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惊圣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惊圣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这个时候,罗信已经看到自己这边已经死去了五个人,还有三个受伤,虽然对方死伤的更多,但是对方人也比自己这边多了太多。

    究竟是谁要杀我?

    罗信目光向着四周扫视,目光就是一凝,便看到在月色之下,一条人影在湖面上踏水而行,几个起跃,已经跳上了一条船,然后大脚在甲板上狠狠一瞪,身形便如同一支利箭一般向着罗信激射了过来。

    “张道源!”

    在这一刻,罗信终于认出了张道源。他不知道张道源为什么要杀他,但是却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张道源的武功绝对不低,而且这种江湖上的功夫,恐怕自己不是张道源的对手。

    这些念头刚刚想起,那张道源的身影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手中的一柄长剑已经化作了一道寒光。

    罗信的脚步一错,折扇向着长剑点了过去。

    “叮叮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撞击声,那剑光在罗信眼前纵横交错,只是短暂的几个回合,罗信手中的折扇便被张道源砍成了数截。

    “砰……”

    罗信的大脚在甲板上一跺,身形便向着后面退去。

    “嗡……”

    斜刺里一柄大刀向着罗信懒腰斩了过来,罗信脚步一错,同时右手一探,便将那个持刀人的手腕抓住,然后向着身前一领,那个人就被罗信拉到了身前。

    “噗……”

    张道源的一剑便刺进了那个持刀人的前胸,那个持刀人便惨叫了一声。

    “砰……”

    罗信一脚将那个人踹飞,向着张道源撞击了过去,右手已经抢过了他手中的长刀。

    “嗖……”

    张道源身形一闪,便闪过了那个尸体,身形向着罗信扑了过来,双目赤红地喝道:

    “罗信,我要杀了你。”

    罗信一刀在手,身上的气势立刻变得不同,纵横千军万马的杀气从他的体内散发了出来。这个时候,他的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丝文人气质,却仿佛从地狱归来的将近,双手握着长刀,吐气开声,随着他那一声高喝,一刀劈了出去。

    这一刀仿佛关帝重生,威猛的气势让他的身躯在张道源的眼中都变得高大,让杀红了眼的张道源心中猛然一惊,竟然不敢硬接罗信这一刀,身形猛然向着一侧翻滚了出去。随后在蹂身而上,向着罗信刺来。

    “叮叮当当……”

    张道源围绕着罗信不住地盘旋,手中的长剑如同狂风鄹雨一般地密集地向着罗信攻击过去。罗信却如山一般,每一刀都带着如山般地气势。

    万大全等人看到了罗信的危机,一个个都想要冲过来,但是却被红巾军层层堵截,眼睁睁地看着罗信落在了下风。。

    不错。

    罗信此时完全落在了下风,原本他就不善于这种江湖游斗,他更善于军中的马上冲杀,此时被张道源逼得完全脱不开身,张道源的剑式就如同一张网,将罗信紧紧地困在了里面,而且那张网越来越小,待到完全收紧的时候,就是罗信毙命之时。

    “嘶……”

    张道源的长剑又如同一只毒蛇一般地划过了空间,向着罗信急刺了过来。罗信猛然大喝一一声,身上的气势暴涨,这一刀带着罗信全部的精气神,别说是在和罗信相斗的张道源,就是一直想要冲过来的王大全等人脸色都是一变。因为他们都看出来,罗信这一刀就是搏命一刀,如果这一刀不能够伤到张道源,罗信就是待宰的羔羊。

    “大人……”

    王大全急的一边吼叫,一边奋力地向着罗信这边冲杀,而张道源的身形却是急速地向着左后方飞退。

    “砰……”

    令张道源和万大全吃惊的是,罗信那威猛的一刀劈至半途却猛然收起,大脚在地面上一跺,身形向着后面就跳跃了出去。

    “想逃?”

    张道源厉喝一声,大脚在甲板上一跺,身形便像一支利箭一般向着罗信激射而去,在夜色之中没有人注意到,罗信在身形跳跃起来的时候,已经将右手中的长刀交到了左手,而去右手在身形跳跃起来,收起双腿的瞬间,在靴子筒里摸了一下。

    “砰!”

    罗信的身形落在了甲板上,但是却没有如同他人想象的那样继续逃亡,而是转过身,抬头望向了正跳到空中,向着罗信俯冲而来的张道源。

    此时张道源也看到了罗信停了下来,眼中便现出了无尽的杀气,手中的长剑一领,便向着罗信的咽喉刺了过去。

    突然……

    他的心一跳,此时她距离罗信还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就在这么远的距离,却见到罗信抬起了手,而且那手中不是刀,而是一把火枪。

    张道源当然认识火枪,身在空中,腰劲一拧,身形便向着右侧翻滚。

    “砰!”

    一声枪响,整个画舫上就是一静,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厮杀,将目光都望向了罗信和张道源。罗信在放出一枪之后,左手已经将刀扔下,迅速地深入怀中,取出了一颗纸制子弹,飞快地装进了右手中的短枪内。

    “砰……”

    这个时候,张道源的身形落在了甲板上,他的额头左边有着一道伤痕,他最终还是躲过了罗信的那一枪,不过还是被擦破了额头,他心有余悸地瞪着罗信,凶厉地喝道:

    “你死定了!”

    罗信淡淡一笑,抬起了手中的短枪,瞄准了张道源。张道源刚才只是顾着在空中翻滚,躲避那一枪。为了躲避那一枪,张道源已经将自己全部的本事都用了出来,那一瞬间,那里还能够关注到罗信的动作?

    再说了……

    他见过的火枪都是从前面的枪口装火药,再装铁丸,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燧发枪,更没有听说过纸制子弹。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装上火药?

    所以,他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狞笑,一边向着罗信逼近,一边狰狞地说道:

    “罗信,你还举着枪吓唬谁?我今天要将你凌迟……”

    “砰……”

    罗信的枪声想了,张道源的左胸冒出了鲜血,罗信快速地取出子弹装进了火枪。张道源的眼中释放出极度惊惧之色,大脚在甲板上一跺,身形便冲天而起,向着湖面那十几艘船中的一艘落了下去。

    “保护主公!”

    突然一个红巾军大喝了一声,向着罗信扑了过来,那些红巾军都向着罗信扑了过去。万大全急忙率领着手下也向着罗信汇聚过来,保护罗信,罗信望着已经乘船远去的张道源,心中暗道:

    “也不知道他死没死!”

    “砰!”

    抬手一枪,将一个快要冲到他跟前的红巾军击毙,同时快速地装填子弹,然后抬手又是一枪。便有一个红巾军扑倒在甲板上。

    当罗信连续又开了五枪之后,红巾军胆怯了,开始溃败,向着自己的船跳了下去,然后向着岸边逃亡。

    “大人……”万大全来到了罗信的身边:“要不要追?”

    罗信望着四散的十几条船,弯腰从甲板上捡起长刀道:“追!上了岸,立刻通知戚继光,封锁整个杭州城,把这些人都给我搜出来。”

    一整夜。

    杭州城内到处都是喊杀声,和四处搜索的声音。到了第二天清晨,杭州城城门紧闭,戚继光带着士兵逐门逐户地搜查,不管你是什么家世,也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一律搜查。

    但是却没有搜查到张道源的踪迹,虽然杀死了二百多红巾军,也抓到了二十六个活口,但就是没有抓到张道源。最后,戚继光在城头之上发现了血迹,便知道张道源已经用绳子从城头溜出了城外。

    当罗信收到了戚继光的报告之后,沉吟了一会儿道:“元敬,派兵出去,到城外各处搜查,他已经受伤,有很大的可能性抓到他。”

    “末将尊令。”

    戚继光匆匆而去,一旁坐着的杭州知府宋大年脸上俱是惊慌之色,杭州城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这个杭州知府绝对脱不开关系,还在罗信没有死,如果罗信死了,他这个官也就当到头了。望着罗信,忐忑不安地问道:

    “不器,那些人可审问出来,是何人要杀你?”

    罗信叹息了一声道:“不用问,我也知道他们是谁,因为张道源我曾经见过他。当年还在大同的时候,锦衣卫千里追杀他,碰巧让我看到过他。”

    “张道源?他是谁?”

    “张士诚的后代。”

    “张士诚?”宋大年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宋兄,你把那些张士诚余孽带回知府衙门审问吧,市舶司没有专门审问的人手,希望能够问出他们的老巢,将他们剿灭。”

    “好,我这就带人回去。”

    宋大年也匆匆地回去了,罗信又坐了一会儿,向着外面喊道:

    “大庆!”

    鲁大庆出现在门口:“侯爷。”

    “你带着几个人去红袖招,请柳含烟过来。”

    “是。”

    鲁大庆怪异地看了一眼罗信,心中暗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刚刚受完刺杀,就想要找柳含烟了。那柳含烟不是有李公明吗?难道侯爷看上了柳含烟?

    “大全。”待鲁大庆离开之后,罗信又朝着门外喊道。

    万大全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大人。”

    “伤亡如何?”

    万大全的脸色就是一黯道:“死了十三个,八个受伤。”

    罗信也神色黯然道:“好好安顿死者的家属,受伤的人也要重重有赏。”

    “是。”

    “你下去吧。”

    “是,大人。”

    万大全离开了二堂,在二堂大门外守卫。罗信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大约两刻钟之后,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鲁大庆走进来道:

    “侯爷,柳含烟失踪了,昨日她就没有回去,倒是找到了她的画舫,那位李公明死在画舫之中。”

    “果然如此!”

    罗信心中暗道,站起身形向着书房走去,进入到书房之后,将纸张铺开,开始给嘉靖帝写奏章,这样的大事瞒不住嘉靖帝。

    京城。

    徐府。

    徐鲁卿脸上还带着愤愤之色道:“父亲,没有想到那宋大年已经完全投靠了罗信,我们被他给耍了。”

    徐阶脸上的神色依旧非常平静,只是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厉芒,淡淡地说道:

    “确定了吗?”

    “确定了。上次我去杭州府,就觉得他有些不对,便让家中派人开始调差宋大年和监视宋大年,从各方面举止上看,这宋大年完全投奔了罗信。”

    “呵呵……”徐阶笑了两声道:“这也不奇怪,从严格意义上讲,宋大年并不是为父的人。”

    “什么会?”徐鲁卿惊讶道:“他也是心学门人,如今他背叛父亲,就是背叛心学。”

    “你说的不对。”徐阶叹息了一声道:“他宋大年虽然是心学门人,但是却不是为父的人。”

    “父亲……您这是……什么意思?”徐鲁卿错愕道。

    “因为心学不是完全一条心,也分很多派系。他和为父不是一派。不过……”

    徐阶的脸上现出了厉色道:“他背叛我不要紧,但是却投奔了罗信,真当为父白白被他戏耍不成?”

    “父亲,您要对付他?”

    “必须要惩戒他,否则心学的人更是分崩离析,我要所有心学流派的人看清晰,得罪了我徐阶,我就断他的前程。心学必须牢牢地掌握在为父的手中,如果为父失去了心学,就失去了基础。”

    “那您要如何对付宋大年?”

    “那个杭州知府他就不要做了,将他调到南京做个主事吧。”

    “那杭州知府的空缺……”

    “这个我要好好想想,如果想要派一个我们得力的人去,就势必要和高拱交易,真是麻烦啊。”

    皇宫。

    御书房。

    嘉靖帝收到了锦衣卫呈上来的折子,满脸都是怒色,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陆炳道:

    “竟然有人要杀罗信?是什么人?调查清楚了吗?”

    陆炳沉声道:“陛下,这只是第一封情报,在这份情报中只是知道罗信被人刺杀,刺杀罗信的人数有数百,而且罗信没有受伤,安然无恙。至于那些杀手是什么人,还要等后续的情报送来。”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