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错乱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错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双眼迷离,咧着嘴笑道:“这么敬酒,本官可是不喝。”

    “那大人……”

    柳含烟端着酒杯话还未说完,便被罗信伸出手一把将她抓了过来,将柳含烟抱在了怀里,坐在自己的膝上道:

    “我要你喂我喝。”

    李公明双目就是一怒,一只手就摸向了腰间。柳含烟急忙用眼神止住李公明,端着酒杯娇声道:

    “大人,壶中已经没酒了,大人先在这里喝着,小女子去为大人装酒。”

    罗信的胳膊一紧,目光迷离地在屋子里一扫,便看到了僵硬着笑脸的李公明道:

    “让他去。”

    李公明的手就是一紧,握住了藏在腰间的匕首,柳含烟的身份在红巾军中可是十分尊贵。虽然在表面上是大明青楼的头牌,暗地里却是红巾军首领张道源的未婚妻,虽然柳含烟表面上身为青楼头牌,还从来没有那个男人摸过她一根手指,今日却被罗信搂在了怀里,这要是让张道源知道,让红巾军的兄弟们知道,他李公明如何交代?

    柳含烟急忙再次用眼神止住了李公明,此时她已经看到罗信眼神迷离,就到了成功的边缘,如何肯节外生枝?便朝着李公明轻声道:

    “公明,你去取酒。”

    李公明神色便有些犹豫,柳含烟急忙对他再次使眼神儿,李公明明白柳含烟的意思,是到了给罗信喝毒酒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罗信应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恐怕喝了毒酒之后,都感觉不到疼痛就死了。

    “算了,我快去快回。”

    李公明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站起身形,快步向着门口走去。推开门,将酒壶递给站在门口的丫鬟,那丫鬟便拿着酒壶匆匆离去。

    门内。

    柳含烟端起罗信的酒杯,送到了罗信的嘴前道:“大人,小女子喂您。”

    “嗯~~”罗信摇着头道:“我要你用嘴喂我。”

    想着自己深爱的张道源的大计,再想着反正那放着催情药的酒只是通过自己的口喂给罗信,自己又不会吞下。回头看了一眼房门,李公明并没有回来,只要罗信一死,自己不说用嘴喂过他,别人也不会知道。便将手中的酒杯送到唇前,喝到了口中,然后噘着嘴向着罗信的嘴凑了过去。

    眼看着罗信的嘴凑了过来,鼻孔内的热气喷到了她的脸上,她的眼中便现出了慌乱,然后便感觉到罗信热烈的嘴唇印在了她的嘴唇上,便强忍着羞意想要将口中的酒吐到罗信的口中,却没有想到含住她嘴的罗信猛然朝她的口中吐出了一口气,让她口中的酒一下子就顺喉而下,然后便听到罗信哈哈大笑道:

    “还是让本官喂你这个小美人吧,哈哈哈……”

    柳含烟吃惊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罗信,然后脸上就现出了慌乱之色,慌忙伸出手指到自己的口中,就想要将吞下去的酒吐出来,但是此时的罗信已经有了七分迷离,软香温玉抱在怀里,哪里还能够忍得住?

    双臂一用力,便将柳含烟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然后将嘴朝着柳含烟的嘴就印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门从外面被推开,便见到李公明和那个丫鬟出现在门口,两个人脸色都是震惊之色。

    “找死!”

    李公明低喝了一声,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朝着罗信就冲了过去。那身后的丫鬟反手将房门关上,害怕五十米外的万大全等人看到,随后也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朝着罗信冲了过去。

    一股劲风向着罗信的后背刺去,罗信久经沙场,对兵刃有着本能的反应,虽然他此时只有三分清醒,还是本能地一闪,耳边就听到“嘶啦”一声,他后背的衣服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剧烈的疼痛和流出来的鲜血让罗信猛然清醒,没有看清刺杀自己的人是谁,左手便将怀中的柳含烟一推,右手便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那柄大折扇。

    身形一转,“唰”的一声,那折扇就打开,如同一把大刀,一式静湖无波横斩了出去。那李公明完全没有想到已经处于意乱情迷中的罗信还能够有如此反应,不仅躲开了他一击,而且还迅速地反击了过来。那柄折扇便划过了他的咽喉,他的身子就是一僵,顿在了那里,而就在此时,那个丫鬟已经扑倒了罗信的身前,一柄匕首泛着寒光向着罗信的心脏刺了过来。

    罗信的折扇如同一个盾牌当在了身前,在挡住那丫鬟的匕首瞬间,打开的折扇瞬间闭合,如同一支判官笔,一绞,那丫鬟手中的判官笔便被绞飞,“夺”的一声钉在了房顶之上,随后罗信手中的折扇如同判官笔一般向着对面一点。

    “咔擦……”

    那个丫鬟的咽喉就被点碎,身子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与此同时,那李公明的咽喉处也喷出了鲜血,那咽喉如同被利刃割开,身形倒在了地上。

    罗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想自己如今在哪里?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此时就是一团浆糊,而且小腹有着一团火,那一团火直冲他的脑际,让他又迷糊了起来。眼睛赤红地向着四周望去,随后他便看到柳含烟。

    “轰……”

    他的身体内仿佛有着一团火要爆炸开来,脑子里此时只有柳含烟的身影,踉跄着便向着柳含烟扑了过去。

    罗信的体力和意志力要比柳含烟强出太多,罗信喝了几杯才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柳含烟只是喝了一杯,便已经失去了八分理智。待到罗信扑到她的跟前,将她搂在了怀里,那男性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那柳含烟便彻底迷失了自己。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迅速地从身上脱落下来,扔到了地上,翻滚在大床上,大床响起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夹杂着“啪啪啪”的声音和柳含烟低婉的吟声……

    “应该喝第三壶了吧?”张道源望着柳含烟的画舫轻声道。

    “要不要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中年人低声道。

    “嗯!”张道源轻轻点头道:“让兄弟们做好准备,当含烟房中的灯熄灭之时,让兄弟们的画舫从罗信那个画舫和含烟的画舫中间划过,挡住万大全他们的视线,含烟会乘坐着小船从画舫离开。”

    “嗯!”

    中年人点点头,站了起来,来到船头,从一个人手中接过了一个灯笼举起来,在空中画了三个圆圈。张道源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柳含烟的画舫。

    慢慢地,张道源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现出了焦急之色,低声道:

    “怎么这么久?都半个时辰了。”

    柳含烟的画舫内。

    罗信望着赤身*,已经被他那啥得昏迷过去的柳含烟,微微皱起了眉头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毕竟他当初并没有完全迷失,一点点模糊的记忆呈现了出来。从床上下来,看了一眼玉体横陈的柳含烟,看了一眼床单上的落红,轻轻叹息了一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目光向着舱内一扫,便看到了角落里面的一个洗脸盆,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碗,在洗脸盆内舀了一碗冷水,来到了柳含烟的身前,将水泼在了柳含烟的脸上。

    柳含烟睁开了眼睛,目光迷茫,然后又现出了一丝痛楚,也正是这痛楚让她清醒了过来,望着站在身前的罗信,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

    罗信淡淡地说道:“说说吧。”

    柳含烟紧咬着嘴唇,最终却是摇了摇头。罗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

    “你挡不住严刑逼供的,只要把你抓回去,大刑一上,你连小时候尿床的事情都会说出来。既然早晚要说,又何必遭一遍罪才说?”

    柳含烟依旧是咬着牙摇头。罗信叹息了一声道:“你只要告诉我是谁要杀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柳含烟依旧是摇头,罗信微微思索了一下,便笑了。自己又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况且看她那幅模样,恐怕已经存了死志,就算将其抓起来,也未必能够问出什么来,只要派人盯住她,早晚会将她幕后的人揪出来。

    轻轻叹息了一声,望着柳含烟道:“你好之为之。”

    话落,转身立刻了床前,来到门口,推门走了出去。走上了船头,负手而立。

    万大全见到船头的;罗信,便吩咐画舫向着罗信驶去。

    不远处的画舫上,张道源霍然站起身形:“罗信怎么没事?”

    那中年人也霍然站起:“含烟小姐出事了。”

    “等罗信上了船,让兄弟们动手,我们去含烟的画舫。”

    万大全将画舫靠近了柳含烟的画舫,罗信跳上了画舫道:“留下几个人盯着柳含烟,我们回府。”

    万大全一愣,便吩咐三个人跳上了柳含烟的画舫,然后下令画舫向着岸边靠去。此时他才发现罗信后背受伤,不由震惊道:

    “大人……”

    罗信摇了摇头,目光向着四下扫去,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

    “大权,准备战斗。”

    万大全神色一愣,目光向着水面上扫去,便见到十几艘画舫正向着他们包围而来,立刻凝声喝道:

    “兄弟们,保护大人。”

    五十个老兵立刻神经紧绷了起来,仓啷啷地拔出了腰刀,望向了那十几艘画舫。那十几艘画舫很快将罗信的画舫包围在中间,也没有人呼喝,一个个向着罗信的画舫跳了过来,挥着手中的长刀,向着罗信扑了过去。

    瞬间……

    画舫上响起了密集的兵刃碰撞声。

    湖面上立刻大乱,在湖面上画舫中的人都认识罗信的画舫,此时见到有人在杀罗信,一个个便将画舫迅速地靠岸,向着官府报信。

    而就在此时,在战斗圈子之外,一艘画舫悄无声息地靠近了柳含烟的画舫。张道源和那个中年人跳上了画舫。

    “什么人?”

    他们两个刚刚跳上画舫,便见到三个人手持着刚到逼近了过来。张道源的身形猛然欺近,腰间的长剑已经握在了手中,只是一个照面,便从那三个老兵的中间穿了过去,大步向着柳含烟的房间走去,在他的身后,那三个老兵的身形摔倒在甲板上,咽喉喷射出鲜血。

    “砰……”

    张道源推开了房门,便看到柳含烟衣衫整齐地坐在椅子上,正茫然地抬头望向了他,满脸都是泪水。目光一扫,便看到地上李公明和那个丫鬟的尸体。

    “含烟!”张道源大步走了进去。

    “道源……”

    柳含烟霍然站起,一下子扑进了张道源的怀里。张道源搂着柳含烟凝声问道:

    “他把你怎么了?”

    “我……我……”

    柳含烟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张道源明白了,今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双目释放出怒火,将柳含烟从自己的怀里推开,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中年人道:

    “你带着含烟立刻离开。”

    “主公你……”

    “我要亲手杀了罗信。”

    话落,张道源反身走出了房门,身形一纵,便跳上了船舷只是,大脚在船舷上一蹬,身形便像一只大鸟一般冲天而起。

    此时湖面上已经斩成了一片,十几艘船将罗信的画舫包围在中间,进三百多人正在想着罗信的画舫进攻,而且他们已经攻到画舫之上,万大全等人正将罗信保护在里面,和那些人激斗着。

    “砰!”

    一个护卫被对方一脚踹在了小腹上,身形便踉跄后退,想着罗信撞击了过来,同时对方冲的一柄长剑已经向着他的心脏急刺而来。那个护卫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那柄剑刺向了自己的心脏。而就在此时,从他的身后伸出来一柄这扇,敲击在那柄长剑的剑身之上。

    “当……”

    那柄长剑已经被敲击得偏离了方形,而与此同时,便见到罗信的身形从那个护卫的身侧窜了出去,一下子就欺近了那个杀手的怀里,膝盖狠狠地向着对方的裆下撞击了过去。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个杀手便佝偻了下来,但是罗信的膝盖再次提起,撞击在他的脸上,那个人登时就昏死了过去。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