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少奶奶来了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少奶奶来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他是谁?”

    “叫……叫……李什么……对了,叫李公明!”

    “李公明死了?”宋大年大惊。

    罗信没有搭理宋大年,而是冷然问道:“你怎么认识李公明的?”

    “他是红袖招的常客,经常来找含烟。”

    “常客?”

    “是!”

    罗信沉思了一下道:“这位柳含烟小姐是你自幼培养的?”

    “不是!”这个时候,那个老鸨也意识到了一些不妥,急忙摇头道:“她是前年来的红袖招,并不属于我们红袖招的人,只是借住在这里。”

    “借住?”罗信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宋大年知道罗信从来没有来过青楼,便在一旁解释道:

    “这借住一般都是一些大家才能够做的事情,就像柳含烟,她并不是红袖招的人,只是在红袖招借住。而红袖招也能够借助柳含烟的名气,提升人气,赚更多的钱。”

    罗信点点头,又抬头问道:“真的?”

    “真的,比真金还真!”老鸨急忙点头道:“大人不信,可以去问青楼中的人,他们都知道。就算大人不信任红袖招,您可以随便找一家青楼问问,她们都知道。”

    罗信点点头,他知道再追问下去,也追问不出个所以然,哪怕这红袖招是红巾军的,那柳含烟也一定是前年到来的,这个局红巾军早就布设好了,只是前年……

    前年自己还没有来到杭州,看来柳含烟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自己,只是后来自己来到了杭州,才引出来这场刺杀。

    那么……

    柳含烟来到杭州的目的是什么?

    罗信想了一会儿,没有想明白,索性便不再去想,望向了老鸨道:

    “柳含烟走了之后,如今红袖招的头牌是谁?”

    “是张翠娘。”

    “把她唤来吧,在给我们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

    “是!”

    那老鸨施礼之后,便向着门口走去,背后又传来了罗信的声音:

    “慢!”

    那老鸨的身子便是一哆嗦,连忙站住,转过身来,恭敬地说道:

    “罗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罗信淡淡地说道:“再唤了两个姑娘过来陪酒。”

    “是!”

    那老鸨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旁的宋大年闻听脸上却是一喜,他就要离开杭州了,而且还是降职,虽然被罗信点化,心中已经不沮丧,但还是有些郁闷,如今看到罗信的架势,是要陪着自己疯狂一把,脸上不由现出感激之色道:

    “不器,虽然我去了南京,但是只要你需要我,为兄万死不辞。”

    “没那么严重,罗信笑道:“今夜我们什么也不想,只要开心!”

    “对,只要开心。”

    不一会儿,酒菜便如同流水一般地上来,两个标志的姑娘也来到了屋子里,分别坐在罗信和宋大年的身边,对罗信和宋大年两个人劝起酒来。

    罗信悄无声息地转动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那戒指就探出了一根银针,在不被众人发现的情况下,将所有的酒菜都检查了一遍之后,这才放开胸怀吃喝了起来。

    又过去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如今红袖招捧起来的头牌张翠娘便抱着琵琶走了进来,给罗信好和宋大年施礼之后,一双妙目就锁在了罗信的身上。

    老鸨可是告诉她屋子里面的两个人的身份,当时张翠娘就激动了。

    罗信是谁?

    当朝状元,而且据说当初失踪的柳含烟就是因为唱了罗信写的词,才夺了花魁,如果自己能够请罗信也为自己写一首词,那……自己最起码坐稳了如今红袖招头牌的位子。

    “大人,您想听什么曲子?”张翠娘俏生生地问道。。

    “问他!”罗信一指宋大年道。

    宋大年看了一眼张翠娘,心中便有些失望,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眼前的张翠娘都要比柳含烟差了一个层次,便摆摆手道:

    “你随便唱吧。”

    然后便一只手在旁边的姑娘身上摸索着,另一只手端起酒杯道:

    “不器,这一顿酒之后,便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够再在一起喝酒,来,我们喝。”

    “好,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罗信也端起了酒杯,和宋大年一碰,然后一饮而尽。两个人推杯换盏,大吃大喝,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一旁弹奏的张翠娘,让她的心中十分委屈,想要耍性子离开,又不想放过这个结识罗信的机会,便又只好耐着性子留在了这里。

    倒是坐在罗信和宋大年身旁的两个姑娘脸上放光,特别是坐在罗信身边的那个姑娘,心中暗道:

    “今日如果能够和罗大人共度良宵,那就发达了。”

    所以,两个姑娘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不停地劝酒。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那宋大年便摇摇晃晃,最终“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哈哈哈……宋兄,你……你喝醉了……”

    然后又伸手去推宋大年,脸上的神色笑容可掬:“起来……起来,什么借着喝……哦?睡着了?”

    “麻痹,睡个毛,起来嗨!”

    “哈哈哈……”

    “噗通……”

    罗信也趴在了桌子上昏睡了过去。那个坐在罗信身旁的女子便大喜,双手搀扶着罗信就想着把罗信搀扶起来,口中还娇滴滴地说道:

    “罗大人,到奴家房间里,奴家给你好好醒醒酒。”

    张翠娘“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娇喝道:“你们退下。”

    “怎么?”

    那个搀扶着罗信的姑娘不干了,这也是张翠娘刚刚被硬扶上头牌,威信还不够,谁都想将张翠娘踩下去,当上头牌。如果能够今天睡了罗信,有着罗信的支持,别说这头牌了,说不定就能够当上明年的花魁,这自然不能想让,朝着张翠娘横眉竖目。

    “你……好大的胆子!”

    张翠娘也意识到了什么,上前几步,伸手使劲去推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也不甘示弱,放开罗信,伸手去推张翠娘,两个人便厮打了起来,趁着两个人厮打,宋大年旁边的那个姑娘,悄悄将宋大年扔到了一边,来到了罗信的身边,便想要搀着罗信离开,却被厮打中的两个女子同时看见,两个便同时扑向了那个女子,三个人厮打成了一团。

    “砰!”

    房门被推开,宋大年和鲁大庆两个人的身形出现在外面,厮打中的三个女子身形就是一顿,张翠娘见到鲁大庆和万大全走了进来,一人背着一个人,便向着外面走去,不由急声喝道:

    “你们是谁?你们要把罗大人带到哪里去?”

    万大全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冷地看着三个女子,那三个女子被万大全目光一扫,遍体生凉。万大全冷哼了一声道:

    “我是罗大人的卫队长,自然是将我家大人送回府中。三位小姐安歇吧。”

    话落,便转身离去。房间内三个女子愣愣地站在那里。半响,张翠娘恨恨地一跺脚,朝着那两个女子阴狠地喝道:

    “你们两个贱人,等着我收拾你们。”

    话落,蹬蹬蹬地冲出了房间。留下那两个女子,面色苍白,六神无主。这要是能够将罗信拉进自己的房间,以后自然不需要害怕张翠娘。

    但是,现在……

    大街上。

    夜风习习。

    一辆宽大的马车内,鲁大庆扶着罗信,万大全扶着宋大年坐在里面。整个车厢内都是酒气的味道,鲁大庆和宋大年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俱都是哭笑不得。他们跟了罗信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罗信逛青楼,还是第一次见到罗信醉成这个样子。

    不过,两个人一想到宋大年是因为被降职,罗信是因为升官,这两个人凑副到一起,喝醉了也情有可原。

    “嗯?”

    鲁大庆感觉到怀中的罗信动了,便是一惊,却见到罗信坐了起来,睁开了双眸,那眼中哪里还有半点儿醉意?

    “侯爷!”

    “大人!”

    万大全和鲁大庆两个人都惊叫出声,罗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叹息了一声道:

    “看来这红袖招没有问题,或者是隐藏太深。”

    “大人……您没醉?”万大全小心翼翼地问道。

    “醉什么醉!”罗信摇了摇头道:“回府。”

    此时,距离杭州千里之外,正有两匹快马披星戴月向着杭州的方向疾驰而来。这两匹马上各自骑着一人,一个人中年男子,另一个是青年男子。只见那个男子凝声道:

    “夫人,已经近午夜了,我们已经错过了住宿的地方,还是先找过地方露宿吧。”

    那个青年男子点头道:“鲁大叔,都怨我赶路心切。”

    这两个人赫然是鲁仲连和女扮男装的钟金哈屯。

    运河。

    一艘大船停泊在码头,在甲板上却有着一群人正在饮酒高歌。

    “浩德,我们终于离开了京城,可以出去游历了。”一个青年文士眉飞色舞道。

    “是啊!”

    那个被称作“浩德”的青年站起身形,面朝船头展开了双臂高喊道: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对,对!”又有几个人也站了起来,一起张开了双臂,一个个如同展翅欲飞的大鸟,抻着脖子喊道: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噗嗤……”

    在船上二层的一个房间内,临窗出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捂嘴轻笑道:

    “少奶奶,少爷的那些朋友像小孩子一样。”

    从窗户处现出了一个娇美的女子面孔,赫然是陆如黛,眉眼含笑地望着甲板上的那些人道:

    “他们也是在京城闷得苦了,总算可以以翰林的身份四处游历了,便难免放纵一下心情。”

    “少奶奶。”蝶儿轻声道:“我们家也没有求陛下让您去探望少爷,陛下怎么突然就下旨允许您去探望少爷了呢?”

    陆如黛淡淡地笑道:“陛下这是在向相公以示恩宠,让相公更加忠心。”

    这一行人正是前往杭州,奔着罗信而去。

    这要从上次黄锦来杭州宣旨之时,罗信和黄锦闲聊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有些想家了。黄锦便记到了心里。等着回到了京城,便将此事告诉了嘉靖帝。没有想到,嘉靖帝闻听之后,却是笑道:

    “什么想家了,年轻人生龙活虎,是想女人了。罢了,既然已经施恩,那就施恩到底吧。你去罗家宣旨,告诉罗家,朕允许罗信的夫人前往杭州探望罗信。”

    陆如黛得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欣喜异常,刚刚新婚不久,罗信便离开,这让刚刚成为新妇的陆如黛难掩寂寞,如今听到自己可以去杭州探望夫君,心中不仅雀跃。

    而恰好的是,周玉这帮子在翰林院的人,也到了外出游历的时候,于是便一起租了一条船,顺着大运河向着东南行来。此时在甲板上纵酒狂歌的正是周玉,张洵,黄生,海正,刘秀文,陶兴彦,云知秋和罗智八个人。

    这次罗智跟着来,一方面这是属于晋阳九杰的聚会,他不能不来。另一方面,他也是带着父亲的命令,带着家里十几个护卫,担负起保卫和照顾陆如黛责任。

    却说罗信虽然是装醉,实际上也喝了不少,回到了衙门,让人将宋大年扶进去,自己则是回到了卧室,三把两把把衣服脱去,躺在床上酣睡了过去。

    第二天.

    罗信为宋大年送别,望着宋大年离去的背影,罗信转过身望向杭州城,心中一片火热。

    “从今日起,这杭州府就属于我罗信的了。”

    回到了知府衙门,罗信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如今他已经贵为杭州知府,不再是只掌管市舶司的杭州同知了,一切事宜都需要他的熟悉和了解。好在,罗信并不是一个初到此地的官,而且在杭州早已经树立了绝对的威信,没有那个官员敢糊弄于他。让他很快地便熟悉和了解了杭州的一切事宜。渐渐地做到了心里有数。

    这一日。

    罗信刚刚批完了一份卷宗,放下毛笔,揉了揉太阳穴,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便看到鲁大庆一路跑着就冲了进来,脸上带着狂喜之色,还没有冲进大门,便激动地喊道:

    “侯爷……少奶奶来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