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行动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行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看来,沈浩坚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第二天沈浩家的库房被烧了,货物被烧得一干二净,当天夜里,便有人往他家里扔死鸡,死狗,死耗子……

    到了第三天,沈浩屈服了,将股份卖给了徐蝌和胡宁,只是得到了一千两银子。

    一时之间,杭州城内人心惶惶,那些中小商户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那天徐蝌和胡宁找上门来。

    但是……

    该来的还是要来。两天后,徐蝌和胡宁联袂去了余家,一个掌握着大明海贸股份的小商户,那个小商户根本就不敢和争论,乖乖地出售了自己的股份,只换取了一千两银子。这一下子,那些中小商户更加地慌乱了,纷纷前往五大世家,那五大家主又一起来到知府衙门,但是却被把手大门的戚家军给挡在了外面,说是罗信病了,不见外客。

    这下连五大家主也对罗信失去了信心,什么病了?还不是没有办法,躲在府里不出来?五大家主也急的团团转,他们不知道徐蝌和胡宁究竟会做到什么程度?

    “陆兄,要不……我们去拜见一下胡部堂?”王家家主六神无主地说道。

    陆鼎坐在那里沉吟了半响,最终摇了摇头道:“你们还记得当初我们和宋大年联手针对罗大人的时候吗?”

    “记得,怎么了?”

    “那个时候罗大人也是躲在市舶司不出来,后来更是每天像个孙子似的去宋大年那里求见,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看罗信的笑话,认为罗信已经没有办法了,但是结果腻?我们成了最大的笑话,宋大年成了最大的笑话。”

    “陆兄,您的意思是?”

    “再看看吧,我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看透过罗大人,你们可想过,在这个时候,我们如果投到了胡宗宪那一边,彻底得罪罗大人,一旦最后罗大人胜了,我们会是什么后果?那卢家可就是前车之鉴。”

    众人想到卢家被灭门的事情,便不由身上发冷。一个个小鸡啄米般地点头道:

    “对对对,再看看,再看看!”

    知府衙门。

    罗信和戚继光在二堂内相对而坐,罗信是一身官服,戚继光是披盔戴甲,两个人都在默默地喝茶,却没有人说话。

    气氛显得凝重,终于戚继光放下了茶杯道:“大人,你说那徐蝌和胡宁真的会去刘方家?”

    “会去的,一定会去的。”罗信也放下了茶杯道:“刘方只属于小型商户,所以徐蝌和胡宁收拾完了那些散户之后,一定会对小型商户动手,他们两个如今已经吃掉了沈家和余家,也许下一家不会是刘方家,但是也不会太久。对了,你的那一千骑兵可都是披甲而待?”

    “是啊!”戚继光皱着眉头道:“每天都让他们躲在院子里,披甲而待,也不告诉他们为什么,我手下的人都待出毛病了。总是问我为什么。”

    “坚持几天吧,你看我,不也是每天都穿着官服在这里准备着?元敬兄,这一关对我至关重要,相对来说,能不能抓到张道源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徐蝌和胡宁进入到刘方家里。”

    说到这里,罗信叹息了一声道:“错过了这次机会,我真是想不出来办法应对徐阶和胡宗宪的攻击,我一旦失败,罢官不怕,哪怕就是身死也不足惜。但是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市舶司就毁于一旦。元敬兄,你觉得大明如今一旦失去了海贸,大明的财政还有希望吗?”

    “唉……”戚继光也长叹了一声。

    京城。

    徐府。

    徐阶望着对面的徐鲁倾问道:“家里来消息了?”

    “是!”徐鲁倾恭敬地说道:“三弟和胡公子已经将所有散户的股份收购完毕,开始收购小型商户的股份。第一个收购的杭州一个姓沈的,遇到了一点儿麻烦,而且闹到了罗信那里,不过罗信却是毫无办法,最终还是让我们两家将沈家的股份吃下。

    因为罗信的毫无办法,让那些股东大失所望,心中更是畏惧我们徐阶和胡家,当三弟找上第二家余家的时候,那余家根本就不敢反抗,痛快地将股份卖给了我们。如今一切都进展顺利,我看这次罗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要罗信失去了威望,我们在占据了三成股份,到时候将五大世家拉几家,打几家,很快这大明海贸就是我们的了。”

    徐阶的脸上并没有现出喜色,反而微微皱起了眉头,徐鲁卿不解地望着徐阶问道:

    “父亲,您……”

    “我在想罗信为什么一直龟缩在知府衙门内,没有反应?”

    “父亲,您想得多了。”徐鲁卿笑道:“他又能够有什么反应?面对我们徐家和胡家联手,他有反应的能力吗?父亲,孩儿说句不孝的话,如果您处于罗信如今的位置,您有办法吗?”

    徐家想了想,脸上便现出了苦笑,摇头道:“我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这就是了。”徐鲁卿笑道:“连父亲您都没有办法,那罗信又会有什么办法?”

    徐家皱了皱眉头道:“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对,以罗信的性子,他怎么会如此安静?”

    “不安静又有什么办法?”徐鲁卿的脸上现出了极度的自信道:“这是我们两家太过强大,罗信怕了。”

    徐家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为父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想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罗信还有什么后手。再看看吧。”

    说到这里,徐阶的脸上也现出了自信道:“我也想要看看他究竟还有什么后手,我就不信他一个新贵能够有什么厉害的手段。”

    徐鲁卿思索了一下道:“罗信拥有的势力不过是复兴社,复兴社那群人确实是青年俊杰,但是重要的是青年两个字,也许过了二十年,复兴社会成为大明一股大势力,但是从目前来看,他都是一些小喽啰,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兴不起风浪。

    难道是……高拱?”

    “不会!”徐阶摇头道:“高拱那个老狐狸只会作壁上观,坐看我们和罗信相斗,然后取渔翁之利。而且……就算高拱想要出手,他也无处出手。我们是正常的收购股份,那些人也是自愿出售,他根本无处下手。”

    “那……是军方?”徐鲁卿眉头一挑道:“罗信在军方可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听三弟说,戚继光如今就像他的私军一样,在给他守大门。”

    “他怎么敢依仗军方?”徐阶失笑道:“陛下忌惮的就是他在军方的影响力,如今罗信躲军方还来不及,哪里还敢靠近军方?至于戚继光为他守大门……呵呵……”

    说到这里,徐阶呵呵笑了起来道:“还真是给他守大门,他不是刚刚被红巾军刺杀了吗?恐怕又是收到了什么消息,红巾军又要杀他了,所以才让戚继光给他守门……”

    说到这里,徐阶的神色突然一愣,半响道:“也许罗信真是被红巾军暗杀得怕了,这一段时间都在忙着寻找红巾军,而顾不上我们。”

    “这不更好!”徐鲁卿眉飞色舞,徐阶的脸上也轻松了不少。徐鲁卿突然凝声道:

    “父亲,您真的要如胡宗宪联手?”

    “嗯!”徐阶点点头道:“胡宗宪如今已经成气候了,而如今高拱有逼得厉害,和胡宗宪联手,利大于弊。”

    苏州。

    总督府。

    胡宗宪大笑着拍着胡宁的肩膀道:“干得不错,继续好好干。”

    “叔叔,您就放心吧。”胡宁喜笑颜开,突然那笑容又消失了,期期艾艾地说道:

    “叔叔,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对罗大人有些……有些……”

    胡宗宪叹息了一声,坐回了椅子上道:“我也不想啊!但是你看叔叔如今在东南呼风唤雨,被人称作东南王,但是却不知道叔叔就是坐在火山口上。叔叔我没有背景,原本还有着一个严嵩,没有想到严嵩倒了,叔叔随时都有着被打入天牢的可能。虽然在罗信的帮助下,叔叔我总算在东南站稳了脚跟,但是在朝堂上却没有什么脚跟,必须找一个人结为同盟。实际上,叔叔我希望结盟的对象是高拱,高拱虽然清高一些,但是还不算阴险。但是高拱却瞧不起叔叔,对叔叔不屑一顾,让我热脸贴冷屁股,那就没有意思了。所以便只好和徐阶合作了。”

    “那罗大人……”胡宁叹息了一声道:“真是太可怜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战场上如此,在官场上也是如此。我的本意并不想伤害罗信,只是我也没有办法。如果叔叔不这样做,叔叔很可能就会死。陛下他……恐怕在心里早就想杀我了,我陛下有一个在京城内举足轻重的人,时常地在陛下面前为我美言。”

    “难道我们就不能够和罗信联手?”

    “他还太弱了。一方面他的官本身就小,另一方面,他出身寒门,背后根本就没有家族的支持。和他联手那不叫联手,叫照顾他们罗家,而如今我们需要的是盟友,而不是小弟。这次就算我胡宗宪对不住他罗信了。等以后,我会想方设法补偿他。”

    说到这里,望向了胡宁道:“你和徐蝌今天决定去哪家?”

    “百善堂刘家。”

    胡宗宪点点头道:“一只杂鱼尔,去吧。”

    看着胡宁离去的背影,胡宗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中现出嫉妒的光芒,低声呢喃道:

    “罗信,你要怪就怪你那军神的名号吧,这天地之间只能够有一个军神,是我胡宗宪,而不是你。你以为让给了我那些军功,我就会感激你吗?那只能够让我感觉到羞辱。等你被罢官之后,这大明便会只剩下我一个军神,陛下便舍不得杀我,大明总是需要一个能战之人。到时候我会照顾你的,让你过上一个富家翁的生活,心中感恩于我。呵呵……”

    知府衙门。

    一条人影在屋脊之上飞快地飞掠着,快得让大街上的人没有注意到。那条人影直奔知府衙门。

    “嗖……”

    那条人影径直落进了二堂的天井之中。

    “锵……”

    万大全的长刀出鞘,身形就向着那条人影扑了过去,整个人都散发着凶厉的杀气。

    “大全,停下。”

    背后传来了罗信焦急的喝声,万大全的身形就是一顿,手中的长刀距离时运的头颅已经不到半尺,时运的额头渗满了汗水,在那一刻,他本想躲,但是却被万大全那浓郁的杀气所摄,竟然移动不了一步。直到此时,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罗信和戚继光腾地站起,大步来到了时运的跟前,凝声喝道:

    “怎么样?”

    时运急忙开口道:“大人,徐蝌和胡宁已经进去了。”

    罗信的眼睛一亮,大步向着外面走去,同时喝道:“元敬,走!”

    “轰隆隆……”

    只是十几息之后,戚继光的一千骑兵便在罗信和戚继光的带领下向着刘方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刘府。

    大厅之上。

    刘方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望着眼前坐着的,脸上尽是倨傲之色的徐蝌和胡宁道:

    “两位公子,今日光临寒舍,有何指教?”

    “指教是没什么,不过生意却是有一个。”徐蝌淡淡地说道。

    刘方目光一缩,不过随后又恢复了笑脸道:“不知道是什么生意,劳驾两位公子亲自上门?”

    “你有大明海贸公司的股份吧?”

    “有!”刘方点头道。

    徐蝌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道:“这是一千两银子,你的股份本公子收购了。”

    刘方的心中泛起了冷笑,他自然知道这两个人来干什么,这两个人如今在杭州闹风闹雨,如果刘方再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那真就是眼瞎耳聋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心中可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红巾军想要造反,自然需要大量的金银,而大明海贸毫无疑问就是一个聚宝盆,对红巾军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支持,就这么放弃大明海贸的股份,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所以,这两天他也将此事告诉了在此养伤的张道源,张道源也是舍不得这块肥肉,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此时张道源他们几十个人都在后院等着刘方的消息。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