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斗金花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斗金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说到这里,张道源的声音变得阴冷:“所以,他必须死。”

    中年人点头道:“只要他死了,市舶司也就开不下去了,别人没有罗信那个魄力和手腕。东南将会重归混乱,没有了罗信,倭寇也会再度登岸肆虐东南。而北方……听说草原上出现了一个叫作罗青的人,夺了钟金哈屯的权,而且收服了长白山的女真,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统一草原。如此便会对大明的北方再次形成威胁。没有了罗信,草原对大明将不会再忌惮,大明风云将起,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说到这里,张道源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低声道:“老朱家欠我们张家的债,我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中年人沉思了一下道:“我们是不是可以接触一下东南的徐海,辛五郎和王直?再接触一下北方的那位罗青?对了,主公,你说那罗青会不会是罗信的大哥?”

    “怎么会?”张道源不由失笑道:“老罗家是大明朝的新贵,只要按部就班地走下去,就会成为大明朝第一家族,怎么会做此等糊涂事?那个罗青绝无可能是罗信的大哥。”

    “那刚才属下的提议?”

    张道源的脸色就是一冷道:“记住,不要再和提和那些北方鞑子和倭寇,待我夺得了天下,必定剿灭鞑子和倭寇。大明皇帝除了朱元璋和朱棣两个人,余下的都是废物。公明应该出场了吧?”

    “嗯!”中年人点头道:“我们的计划有些匆忙,公明千赶万赶,今日上午才赶回来。主公,既然公明已经将事情办妥,为什么今日上午不去拜见罗信?”

    张道源摇了摇头道:“以罗信的智慧,给他思索的时间,说不定就会有所怀疑。只有给他一个突然袭击,不给他思索的时间,又在众人的旁观下,不容他推辞,才能够进展顺利。来了。”

    两个人的目光向着河面上望去,便见到一条小船向着罗信的画舫摇了过去,待来到罗信的画舫前,小船上一个文士朝着画舫之上拱手为礼道:

    “上面可是罗信罗大人当面?”

    罗信循着声音望去,便见到了那个中年文士,便道:“本官就是。”

    那中年文士便再度拱手道:“在下李公明,给罗大人带来了一封家信。”

    “家信?”罗信心中就是一喜,他离家日久,正所谓家书抵万金。便站了起来道:

    “李兄请上来。”

    很快,李公明就来到了画舫之上,罗信给他介绍了之后,请他落座,自有人给他加了一副碗筷,李公明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双手递给了罗信。罗信接过信,等不及回家看,便歉意地朝着大家示意,然后打开了信封,取出信看了起来。这一看,脸色就变了。

    信中说,罗信的母亲和妻子蝶儿去庙中还愿,却碰上了劫匪,危难之际,李公明带着家丁正好途径,便将罗信的母亲和妻子救了下来。之后,陆如黛讲述了一些家中事情,让罗信不必担心,恳请罗信善待李公明,最好能够报恩。罗信将信收了起来,站起身形朝着李公明深施一礼道:

    “李兄大恩,不器没齿难忘。”

    李公明急忙站起来还礼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众人就惊讶地望向了罗信,罗信便将信中事讲给了众人听,众人一听,纷纷向李公明道谢,仿佛李公明救的不是罗信的母亲和妻子,而是他们的母亲和妻子一般。待再次落座之后,那李公明的脸上便现出了扭捏之色,欲言又止。罗信见到,便含笑道:

    “李兄,可是有什么心事?”

    “这个……”李公明神色扭捏道:“在下……在下去年见过柳含烟小姐一面,便刻骨铭心。去向含烟小姐表明心迹,却被含烟小姐婉拒。心如死灰之下,便离开杭州四处游历,想要忘记含烟小姐。但是……”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一红道:“可是我四处游历,不但没有忘记含烟小姐,反而日思夜想。”

    船上的众人脸色都现出了明白之色,这种风流雅事,大家都是文人,自然爱好之。

    “后来呢?”贺年更是忍不住问道。

    “后来……我在京城去庙中上香,祈求佛祖保佑,才偶然碰到了罗大人的母亲。之后实在忍不住对含烟小姐的思念,又想到就要到八月十五花魁大赛了,便匆匆赶了回来,想要再见含烟小姐一面。”

    “见到了吗?”又有人忍不住问道。

    “见是见到了……不过,含烟小姐很是忧愁。在我百般追问之下,含烟小姐才告知我,她对这次花魁大赛没有信心。我当时便不信问道,含烟小姐是上届花魁,怎么会没有信心?

    含烟小姐言道,怡红院的清清在上次徐鲁卿回乡之际,请徐鲁卿作了一首诗,而她却没有新诗,所以才没有信心。”

    说到这里,望向了罗信道:“罗大人,在下有一个冒昧的请求。您是当朝状元公,更是写过阳林诗词集,能否求您一首诗,赠与含烟小姐,也许得您一首诗,在下就能够得到含烟小姐的放心。”

    话落,就是一脸祈求地望向了罗信。一旁的宋大年笑道:“不器,这也是一段佳话啊,不如成全李先生好事如何?”

    “大人!”贺年也开口道:“下官已经很久没有读过大人的新作了,就作一首吧。”

    “是啊,大人。”众人纷纷附和。

    罗信便苦笑道:“这诗哪里是想作马上就能够作出来的?”

    “别人不能够做出来,大人绝对没有问题。”

    “是啊,大人,君子有成人之美,大人就作一首吧。”

    李公明站了起来,朝着罗信深深一躬道:“还请大人成全。”

    罗信终于点头道:“好吧。”

    众人皆是大喜,那宋大年更是立刻喝道:“笔墨侍候。”

    便有下人收拾桌子,端上笔墨纸砚。李公明上前一步,亲手为罗信研墨。罗信持笔凝目思量。几息之后道:

    “既然李兄相思含烟小姐,不器就写一首相思词吧。”

    “好!”众人都兴奋起来。

    大明之后,情爱相思诗词没有人比纳兰容若写得好了,罗信便从纳兰容若的诗词中摘取了一首,饱蘸浓墨写了起来。宋大年则是在一旁,罗信写一句,他念一句。

    “春浅,红怨。

    掩双环,微雨花间。

    画闲,无言暗将红泪弹。

    阑珊,香销轻梦还。

    斜倚画屏思往事。

    皆不是,空作相思字。

    忆当时,垂柳丝。

    花枝,满庭蝴蝶儿。”

    “好!”

    众人纷纷叫好,宋大年更是望着罗信道:“不器,看来你离家日久,也心有思念啊。”

    罗信的目光不由变得怅然,他确实思念陆如黛和钟金哈屯了。心中虽然感慨,但是还记得这是给自己恩公李公明写的词,便将那首词送到了李公明的身前道:

    “李兄可还满意?”

    “满意,太满意了。”李公明欣喜若狂。

    罗信认真地问道:“距离花魁大赛的时间不多了,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来得及!”李公明点头道:“现成的曲子,只是把词套进去就行,而且含烟小姐作为去年的花魁,在今年的花魁大赛上将会最后一个出场。所以她还有时间。大人,在下这就告辞,等含烟夺得花魁之后,在下定携含烟请您喝一杯,还请大人不要赏脸。”

    “好说!”罗信微笑道。

    李公明便兴高采烈地匆匆而去。

    时间又过去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青楼行会的会长宣布了花魁大赛的开始,众人的精力便立刻都被吸引了过去。

    “轰轰轰……”

    连续的轰鸣,一个个烟花在空中绽放,如同千树万树梨花开,在这个时代,烟花是一个非常昂贵的东西,平时根本就看不到。此时众人望着夜空,那种美令人窒息,整个西湖周围除了烟花的轰鸣,再也没有一丝声音。

    罗信在前世是看过多次烟花的,但是自从来到的大明之后,却是再也没有看到。此时见到夜空中的烟花,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后世。

    目光看到有些画舫中一些男男女女兴奋地观看着烟花,罗信不禁想到,有机会一定要和黛儿,钟金一起看一次烟花。

    烟花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当烟花散去,四周寂静一片,所有的人依旧仰着头望着夜空,回味着刚才那绚丽的美。

    丝竹之声响起,那些没有点灯的画舫猛然明亮了起来,伴随着丝竹之声向着中央的台子行驶而来。

    安静在瞬间被引爆,数万人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那一艘艘青楼的画舫被装扮的美轮美奂,每个画舫上此时点亮的灯笼都超过百盏,而且是各种造型。

    那画舫,那百盏灯倒影在湖面之上,那是一种不逊于烟花的美。

    画舫一点一点靠近,在画舫上无数女子载歌载舞,丝竹声声,花瓣飘飘,佳人翩翩,如同仙子下凡。

    花魁大赛还没有开始,气氛已经达到了一个*。

    罗信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盛会,一时之间也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心中感叹:

    “这古代的娱乐业也不简单啊!”

    这种出场,一下子便将众人的胃口吊得足足的。那些画舫来到了高台前停了下来,然后便有一艘画舫向着高台驶去,那是今天第一个表演的花魁,百花楼的头牌红苕。

    红苕的年龄就在二八左右,头上戴着花朵,身上也佩戴着花环,如同一个花仙子。

    原本生得就极美,肌肤白嫩,又有白花陪衬,每走一步,身上的花朵都轻摇,仿佛步步生莲。

    红苕表演的是一曲百花舞,飘飘欲仙,盘旋如鹤舞,让人看得如痴如醉,就连罗信也不例外。他此时都有些担心那个柳含烟了,就算有自己的词,真的就能够击败这位红苕吗?

    当这位红苕退下之后,又上来一位装扮成杨贵妃模样的青楼头牌。跳得竟然是霓裳羽衣舞,唱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

    歌唱的美,舞跳的美。让罗信这个从未来到青楼的初哥都看得如痴如醉,一旁的宋大年笑道:

    “不器,柳含烟的压力不小啊!”

    “是啊!”罗信也点头。

    “不器,如果柳含烟没有夺魁,你这个作词的人也脸上无光啊,绝对会成为杭州府流传最广的故事。”

    罗信淡淡地一笑道:“就是一个游戏,无所谓了。”

    “也是!”宋大年点头道:“如今的你根本就不要用这种名声来太高自己。”

    这个时候,高台上的那个头牌已经表演完了,获得了如雷般的掌声。罗信将身子靠在了椅子背上,想起了前世那些选修节目,很多选手雇佣水军投票,便笑道:

    “这要是让百姓投票选出花魁,眼前这位很有竞争力啊!”

    宋大年却笑道:“那也要提防买票。”

    “哦?”罗信脸色就是一愣,没有想到大明就知道买票这种猫腻。随后便听到宋大年继续说道:

    “买票还要花钱,那就不如赚钱了。所以后来就出现了现在这种规则,送金花。那个头牌得到的金花最多,谁就是花魁。一朵金花一两金子,名利双收啊。”

    节目连续地表演,金花也开始送了。有的送一朵,两朵。有的送十朵八朵,至于像五大世家,一次不送个百八十朵,那都丢人。

    而且,这金花还不是送一次就结束了,当你发现你支持的头牌名次被人超越之后,你还可以继续送,让你支持的头牌反超。当然别的头牌的支持者也可以继续送,

    这就是争!

    这就是主办者最希望发生的事情,最好有几个有钱人斗气,较劲,那他们可就发了。

    不断地有人高声唱出每个头牌得到了金花数,如今排在第一位的果然是那个扮作花仙子的头牌,此时已经收到了三千多朵金花,只是排在她后面的头牌,获得的金花数和她也相差不多。就是排在最后的那个头牌也有两千三百多金花。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