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二少奶奶来了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二少奶奶来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芝兰室同学(500)的打赏!

    *

    这一日。

    罗信和陆如黛正在后花园的池塘边垂钓,便见到万大全走了进来,伏在罗信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罗信便从躺椅上起身对陆如黛道:

    “黛儿,我有些公事要处理一下。”

    “陆如黛便含笑道:“这些日子已经耽误了夫君很多事情,夫君去吧,黛儿在这里钓鱼。”

    “好,一定要钓个大的,晚上我们就吃黛儿钓的鱼。”

    罗信大笑着走了出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刚才万大全告诉他罗胜来了,因为怕陆如黛认出罗胜来,所以万大全没有让罗胜进来,而罗胜得知黛儿来了之后,便去了衙门对面的一家酒楼等待罗信。

    罗信不知道罗胜的来意,心中便有些焦急。罗胜如今应该是在海上随时准备偷袭王直的三十六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身便服走进了酒楼,在万大全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罗信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将房门关上,万大全便站在了房门之外。

    房间内。

    罗胜正坐在椅子上,见到罗信进来,便急忙站了起来道:“信弟。”

    “堂兄!”罗信招呼着罗胜坐下道:“可是有什么急事?”

    “没有!”罗胜含笑摇头道:“我带着人刚刚偷袭了王直的一个岛屿,满载着货物和抓的人回归台湾,路径此处,便想着来看看信弟。”

    罗信闻听,便放下心来,笑道:“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吓了我一跳。”

    罗胜促狭道:“可是耽误你和弟媳的好事?”

    “哈哈哈……”罗信畅快地大笑了起来。待笑声落尽,才道:“把事情给我说说。”

    罗胜便将王翠带着罗野怎么找到的徐海和辛五郎,怎么站稳了脚跟,他们之间如何相互联系,又是如何偷袭了王直的岛屿,详细地给罗信说了一遍,听得罗信眉飞色舞,连连道好。之后,罗信又了解了一番台湾岛各方面的发展,最后对罗胜道:

    “堂兄,别的事情可以放缓,但是造船和火枪火炮的研究一定要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还有那个蒸汽机的研究也要加大投入,它们代表着台湾的未来。”

    罗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信弟,我觉得如今在海上,我们的实力已经够强了,我们拥有的海船已经不次于王直,至于大明水师更是不如我们,我们还要在造船上投入那么大吗?”

    罗信认真地点头道:“是的,我们现在拥有的船有许多弱点,首先它的速度不够,其次坚固性不够。”

    罗胜的脸上便现出不服之色道:“信弟,我们现在的海船无论是在速度上,还是在坚固上,都不逊于王直和大明水师了。”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我说的不是如今在海上跑的船,现在我们认为很好的船,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了。”

    见到罗胜又要说话,罗信摆摆手道:“堂兄,你不知道,在大海的另一边还有着大陆,在那里已经进入了海上争霸的时代,海上贸易和殖民开始兴盛。”

    “殖民?”罗胜不解地望着罗信。

    “就是把别人国家用武力征服,然后驻军在那里,把那个国家当作奴隶国。”

    “这……”

    罗胜大吃一惊,不过想到自己如今不正是这么干的吗?把王直的岛屿打下来,然后抢光,连人都抢回去做奴隶。这个时候,便又听到罗信说道:

    “如今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正有无数条船装着黑奴和黄金香料等运往欧洲大陆,同时各国的海盗也极为兴盛,他们四处游弋,打劫着商船,大海的彼端正在经历一场巨变。而在这种巨变当中,我们大明在干什么?

    在封海!”

    罗信的脸上现出了讥讽之色道:“从大明封海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大明所代表的东方文明开始衰落,而西方文明却逐渐强大。

    就说这造船技术和航海术,当初郑和下西洋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先进,但是如今我要告诉你,大明的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已经不进反退,因为禁海,我们已经落后了。在如今这个时代,波斯人的造船术和航海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而且在如今这个时代,欧洲人已经开始文艺复兴了。”

    “文艺复兴?”罗胜又迷惑了。

    罗信摆摆手,也没有给罗胜解释,继续说道:“欧洲人现在正在海洋冒险,沿着大海做环球旅行,他们的哲学和自然科学也处于蓬勃发展阶段,我们大明现在是在全方位的落后。

    堂兄,你要相信我。我们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被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攻破国门。而台湾是西方列强进攻大明的必经之地,也就是说在他们还没有进攻大明之前,势必先抢夺我们的台湾。所以,想要保住台湾,就必须发展造船业和航海技术,还有火枪和火炮。当我们拥有了这些之后,我们就不会局限于台湾这么一个小岛,我们就可以去远征,去殖民。”

    罗胜听得一愣一愣的,看着罗胜不能够完全听懂,罗信不仅在心中暗自哭笑,在大明的这个时代,自己的这番话又有几个人能够听懂?

    心中叹息了一声道:“堂兄,你不用管其它,你知道记住一定要下大力气发展造船术,航海术,火枪,火炮,还有那个蒸汽机。”

    “那蒸汽机究竟有什么用?”罗胜好奇地问道。

    罗信的眼中现出了向往之色道:“有了蒸汽机,我们就可以造铁船。”

    “铁船?”罗胜震惊地望着罗信。

    罗信点头道:“这就是我刚才说的,现在我们的船一速度不够,而坚固性不够。安装上蒸汽机的铁船,它行驶在海上的速度要是现在船只的十几倍。现在的船,即使火炮发明了出来,也不能够安装,因为火炮发射的时候,那强大的后坐力会让木船受到破坏。所以我说坚固性也不够。一旦造出了铁船,安装上火炮,我们就可以纵横大海。”

    “真的?”罗胜犹自不信地望着罗信。

    “当然是真的!”罗信用那鼓动的语气说道:“堂兄,你想象一下,乘坐在一艘完全由钢铁铸就的大船,船上安装着一排排火炮,遇到敌船,一排炮火放出去,对面便只剩下了船的碎片。”

    罗胜发了一会儿呆,正当罗信以为他陶醉在自己描绘的蓝图中时,便见到罗胜摇了摇头道:

    “想象不出来。”

    “哦……”罗信脸上的神色一僵,无趣地说道:“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成,而且今后如果抓到了藩国人,一定不要抓了就杀,要问问他们有什么特长,如果他们有技术,有知识,就要收服他们,给他们地位和金钱,让他们为我们效力。”

    “我明白!”罗胜点点头道:“实在不行,到时候我让人把他们的能耐记下来,给你带来,让你看看,他们是否值得重用。”

    “好!我给你安排客栈住下。”

    “不用!”罗胜摇头道:“我吃了这顿饭就走。”

    “也好,路上小心。”

    罗信将罗胜送走,带着万大全回到了知府衙门,便见到鲁大庆正鬼头鬼脑地站在大门前,他这幅形象令罗信一愣,自从罗信一路高升一来,特别是最近升为杭州知府后,这鲁大庆到那里都是一副挺胸抬头的模样,什么时候变成这般獐头鼠目了?便不由喝道:

    “大庆,你在干什么?”

    听到罗信的声音,鲁大庆便一溜小跑地来到了罗信的跟前,压低着声音说道:

    “侯爷,二奶奶来了。”

    “什么二奶奶?乱七八糟的。”罗信怒道。

    鲁大庆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草原上的那位。”

    “什么?”罗信的心中就是一惊:“她现在在哪儿?”

    “和……主母在一起……”还未等罗信相问,鲁大庆便道:“小的拦不住。”

    “别人知道吗?”罗信低声问道。

    “不知道,他们只以为是侯爷的亲戚。”

    “我去看看!”

    罗信大步向府内走去,也不禁一阵头疼,这不来就都不来,这一来,怎么就都来了?陆如黛是知道钟金哈屯的存在,罗信也曾经和她说过,陆如黛还曾经提起过,让罗信将钟金接到府中来,何必在草原受苦。罗信自然不会将他的安排说给陆如黛听,但是他却怕钟金将这件事说给陆如黛听。

    要知道这件事可是瞒着陆庭芳的,虽然陆庭江已经完全参与了进来,但是陆庭江也没有告诉陆庭芳,因为两个人都知道,陆庭芳一介清流,忠君思想根深蒂固,说不定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跑去向嘉靖帝报告了。

    罗信急匆匆地来到了后院,问清楚黛儿和钟金在卧室内,便匆匆而去,推开了房门,便见到两个女子正向着他望了过来。罗信反手将房门关上,望着钟金哈屯道:

    “你来了。”

    “嗯!”钟金乖巧地站了起来,只是望向罗信的目光充满了热烈的思念:“想来看看夫君,也想看看黛儿姐姐。”

    钟金哈屯的年龄要比陆如黛大,但是如今口中却称呼陆如黛为姐姐,可见已经把自己摆在了相对低下的位置。陆如黛也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钟金的手道:

    “我早就让夫君将妹妹接到府中,只是夫君不肯。”随后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道:“这次妹妹可是奔着你来了,不要再将妹妹放走。”

    “这……呵呵……”

    此时的罗信除了干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这一天,罗信过得不知肉味,两个女子相谈甚欢,罗信坐在一旁,如同浑身长刺,但是又不敢离开,因为他没有机会叮嘱钟金不要乱说话,只有陪在一旁,一旦钟金哈屯说漏了嘴,他好即使阻止。

    好在钟金哈屯一直没有泄露半点儿秘密,只是给黛儿讲述着草原的风情,如此这般一直到了黄昏时分,黛儿才亲自给钟金哈屯安排住下,然后将罗信往房门内一推道:

    “夫君,你今日就好好陪陪妹妹。”话落,便将房门关上。

    罗信也没有矫情,听着陆如黛的脚步声渐渐离去,这才向着钟金哈屯走去。

    “夫君!”

    钟金哈屯一下子便扑进了罗信的怀里,罗信搂着钟金哈屯,想起她在草原受的苦,便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道:

    “钟金,苦了你了。”

    “钟金不苦!”钟金哈屯将脑袋伏在罗信的怀里道:“钟金心中有你,心中便不苦。”

    罗信伸出双手,拦腰一抱,便将钟金抱了起来,大步向着床走了过去。不一会儿,房间内就响起了床板的吱呀声和低婉吟声,粗重的呼吸声。

    夜。

    静谧。

    室内。

    静谧。

    钟金趴在罗信的怀里,用手指轻轻地画着罗信的胸膛,罗信搂着钟金温软的身体,轻声问道:

    “草原的事情,你没有和黛儿说吧?”

    “没有!”钟金哈屯轻声道。

    “大哥的事情也没有和黛儿说吧?”

    “没有!”

    “这就好,这些事情先不用对黛儿说。”罗信凝声说道。

    钟金哈屯心中就是一喜,罗信将事情安排她做,而隐瞒着陆如黛,这不禁让她的心中窃喜,感觉自己要和罗信亲近一些。罗信沉吟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对钟金哈屯解释道:

    “黛儿的父亲是一介清流,对嘉靖帝肿心无比,如果黛儿知道了这件事情,难免会说给她父亲听,以她父亲的性子,这件事情距离曝光也就不远了。我们的事情还见不得光,最起码是现在见不得光。”

    “那……”钟金哈屯神色犹豫道:“夫君,如今您的事业越铺越大,瞒不了多久的。”

    罗信轻叹了一声道:“瞒得一时是一时吧。”

    两个人不再说话,房间内寂静了下来。

    接下来,罗信又开始游山玩水起来,之前是陪着陆如黛一个人,如今是陪着陆如黛和钟金哈屯两个人。

    贺年和王梓任也知道罗信难得清闲,便努力将所有的事情都揽了过去,尽量不打扰罗信。但是他们两个不打扰,却不代表没有人打扰他。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