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变本加厉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变本加厉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好,今夜我就安排他们两个联手去探查百善堂。”

    “不仅仅是百善堂,还有他丝绸作坊和他居住的地方。特别是他居住的地方。”

    “是,大人。”

    “去吧。”

    三日后。

    罗信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徐蝌和胡宁找上了沈家,一个拥有大明海贸股份的小商户。提出要收购他的股份,但是给的银子和打发要饭的差不多。沈家早就从五大世家那里得知了情况,自然是言辞拒绝。但是,在徐蝌和胡宁离开不久,沈家主在去自己店铺的路上,便被人打断了腿。

    沈家便告到了罗信这里,罗信望着被担架抬在大堂上的沈家主,不由头疼。派衙役去抓那几个地痞,那几个地痞在打完沈家主之后,就逃出了杭州城。当画像画出来的时候,被在东门守城的士兵认了出来,确实是从东门跑了。

    沈家主一口咬定,打他的两个人当初就跟在了徐蝌和胡宁的身后,罗信沉吟了一下,便让人去请徐蝌和胡宁。

    他们两个人居住的地方罗信早就清楚,徐阶在杭州有着一处房产,所以很快徐蝌和胡宁就被请来了大堂。两个人走进了大堂,徐蝌的脸上带着愤怒和讥讽,而胡宁的眼中却带着一点心虚。

    徐蝌对罗信恨之入骨,而胡宁却知道自己的叔叔深受罗信大恩,而且见识过罗信的霹雳手段,所以两个人来到大堂之上,表情不一。

    罗信见到两个人,脸上却是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来,给二位公子上座。”

    便有衙役搬来了两个凳子,请徐蝌和胡宁坐下。徐蝌坐下之后,脸上便露出不耐烦之色道:

    “罗大人,你把我们两个请来有何事?我们两个忙着呢。”

    大堂之内的官员和衙役脸上就现出了怒色,罗信的脸上却依旧笑眯眯地一指沈浩道:

    “二位公子可认识此人?”

    徐蝌仿佛刚刚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一般,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然后笑道:

    “这不是沈浩吗?怎么躺在这里了?”

    “徐蝌,你这混蛋小人,买不成我的股份,就让他打断我的腿……”

    “闭嘴!”徐蝌冷然喝道:“我只是去和你商量购买你的股份,你不同意我就离开了,我何时打断过你的腿?”

    沈浩的眼中充满了恨意吼道:“打断我腿的两个人就是跟着你来我家的两个家丁。他们不是你指使的,还会是谁?”

    “沈浩,我警告你啊,你不要血口喷人,诬陷人可是要反坐的。”徐蝌冷冷地说道。

    “徐公子。”罗信笑眯眯地问道:“那两个人可是你的家丁?”

    “不是!”徐蝌摇头道:“只是在杭州偶遇,比较谈得来。这几日便在一起,那天从沈浩家离开之后,那两个人便说要离开杭州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了联系。大人,这个沈浩诬告于我,还请大人治罪于他。”

    沈浩便慌了起来,如今徐蝌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自己一没有把那两个人抓住,二没有证据,这要是让自己反坐,可就家破人亡了。不由祈求地望向了罗信道:

    “大人……”

    “大人!”与此同时,徐蝌也扬声说道:“大人,你莫非要包庇沈浩吗?我会将此事写信告诉家父。”

    罗信便笑眯眯地摆摆手道:“这样的小事用不着惊动徐阁老。但是,如今案情还是不明啊。”

    “如何不明?”徐蝌目光锐利地望着罗信道:“他一没有证人,二没有证据,这不是诬告是什么?”

    “不能那么说!”罗信摆摆手道:“刚才你们说的话都已经记录在案。徐公子,你刚才说过那两个人曾经和你在一起吧?”

    “我是说过,但是那两个人和我没有关系。”

    “谁能够证明?”

    “胡公子可以证明。”

    罗信便摇头道:“那天胡公子也去了沈浩家,所以可以视胡公子和你是一伙的,你们的人做证明无用。必须有一个和你们徐家,哦……还有胡家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出来作证。当然,最好是能够将那两个人抓过来,当着本官的面承认他们两个与你们无关。”

    徐蝌的脸色就是一沉,他原本想要以诬陷罪治罪沈浩,如此正好夺得沈浩的股份。如今却被罗信给挡住了,便阴阴地说道:

    “大人是真的想要包庇沈浩了?”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到罗信原本那笑眯眯地神色变得一沉,凝声喝道:

    “你是傻子吗?”

    “你说什么?”徐蝌初始一愣,继而暴怒道。

    罗信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徐蝌道:“你从哪里看到本官要包庇沈浩了?本官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你却听不懂。听不懂你可以问,本官看着徐阁老的份上,难道还会不给你解释?但是你不问,却在那里冒傻气,你不知道你这样很坑爹吗?”

    “坑爹?什么意思?”徐蝌迷茫地问道。

    “就是你挖了一个坑,让你爹掉了进去的意思。”罗信讥讽地说道。

    “你……”

    “你什么你?”罗信讥讽地说道:“我说过不治罪沈浩了吗?你这智商和你爹差了好多啊?”

    “你……”

    胡宁上前一步,抢在了徐蝌身前,拱手道:“大人,既然大人决定治罪沈浩,那就宣判吧,我们不必做这样无谓的争论。”

    徐蝌神色一怔,随即强压下心中的愤怒,现在没有比得到沈浩的股份来得重要,只要得到沈浩的股份,就对那些中小商户打开了一个缺口,会让他们知道,就算是罗信也保护不了他们,以后再收购那些中小商户的股份就会顺利的多。一旦将所有的中小商户的股份全部收购完毕,罗信的威信就会深受打击,也会让胡宗宪看到罗信就是一个纸老虎,会看到徐家的威力。到时候,胡宗宪就会真正的和徐阶联手,这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他便不再言语,只是用愤怒地目光瞪着罗信。罗信又现出一副笑眯眯的神色道:

    “胡公子啊,现在还宣判不了啊。”

    “大人刚才……”

    罗信摆摆手道:“那两个打断沈浩的地痞确实是跟着徐公子去过沈浩家,而徐蝌刚才也说了,他和那两个地痞是朋友。”

    说到这里,罗信还讥讽地看了一眼徐蝌。那一眼的意思十分明显,你都和地痞是朋友了,你也就是一个地痞。这把徐蝌气得肺子都要炸了。罗信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

    “现在沈浩咬定那两个地痞是徐蝌的家丁,受徐蝌致使打断他的腿。而徐公子又要定他只是和那两个地痞是朋友,根本不是他致使的,要治沈浩诬告罪。所以,如今案情的关键就在那两个地痞身上。

    所以,在没有抓到那两个地痞之前,此案是不能够判的。当然,两位公子身份高贵,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沈浩,我这就将沈浩收押进大牢,只要一日没有抓到那两个地痞,我就关他一日,一辈子抓不到,我就关他一辈子,两位公子,这下满意了吧?”

    胡宁的目光就是一缩,他此时明白了,罗信不仅要保沈浩,还要保他的股份。

    什么把沈浩抓进大牢关一辈子,就是好吃好喝地给保护起来。如此他们便再也见不到沈浩,见不到沈浩,便再也别想从他的身上弄到股份。

    “好高明的手段!不能够让他得逞。”

    胡宁当即一笑道:“大人,您也说了,我们身份高贵,如果和沈浩这个商人计较,那就失了身份。这样吧,我们不告他诬陷罪了。看他也怪可怜的,还是让他回家治伤吧。如果把他关进了大牢,说不定以后就是一个跛子了。”

    罗信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惋惜,不过他也没有理由强自将沈浩关进大牢。便淡淡地说道:

    “那就先这样吧,等我抓到了那两个地痞,再请两位公子来。”

    罗信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在那里生闷气。徐蝌和胡宁的动作太快了,而自己这边依旧没有什么办法,而且郑镖头那里也没有信传来。便朝着外面喊道:

    “大庆!”

    “侯爷!”鲁大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去请郑镖头来见我。”

    “是,侯爷!”

    两刻钟之后,郑镖头站在罗信的对面。罗信望着郑镖头沉声道:

    “查得怎么样了?”

    “还没有查出来!”郑镖头轻声道:“百善堂和工坊已经查过了,就差刘方的府中了。百善堂和工坊没有问题,今夜就开始查刘方的府中。”

    “嗯,查到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大人。”

    “去吧!”罗信淡淡地说道。

    郑镖头从后门离开了知府衙门,走在大街上,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因为他刚才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罗信虽然没有发火,但是给他的压力却是很大。

    “看来大人是真的急了,我要回去叮嘱你那两个小子一番。”

    五天后。

    郑镖头再一次来到了罗信的书房,不过这一次不是他一个人来的,而是两个人,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正满脸激动地望着罗信。见到罗信望过来,便噗通一声跪下道:

    “小人时运拜见大人。”

    “时运?”罗信神色一愣道:“你不会是时迁的后人吧?”

    “小人正是。”

    一听到他是鼓上蚤时迁的后人,罗信一下子就信心上来了,亲手将其扶起来道:

    “可是探查到了什么?”

    “是,大人。”时运点头道:“刘方的府中后花园中有着几十个人从来不出门,而且小人也探查到在刘方府中的祠堂内有着一个密道入口,只是小人没有下去。”

    罗信心中就是一跳,伸手铺开一张纸,然后取过一个炭棒蹲在地上摩擦着,郑镖头和时运愣愣地望着罗信,不知道罗信这是要做什么,但是随后他们两个就睁大了震惊的眼睛。

    便看到罗信拿着那个炭棒在纸上迅速地画出了一张人脸,然后望着时运道:

    “那里面可有这个人?”

    时运还没有从罗信寥寥几笔就画出一个人物肖像中清醒过来,闻言道:

    “啊?”

    “我说那几十个人中有没有这个人?”

    “有,我看到过这个人,其他的人对他十分尊敬。”

    “好!”罗信兴奋地一敲桌子道:“时运,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监视刘府,有什么状况一定立刻前来告诉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明白吗?”

    “明白。”

    “嗯,特别是这两个人。”

    罗信又取过纸张,在纸上迅速地勾勒出两个人物肖像道:“只要这两个人一旦进入到刘府,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我。”

    “这两个人……不是徐蝌和胡宁吗?”

    “你认识他们两个?”

    “镖头曾经让我监视过他们两个。”

    “好,就是他们两个。一旦发现他们进入到刘方的大门,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我。”

    “没问题。”时运点头道:“以我的轻功,如果发现他们两个,我保证他们两个进入大门,刚刚在大堂内坐下,我便出现在大人这里。”

    “好!”罗信一拍时运的肩膀道:“此事若是成功,我亏待不了你。”

    “多谢大人!”

    “去吧,立刻监视刘府。”

    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罗信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喃喃自语道:

    “这刘方也属于小商户,而且也和沈浩一般没有什么背景,徐蝌,胡宁,你们两个应该很快就找上他吧。”

    “大庆!”

    “侯爷!”

    “请戚将军!”

    半个时辰之后,戚继光来到了罗信的书房。罗信轻声道:“元敬兄,我有一事和你商议……”

    戚继光离去了,但是没有过一个时辰便又回来了,这次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带着一千骑兵回来的,说是收到消息,红巾军要来刺杀罗信,他们将会留在这里保护罗信。

    又两天后。

    罗信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沈浩家的商队被在返回杭州的途中被倭寇打劫了,所有的人都死了,钱货都被抢了。这个消息送到了罗信这里之后,罗信的双眸就释放出怒火。罗信瞬间就能够断定,这是胡宗宪出手了,如今东南哪里有什么倭寇?这一定是胡宗宪的手下的正规军扮成了倭寇,将沈浩家的商队给洗劫了。胡宗宪这是看到沈浩告状告到罗信这里,罗信也没有使出什么有利的反击手段,对于罗信的忌惮便少了很多,这是要和徐阶联手的趋势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