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徐阶和高拱都蒙圈了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徐阶和高拱都蒙圈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呼……”

    嘉靖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只要罗信没死就好。在这个时候,他还真是舍不得罗信死,如今正是市舶司的紧要关头,他已经尝到了罗信送来的金银的好处,就是想要处死罗信,现在也不是时候。

    现在不仅不能够处死罗信,还要好好笼络他,让他为嘉靖帝赚钱。望着陆炳,凝声道:

    “消息一旦传过来,要第一时间送到朕的面前。”

    “老臣遵旨。”

    第二日。

    高拱和徐阶正在值房之内你一言我一语地交锋,看似语气平淡,面带笑容,但是那语言中却是刀光剑影。此时徐阶正在和高拱做交易,希望能够拿到杭州知府的任命权。

    徐时行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焦急之色,先是向着徐阶和高拱两位大人施礼之后,然后将一份奏章放在了徐阶的面前道:

    “阁老,加急。”

    “哪里的?”徐阶一边拿起了奏章,一边随口问道。

    “杭州,罗大人。”

    徐时行急忙道,此时他的心中十分复杂,如今他还只是一个从六品司值郎,但是人家罗信却已经是正五品同知了。当初大家同为进士,虽然罗信为状元,但是他徐时行也是榜眼,心中憋了一股劲儿,虽然在科考上输给了罗信,但是在官场上却一定要赢罗信。也正是因为这个心念,当他见到罗信岌岌可危的时候,最终选择了投奔如日中天的徐阶。

    但是……

    他有了徐阶这个强大的背景,而罗信却没有丝毫背景,结果却是罗信依旧走在了他的前面,将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甚至他现在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和罗信已经不再一个层面上,和罗信争斗的是徐阶这样的阁老,罗信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他。

    徐阶不知道徐时行如今心中所想,听到是罗信的折子,而且还是八百里加急,立刻便打开了折子观看了起来。迅速地将奏章看完,脸上就阴沉了起来,见到高拱一直望着自己,便将奏章递给了高拱。高拱看完之后,一时之间也沉默不语。半响,高拱道:

    “没有想到,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张士诚的后代一直没有放弃仇恨。”

    徐阶摇头叹息道:“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家仇国恨。”

    高拱也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情,还是要禀报给陛下。”

    “是啊!”

    徐阶点点头,突然他眉毛突然一扬,罗信在杭州被刺,这不就是宋大年的责任吗?这不就罢免宋大年的理由吗?都不用找理由把他平调到南京,完全可以把他调任南京,降级使用。这一下,杭州知府的位子空缺出来了,就看高拱是否能够放手了,想到这里,望向高拱道:

    “高公,我们刚才所议之事如何?这次我答应你的条件,你不会再增加条件了吧?”

    高拱的眼睛也是一亮,此时他也意识到这是调动宋大年的最好时机,错过这个时间,徐阶又要费不小的力气,所以才对自己妥协。不过能够通过这个交易,分别在吏部和户部各自得到一个位子,也是一个合算的交易,便点点头道: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起身向着万寿宫行去。

    万寿宫。

    嘉靖帝看完了罗信的奏章,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锦衣卫的第二封消息还没有到达京城,但是嘉靖帝却相信罗信奏章内所言,因为在这样的大事上,罗信不会撒谎,也不敢撒谎。正因为他的心中认定这件事情是真的,他的脸色才是铁青一片。

    没有想到张士诚的后代还敢惦记着皇帝的位子。这要是将罗信杀了,谁给朕赚钱?

    而且……

    嘉靖帝突然心烦意乱起来,站起身形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如今张士诚的后代冒了出来,可是吓得嘉靖帝浑身冷汗。如果仅仅是张士诚的后代也就罢了,但是如今看来,那个张道源的手下很明显有着一批人,去杀罗信就能够出现近三百人,可见他手下的人不少,说不定张士诚的后代经过了一代一代的经营,有的军队将领都是张家的人,他们只是潜伏在军队中,等待着造反的时机。

    嘉靖帝突然顿住了脚步,额头上冒出冷汗。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如果没有罗信的突然出现,阿拉坦汗不会死,对大明北方边关的威胁只会越来越强,至于东南的倭寇,虽然战报上说的都是胡宗宪的功劳,而且锦衣卫送来的消息也不是很清晰,但是嘉靖帝却在心中认定,这里一定有罗信的功劳,而且是至关重要的功劳。

    可以说,大明这一南一北的祸乱都是罗信给评定的。如果没有罗信,这一南一北彻底乱了起来,南北夹击,大明势必捉襟见肘,而在这个时候,张道源骑兵造反,大明堪忧啊。

    那如今呢?

    是否需要罗信?

    据说草原上被一个叫作钟金哈屯的女人统治了一半,不管在将来究竟是谁统治的草原,这个日子都不会遥远了,因为在这么短时间内,草原就被分成了两大势力,而不是十几个小势力相互厮杀,可见这两个大势力的强大。一旦草原再度统一,便一定会重新对大明边关形成威胁。

    在这个时候,嘉靖帝还没有得知草原的钟金哈屯已经将手中的势力交给了一个叫作罗青的人。他只是在分析着未来的局势。

    东南。

    胡宗宪说要招安王直,但是过去了这么久,依旧没有丝毫进展。一旦东南战火重开,大明北方边关也燃起战火,那个时候谁来平定战乱?谁来平定更加可怕的张士诚的后代?

    马芳吗?

    还是胡宗宪?

    嘉靖帝摇摇头,马芳已老,胡宗宪……能力还是欠缺……

    但是……

    罗信就是一柄双刃剑,对敌好使,对老朱家也锋利啊!

    嘉靖帝紧紧地锁起了眉头,此时他的心中十分纠结。他的心中有两个声音,一个是必须将罗信尽快杀掉,一个是杀了罗信,就是自毁长城。

    “杀!”嘉靖帝最终下定了决心:“罗信必须死,否则自己死后,自己的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能够压制得住罗信。只是在自己死前,却要好好利用罗信这柄剑,让他为大明江山扫平隐患,到时候再将罗信杀死,留给儿子一个安稳的江山。”

    心中有了主意,神色便平静了下来,回到了龙椅前坐下,淡淡地说道:

    “你们怎么看?”

    高拱便微微垂下了眼帘,将话语权交给了徐阶,反正是徐阶要那个杭州知府的位子,徐阶便上前一步施礼道:

    “陛下,杭州连续出现祸乱,这证明宋大年的能力已经不足以担任一州知府,臣提请罢免宋大年杭州知府官职,去南京降级使用。”

    嘉靖帝点点头道:“就让他去南京礼部担任一个五品主事吧。”

    徐阶心中就是一喜,宋大年虽然只被降了一级,但是在南京礼部担任一个主事,其掌握的权利别说赶不上一个七品知县,都赶不上一个县衙的县丞或者典狱。

    他的目的已经成功了一半,将宋大年降职到南京,让天下人,特别是心学那些人看到得罪自己的下场,警告那些人必须和自己一条心,也只能够和自己一条心。现在剩下了另一半就是将自己选中的人送到杭州担任知府了。

    他的心中在得意的笑。

    罗信啊罗信!

    你就等着瞧吧,这次我一定会在杭州给你层层设置阻力,让你在杭州寸步难行。再次向着嘉靖帝深施一礼道:

    “陛下,杭州知府的人选……”

    “朕已经有人选了。”

    嘉靖帝的话令徐阶那颗得意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好比三九天一下子把他给塞到了冰窟窿里面。当下结结巴巴地问道:

    “陛下……是……谁?”

    “罗信!”嘉靖帝淡淡地说道。

    “罗信?”徐阶一下子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

    嘉靖帝看了徐阶一眼,神色一冷。此时嘉靖帝的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自己临死前要杀罗信。所以他此时已经把罗信当作死人来用,毫无顾忌。

    张士诚的后代给他的威胁太大了,北方草原那帮子鞑子也就是跑到大明来抢一些东西,东南倭寇也是如此。

    但是,张士诚的后代却不是如此,他们是要来和他抢天下的,所以草原不可能,东南不可能,可怕的是张道源。

    张道源必须死,红巾军必须剿灭。

    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人,在嘉靖帝的心中只有罗信一个人。所以,嘉靖帝便要重用罗信,给罗信升官,给罗信甜头,让罗信感恩于他,也借此麻痹罗信,让罗信为老朱家效死,将张道源和红巾军剿灭。

    看到嘉靖帝的脸色阴冷了下来,徐阶的心就是一凛,他知道杭州知府这个煮熟的鸭子飞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准备白费心思,和高拱争论了一天的交易也是白费力气。

    但是……

    不能够让罗信那么舒服,杭州知府没有了,不是还有杭州同知吗?

    罗信既然升任杭州知府,那总得将杭州同知交出来吧?也就是要把市舶司交出来吧?

    徐阶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如果能够把市舶司抓在手里,那可比得到杭州知府强多了,到时候完全可以背靠市舶司将罗信这个知府架空,之前罗信不就是这么做的吗?最后将宋大年收服?

    “陛下!”徐阶抑制着自己心中的兴奋道:“罗信既然升任了杭州知府,那杭州同知……”

    高拱的心中一跳,猛然抬头,杭州知府的位子可以交易给徐阶,让徐阶和罗信去斗,他坐看风云。但是这杭州同知的位子可不能够给徐阶,那可是掌管着市舶司。他刚要开口说话,却又听到嘉靖帝淡淡地说道:

    “杭州同知由罗信兼任。”

    最终徐阶和高拱两个人都灰溜溜地走了,实际上,不仅仅是徐阶眼红市舶司,高拱也同样如此。他们两个走在皇宫的大道上都沉默不语,徐阶和高拱此时心中都有些捉摸不定嘉靖帝的心思,原本看着以前嘉靖帝对罗信的行为,两个人都认定嘉靖帝忌惮罗信功高盖主,对罗信起了杀心,而且他们两个认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但是……

    如今他们又感觉嘉靖帝要重用罗信。

    高拱有些后悔,后悔鼓动罗信显露出理财的能力,难道嘉靖帝真的想要重用罗信?想要把罗信当作辅佐他儿子的重臣?

    以罗信在军中的威望,以罗信大儒的身份,以罗信理财的能力,再以罗信和裕王的关系……

    这将来嘉靖帝归天,裕王登基,还有他们两个什么事儿?

    这嘉靖帝终究是怎么想的?

    万寿宫。

    嘉靖帝亲手写完了圣旨,然后对黄锦道:“黄伴伴,你跑一趟吧,告诉罗信,只要他不负朕,朕定当不负他,朕的儿子还等着他辅佐。”

    黄锦的脸色就是一喜,这是陛下不想杀罗信了?要把罗信当作未来皇帝的辅佐之臣了?如此自己的晚年无忧了……

    杭州。

    戚继光最终还是没有抓到张道源,满脸羞愧地回到了杭州,站在罗信的面前道:

    “末将无能,没有抓到张道源。”

    罗信摆摆手道:“元敬兄,张道源哪里会那么好杀?想当初锦衣卫同知刘守有率领数十个锦衣卫拱手,千里追杀张道源一个人,不仅没有杀掉,反而被张道源杀了十几个,像他们这种人,未胜,先虑败,早就留好了若干退路,抓不到他们也正常,我们慢慢来,总能够抓住他。”

    “是!”

    “元敬兄一路辛苦,早些回去安歇吧,等着我摸到了张道源的跟脚,到时候还要元敬兄将他们一网打尽。”

    戚继光的眼睛一亮:“末将等候大人的消息。”

    罗信点点头,戚继光再次施礼道:“末将告辞。”

    戚继光离去之后,坐在一旁的宋大年关心地说道:“不器,你以后出去可要多加小心,要多带护卫,再不能够独自微服私访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