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王翠翘请战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王翠翘请战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而且这个忙没有丝毫危险,只是帮着销赃……

    毛海峰停了下来,他看到王翠翘进了一家衣料店,便在对面牵着马靠在了墙上,望着衣料店的大门,嘴角渐渐地浮现起笑容。

    大约两刻钟的时间,王翠翘拿着一块料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毛海峰就牵着马站在对面,实在是太显眼了,王翠翘一下子就看到了毛海峰,手中的料子就掉在了地上。

    毛海峰牵着马来到了王翠翘的跟前,弯腰将那块料子捡了起来,还伸手拍打了几下,递给了王翠翘,笑眯眯地说道:

    “嫂子,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王翠翘的心沉了下去,但是也从震惊中苏醒了过来,点了点头,默默地跟着毛海峰来到了一家饭馆,毛海峰要了一个包间,点了四菜一汤和一壶酒。两个人坐在包厢内都没有说话,一直等到酒菜上齐,包厢门关上,毛海峰才给王翠翘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道:

    “嫂子,我敬你。”

    王翠翘将酒杯拨到了一边,端起了茶杯道:“我不喝酒。”

    毛海峰脸色便现出了笑容道:“是怕罗大人闻出酒味?”

    王翠翘的手就是一抖,茶水溅了出来。方向了酒杯,冷冷地望着对面的毛海峰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毛海峰也放下了酒杯道:“你是怎么进到罗大人府中的?”

    王翠翘自嘲地一笑道:“我流落到杭州,被罗大人买进府中当丫鬟的。”

    “这么巧?”

    “就这么巧!”

    毛海峰微微眯起了眼睛,半响道:“嫂子,你不会是故意找机会被罗信买进府中,要杀了罗信为徐海报仇吧?”

    王翠翘闭口不言,毛海峰便以为自己猜中了王翠翘的心思,于是便道:

    “嫂子,你知道徐海没死吗?此时他正像一条疯狗一般攻打我们。”

    王翠翘眉毛就是一跳:“是你们偷偷抢走了徐海的船?”

    “放屁!”毛海峰气愤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也认了……”

    毛海峰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对王翠翘道:

    “嫂子,我人、推测一定有一支神秘的海盗抢走了你们的船,然后趁着徐大哥和我义父开战之际,偷袭了我们两个岛屿,我们和徐大哥相争,他渔翁得利。嫂子,我们必须把他们揪出来,他们是我们共同的仇人。”

    听到毛海峰详细地解说,王翠翘此时的心中更加认定那梁宇就是毛海峰口中的那个人,只是此时的王翠翘已经不是以前的王翠翘了,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提起过去,最好能够将过去忘得干干净净。她和徐海根本就没有感情,她是被徐海抓去逼着成亲的。她根本就无意帮徐海报仇。

    他很珍惜如今的生活,正想着给罗信做衣服呢,在这个时候和毛海峰扯上了关系,那不是自掘坟墓吗?

    而且从毛海峰的话中她明显听出来,毛海峰是想要她做内奸,罗信虽然对她没有以诚相待,但是对她也足够好,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罗信会信任她,她美好的生活就在前方,而毛海峰就是破坏她美好生活的人。

    但是她也知道拒绝毛海峰的结果,正想和如何应付毛海峰,毛海峰也看出来王翠翘犹豫的神色,他的脸色就是一变,露出了讥讽之色道:

    “怎么?你还喜欢上了罗大人不成?你别做梦了,做一天海盗,就一辈子是海盗。而且你是什么身份?残花败柳,如今罗大人不知道你的身份来历,如果知道了,你认为罗大人会不杀你?

    王翠翘心中就是一凛,她倒是不怕毛海峰告诉罗信自己的身份,因为罗信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毛海峰要是满大街去嚷嚷自己的身份,让整个东南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个时候,就算罗信想要保自己,恐怕也保不住了。罗信是大明官员,是状元公,是大明的大儒,就算是罗信想要保她,他的妻子,他的父母,他的家族也不会允许。

    “别在抱有幻想了!”毛海峰讥讽地说道:“罗信容不下你,只要你肯和我合作,将那个神秘海盗揪出来,我回去说服义父和徐大哥合作,将那支神秘海盗剿灭,然后联手与大明谈判,到时候我们都能够在大明捞到一官半职,而且我们还在海上,不受大明的束缚,这多好?”

    王翠翘此时已经失去了方寸,但是心中却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够和毛海峰翻脸,只好先点头应承了下来。见到王翠翘答应,毛海峰心中大喜道:

    “嫂子,你回去尽快将事情摸清楚,将今日到罗信府上的那个新罗商人的货物清单弄出来,我明日去市舶司找罗大人也要那份清单,到时候对一下,如果两个清单一样,而且没有我需要的货物,就可以将那些商人放到一边。如果两个清单一样,而且有我需要的货物,就证明新罗的商人就是那支打劫我们的海盗。如果两份清单不一样,罗大人给我清单上没有我需要的货物,而你的清单上有,这就证明罗大人也参与了进来,那我就要回去和义父说,和大明谈判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了,坚决不能够上岸。”

    王翠翘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市舶司,将买的衣料随手扔在了床上,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心思给罗信做衣服?

    她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来,最终眼中的神色变得坚定。

    夜!

    忙了一天的罗信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推开房门,便看到王翠翘已经躺在床上为他暖床,见到罗信进来,便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披上外衣,服食罗信洗漱脱衣,然后两个人重新钻进了被窝里面。

    罗信今日心思重,没有心情和王翠翘*,只是躺在那里想着罗胜说的事情,心中衡量着自己要不要去一趟台湾。王翠翘今日也同样心思重,躺在罗信的怀里,手指在罗信的胸前轻轻地画圈,在思索着怎么和罗信摊牌。

    半响,罗信终于感觉到了王翠翘一直在用手指画着他的胸脯,偏过头看了王翠翘一眼道:

    “有心事?”

    王翠翘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道:“奴家今日出去买衣料,想要给老爷做一件衣衫,但是……但是碰到了毛海峰。”

    罗信的目光就是微微一凝:“他认出你来了?”

    “嗯。”

    “后面呢?”

    王翠翘就把毛海峰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罗信听,罗信听完心中就是一紧,看来这毛海峰不容易对付啊!竟然已经开始怀疑我了。

    “老爷……”王翠翘欲言又止。

    “嗯?”罗信一边思索着一边应道。

    “那……梁宇是不是大人在海上扶植的势力?”

    罗信便偏过头直直地盯着王翠翘,王翠翘的心中便是一片慌乱,她感觉到自己在罗信的目光下,就是一个透明人,自己的一切想法都会被罗信识破。再想到罗信的学识和智慧,也觉得自己就算想要隐瞒自己的想法,也最终会被看破,那还不如一开始就实话实说,反正死活就看这一回了,将牙一咬道:

    “大人,奴家的身世背景您也了解,就是这样您也在奴家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奴家,而且奴家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也很喜欢服侍大人。

    但是……奴家害怕。”

    “害怕?”罗信淡淡地说道:“你怕什么?”

    听到罗信淡淡地声音,王翠翘的眼中就留下了泪水,哽咽着说道:

    “奴家的身份奴家自己知道,而且奴家还是残花败柳,根本就不配老爷,都是老爷垂怜。但是,老爷的家人会允许奴家进门吗?”

    罗信的心中一动,王翠翘担心的事情很可能发生。陆如黛家是书香门第,如果王翠翘只是一个单纯的青楼女子,罗信纳妾也没有什么,陆如黛也不会有太大的抵触,但是王翠翘不是普通的青楼女子,而且还是嫁了两次人的残花败柳,更是一个海盗,别说是陆如黛了,就是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同意。

    “奴家不想要离开老爷!”王翠翘抬起头望着罗信道:“所以奴家想要成为一个对老爷有用的人,成为老爷的得力助手。哪怕将来进不了老爷的家门,也能够为老爷做事。”

    罗信的心中就是微微楞了一下,随后便心中感叹,这青楼出来的人,思维原本就与正常人家的女子不同,王翠翘又做过海盗,这思维就更超前了。不过,王翠翘如果真的忠心于自己,倒还真是自己的一个得力帮手。

    不过……她行吗?心中便决定试探一下,轻声道:“那你觉得如今这件事情要如何做?”

    “老爷原来的计策是怎样的?”

    罗信倒也没有隐瞒,他还是信任王翠翘的,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实力。就算王翠翘真的甘心做间隙,还想着回到徐海的身边,让毛海峰知道了自己的计划,知道了自己在海上还有一支力量,他也不害怕。和王直谈判不成,那就打呗。至于台湾岛,只要罗胜不是主动显露出来,茫茫大海中,想要找到台湾岛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罗信也将这边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她听。

    王翠翘听完,寻思了一番道:“老爷,您有把握瞒得住毛海峰?”

    罗信也略微沉思了一下道:“毛海峰这次上岸的一共有十八个人,每个人都都派人盯着,他在杭州还联系了三个暗线,也被我发现了,在海上还有一条船,上面有八十六个人。这里是我的地盘,想要瞒天过海并不困难。”

    “老爷,您是想要王直和徐海两败俱伤,还是想王直迅速地将徐海给灭了?”

    “我当然想要王直和徐海两败俱伤。如此你老爷我就能够成为海上唯一的霸主。”

    “那就不如将毛海峰给杀了。”

    “杀了?”罗信惊讶道。

    “嗯!”王翠翘点头,这个时候的王翠翘脸色再不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而是有了几分强悍的海盗模样。

    “老爷您就将梁宇真正的清单给毛海峰,我也拿着一份给毛海峰,如此毛海峰一定会跟着梁宇,想要找到梁宇的老巢。到时候梁宇在海上将毛海峰杀掉,大人在杭州将他的人也全部干掉。

    奴家跟着梁宇去那个台湾岛,然后让梁宇给我一批船和信得过的人,我拿着毛海峰的人头去见徐海,帮助徐海和王直争斗。然后大人可以源源不断地派人和我汇合,我就说是我招揽来的,如此徐海的实力会不断地提升,号召力也就越来越大,实力也就会越来越强,和王直也就会斗得越来越激烈。而我会渐渐地把握住徐海的话语权,有着大人的支持,再加上我在徐海那边的名声,应该很容易做到这一点。到时候徐海一死,我就能够完全掌控这支力量。”

    看到罗信还在那里沉思,王翠翘又道:“老爷,您放心,您的人我不会让他们轻易有伤亡,我会让徐海的人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

    罗信叹息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道:“不行。”

    “为什么?”王翠翘失落地问道。

    罗信认真地看着王翠翘道:“我不管你以前嫁给了谁,但是如今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允许别的男人再碰你。”

    王翠翘神色一愣,继而幸福地笑了。将身子腻在罗信的怀里,轻声道:

    “老爷,您放心,我不会让徐海碰我一下的。”

    罗信定定地望着王翠翘道:“徐海是你的丈夫,你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会不碰你?”

    “我如果是一个人回到徐海的身旁,他自然会碰我。但是,如果我带着一批人回去,他就是想要碰我,我不同意,他也碰不得我。”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

    “老爷,您就相信奴家吧。”王翠翘心中荡漾着幸福,眉眼横行道:“我这次回去就和他谈判,告诉他我这次就是回来向王直报仇的。将王直杀了之后,大家平分王直的地盘,以后各自干各自的。”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