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王翠翘暴露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王翠翘暴露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胜的目光就冷了下来,凝声道:“那些读书人都反对?”

    “也不是!”罗胜摇头道:“像方自根他们三个,还有一少部分的读书人还是支持信弟你的。也正是有着他们的压制,才没有起大乱子。只是照这样下去,我怕早晚会乱起来。”

    “大哥那边呢?”

    “青弟那边倒是没有什么事情,草原的情况和大明不同。那里也没有耕地,只是有着草场的好坏,好的草场都被贵族占领。而且哪里的人本身过得就如同奴隶一般,每个草场主每年都要向青弟缴纳一定的物资。这就好比那些贵族每年也要交税一般,青弟去了之后,实施了你的制度,对比来说,收的税还要比他们以前进贡的物资少一成左右,这让那些草场主十分感激,让青弟获得了很大的声望。”

    罗胜又吐出了一口气道:“青弟那里就是一个武力至上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把别人打服了,那你怎么说就这么是,没有那么多废话,也没有那么多读书人参合,就是有读书人,也是读书人去适合草原的风俗,而不是草原去适合读书人的规矩,所以青弟那里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但是,台湾不同。那里在我们去之前,跟本就没有什么成型的规矩,非常的落后。是我们给他们带去了规矩,我们就是规矩的制定者。而我们一开始就将目光放的很长远,重视读书人,给了他们足够的尊敬,所以让他们成为了一个相对高贵的圈子。

    而且……如今台湾的中坚力量就是我们这些从大明过去的人,特别是信弟你从北方招揽过来的那近一万老兵,其次是俘虏的那些海盗,第三便是那些土著。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读书人高贵的思想已经在大明根深蒂固。那些从北方招揽来的老兵见到那些读书人就尊敬得了不得,甚至有些畏惧,这便让那些读书人更加觉得自己应该高人一等。既然都高人一等了,自然就应该有相应的待遇,所以他们就想要恢复大明那种待遇,读书人必须免税。”

    说到这里,罗青望着罗信道:“信弟,实际上我觉得给他们免税也没有什么,他们就那么点儿人,而且大明不也一直好好的吗?”

    罗信的眼睛便微微眯了起来,眼缝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这让罗青心中一紧,同时心中也有些不理解,他是真的不理解,罗信自己就是读书人,为什么还要如此对待读书人?不就是几个税钱吗?

    “看来他们是忘记了你宁古塔流放的日子了,过了几天好日子就得陇望蜀了。”罗信淡淡地说道。话落,又看了一眼罗青,心中叹息了一声道:

    “堂兄,你觉得大明如今的局势很好?”

    罗青沉吟了一下道:“是不怎么样,但是我想有你信弟在,大明便不会有问题。”

    罗信的神色一愣道:“你怎么会这么说?”

    罗青道:“如果没有你横空出世,我们哥三个都不会进入朝堂,就别说兵临城下的黄台吉了,恐怕阿拉坦汗也不会死,而且还会把大明闹得天翻地覆,倭寇也不会又杭州之难,朝堂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出来了。我看这样下去,大明早晚要灭亡。”

    说到这里,他精神一振道:“信弟,我上次去草原已经和青弟聊过了,给我们两个几年时间,等我们实力强大了,我们就反了吧?”

    罗信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先不谈,我们首先要把草原和台湾经营好。堂兄我问你,大明为何变得如此?”

    罗胜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最终却是摇头道:“不知道。”

    罗信轻声道:“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在位的时候,一年的税收有八百万两,但是到了如今嘉靖年间,却只有一百万两出头。堂兄,一个家庭如果没有了钱会是什么样子,一个国家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继续这样下去,大明朝的灭亡是必定的。”

    “差这么多?那些钱都跑哪去了?”罗胜吃惊地问道。

    “还能够跑到哪里去?”罗信淡淡地笑道:“自然是都跑到读书人的口袋里了。”

    看着罗胜震惊的模样,罗信给他解释道:“大明建国近二百年来,读书人越来越多,而每一个取得功名的读书人都会被免税,然后有着大量的农户投献,随之也免税,大明的税收就这样被读书人侵占了。

    这还是金钱方面的损失,你想想,开国之处,读书人占有的农田不过两成,农户在八成。但是如今呢?

    读书人占八成,农户占两成。

    如此造成的结果是什么?”

    大明的税收就会全部压在了这两成土地上,也就是说大明是在用两成的土地养活,农户身上的税便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就算是增加也不够,所以就提前收税。堂兄,你知道吗?大明的税都已经收到四十年后了。

    这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时间,大明的流寇这么多的原因。因为这种规矩下,读书人就是大明的蛀虫。

    台湾现在的读书人是少,看着好像是给他们免税没有什么了不起,而且台湾的土地也很多,多得都没有人种。

    但是,堂兄你要知道,我们如今就和朱元璋一样,只是刚刚开始建设台湾。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对台湾人的教化,读书人便会一代一代地多起来,台湾的入口也会一代一代的躲起来。台湾的耕地并不多,只是因为人少显得多。如果我们和大明一样,台湾会比大明衰败的还快。毕竟台湾和大明比起来,要小很多。”

    听到罗信的解释,罗胜也明白了。明白是明白了,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办?他是一个武人,对读书人也有着发自心底的尊重和畏惧。这是大明用了近二百年的时间灌输给大明百姓的思想。

    “那……我们怎么办?”

    罗信脸色一寒道:“既然他们忘记了是我们把他们从宁古塔那种水深火热的日子中救了出来,那我们就让他们想起来。让他们知道台湾是我们罗家的天下,不是他们的天下。我们不是大明,没有皇家和士大夫共治天下的规矩。堂兄回去告诉他们,如果再听到此类言语,杀。”

    罗胜的神色就是一呆:“如果他们还提出摇头,真杀啊?”

    “真杀!”罗信坚决地点头道。

    “有多少杀多少?”

    “有多少杀多少。”

    “那……当初救他们出来的钱不是白花了?”

    “那也比被他们拖垮了强。”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那些读书人在台湾的名声都很高,我害怕到时候大家都求情,杀不下去,反而令那些读书人气焰更高。”

    罗信便闭上了眼睛,脸色变得铁青。他没有想到自己救出来的那些读书人竟然劣根性复发,想要把台湾打造成另一个大明,打造成他们享乐的乐园。终归是读书人在大明人的心中太高贵了,已经高贵到了骨髓里面。他的心突然一动:

    “我要不要去一趟台湾?”

    来回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将这次交易做完之后,估计两三个月内不会有藩国商人来,而王直和徐海之间的战争也不是两三个月内能够完成的。这个时间段去台湾,在海上应该是安全的,自己可以说是下去微服私访,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也能够隐瞒过去。

    更何况……

    如今自己和陆炳结盟,锦衣卫也不会太关注自己。

    毛海峰在码头没有上船的机会,便也返回了杭州。他想着从船上下来的那两个人一定是去市舶司了,便也向着市舶司而来。他想着先去和罗信要刚到码头商人的清单看看,在从罗信那里问问那些商人的来历。

    在他的心里已经把罗信当作了朋友,除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没有和罗信说之外,可以说对罗信没有什么隐瞒的了。罗信一个状元公,一个把徐海,辛五郎和叶麻打残了的人,对他毛海峰一直非常平易近人,只是这一点就让毛海峰心中受用无穷,特别是他准备了一番说辞,去和罗信索要那些商人的清单的时候,没有想到他准备的那些说辞根本就没有用上,罗信很痛快地就把清单给他了,这让他对罗信十分地感激。甚至在心里觉得,自己没有和罗信说实话,很对不起罗信。

    他哪里知道,罗信既然已经看穿了他的目的,知道他来杭州做什么,为了不让他怀疑自己,自然痛快地将这些清单给他。

    市舶司后院。

    王翠翘在自己的房间内坐立不安,她之前端着茶壶去书房,就是想要通过此举试探一下,罗信对她究竟有没有防备,她在罗信的心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但是……

    试探的结果是令她沮丧的,甚至心中生出了一丝恐惧。

    她连书房都没有机会进去,鲁大庆就像一个门神一样,将她挡在了门外。

    这愈加令她认定梁宇就是抢劫徐海他们船只的海盗,只是把不准梁宇和罗信什么关系。但是,看到梁宇能够进入到罗信的书房秘议,就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怎么才能够取得罗信的信任呢?”

    以自己的身份背景,如果不能够取得罗信的信任,只是成为罗信妻子不在身边时候的一个玩物,早晚会被罗信抛弃。就算罗信是个有良心之人,没有抛弃她,但是等到罗信回到京城,她的妻子是大家闺秀,肯定容不下自己这样一个人,把自己赶出来。那个时候,罗信会留下自己吗?

    不会!

    绝对不会!

    自己必须取得罗信的信任,成为罗信的得力助手。

    “那就先从取得罗信的信任开始吧!”

    王翠翘来回在地上走着,怎样取得罗信的信任呢?不能够让罗信只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体,才会想起自己,最起码要让罗信先对自己有感情。

    作为青楼出身的王翠翘,自然是知道如何抓住男人的心。

    她取出了罗信给她的零花钱,准备出去买写丝绸,亲手给罗信做一件长衫。

    毛海峰骑着马向着市舶司行去,已经看到了市舶司的大门,突然他的眼睛微微一眯,他看到了王翠翘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王翠翘?

    他勒住了战马,愣愣地望着王翠翘从市舶司大门内走出来,然后顺着大街走去。

    “她怎么会在这里?看样子门口的衙役还都认识她,而自己最近来过市舶司好几次,却都没有看到她,难道她住在市舶司的后院?

    后院可是罗大人居住的地方,她和罗大人难道?”

    毛海峰眼珠子转了转,便跳下马,牵着马缰绳,跟在了王翠翘的身后,一边跟踪着,一边想着王翠翘怎么会出现在市舶司里面,她的出现对自己有没有用?

    有用啊!

    毛海峰突然心中一动,一个不可遏制的念头突然从他的心底浮现了出来。自己从罗信那里得到了清单都是真的吗?

    或者是说全吗?

    如果罗信和商人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弄出两份清单,一份是公开的,一份是保密的,那自己之前得到了清单岂不是都是罗信有意给自己看的?

    罗信会这样做吗?

    毛海峰有些拿不定主意,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样想罗信,心中愧疚。罗信是一个多好的人啊,那么大的本事,那么大的学问,对他还那么热情,真诚,自己这么想,真是混账。

    一会儿又觉得大明的官员都是贪婪成性,他和大明官员也接触过不少,只要是有足够的利益,没有什么事情他们不肯做的。想当初他们上岸打劫,不都是先从那些官员中得到消息吗?那些人是大明的官员,为什么给他们这些海盗通风报信,不就是因为他们这些海盗给了他们足够的钱吗?

    罗信也是官,就算他是状元,也是大明的状元,千里做官只为财,如果抢自己岛屿的那支神秘的海盗给了罗信足够的好处,罗信凭什么不帮忙?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