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做局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做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若想要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必须让徐家和胡家走不到需要发现你们弱点那一步。”

    罗信的话他们都听懂了,一瞬间便汗透衣衫。仔细思量一番罗信的话,还真是极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白了,就是如今的大明海贸还不够强大,只是一个初生儿,能够取得如今的成效,那都是罗信在这里顶着,如果没有罗信顶着,大明海贸这块大肥肉,恐怕早就被人瓜分了。

    但是……

    徐阶和胡宗宪这两个巨头实在是太下人了啊!

    五大世家家主神色犹豫,半响,陆鼎道:“大人,您让我们如何做?”

    罗信凝声道:“你们和那些中小商户都熟悉,先将这件事情讲给他们听,然后告诉他们徐蝌和胡宁接下来就会对付他们,让他们做好防备。”

    “就这些?”陆鼎吃惊地问道。

    “暂时就这些!”罗信凝声道:“你们将那些中小商户的背景,上溯三代,罗列出来,明天交给我。”

    五大世家家主离开了,忧心忡忡地离开了。徐阶和胡宗宪联手,连他们都害怕,那些中小商户会不害怕?

    就算他们将成破厉害讲给那些中小商户听,他们能够顶得住徐阶和胡宗宪联手吗?

    五大家主非常不看好。他们认为,如果罗信没有后续的手段,徐阶和胡宗宪一定会将那些中小商户手中的股份买到手,而且还不会花费多少银子。

    如果仅仅是徐家也就罢了,但是再加上胡宗宪这个东南王就恐怖了。仔细分析罗信来到东南之后的举措,那就是联合胡宗宪,才取得了今日的成就。试想一下,如果罗信在刚到杭州的时候,与胡宗宪没有搞好关系,胡宗宪没有派出戚继光和罗青为他保驾护航,罗信会取得今日的成就吗?

    想当初罗信斩杀知府衙门官员,斩杀卢家,那都是要等着戚继光和罗青到达。可以说,如果没有戚继光和罗青,如果胡宗宪只是派给罗信一些老弱病残的话,罗信根本就达不到这个目的,就更不用说后来取得歼灭五万余倭寇了,恐怕早就被倭寇攻破了杭州城,城破人亡了。

    如今胡宗宪背弃了罗信,反倒是和徐阶联手了,可以说罗信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这次罗信还会有办法吗?

    如果罗信倒下了,谁为大明海贸公司保驾护航?

    到时候他们五家到那个时候,真的能够顶得住徐阶和胡宗宪吗?

    “唉……”

    五个人几乎同时叹息,他们来到了陆鼎家,然后开始召集那些中小商户,将事情的成破厉害说给了他们听,然后那些中小商户忧心忡忡地离开了。

    第二日。

    陆鼎亲自将他们五大世家整理出来的那些中小商户的背景资料送到了罗信的面前,望着罗信,陆鼎忧心忡忡地问道:

    “罗大人,可有良策?”

    罗信淡淡地说道:“我的年龄虽然不大,但是这一生中却遇到了比这还要凶险的事情,但是最终胜利的是我罗信。陆翁,你不用担心,本官自有办法。”

    “有办法就好,有办法就好!”

    陆鼎仿佛一下子就有了信心,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回去了,将罗信有办法的事情说给了另外四大世家听,那四家沉吟了片刻,回想罗信出道以来的件件桩桩,罗信还真是没有输过,不由也有了信心。这种信心很快就传播了出去,让那些中小商户也有了信心。

    知府衙门。

    贺年和王梓任匆匆而来,眼中现出惊喜之色道:

    “大人,您有办法了?”

    罗信摇了摇头,对五大世家他必须要说自己有办法,否则整个大明海贸就崩溃了,面对徐阶和胡宗宪这两个巨头,如果没有罗信顶着,那些股东立刻便会人心惶惶,被徐阶和胡宗宪各个击破。但是对于自己的两个亲信贺年和王梓任却没有必要。罗信长叹了一声道:

    “还没有想出办法,徐阶和胡宗宪这两大巨头太恐怖了。”

    见到贺年和王梓任两个人神色僵硬,罗信笑道:“不过也不用担心,我曾经数次被逼到绝境,看似没有办法,但是最终还是从困境中走了出来。只要肯想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

    听到罗信如此说,两个人的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信心,关键是他们两个几乎都参与了罗信在东南的事情,亲身经历了罗信从绝境中杀出来的奇迹。两个人见到罗信微皱着眉头思索,便不打扰罗信,告辞离去。

    一直到午时之后,罗信才将桌子上的那些资料看完。双眸中闪过智慧的光芒,低声呢喃道:

    “张道源,我这一宝就压在你的身上了,你可要争气啊!”

    “大庆!”

    “侯爷!”鲁大庆出现在门口。

    罗信道:“去请戚将军。”

    半个时辰后。

    戚继光来到了罗信的书房内,罗信请戚继光坐下之后,对鲁大庆道:

    “你和万大全守在门外。”

    “是,侯爷。”

    鲁大庆将房门关上,和万大全一左一右守在了外面。见到罗信如此紧张,戚继光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罗信压低了声音问道:

    “张道源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戚继光摇了摇头道:“没有查到蛛丝马迹,当初下官将整个杭州城内的所有人家,逐门逐户地都搜查过,但是张道源就如同失踪了一般。”

    “你觉得张道源如今离开杭州城了吗?”

    戚继光目光一凝道:“下官敢保证,他肯定还在杭州城内。”

    “为什么这么说?”罗信凝声道:“当初不是在城头上发现了鲜血吗?不是推断他从城墙上溜出去了吗?”

    “不可能!”戚继光摇头道:“当初下官将手下三千人分成了两部分,一千人封闭城门,逐门逐户的搜查,两千人分成四个方向向着城外追捕,别说那张道源受伤了,就算是没有受伤,他们也跑不过我们训练有素的骑兵,但是却只是追上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见到我们就自杀了。我想那个顺着城墙溜出去的人就是红巾军中的一个死士,故意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外面,做出张道源已经逃出城外的假象,而张道源根本就是一直藏在杭州城内。

    所以,虽然下官没有在杭州城内搜到张道源,但是在打开城门之后,下官在城门处安排了重兵把手,仔细排查,但是却没有抓住可疑份子,我肯定张道源和他的那些红巾军还在杭州城内。”

    罗信欣然点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张道源挨了我一枪,就算不死也是重伤,根本就不可能远逃,如果他敢逃,必定死在逃跑的途中。”

    “大人明见。”

    对于罗信能够想到这一点,戚继光没有丝毫意外,罗信被誉为大明军神,那绝对不是虚的。而且这些日子,他封锁城门,严密搜查,让那些进出城的人怨声载道,甚至有人告到了罗信的跟前,都让罗信给压了下来,从来没有问责戚继光,戚继光就知道罗信也想到了这一点。

    “大人,下官认为红巾军在杭州城内一定有一个秘密据点,而且有着地下藏身之处。这些日子他们一直躲在了地下。但是下官总不能够逐门逐户地挖地三尺,而且下官认为,说不定这些日子,红巾军正在偷偷地挖地道,向着城外挖去,如果再拖延下去,说不定他们就挖出了城外,逃走了。”

    罗信微微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头道:“不可能。杭州地下水位非常高,他们能够挖出一个地下室都非常不容易。想要在地下挖一条通往城外的通道,那绝对是一个大工程,以目前的条件他们很难完成。所以他们一定没有挖地道,还是躲在地下室中,等着过个一年半载,城防松弛了,他们再立刻杭州城。而且他们也不着急,因为张道源的上也需要最少半年的时间治疗时间。对了,杭州城内所有的药铺查过了吗?有没有去购买大量草药的?红巾军可不是仅有张道源受伤了,还有很多人受伤。”

    “查过了,杭州城内总共有六家药铺,没有购买大量草药的,而且下官也派斥候重点盯着这六家药铺,没有发现可疑人。”

    罗信的眸光一闪道:“那就证明红巾军的秘密据点就在这六家药铺之中。”

    戚继光神色一怔,然后腾的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道:“我这就带兵去将这六家药铺包围起来,将这六家药铺掘地三尺。”

    “慢!”罗信抬手止住了戚继光道:“先不着急,你回去之后,立刻将监视那六家药铺的人撤了。”

    “大人……”

    戚继光摆摆手道:“稍安勿躁,你的那些人恐怕都已经被红巾军给认出来了,我会另外安排人去探查。”

    “大人,不需要探查,下官直接去给围了,掘地三尺,不信挖不出来他们。”

    “不!”罗信的神色变得认真道:“元敬兄,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戚继光怔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说道。

    “那就听我的,我在下一盘大棋。你将人撤了之后,在城门处再增加士兵,更加严密地搜查,造出一种声势,他们根本就混不出去。接下来的事情你暂时不用管。”

    戚继光的眼中露出了疑问之色,不过见到罗信没有解释的意思,便点头道:

    “下官遵命。”

    戚继光离开了之后,罗信从桌子上翻出来两份资料,看了看,然后朝着门外喊道:

    “大庆。”

    “侯爷!”鲁大庆从门外走了进来。

    罗信道:“你换上衣服,从后门出去,去镖局让郑镖头来见我。”

    “是,侯爷。”

    两刻钟左右,鲁大庆带着郑镖头来到了书房门内,罗信让鲁大庆去门外守候,然后对郑镖头道:

    “杭州城镖局有多少江湖人?”

    “二十八个。”

    “二十八个人中有多少信得过?”

    郑镖头沉吟了一下道:“六个。”

    “这六个人中有谁擅长轻功,擅长探查秘密,或者是擅长偷盗之术?”

    “有两个。”郑镖头道:“因为镖局还担负着收集消息的职责,所以我们特意关注过这样的人。不过杭州这边只要两个,如果大人需要更多,我可以上报总镖头,往这边调人。”

    “不用,两个人够了。”

    罗信从桌子上将那两个人的资料拿了起来,放到郑镖头的桌前道:

    “这是杏林堂和百善堂两家药铺的资料!”

    郑镖头接过资料迅速地看了一遍,然后抬头望着罗信道:

    “大人,这是何意?”

    “张道源的事情你们也知道,而且你们也在秘密调查,可是有什么消息?”

    郑镖头眼睛一亮:“大人,难道张道源躲在这两家药铺之中?”

    “未必。”罗信摇头道:“但是有九成把握藏在杭州城内六家药铺中的一家。因为红巾军不仅是张道源收了重伤,还有很多人也受了轻重不一的伤。不可能不需要药材,但是你们也监视过六大药铺,却没有发现有人去购买大量药材,也没有去请医生。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他们有医生,更有药材。

    而什么地方既有药材,又有医生?”

    “医馆或者药铺!”郑镖头兴奋地说道。

    “不错!”罗信点头道:“而在杭州城内医馆和药铺加起来只有六家,所以我断定张道源那些人必定躲在了这六家中的一家。”

    “那这两家?”

    罗信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是希望张道源的秘密据点就在这两家中的一家,如果经过你们探查,他们不在这两家,我们再去查那四家。而且这两家之中,重点先去秘密探查百善堂。给我记住,一次探查不出来不要紧,可以再去,但是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就算是发现了张道源或者红巾军,也不要打草惊蛇,回来告诉我。”

    “大人,这百善堂可是有什么疑点?”

    “杭州六家药铺总共有三家是专门开医馆或者药铺的,还有三家药铺只是他们家族经营的一部分,还做着其它的生意。但是却只有两家购买到了大明海贸的股份。这两家就是百善堂和杏林堂。杏林堂的背景是世代为医,其祖上曾经是前朝的医官,也是以医起家的,其它的生意都是以后发展起来的,而且杭州属于他们家的租地,世代在此繁衍。他们是红巾军的可能性很小。

    而百善堂则不同,他们是三十年前来到了杭州,刚开始做的是丝绸行业,大约在十五年前开了这家百善堂。所以他是红巾军的秘密据点有很大的可能。”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