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步步紧逼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步步紧逼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轻轻摇了摇头道:“还没有那么严重,我如今的地位虽然与徐阶和高拱相去甚远,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人拿捏的。特别是胡宗宪就近在咫尺,东南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对我也不会没有一点顾忌。

    实际上胡宗宪和徐阶的心理很容易掌握,徐阶看到我成长得太快,便想要打压于我。毕竟我和他之间的仇怨,整个大明的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是不可能有转换的余地。如果我成长了起来,哪怕没有进入内阁,只是升官回京,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如果我回京之后再和高拱联手,都有将他挤出内阁的可能。所以他害怕了,便开始做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他把张居正提升为大学士,进入内阁。另一方面,联手胡宗宪,在东南为我设置障碍,破坏我在东南的一切行动,不愧是老谋深算。

    在内,京城提拔张居正,稳固内阁。而他也确实达到了目的,如今高拱已经开始落在了下风。

    在外,让胡宗宪在杭州打压我。

    但是……

    胡宗宪不是张居正,张居正是他的学生,胡宗宪不是。

    胡宗宪也是老奸巨猾之辈,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去当徐阶的枪?”

    “那……徐蝌和胡宁两个人?”贺年和王梓任不解地望向了罗信。

    “呵呵……”罗信的脸上现出了讥讽之色道:“胡宗宪想要找个后台,而徐阶一定是给了他保证。所以两个人便一拍即合。但是,胡宗宪也顾忌于我,便尝试着让他的侄儿和徐蝌联手做出点儿事情来试探试探我。如果我不能够干脆地处理此事,徐阶和胡宗宪两个人便会认为我忌惮他们两个,接下来就会真正的联手。”

    “如果大人干净利索地处理了此事呢?”

    “头疼啊!”罗信揉了揉眉心道:“我头疼的不是是否处理他们两个,而是处理到什么层度。如今徐蝌和胡宁搞在了一起,如果处理了徐蝌,就必定处理胡宁,让胡宗宪忌惮于我可以,但是若让胡宗宪记恨于我,将胡宗宪彻底逼到了徐阶的阵营,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我们怎么办?”贺年和王梓任的脸上现出了焦急之色。

    “你们继续监视他们两个,让我慢慢地想办法,不能够急于出手,一旦出手,就必定一劳永逸。”

    “是,大人。”贺年犹豫了一下又道:“大人,那王牧之子?”

    罗信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半响,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情先放一放,既然徐蝌和胡宁通过张作鹏逼迫王牧老妻,还想要得到市舶司的股份,只要一天没有得到,王牧之子就不会有危险。”

    “一旦有危险呢?”贺年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罗信也有些痛苦地叹息了一声道:“没有办法,如今不可打草惊蛇。你们先退下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两个人退了出去,神色都极为凝重。心中还有些惶恐不安。实在是罗信要面对的两个人太巨大了。

    一个是内阁首辅,一个是东南王。

    这要是其他的四品官和这样的两个巨头为敌,贺年和王梓任早就慌乱的麻爪了。好在罗信来到东南之后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们两个的眼皮子底下发生,而且有很多事情还是他们两个亲自参与了进来。

    无论是斗当初的六大世家,还是收服宋大年,还有歼灭五万倭寇等等等等,都让他们两个见识到了罗信的能力,这才让他们两个心里虽然有些慌乱,却不至于麻爪。

    而且他们两个人心中也十分清楚,他们两个这一辈子已经和罗信绑在了一起,任是谁都会认为他们两个是罗信的心腹,这个印象改变不了。

    罗信无事,他们安泰。

    罗信升官,他们水涨船高。

    罗信倒霉,他们跟着完蛋。

    “王大人。”贺年压低了声音道:“探查和监视徐蝌和胡宁,就交给你了,你比我在行。”

    “行,贺大人,您放心吧。”王梓任点点头道。然后又问道:“那您呢?”

    “淳安县的县丞是我的朋友,我找他探探情况,尽量保王牧之子一命。”贺年眉宇之间锁着忧虑道。

    “大人可要仔细了,别到时候你那位朋友把你给卖了,如今倒是害了王牧之子。”

    “不会,我和他多年的老友,想当初我们乡试的时候也曾经是同年,只不过最终他没有考中进士,当初他当上县丞,我多少也出了一点儿力。在他没有当上县丞的时候,我也多次接济他,他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王梓任沉吟了一会儿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最好和大人说一声,以大人的智慧应该做得更好。”

    “好吧!”贺年倒是从善如流,转身就向着罗信的书房走去,王梓任则是忙着去安排监视徐蝌和胡宁去了。

    贺年刚刚走进二堂,便见到鲁大庆从里面走出来,便对鲁大庆道:

    “大庆,大人可在书房?”

    “嗯,在。”鲁大庆点头道:“可要小的为您通报?”

    “你忙你的吧。”

    贺年摇摇头,便径直向着罗信的书房行去,来到门前道:“大人,下官贺年求见。”

    房门打开,罗信站在门内,望着贺年道:“进来吧。”

    贺年进入到书房,反手将房门关上。朝着罗信道:“大人,下官有一个好友在淳安县任县丞,我想……”

    贺年将自己的想法和对自己那位朋友介绍了一番,然后期待地望着罗信。罗信沉吟了一下道:

    “他叫什么?”

    “曹卓。”

    “他是举人?”

    “是!”

    “你去和他谈。”罗信当即拍板道:“向他承诺,此事过去之后,那张作鹏的知县肯定做不下去了,这知县的位置就留给他。”

    “他当知县?”贺年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他只是一个举人!”

    “举人怎么了?”罗信淡淡地说道:“你别忘记了,如今坐在京城大牢里面的那位海瑞海笔架也是个举人。举人也不是不能够当官,只不过比较困难,而且很难当大官。不过只是一个知县,还没有问题。我直接给陛下上折子,陛下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罗信还真不是吹牛,如今嘉靖帝正是用他之际,一个小小七品县令的面子,嘉靖帝不会不给。这边的贺年闻听,心中大喜:

    “大人,有了这个承诺,曹卓一定会投靠大人。”

    “第一。”罗信认真地说道:“你去见他一定要秘密,不能够被人发现。”

    “下官明白。”

    “第二,必要的时候,为了安曹卓的心,我可以见他一面,不过也要秘密。”

    “下官明白,下官这就去。”

    “嗯,一切小心。”

    贺年离开不久,鲁大庆便返了回来。罗信轻声道:“都安排好了?”

    “嗯!”鲁大庆点头道:“镖局安排了四个江湖人守在王牧家周围,保护王牧的老婆。”

    “这就好。”

    接下来的几天,来自王梓任和镖局的消息不停地送到了罗信的案前,罗信越看越怒,当初建立市舶司的时候,成立了大明海贸公司,在公司中市舶司占据两成的股份,五大世家各自占据一成的股份,中小商户瓜分了两成股份,剩下的那一成股份让罗信拿出来半成,半成的一半,也就是剩下那一成中的四分之一归了自己,当然是以陆庭江的身份获取的,还有一成中的四分之一送给了胡宗宪。余下的一成中的那一半则是公开出售,卖给了散户。也就是说,如今徐蝌和胡宁正在收购的就是这半成的股份。

    让罗信愤怒的时候,从情报上来看,此时的徐蝌和胡宁已经将这半成的份子收购的差不多了,他们这得使出多少手段才得到了这些股份?恐怕每一点股份都染着鲜血。

    不过,罗信更气愤的是,那些散户中除了王牧之外,竟然没有一个报官的,这不仅令罗信忍不住骂出声来。

    “都是一些没有血性的人,畏惧徐阶如虎,活该。”

    “只是接下来……”

    罗信微微皱起了眉头,徐蝌和胡宁既然如此顺利地就拿下了那半成的股份,而自己有没有什么举动,他们一定会继续下去,一方面是贪婪之心作祟,另一方面是胡宗宪和徐阶也想要进一步试探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但是徐蝌和胡宁下一步就要面对那些中小商户,那些人可不是散户,多多少少也都见过一些市面,也都有一点儿背景,不知道徐蝌和胡宁遇到他们会如何?

    这些中小商户会不会愤而反抗?

    “如果他们反抗,我便有惩治他们的机会。但是……”

    一想到徐阶和胡宗宪两个大神,罗信的心中都不由沮丧了起来。在东南这片地界,徐阶的话也许不好使,但是胡宗宪的话那是绝对好使。当那些中小商户看到徐蝌和胡宁联袂出现,谁还有那个胆子反抗?

    “这还真是棘手啊!”罗信摇了摇头道:“现在再装聋作哑是不成了,眼下没有反击的机会,那就只有被动防御了。只是这一被动防御,徐阶和胡宗宪倒是看出了自己的虚实,恐怕接下来是更大的风暴。”

    但是,此时的罗信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对着门外喊道:

    “大庆。”

    “侯爷!”鲁大庆出现在门口。

    “去请五大世家的家主来见我。”

    “是,侯爷!”

    鲁大庆后退离去,罗信的目光变得苦涩,自己一旦开始防御,拿不出来好的办法,徐阶和胡宗宪对自己的试探就会变成真正的进攻。以罗信如今在大明的实力,不足以抵挡徐阶和胡宗宪联手,罗信此时感觉自己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危险,甚至比纵横草原的时候,还来得凶险。

    五大世家的家主很快就来到了罗信的书房,看到五大世家家主脸上的神色,罗信的心中就是一沉,凝声道:

    “诸位,最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吧?”

    五大世家家主脸色都是一凝,陆鼎试探着问道:“大人可是问徐蝌和胡宁收购大明海贸股份的事情?”

    罗信没有言语,只是目光灼灼地扫视着五个人,那五个人的脸色就变得尴尬,目光游移不定。罗信淡淡地说道:

    “说吧,你们怎么想的?”

    “我们……”五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由陆鼎说道:“大人,这两个人联手,我们惹不起啊。好在他们只是收购一些散户中的股份。而我们的股份在建立海贸公司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规定,不允许向外出售。如果谁出售了,那股份就自动被收回,徐阶和胡宗宪威胁不到我们,那些散户就让他们收购去吧。”

    罗信的目光变得阴冷,冷冷地说道:“你们以为徐阶和胡宗宪会满足于收购一些散户股份?他们如今已经将散户的股份收购得七七八八,很快就会对那些中小商户动手了。”

    说到这里,罗信顿了一下道:“你们会说,就算他们收购了那些中小商户的股份又如何?大头还在我们这里。不知道你们算过没有,市舶司只占两成份子,你们各自占据一成份子,余下的可是有三成份子。如果徐阶和胡家将所有的散户和中小商户的股份都买下,就占据了三成份子,超过了我们任何一家。

    大明海贸当初为了规避官府的手伸的太长,破坏了大明海贸的未来,所以我才同意市舶司占据两成份子,让你们五家总共占据了五成份子。而且规定大明海贸的一切交易都要经过股东大会,少数服从多数。你们想想,如果徐家和胡家占据了三成份子,到时候再威逼利诱你们五家中的三家,到时候大明海贸公司谁说的算?

    不要跟我说你们不会同流合污。”罗信一摆手,止住陆鼎等人道:“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每个人都会有弱点,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弱点被徐阶和胡宗宪抓住,一样得屈服。好好的一个市舶司,一个圈钱的金盆,就会被端到了徐家和胡家。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