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有朋自远方来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有朋自远方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什么少奶奶……”罗信腾的一声跳了起来:“你说谁来了?可是黛儿来了?”

    “是是是!”鲁大庆小鸡啄米般点头道:“还有周大人他们也都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便见到一群人已经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周玉和张洵,刘秀文等人跟在了身后,这些人还没有走进大门,便一个个叫嚷着:

    “不器,我们可不不远万里前来看你,赶紧滴,我们已经饿得肚皮贴到后脊梁了,摆宴,摆宴。”

    知府衙门内的那些官员吃惊地望着这一群土匪一般的人,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对罗信如此不客气的人。

    这些人都是谁啊?

    那些官员不由将目光望向了罗信,便骇然地见到平时威严的罗大人,脸上绽放出菊花般的笑容,向着那一群不着调的人迎了过去。相互拍打着对方,嘻嘻哈哈,哪里还有着一州知府的威严?

    当罗信拍打完最后一个人的时候,脚步就是一顿,他看到了陆如黛正在蝶儿的搀扶下,静静地站在大门口,向着他无声地笑着。

    “夫君!”陆如黛轻声地唤道。

    罗信慢慢地走到陆如黛的身前,仿佛生怕脚步重一些,会将梦惊醒。

    “黛儿。”

    周玉朝着鲁大庆找了找手道:“先给我们安排房间,然后给我们准备洗澡水,就不要打扰你家大人了。”

    众人都脸带笑容,轻手轻脚地跟着鲁大庆离开了。

    罗信伸出手轻轻地抓住了陆如黛的小手道:“黛儿,跟我来。”

    房间内。

    罗信得知了陆如黛能够来的原因,心中只是略微想了想,便知道了嘉靖帝的心思。既然是这样,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抚摸着躺在自己怀里的黛儿的秀发道:

    “来了就住下来。”

    “这……可以吗?陛下他……”

    “不用管陛下,陛下不会介意的。好了,我让蝶儿去烧水,你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嗯!”陆如黛轻轻点头。

    罗信从房间内出来,便看到周玉等人已经坐在了院子里,而且酒菜都已经流水一般地摆了上来,便走过去一屁股坐下来道:

    “被关的鸟儿有机会出来嘚瑟了?”

    “唉……”周玉叹息了一声道:“不器,你是离开了京城,不用受那份儿罪啊。那徐阶老匹夫总是针对他们,日子过得苦啊,简直就是没法过了。唉……”

    “唉……”众人一起唉声叹气。

    罗信东瞅瞅西瞧瞧,然后笑道:“也没有见到你们少一块肉,白一根头发。再说了,你们只是在京城遭罪一点儿,哪里有我在这里时刻有着丢命的危险?”

    “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作鬼雄。”刘秀文昂然道:“你在杭州干得轰轰烈烈,总比我们在京城窝窝囊囊的好。”

    “不谈这个!”罗信呵呵地笑着说道:“你们若是早来一些时日,便能够看到花魁大赛。”

    “我们途径南京的时候,去看那里的花魁大赛了。”陶兴彦嘿嘿笑着说道。

    “哦?”罗信来了兴致道:“那你们有没有出手?”

    “没!”几个人一起摇头,最后由罗智说道:“这南方人的文采还真不是吹的,也许在八股文上,他们不如我们,但是在诗词上,我们还真是不如他们。”

    “是啊!”黄生也点头道:“我们经历了不器的传授,对八股文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通透的境界。但是这诗词可是要看天赋的,我们几个真不行,也就不器可有……对了,不器,在杭州花魁大赛上,你出手了没有?”

    “唰……”众人的目光一下子便都集中在罗信的身上。罗信含笑点头道:“出手了。”

    “那……可夺得花魁?”

    “当然,本官出手,怎可点不中花魁?”罗信傲然道。

    “那还等什么?”周玉怒道:“还不赶紧将那个花魁唤来,为我们高歌一曲?”

    “来不了了。”罗信摇头道。

    “嗯?”张洵鬼头鬼脑地看了一眼罗信卧室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道:

    “可是被你金屋藏娇了?”

    “藏你妹啊!”罗信笑骂道:“是失踪了。”

    “失踪了?”众人惊道。

    罗信便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不过却隐去了柳含烟也是反贼的身份,众人如同听故事一般地听完,望着罗信半响,陶兴彦一拍桌子道:

    “太刺激了!这要比我们窝在京城的生活精彩得太多了。”

    众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有回忆他们过去的时光,有讲述各自最近的生活,有展望未来,一直折腾到午夜时分,一个个都醉醺醺地被人扶进了房间。罗信也有了七分醉,在蝶儿的服侍下,洗了一个澡,便兴冲冲地来到了卧室。

    都说小别胜新婚,罗信卧室内的大床吱呀吱呀地一直叫唤到了黎明时分。

    罗信自从来到了杭州,心神就从来没有如此放松过。这一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这些精神抖擞地醒了过来,在黛儿的亲手服侍下,洗漱,穿衣,来到了外面。见到周玉几个人却是睡眼惺忪的模样,便笑道:

    “要不要回去睡个回笼觉?”

    众人便尽是摇头,下人便摆上来茶点,这次没有人索要酒喝。实在是昨夜喝得太多了。

    “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儿?”罗信喝了一口茶,有拿起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我们都商量好了,之前我们都各自回家看过了,然后便相约一起来这里看看你。然后就分开走,各自去一个省走走。”

    说到这里,周玉叹息了一声道:“大家都是同科,而且被誉为晋阳九杰,但是如今呢?

    你已经是正四品的官员,身穿红袍了。而我们还只是七品呢。”

    罗信摇摇头道:“我这个官升的快,然后想再升可不容易。陛下之所以派我来这里,又升我为知府,实际上就是让我给他赚钱,我就是陛下的钱袋子,我琢磨着,如果我有一天赚不到钱了,陛下就会把我降职,如果我一直赚钱,我就会一直在这里当这个四品知府,一直当到我老。所以,别看你们现在只有七品,但是你们却是按部就班走着最稳妥的路子,等你们熬资历到了一定程度,官职超过我,也没有什么稀奇。”

    “不会的!”张洵摇头道:“如果你真的一直能够赚钱,陛下一定会重用你,升入内阁是必然的。想当初,严嵩不就是凭着两手,一手写清词,一手善理财,才进入内阁,得到陛下重用?你不知道,如今你虽然不在京城,但是京城内谈论你的人却绝对不少。”

    “哦?”罗信性质大增道:“都怎么谈论我的?我的名声可好?”

    “名声嘛……”几个家伙交流了一下眼神,张洵道:“一般般啦。”

    “一般般是什么意思?”罗信瞪着眼睛问道。

    “坊间传言,东南对倭寇取得的胜利根本就不关胡宗宪什么事儿,都是不器你做的。不过对于这一点,百官却没有人感觉到奇怪,你原本就是军神,草原几十万大军都被你屠了,东南那点儿倭寇被你顺手灭了,也没有什么稀奇。而且武将原本在大明朝就没有什么地位,哪怕你贵为军神,也不会放在那些文人的眼中。至于你市舶司赚钱了,大家也就称赞你一声是个赚钱的好手。”

    “这……就完了?”

    “嗯!”张洵点头道:“就这些。”

    “这算什么名声啊!”罗信摇头道:“我听出来了,这些人就是在笑话我根本就没有治理天下的能力。在他们的眼中所谓军神,不过是匹夫之勇。所谓善理财,不过是搂钱的耙子,都难登大雅之堂。”

    “是啊!”陶兴彦点头道:“如今就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之前你只是一个专门掌管市舶司的同知,不管你做的多好,也就是一个赚钱的耙子。但是,如今不同了。你已经是杭州府的知府,如果你能够将杭州府管理得井井有条,那就证明你有治理天下的能力,到那个时候,朝堂的那些人就得乖乖的闭嘴。”

    罗信沉吟了一下,心道还真是这么一回儿事儿。仔细想了想,如今杭州真是蒸蒸日上,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花费多大事的力气,因为此时的杭州已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对了!”叶知秋突然开口道:“我们在京城发展了一些复兴社的会元,总体来说人员增加了,但是都是小官,也就是说我们的力量只有数量,没有质量。不器,你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罗信含笑道:“当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那就是质量。不要怕官职小,我们复兴社的人终究会成长起来的。对了,明年就应该是会试和殿试了,你们哥几个不如借着这次公费出去游历,多讲几次学,将我们复兴社的影响力扩大一下。”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晋阳九杰的名头还是挺响的,虽然在南方还有一些地方的学子不服我们,但是在北方,我们晋阳九杰绝对是一呼百应。”

    罗信也来了兴致道:“那我们九个人就一人一个省,在就管东南这一块了。到时候我们几个人比比,谁带出来的进士多。”

    “好,我们就比比!”众人就亢奋了起来,

    “大家自己选省份吧。”罗信笑道,众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挑起了地方,片刻功夫,便各自选出了一个省份。

    众人心中有了事情,倒是不肯再在罗信这里多呆,毕竟这些人的年龄都比罗信大,那罗智更是罗信的小叔。科考考不过罗信也就罢了,但是怎么说大家也都是同榜进士,相差并不多。进入到官场之后,那就不是学问的事情了,这些人当初都非常有信心在做官上超过罗信,因为罗信的年龄太小了,人情世故自然要浅了很多。

    但是……

    这才多久?

    也就两年的时光,罗信就穿上了红袍,成为正四品的官员。

    而他们呢?

    依旧是七品!而且还在翰林院,手中并没有实权,罗信可是硬邦邦的四品杭州知府。

    而且如今罗信这个杭州知府和以前的杭州知府可不同了。如今的杭州可是有着一个市舶司,是日进斗金的市舶司。是整个大明最关注的一个府,是嘉靖帝的钱袋子,坐在这个位置,只要平平安安地为嘉靖帝赚几年钱,会不升官吗?

    虽然罗信的事情有些复杂,但是毫无疑问就目前来说,罗信已经远远地把他们抛在了后面,这些人也是天之骄子,哪怕罗信是他们的好友,这争胜之心也不可避免。如今有了去四处讲学这件事情,大家也都卯足了一股劲,要和罗信争上一争。

    而且他们的心中也十分清楚,这件事情对于他们在仕途上有着极大促进作用。一旦他们讲学的省份考中的进士多,这不仅是赢得了那些进士的感激,也会在士林中声名远播,赢得尊重。自然而然地也就在朝堂之上有了话语权,哪怕只是一丝话语权,对于他们的仕途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周玉等人只在杭州待了三天,便纷纷告辞,踏上了属于自己心中的战场。

    他们这一离开,原本被罗信推荐,最终提拔上来的贺年和王梓任还高兴的认为,罗信终于可以回来上班了,却没有想到,罗信一头扎进了陆如黛的身边,每日陪着陆如黛四处旅游,再不就是两个人在后花园腻歪着,过上了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日子。

    实际上,罗信对于如今的杭州府局势非常清楚。市舶司已经和藩国商人做过了两次交易,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藩国商人前来杭州,五大世家已经牢牢地掌握在罗信的手中,王直和徐海,辛五郎正忙着相互打仗,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大明,若是没有张道源的突然出现,可以说杭州已经进入到盛世阶段,所以罗信也乐得放下俗事,和陆如黛尽情地享受生活,因为他知道,这种平静幸福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打破。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