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离开大明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离开大明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他能够同意?”

    “海盗的世界就是强者为王,他会同意的,因为他想要杀王直报仇。至于我,徐海一定会想着等到灭了王直之后再对付我。在王直没有死之前,我不会有事。等到杀了王直之后,徐海想要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再说了……

    到时候不是还有老爷您吗?只要您在那个时候让台湾的人出来,歼灭徐海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让我想一想。”

    罗信闭上了眼睛,王翠翘便老老实实地趴在了罗信的怀里……

    第二日。

    一大早,罗信便将住在后院的罗胜和梁宇叫到了书房,两个人进入到书房之后,便看到了一个女子坐在屋子里,见到罗胜和梁宇进来,便和罗信一起站了起来。梁宇自然是见过王翠翘,只是不知道王翠翘的身份,罗胜就更不认识王翠翘了。见到鲁大庆将房门关上之后,罗信对王翠翘道:

    “梁宇你已经认识了,这位是我堂兄,罗胜。”

    王翠翘心中就是一惊,她没有想到罗信会把他的堂兄扔到了大海上。再说罗胜她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啊。东南最能打的三支军队,俞大猷,戚继光和罗胜。而且她还听说过罗胜已经死在了海上,没有想到却是偷偷去了海上,建立了一支神秘的力量。

    “大哥,这位是王翠翘。”

    “王翠翘?”

    罗胜的眉头就是一挑,如今他在海上讨生活,自然是要搜集海上的情报,王翠翘的大明她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只是他非常奇怪罗信怎么和王翠翘搞在了一起?而且还如此信任她?

    罗信便将王翠翘的身份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并且告知大哥,王翠翘如今已经是他的女人。听到王翠翘已经是罗信的女人,罗胜便一下子放心了。他对罗信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连草原的钟金都成为了罗信的女人,一个海盗成为罗信的女人,很难吗?很惊讶吗?

    双方相互见礼落座之后,罗信便将计划说了一遍。罗胜听完就拍案叫绝。

    “好计谋!以我们如今的实力,只要徐海接纳了翠翘,我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架空徐海和辛五郎。”

    接下来,四个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而这个时候,鲁大庆敲门进来禀报,说是毛海峰来了,正坐在大堂之上,罗信便吩咐鲁大庆出去陪毛海峰在大堂呆一会。

    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罗信来到了大堂之上,脸上现出灿烂的笑容道:

    “毛兄,今日怎么这么空闲?”

    “罗大人!”毛海峰笑眯眯地说道:“那个……我昨日在码头又看到来了商人!”

    罗信便笑道:“你说那支新罗的船队?”

    “对,就是他们。大人,他们真是新罗的?”

    罗信便摇头道:“不知道,我也不管他们是谁,只要遵守我的规则做生意就行。哦,我知道你想要清单,你等一会儿。”

    “劳烦大人!”毛海峰急忙站起来。

    罗信便摆摆手道:“不算什么事儿,早晚大家都要知道的事情,毛兄只不过提早知道罢了。”

    不一会儿,罗信便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进来,将它递给了毛海峰,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看到贺年和王梓任已经来了两趟了,毛海峰便识趣地告辞。当他走出市舶司大门的时候,便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王翠翘,便轻轻点头,顺着大街走去,而王翠翘也举步跟在了后面。

    两个人在离开市舶司大约五百米之外,便进入到一家饭馆,要了一个包间。待伙计上完酒菜之后,王翠翘便从怀中取出了几张纸放在了桌子上,推到了毛海峰的面前。毛海峰也急忙将自己怀中的信封拿了出来,从里面取出了清单,开始对了起来。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对完,他的脑门上就已经青筋暴露了,脸色铁青一片。大手在桌子上一拍,恨声道:

    “果然是他们!”

    王翠翘的脸色也是一冷道:“是他们抢了你们两个岛?”

    “不错!”毛海峰点头道:“这清单上的物品几乎都是我们那两个岛上的。他们有胆量,有实力抢我们的岛屿,不用想,抢你们船的就是他们。嫂子,还等什么,你跟我回去,和徐大哥说清楚,然后我们一起将他们杀了报仇。”

    王翠翘摇了摇头道:“你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吗?”

    “跟得住吗?”

    毛海峰将嘴一撇道:“我从小就是在船上长大的,也许他们里面有高手,我打不过他们,但是如果我想要在海上跟踪他们,他们跑步了。”

    王翠翘沉默不语,毛海峰有些急道:“嫂子,别犹豫了。你跟我一起走,我们跟到了他们的老巢之后,我便和你一起去见徐大哥,将事情讲清楚。然后我们联手和大明谈判,荣华富贵就在眼前。”

    王翠翘皱了皱眉头道:“不先通知你义父吗?”

    “来不及了!这一来一往,他们早就和市舶司做完交易离开了。只要我们跟踪他们,发现他们的老巢,他们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在海上还没有那支力量能够挡得住我义父,徐大哥,和辛五郎三家联手。”

    “好!”王翠翘终于点头。

    “胡闹!”罗信的书房内,罗信朝着王翠翘呵斥道:“你一个人跟着毛海峰上船,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让毛海峰去跟踪堂兄,你留在这里。等到堂兄消灭了毛海峰,他再来接你。”

    “老爷。”王翠翘低眉顺眼地说道:“当时毛海峰逼得很紧,奴家害怕再推辞会被他怀疑,便答应了下来。而且王直如今的日子很不好过。不仅要面对着徐海和辛五郎的攻击,还要防备堂兄偷袭他们,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发现堂兄,找到堂兄的老巢,和徐海化干戈为玉帛,那是王直求之不得的事情。所以毛海峰不敢动我,反而会全力保护我,因为我就是他们和徐海和好的保证。老爷,没事的。即使是有事,奴家也愿意为老爷粉身碎骨。”

    罗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事情都有个万一,你有何必去冒这个险?”

    王翠翘脸上现出感动之色,轻轻走到了罗信的身前,缓缓地坐在了罗信的怀里,将头埋在罗信的胸前,轻声道:

    “老爷,奴家非常珍惜眼前的幸福,但是奴家也十分惶恐。奴家是残花败柳之身,出身又不好,恐不容于罗家。所以,奴家就想要努力成为老爷的帮手,哪怕最终没有进入罗家家门,也能够在老爷的羽翼下幸福的生活。”

    罗信默然,王翠翘话中的意思他懂,而且他从王翠翘话中的语气里也听到了她的决心。心中便是一动。

    罗信成长得还是太快了,这便造成了他几乎没有心腹可用。而王翠翘也许就是一个人才。出身风尘,懂得察言观色,当过海盗,学得心狠手辣,再看她之前的谋略,也是一个智慧之人。如果能够确定她忠心自己,便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镖局那边虽然不断地收集各方消息,但实际上在管理方面十分混乱,唐壮毕竟是一个老兵,让他打仗行,让他管理这样一个既属于特务机构,又属于特别行动队的机构,确实是在难为他。如果将整个团队交给王翠翘?

    罗信觉得王翠翘的能力一定比唐壮强,那她会忠心自己吗?

    那就把这件事情当作对王翠翘的一次考核吧。

    “好吧,你一切多加小心。”

    “谢谢老爷!”

    王翠翘脸色就是一喜,她见到罗信肯放她走,这证明罗信对她还是信任的。罗信在心中担心王翠翘会不会忠心于他,王翠翘在心中也在担心罗信会不会信任于她。

    第二轮交易结束了,一支支船队都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大明的码头。罗胜离开了,毛海峰也和罗信告辞离开了。

    在毛海峰离开的当晚,万大全便带领着五十个老兵,黑衣蒙面,将毛海峰在杭州留下的人和暗线全部偷偷杀了,毁尸灭迹。

    海上。

    毛海峰远远地跟着罗胜的船队,王翠翘和毛海峰站在船头甲板上,王翠翘心中不由对毛海峰十分佩服,不愧是自幼就在海上长大的人,只是凭着水流和风中的味道就能够在不被罗胜发现的情况下,死死地盯住了罗胜的船队。

    罗胜的心中对毛海峰也十分佩服,别人看不见毛海峰,罗胜还是能够看到了,因为他的手里有着千里镜。

    罗胜摆了摆手,便有数十个水手跳下了船,向着毛海峰的船潜游了过去。

    毛海峰的船上,毛海峰凝声道:“我还真是好奇,这些人的老巢在哪里?”

    王翠翘凝声道:“能够拥有这么多船,他们的老巢应该不小。对了,你就没有派几个人混到他们的船上?”

    毛海峰摇头道:“他们太机警,混不上去。”

    毛海峰猛然一摆手让周围静下来,他竖起了耳朵倾听着,脸色猛然大变道:

    “有人在下面琢船,快下去阻止他们。”

    话落,他亲自拔出到,跳进了海里。随后几十个海盗也纷纷地向着海面跳了下去。很快,海面就激荡了起来,有着丝丝鲜血从海水之下飘浮了上来。

    “漏水了,漏水了……”

    船舱内响起了呼喊声,船上剩下水手都向着船舱跑去,寻找着东西去堵露眼。甲板上便只剩下了站在船头的王翠翘一个人。

    王翠翘的脸上现出了笑容,因为在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船队,而这支船队正是掉头返回的罗胜。

    战斗没有丝毫的悬念,毛海峰等人一个也没有跑掉,都被罗胜杀得干干净净。将毛海峰的脑袋砍下来,装进了布满生石灰的木盒里面。罗胜的船队继续向着大明的海岸线驶去。

    罗信将市舶司的事情交给了贺年,告诉贺年自己要微服私访去了,争取用两个月的时间将整个东南转一遍,看看能不能为市舶司找到一些更好的生意。然后他就带着鲁大庆消失了,消失得无踪无尽,连陆炳的锦衣卫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夜。

    钱塘江岸。

    一艘船靠近了岸边,抛锚,放踏板,一个人在船上举着火把在空中划了三个圈子,然后便看到罗信和鲁大庆两个人从夜色中走了出来,踏上的踏板,来到了船上。梁宇将手中的火把交给了旁边的人,朝着罗信跪下道:

    “臣拜见陛下。”

    “呼啦……”船上跪了一甲板,低声拜道:“臣拜见陛下。”

    这些人很早就开始称呼罗信为陛下了,只是在市舶司和有别人地方还是称呼罗信为大人。罗信也没有阻止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之所以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随他,就是图个出身。他们的出身和罗信分不开关系,罗信的地位越高,他们的出身也就越高。

    那么,最高的地位是什么?

    自然是皇帝,只有罗信当上了皇帝,他们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

    罗信知道不能够阻挡他们称呼自己为陛下,如果阻止了他们,会让他们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与此同时也就会使凝聚力减少。

    而且,随着罗信的布局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实力越来越强,他的野心也不可避免的膨胀了起来。所以当这些人第一次称呼他为陛下的时候,他知道是这些人在试探他,试探他有没有野心,如果自己表现出有这个野心,他的这些手下便会劲头十足。如果自己拒绝,这些人很可能会慢慢地沦落成海盗。而如今罗信默认了下来,这些人就会自己约束自己,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未来不是海盗,而且有着宏伟的目标,有着光明的未来。

    实际上,罗信现在的心里非常矛盾,他有野心,谁也不想整天在头上悬着嘉靖帝那把剑,随时会被嘉靖帝杀死,大丈夫谁不想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但是,罗信更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一个皇帝?

    天下百姓难免生灵涂炭,这是罗信心中过不去的坎。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