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毛海峰再来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毛海峰再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火之意志》的文文,江风流年,宋宋儿,天涯何处无良人的打赏!

    *

    御书房。

    嘉靖帝放下锦衣卫的密报,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对市舶司十分看重,因为那是他的钱袋子,所以一直让陆炳监视着罗信。当然他不知道,陆炳送给他的密报都是经过筛选过的。都是将对罗信有利地才会送到他的案前。

    但是,这份密报还是让嘉靖帝有些心中不悦,看了陆炳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个罗信究竟是怎么回事?朕让他不要多管杭州之事,只是专心管好市舶司就好。他这是要干什么?又和徐阶掐起来了。”

    “陛下!”陆炳看了嘉靖帝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想罗信是害怕这件事情闹大了,让那些失去田产的农户变成了流民,继而变成了流寇,一旦东南闹起了流寇,肯定会影响到市舶司。所以……”

    嘉靖帝的眉毛舒展开来,轻轻点头道:“密切关注这件事情,看看徐阶会怎么做,如果他破坏了市舶司,他这阁老也就不用做了。”

    市舶司。

    罗信和王翠翘又折腾了一早晨,罗信这才在王翠翘的服侍下船上衣服,洗漱,共进早餐。吃完饭之后,罗信向着二堂走去,走到门口顿下了脚步又走回来,从怀中取出了几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道:

    “翠翘……琴韵……以后你来当家,一会儿去给自己买个丫鬟。”

    “谢老爷。”王翠翘的脸上现出了欣喜之色。

    罗信来到了二堂和贺年一起处理公事,七天之后,那些藩国商人满载而去,梁宇也兴高采烈地告辞。市舶司的第一笔生意终于成功完成。这是这一笔生意,市舶司就赚了七十五万,这让罗信的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今年只要再做一笔生意,便会超额完成嘉靖帝给自己一百万两银子的任务。

    同时,罗信的镖局和车马行也大赚特赚,让罗信的财富迅速地积累着。

    罗信也着急了,有了这一笔垫底,罗信就完全等得起了。他就等着王直和徐海争出胜负之后再说。所以他的人也就闲了下来,不时地开个文会什么的,生活过得惬意起来。

    但是这种惬意的生活刚刚过了一天,便见到宋大年匆匆来到了市舶司,脸上现出了焦急之色道:

    “不器,糟了。”

    “怎么了?”罗信抬头问道。

    “徐府今日来人告诉我,他们不服,要打官司。”话落,宋大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气呼呼地说道。

    罗信没有言语,而是默默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笑道:“稍安勿躁,宋兄,你不用搭理他们。”

    “不搭理他们?那他们岂不是更嚣张?”宋大年睁大眼睛望着罗信道。

    “嗯!”罗信沉吟了一下道:“那你就告诉他们,十天后开始审理这个案子。”

    “十天后?”

    “嗯!”罗信笑道:“用不上十天,徐阶的第二封信就会到,那个时候徐府就老实了。”

    宋大年这才算过账来,自己给徐阶写的第二封信,徐阶的回信应该还没有到,如此才震惊下来,脸上露出讪讪之色道:

    “是我太沉不住气了。”

    果然,这时间才刚刚过去了六天,徐鲁卿就来到了杭州知府衙门,亲自拜会宋大年。而且还将那几个地痞绑了来,交给了宋大年,并且当即将那三万多亩田退回。言道,这些事情,他和徐阶远在京城都不知道,在话里话外自然也是露出来这是给宋大年面子。宋大年心中虽然极为鄙视,但是在表面上还是一顿没口子感谢。徐鲁卿便趁机提出要宋大年盯紧了罗信,给罗信的市舶司使绊子,宋大年自然也是满口答应,这才让徐鲁卿满意地离去。

    徐鲁卿走了之后,到了晚上,宋大年便已经坐在了罗信的书房内,将事情和罗信详细地说了一遍。罗信便呵呵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

    胡宗宪派人来请罗信,罗信心中就琢磨着是不是王直有消息了?便立刻赶到了苏州总督府,一进入大堂,便看到了毛海峰坐在那里,便心道果然。

    原来这徐海和辛五郎还真是生猛,将王直折腾的够强。实际上,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王直严格地说起来,如今已经不算是海盗了,在占据了三十六岛,已经相当于一个海上国家了,是有了根本的海上的王霸。

    但是徐海和辛五郎不一样,特别是如今被端了老巢之后,更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海盗。实际情况就是,王直是有着根本,需要守护的根本,而徐海和辛五郎的居无定所。如此王直就处于被动状态,他想打徐海和辛五郎,人家居无定所,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打,而徐海和辛五郎却随时可以攻打他。

    这就好比他打大明,大明打不了他王直一样。这让王直非常地难受。

    而且徐海和辛五郎的队伍越发展越大,因为其它的海盗见到王直也不是碰不得,并不是像他们心中之前想象的那样强,如此一来,都想要上来咬王直一口,让王直着实损失不少。

    这也就罢了,最令王直头疼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支海盗,宗师趁着王直和徐海他们开展的时候,去偷袭兵力空虚的其它岛,而且一旦那支海盗光临了那个岛,那个岛就会什么也剩不下,不仅是将东西都搬空了,就连人都给抢走了,只给他剩下一座空岛。而且王直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支海盗究竟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不由让他怀疑胡宗宪来,虽然他瞧不起大明的水师,但是现在想来,在海上除了他王直,徐海和辛五郎之外,还能够有谁有这个胆量?有这个实力?

    也就只有胡宗宪,也就只有大明水师。

    但是怀疑归怀疑,没有确定,总不好和胡宗宪翻脸,毕竟他还想着被招安。于是便派毛海峰来了,来看看这一切究竟是不是胡宗宪所为。他实在是憋气,因为那支神秘的海盗已经抢了他两个岛了,什么都抢光,简直比徐海和辛五郎还恨,弄不清楚这支海盗的底细,他寝食不安。

    所以毛海峰来了,他自然不会来直接问胡宗宪,是不是他派水师抢了他的岛屿。他来之前已经和王直商议出来了一个办法,来到大明之后,分两步走。一方面盯着胡宗宪,盯着水师,只要下一次那支神秘的海盗再出现,而胡宗宪和大明水师都没有动,那就不是胡宗宪干的。如此他们就行驶第二步,去盯着市舶司。

    藩国商人来大明和市舶司做了一次买卖,王直已经知道了。他相信,那支神秘的海盗如果不是胡宗宪,那么他们必定会到大明销账,将从王直那里抢的东西运到大明,卖给大明的商人和藩国的商人,如今在大明想要做海贸,就只有和市舶司做,这倒是为王直省了不少力气,没有必要盯着所有的大明商人和藩国商人,只要盯着市舶司就行了。只要那支神秘的海盗来市舶司销账,他们就能够顺藤摸瓜,找到那支神秘的海盗,将他们杀光。王直对那支神秘海盗的恨意绝对超过了徐海和辛五郎。所以,毛海峰来到了胡宗宪这里之后,便提出要见见罗信。

    “毛兄。”

    罗信见到了毛海峰,心中还是十分高兴的,以为王直已经把徐海和辛五郎打得差不多了,来商谈招安之事。

    “罗大人。”

    毛海峰此时对于罗信可是不敢再像之前了,海盗的消息也十分灵通,他们往往要比嘉靖帝更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们如今已经知道,灭掉徐海和辛五郎,叶麻五万余人的人,并不是手掌重兵的东南总督胡宗宪,而就算眼前这位文质彬彬的罗信。

    “下官拜见部堂大人。”

    “不器,坐!”胡宗宪热情地说道,他今天非常高兴,不管怎么说,毛海峰来了。这说明重启谈判的日子近了。

    罗信坐下之后,目光望向了胡宗宪道:“部堂大人,将下官唤来,有何吩咐?”

    “也没有什么。”胡宗宪笑道:“这不是海峰来了吗?他说上次和你聊得十分投机,所以便想要见见你。”

    “那行啊!”罗信笑道:“我们不醉不归。”

    “对,不醉不归。”胡宗宪大笑道:“走,酒菜已经备好了。”

    罗信和毛海峰便都站了起来,跟着胡宗宪来到了餐厅,三个人坐下,酒过三巡,气氛便热烈了起来。

    “罗大人。”毛海峰向罗信敬了一杯酒之后说道:“过些日子,海峰想要去杭州游玩一段时间,还请大人给个方便。”

    “行!”罗信爽快地说道:“想住市舶司,就住在我那里。觉得不方便,我就给你定最好的客栈。”

    “那就多谢大人了。”毛海峰拱手道。

    “这不算什么。”罗信笑着摆摆手道:“以后我们也是同朝为官,招待毛兄是应该的。对了,毛兄这次来,可是老船主要来和部堂大人商谈了吗?”

    “这……”毛海峰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尴尬道:“我义父如今正忙于和徐海,辛五郎作战……不过我义父说了,只要消灭了徐海和辛五郎,便立刻前来拜见部堂大人。”

    罗信便道:“那毛兄这次来是?”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表达我义父的态度。同时恳请部堂大人多给一点儿时间。”

    胡宗宪便沉吟道:“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不用!”毛海峰急忙道:“不劳部堂大人操心,大人就坐等好消息吧。”

    毛海峰哪里敢让胡宗宪派大明水师去?如今三十六岛……

    不!

    如今只能够算是三十二岛,又两个岛是被罗野给抢光了,有两个岛是被徐海他们给打废了,真正算起来,王直如今只剩下了三十二个岛。

    在这个时候,让大明水师参与进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如今的大明水师未必知道王直的现况,如果让大明水师参与进来,看到了王直现在的样子,说不定会趁机把王直给灭了,在毛海峰前来大明之前,王直千叮咛万嘱咐他,千万不要让大明水师参与进来,所以这个时候毛海峰连连摆手道:

    “不用,用不了多久我义父就会将徐海和辛五郎灭掉。”

    “真的?”胡宗宪目光微微一缩,他从毛海峰的神色举动之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真的。”毛海峰脸色一整,严肃地说道:“我的义父正在计划一个大行动,待这个大行动之后,就再也没有徐海和辛五郎这两个人了。”

    胡宗宪和罗信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然后和毛海峰随意地闲聊了起来。待酒足饭饱之后,胡宗宪派人将毛海峰安顿下来,罗信和胡宗宪两个人来到了书房内坐下。

    “不器,你怎么看?”

    实际上,胡宗宪和罗信两个人还真是都不了解王直的状况,梁宇也只是告诉罗信,罗野带着海船去浑水摸鱼了,至于能不能摸到鱼,罗信还真是不知道。但是今天毛海峰的言淡举止却让胡宗宪和罗信摸到了蛛丝马迹。罗信略微沉思了一下道:

    “我感觉王直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嗯,我也这样认为。”胡宗宪点头道:“他似乎很怕我们参与进去。”

    罗信也点头道:“不错,由此推论,就算王直如今没有败,也应该焦头烂额。”

    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胡宗宪便好奇地问道:“你笑什么?”

    “我在想,如今的王直与徐海的关系,恐怕就和他们与我们一样。王直能够随时来打我们,我们却打不到王直,而如今在海上应该是徐海没有长久的落脚地,他可以打王直,王直却不知道去哪儿打他,完全的被动,呵呵……”

    “呵呵……”胡宗宪闻听,还真是这么一会儿事,不由也笑了起来。

    “那……你说毛海峰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罗信也皱起眉头想了起来,实际上他的心里此时已经有了推测,因为他知道罗野去浑水摸鱼了,而且还应该是摸到鱼了,如此王直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支海盗,便怀疑大明水师,这是让毛海峰来探查情况的。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