗信,难道你还敢杀我不成?”

    “你拿着刀,我却空着一双手,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你是来杀我吗?”

    “刀?”

    胡宗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刀,连忙将手放开。又觉得自己的动作丢人,脸色胀红道:

    “你为什么抓我的侄儿?”

    罗信定定地盯着他看了半响,直看得胡宗宪心中有些发毛,才将目光望向胡宗宪身后的那数千骑兵道:

    “让他们滚蛋!然后你进来。”

    话落,罗信转身便向着里面走去。胡宗宪气得浑身就是一哆嗦,他此时也知道罗信不会把他怎么样,而自己带着这数千兵也不敢把罗信怎么样,最终大家还得说理。他带着这数千兵来,也没有想见到罗信就砍,更没有想去劫狱,他只是想要给罗信压力,让罗信害怕,在气势上压倒罗信。却没有想到罗信根本就没把他那数千人当作一回事儿,如今响起罗信连阿拉坦汗的二十万大军都不怕,怎么会怕他这几千人?

    脸上不由露出苦笑,朝着那数千人挥挥手道:“你们去城外等我。”

    “大帅!”

    “去!”胡宗宪一瞪眼。

    那三千人便留下了一百人侯在了知府大门外,余下的人轰隆隆地向着城外奔去。胡宗宪负手走进了大门,万大全带着人来到了门外,横眉冷对那一百胡宗宪的人。胡宗宪的人也不甘示弱地回瞪着万大全等人。

    回到了书房内,罗信将短枪插回了靴子筒内。对付胡宗宪一个人,不是罗信吹牛,一只手就能够把他打趴下。很快,胡宗宪便走进了书房,一屁股坐在了罗信的对面,瞪着罗信道:

    “为什么抓我侄儿?”

    罗信朝着外面喊道:“大庆。”

    “侯爷!”鲁大庆出现在门口。

    “给胡大人上杯茶,他火气太旺了,要是在这里上火死了,我还得给他买棺材。”

    “罗信……”胡宗宪双拳一握,但是看到罗信冰冷的目光,觉得自己打不过罗信,便改成目光一厉道:

    “你不当人子!”

    “你当人子?”罗信讥讽地说道:“你拍拍良心问问自己,当初你跑到狼儿岛,若不是我歼灭了数万倭寇,然后把这个功劳让给你,恐怕你早已被陛下打入大牢了吧?”

    胡宗宪的神色就是一滞,罗信继续说道:“徐海,叶麻,辛五郎肆虐东南,若不是我歼灭了他们,然后把功劳让给你,你会坐稳东南?

    大明海贸你出了什么力?我给了你半成了股份,让你坐着就成为的富人。你倒好,勾结徐阶来害我,你难道就不亏心?你晚上就能够睡得着?”

    胡宗宪的脸成了绛紫色,半响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有事朝我来,抓我侄儿干什么?罗信,我今日和你说,人好抓,可是不好放。”

    “我没想放。”罗信淡淡地说道。

    “哦?”胡宗宪的脸上现出了一丝讥讽道:“你倒说说你抓我侄儿的理由。”

    “不着急!”罗信淡淡地说道:“我想徐家的人也快来了。”

    胡宗宪上下打量着罗信,讥讽地笑道:“你疯了。”

    “喝茶!”

    罗信淡淡地说道,然后便垂下了眼帘,很明显是不想和胡宗宪说话。胡宗宪便悻悻地坐在那里,然后便觉得嗓子眼发干,他一路跑到这里,也确实渴了,便拿起那杯茶,一饮而尽,然后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大庆,上茶!”罗信唤道:“虽然他是一个小人,侯爷我不会管他饭,但是水管饱。”

    “你……”胡宗宪被罗信骂作小人,脸上便现出怒色。

    “闭嘴!”

    罗信冷然喝道,胡宗宪神色就是一滞。鲁大庆走了进来,阴沉着脸给胡宗宪倒了一杯茶,然后将茶壶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道:

    “想喝,自己倒!”

    然后便走出了书房,将房门关上。胡宗宪心中这个气啊,脑门上都是青筋乱蹦。不过罗信越是对他不客气,便让他心中越没有底。

    难道是罗信真的有什么办法?

    难道是说罗信真的抓到了徐蝌和胡宁什么把柄?

    他的心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不管什么说,等着徐家人来了之后,谜底就会解开。他茶也不喝了,静静地坐在那里,将事情从头到尾细细思索,想要找出罗信如此自信的理由。还没有等到他想明白,便听到门外传来了鲁大庆的声音:

    “侯爷,徐昆来了。”

    门外就传来了一声冷哼,作为当朝内阁首辅的二儿子徐昆,却被一个四品官的书童直接叫了名字,这简直是羞辱,便听到徐昆阴声说道:

    “好大的胆子,本公子的名字也是你这个卑贱的下人叫的吗?给我张嘴。”

    房间内的胡宗宪嘴角就浮现出笑容,讥讽地望向了罗信。心中暗道,这罗信的下人都狂得没边了,这下徐昆把罗信的书童揍一顿,看你罗信的面子往哪放?

    但是他却发现罗信的嘴角也泛起了一丝讥讽,神色就是一愣,随后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啪啪”的打脸声,便随着惨叫声。

    但是……

    那惨叫声却不是鲁大庆的声音。随后便听到了徐昆惊怒的声音:

    “你敢大人?”

    “噗通……”

    隔着房门便听到了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了一声惨叫声,不用推门去看,就知道是一个人被扔到了地上,随后便听到鲁大庆阴冷的声音:

    “徐昆,再敢多言,我便打碎你口中牙!”

    随后便听到脚步声,然后门被打开,胡宗宪急忙向着门外望去,便见到徐昆脸色胀红地站在那里,双目喷射着怒火,在他的脚下躺着一个脸被打成猪头的人,在徐昆的周围还站着三个家丁,但是却都被万大全等人包围,一个个双腿都在大颤。

    “草,罗信的书童真猛啊!”

    胡宗宪心中不由一凛,看到罗信的手下都是如此翻脸,胡宗宪心中越是不安。他猛然想通了,如果罗信不是有着必胜的把握,他怎么敢抓徐蝌和胡宁?

    要知道徐蝌可是当朝首辅的儿子,胡宁可是他东南王的侄子。

    这样的背景,可是人好抓,却难放了啊!

    而且罗信对自己非常不客气,万大全他们都敢和自己的兵干架,而罗信当面骂自己是小人,如今鲁大庆又敢大人。

    这……罗信这是有底气啊,但是他的底气是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出了房门,万大全他们便闪到了一边,罗信走到了那挡在徐昆身前的三个家丁身前,凝声喝道:

    “滚!”

    那三个家丁心中就是一抖,不由自主地向着两边闪开,罗信冷然地望着徐昆道:

    “在我的家里,想打我的人,你好大的胆子。”

    “罗信!”徐昆怒道:“他一个下人敢叫我的名字,难道不应该张嘴吗?”

    “你爹给你起个名字不就是给人叫的吗?”罗信讥讽地说道:“不叫你的名字,难道随便叫一声蠢猪,蠢狗就是你?”

    “你你你……”

    “你什么你?赶紧进来,说完正事,就给我滚!”

    话落,罗信转身就走进了书房,徐昆神色一怔,眼中现出羞辱之色,但是自己的弟弟还被关在大牢之内,不能够转身就走,阴沉着脸走进大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瞪着罗信。

    “一点儿礼貌也没有,不知道关门啊!”罗信回瞪着他道,然后望着门外的鲁大庆道:

    “关门!”

    “是,侯爷!”

    鲁大庆充满杀气的瞪了徐昆一眼,这些日子自家侯爷上火的样子他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时真恨不得将徐昆和胡宗宪给杀了。将房门关上,然后目光杀气纵横地望向了那三个家丁,徐家三家丁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书房内。

    徐昆恶狠狠地说道:“罗信,你这次死定了,竟然敢抓我弟弟……”

    “闭嘴!”

    罗信沉声喝道,然后从桌子上拿起那些口供往徐昆和胡宗宪身前一扔道:

    “自己看看吧。”

    胡宗宪和徐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拿起那些口供一页页地看了起来,越看心中越冷,额头上都现出了汗水。

    “唰唰唰……”徐昆将手中的口供撕得粉碎道:“诬陷,罗信你可知道诬陷内阁首辅之子,该当何罪?”

    “撕吧,撕吧!”罗信淡淡地说道:“我再让张道源他们和你弟弟重新写一份,这并不难。”

    “你……”

    徐昆眼中现出了慌乱,胡宗宪的眼中也现出了不安。不过胡宗宪究竟是经历过风雨之人,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望着罗信道:

    “罗信,你觉得陛下会信?”

    “嗤……”罗信嗤笑了一声道:“胡宗宪,你应该知道这张道源是谁吧?”

    “知道!”胡宗宪神色变得凝重。

    “陛下的性子你也应该了解吧?”

    胡宗宪的心就往下沉。罗信的声音中带着讥讽道:“如果是其他人,比如是那些流寇之类的,哪怕是倭寇和徐家还有你胡家勾结,只要你们表忠心,陛下未必会信这些口供。

    但是……”

    罗信的语气加重道:“这人是张道源,是张士诚的后裔,这些人是红巾军。他们和流寇不同,流寇只是抢粮食罢了。和倭寇也不同,倭寇也只是抢掠罢了。张家的红巾军是要抢陛下的江山。意义完全不同。

    以陛下的性子,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会放过一人。

    这种涉及到陛下江山社稷的事情,你觉得陛下会不会信?”

    徐昆和胡宗宪的心就沉到了谷底,此时有听到罗信说道:“我会派人押解张道源等红巾军和徐蝌,胡宁前往京城。只不过……”

    罗信望向胡宗宪和徐昆的目光现出了冷然道:“只不过在押送京城的途中会被一支队伍突袭,杀死了张道源,徐蝌和胡宁,让人证变成了死无对证。据活下来的押解官兵禀报,那些突然袭击的人很像是胡部堂的兵,还有徐家的家丁。具体如何,就只有让陛下派锦衣卫查了。”

    “罗信,你逼人太甚。”胡宗宪和徐昆两个人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口中的语气十分惊怒,但是那眼中却充满了恐惧。

    罗信冷冷地望着他们两个,一眼不发。时间就如同凝固了一般,慢慢地,胡宗宪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道:

    “罗信,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罗信一下子拔高了声音:“你问我我想怎样?”

    胡宗宪的脸上就现出了愧色,半响道:“罗信,我承认我这次输得很彻底,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吧,我都答应。”

    罗信将目光望向了徐昆,徐昆也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望着罗信道:

    “你说。”

    “把你们吞掉的大明海贸给我吐出来。”

    “好!”胡宗宪当即点头。

    罗信的目光望向了徐昆,徐昆脸上神色变换,最终开口道:

    “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我要给家父写信。”

    “果然只是一个小喽啰!”罗信淡淡地说道。

    “你……”

    “闭嘴!”罗信喝道,然后转向胡宗宪道:“原先给你的半成股份也吐出来吧。”

    “你……”胡宗宪脸色一变道:“你真要这样绝情?”

    “是我绝情?”罗信冷冷地盯着他道:“我们两个究竟谁绝情?”

    “我……”胡宗宪看了一眼徐昆,闭上了嘴巴。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