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抓进大牢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抓进大牢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怎么?你不愿意?”徐蝌的眼神一愣,胡宁也阴阴地望着刘方。

    刘方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苦笑道:“两位公子,你们也许还不知道,我们家都是我夫人做主,两位公子是不是容许我几天时间?让我和夫人商议一番?”

    徐蝌眼中便露出不屑道:“本公子没有那么多时间,你立刻去和你夫人商议,卖不卖给我个准信,如果不买,我们立刻就走。”

    “好!”刘方站了起来道:“两位公子稍等,我去去就来。”

    走出了大厅,刘方的笑脸便消失了,脸上便浮现出愁容,快步地向着后院走去。进入到后院,来到了堂屋内,朝着张道源道:

    “少主,怎么办?徐蝌和胡宁已经来了。”

    张道源脸上现出了怒色道:“这些世家都该杀。”

    刘方苦涩道:“问题是现在我们杀不了他们,一旦杀了他们。我们这个据点就暴露了。”

    张道源烦躁地站了起来,来回慢慢地走着,他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敢暴露,戚继光摆了重兵在城门,他们根本就出不去。一旦暴露,便只有一死。停下了脚步,脸上现出愤怒和不甘之色道:

    “卖给他们吧!”

    “那……我这就去告诉他们。”

    “去吧!”张道源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腾……”刚刚坐下的张道源猛然跳了起来,神色大变道:“马蹄声,很多马蹄声正想着这边过来。”

    “轰隆隆……”

    这个时候,红巾军所有人都听到了马蹄声,刘方脸色一变道:

    “我们可能被发现了。少主,你们立刻去地道中躲避。”

    张道源目光一厉道:“都被发现了,还躲什么?等着像老鼠一样被堵在洞里吗?”

    “那……怎么办?”刘方乱了方寸。

    张道源眼睛微微一眯道:“我们去前面将徐蝌和胡宁抓起来,当作人质,逼迫罗信将他们送出去,我就不信罗信敢杀了徐阶的儿子和胡宗宪的侄子?”

    “好!”

    周围的红巾军都轰然叫好,这些日子他们躲在这里都憋坏了。刘方却连忙摆手道:

    “少主,不可。一旦官兵不是朝着我们来的,只是路过,我们将徐蝌和胡宁抓起来,过后如何解释?而且就算官兵是奔着我们来的,一旦罗信不管不顾,我们如何?我们死了也就死了,但是少主身负大任,如何能够死?”

    “那你说什么办?”张道源身体受伤,心情也变得暴躁。

    “少主和大部分兄弟还是躲在地道中,留下几个兄弟跟着我去前面,如果官兵真的是奔着我们来的,我们就立刻抓住徐蝌和胡宁,如果威胁得住罗信,到时候再请少主出来,我们一起离开杭州城。如果威胁不住,我们就将徐蝌和胡宁杀了,然后向着外面杀去。将官兵引开,少主伺机离开。而且,一旦徐蝌和胡宁死了,我想罗信的官也做到头了,他一旦被罢官,身边没有了官兵保护,到那个时候,少主再杀他,为属下报仇。”

    张道源还在沉吟,刘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呼道:“少主!”

    张道源长叹了一声道:“好吧!”

    便被几十个人簇拥着向着刘家祠堂行去,而刘方则是带领着六个红巾军向着前院赶来。

    刘府之外的大街上。

    一千骑兵如同洪流一般奔涌而来,马队中八百人分成两队,二龙出水一般根本不停地一左一右向着刘府包围而去,中间的二百人也根本不停,径直向着刘府的大门冲撞而去。戚继光马到门前,一提马缰,那马便唏律律扬起一双前蹄,向着大门重重地踏去,而便就听到“轰”的一声,那扇大门被踹倒,二百骑兵便冲进了刘府之内。

    此时大街的两边站着很多人,还有刘府左邻右舍和对面阁楼之上都有很多人,一个个都愕然地望向了刘府。

    他们看到了戚继光,也看到了一身红袍官府的罗信。

    “这是……怎么了?”

    “那不是刘府吗?”

    “这是要抄刘府的家?”

    别看戚继光和罗信气势汹汹,但是杭州这些百姓并没有害怕,因为他们都知道罗信和戚继光都是严谨之人,不会伤害他们,便一个个更加聚精会神地向着刘府望去。

    刘府之内。

    刘方刚刚走出后院的月亮门,便听到轰隆一声,正是自己家前门的方向,心中便道了一声“不好”,一边撒开脚丫子向着前院大厅跑去,一边对身后的六个人喊道:

    “快,去抓徐蝌和胡宁!”

    大厅之内。

    伴随着那一声轰鸣,徐蝌和胡宁也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什么声音,怎么回事?”

    随后他们两个就听到了马蹄声冲了进来,两个人不仅面面相觑,眼睛里尽是迷惑,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骑兵闯进了刘府?

    两个人急忙跑到了大厅门口,向着外面望去,便见到刘方带着六个人正飞步向着他们两个跑了过来,徐蝌便喊道:

    “刘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

    便见到一队骑兵冲了进来,还为等到刘方冲到徐蝌和胡宁的跟前,便被那些骑兵给包围在中间,纵马盘旋,刘方几个人的身上便瞬间被揍了无数下,噗通噗通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大厅门口。

    徐蝌和胡宁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一切,随后他们两个就看到了戚继光和罗信骑着马并肩而来。胡宁的心就是一哆嗦,原本他就觉得罗信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此时见到罗信出现在面前,虽然不知道罗信这是要干什么,但是却本能地感觉到不妙。徐蝌却以为罗信这是来阻挠他收购股份,冷然喝道:

    “罗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抓了!”罗信凝声喝道。

    便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冲了上来,拿着绳子将两个人捆了起来。徐蝌破口大骂道:

    “罗信,你敢抓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

    罗信根本就不搭理他,目光落向此时昏死在地上的刘方七个人道:

    “绑了!”

    立刻有人上来将那七个人绑了起来,罗信摆摆手道:“所有的人都抓了。”

    “轰……”

    两百士兵开始四处搜索了起来,很快便将刘府三十几口人都抓了起来,而此时罗信和戚继光等人也已经将祠堂包围了起来。徐蝌还在抻着脖子谩骂着和威胁着罗信,而此时罗信和戚继光已经走进了祠堂,罗信喝道:

    “找!”

    立刻便有人拿着长枪在地面上逐个地方敲击着,很快他们就在一个角落里听到了“空空”之声。

    “大人,在这里。”

    一个士兵此时已经找到了一个拉环,罗信急忙喊道:“小心。”

    便立刻有一个士兵站在了那个士兵的旁边,手拿着大刀,两个人对了一个眼神,那个拉着拉环的士兵手上一用力,一个翻板便被拉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嗖……”

    从洞口里面射出了一柄飞刀,那个手持大刀的士兵一扬手,“仓啷啷”一声,便将那柄飞刀磕飞。随后两个人便都跳开,地洞内也没有了声息。

    “大人,怎么办?”

    戚继光皱起了眉头,这个洞口非常窄,只能够容许一个人进去,完全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这要是成功地闯进去,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罗信淡淡一笑道:“去割些草来,点着了,扔进去,把他们熏出来。”

    戚继光闻听,眼睛便是一亮,不由望着罗信道:“大人,你……你真是……”

    “够损的,是吧?”罗信笑着说道。

    “我没说,这是大人你自己说的。”戚继光脑袋摇得像是一个拨浪鼓。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将刘府花园里面的草割了许多回来,点燃了之后,便不断地扔了进去,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剧烈的咳嗦声,大约只有不到十息的时间,便听到里面有人喊道:

    “别扔了,我们投降。”

    罗信摆了摆手,士兵便停止了点燃青草,纷纷拔出了兵刃,将洞口包围。不一会儿,便见到一个个人从里面爬了出来,立刻便有士兵上前,出来一个绑上一个。

    琴双望着从里面爬出来的张道源笑道:“张兄,我们又见面了。”

    张道源望着罗信叹息了一声道:“我杀你,你杀我也应该,来吧。”

    看着张道源虚弱的样子,罗信便朝着那是士兵摆摆手,那些士兵便退了出去,祠堂之内只剩下张道源和三十几个被绑了起来的人,还有罗信和戚继光两个人。罗信并没有绑张道源,以张道源如今的状态,罗信一只手就能够干翻他,更何况戚继光还站在身旁?

    “你未必就没有活命的机会。”罗信淡淡地说道。

    张道源双目一睁:“你不杀我?”

    “这得看你表现,表现得让我们满意,我可以给你一线生机。”

    张道源也是光棍,闻听便道:“只要不是关于红巾军的问题,你问。”

    “我对你们红巾军不感兴趣。”罗信淡淡地说道:“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

    张道源沉吟了片刻,叹息了一声道:“因为你是一个军神。”

    “军神?挨到你什么事儿了?”

    罗信不由心中气恼,我是军神,嘉靖帝想杀我也就罢了,怎么红巾军也想杀我?

    “因为我们若想扳倒老朱家的江山,你会是最大的阻碍。只有杀了你,我才放心。”

    罗信神色一怔,随后缓缓点头,张道源这个解释行得同,而且他也相信。望着张道源道:

    “张兄,自从大同一别之后,我虽然知道你是张士诚的后代,却没有对你有丝毫的追杀之念,而你却暗杀与我,不论天下大势,从个人道义上将,总是你不对吧?”

    张道源脸色一红道:“不错,是不的不对。如果道源不是姓张,会和你成为肝胆相照的朋友。”

    罗信望着张道源真诚地说道:“如今我将你抓到,如果现在我当场将你斩杀,应该是最正确的做法吧?”

    张道源叹息了一声道:“不错。”

    “那如果我不杀你,而是将你交给胡宗宪,我想以胡宗宪的为人,一定会派人将你不远万里送到京城。你说从东南到京城这么遥远的距离,你们红巾军不可能就那么这几个人吧?他们收到了消息之后,应该会劫囚车吧?”

    “你……”张道源的眼睛一亮。

    “这就是我给你的一线生机。”罗信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张道源的眼中充满了不解。

    “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儿?”

    “你知道徐蝌和胡宁吧?”

    “知道!”张道源点头道:

    “我要你们承认你们是朋友,今日聚在这里,就是在商议着如何刺杀我。”

    “你要暗算徐阶和胡宗宪?”张道源兴奋地望着罗信。

    “没那么严重。”罗信摇摇头道:“只不过是一个交易罢了。”

    张道源的脸上露出苦笑道:“你让我污蔑徐蝌和胡宁,等你把我送到了胡宗宪的手里,我岂不是会被他玩死?不如这样,我配合你,你别把我交给胡宗宪,你派人把我送往京城。”

    “不行!”罗信摇头道:“我手下只有戚继光,戚继光的兵你也知道,十分强悍,就凭你们那些乌合之众,还真是未必能够从戚继光的手中将你救出去,而去在押送你的途中,将你这个罪犯丢了,我可不想戚继光被嘉靖帝处罚。所以,这个黑锅还是给胡宗宪背吧。他既然敢暗算我,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

    不过你放心,这个交易做完了之后,胡宗宪也不会记恨你,因为那个时候他的侄子已经没事儿了。你顶多受一点皮肉之苦,他终究不舍得杀你,因为他十分清楚,把你在这里杀了,和送到京城让嘉靖帝杀,是两个效果。”

    “好,我答应你!”张道源干脆地点头。

    罗信望向那三十几个红巾军道:“你们也知道怎么做了吧?”

    那三十几个人纷纷点头,罗信从地上捡起了绳子朝着张道源走去道:

    “张兄,对不起了。”

    张道源的脸上露出苦涩道:“来吧。”

    罗信便将张道源绑了起来,然后转身向着外面走去。戚继光紧随其后,在他们两个的后面是张道源,再往后是那三十几个红巾军。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