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这是善举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这是善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刚开始,她还在担心罗信收留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是过了几天之后,却发现她每日的工作只是服侍罗信,也就是服侍罗信洗漱,给罗信泡茶之类的,其余的活根本就不用她,而且罗信也根本就没有丝毫纠缠她,甚至忙起来,看都没有时间看她一眼。府中的人对她也十分友善,让她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心。

    她也曾经怀疑罗信会派人监视她,但是,当她有意地走出大门,在大街上逛了一个时辰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没有人跟踪监视她。这不由让她相信了罗信的话,罗信是知道她的身世来历,也知道她嫁给徐海之后,经常劝说徐海少造杀孽,而且救过不少百姓,甚至官兵。这才令罗信对她产生了同情和怜悯,收留了她。

    她对罗信心存感激,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但是,就在今日,她在院中散布的时候,捡到了一张纸,她捡到那张纸上有着字迹,便不由之主地看了起来。这一看,不由心头巨震,这张纸上是一些货物的清单。这原本也没有什么,市舶司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有人掉了一张货物清单实属正常。但是这张清单上列的密密麻麻的货物名字却有着很多是她十分熟悉。甚至有些是她十分喜爱的东西。

    因为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她的,或者是说属于徐海的。也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从徐海老巢中得到的。

    “徐海死了?老巢被端了?”

    实际上,如今徐海死没死,老巢有没有被端了,她王翠翘根本就不关心,徐海已经从她的生活中远离,她再也不想要见到徐海,只想要生活在市舶司中,服侍罗信。

    但是……

    正当她在看那个货物清单的时候,便见到梁宇匆匆而来,来到她的面前,看到她手中的那张清单,便笑着施礼道:

    “姑娘,这个是在下的。”

    梁宇带着那张纸走了,仿佛也把她的心带走了,她的心空落落的。虽然她不知道梁宇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却知道梁宇和罗信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否则也不会住在罗信的后院中。

    而那清单上的东西又几乎都是徐海老巢中的,这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梁宇是海盗,也就是梁宇抢了徐海的船,又去端了徐海的老巢。另一个是别的海盗干的,梁宇只是从哪些海盗手中收购了这些货物。

    不管是那种结果,王翠翘都感觉到不安。这不由不让她想到,罗信收留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走?

    王翠翘不知道去哪里?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舍不得抛下这种平静幸福的日子,哪怕是这平静幸福的日子底下埋着危险,也让她这种久久没有过上这种日子的女子恋恋不舍。

    留?

    很可能自己就会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彷徨地坐在床上的王翠翘,双目渐渐地变得坚定,咬了咬嘴唇,低声呢喃道:

    “死就死吧,只要做一个明白鬼。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还不如明明白白的死去。”

    抬头看看窗外,已经都到了午夜时分,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望着自己的小屋,心中觉得温暖和不舍。

    第二日。

    清晨。

    罗信依旧延续着早起习武的习惯,只是今日他刚刚从床上坐起来,使床板发出了“吱呀”,便见到房门被推开,王翠翘走了进来,也不说话,服侍着罗信穿衣。

    罗信只是诧异了一下,随后也没有言语,配合着王翠翘穿起了衣服。一边穿着衣服,心中一边感叹,自从来到了杭州,就再也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都让他忘记了这种滋味。

    “黛儿她还好吧?蝶儿和春花两个丫头也还好吧?”

    穿上了衣服,琴双便拿着大折扇来到了院子里练了起来。当他的身体出了一身细汗之后,回到了房间内,便已经看到王翠翘已经打好了洗脸水,水温正好合适,拿着毛巾站在一旁,等着服侍罗信洗漱。

    罗信朝着她点头微笑,洗漱完毕之后,王翠翘已经给琴双泡好了茶,端来了早餐,在一旁服侍着罗信。

    罗信心中有些诧异,不过他的心思都在那些大事上,哪里还会放在这些小事上?便匆匆吃了早餐,去了二堂办公。

    但是……

    等到他到了晚上回到卧室想要入睡的时候,终于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当他进入到卧室的时候,便见到王翠翘只穿着小衣躺在他的被窝里面,见到罗信走了进来,便从被窝里小心翼翼地爬了出来道:

    “老爷,奴婢已经将床暖了,请老爷入寝。”

    罗信站在地上,目光上下打量着只穿着短裤和小衣的王翠翘,真是不愧花魁的名字,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了,身上的肌肉依旧很紧,肌肤也很细腻,特别是那身材,跪在那里,凹凸有致,让与妻子分离日久的罗信都不由心猿意马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思收了起来。后退了两步,坐在了椅子上道:

    “王姑娘,你先穿上衣服,过来坐下。”

    王翠翘起身下床,将衣服穿上,来到了罗信的对面,轻轻地坐下。微微低下了头。

    “王姑娘,你能够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如此特别吗?”

    “奴婢感恩老爷收留之恩……”

    罗信也不言语,只是定定地望着王翠翘,王翠翘虽然是低着头,却依旧能够感觉到罗信那灼灼的目光,感觉到卧室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渐渐地她感觉到空气似乎都便得有重量,如同海潮般地向着她淹没了过来,虽然低着头看不到罗信,但是那罗信魔鬼般的影子似乎在她的心中无限地放大,压迫得她喘不过起来。不由颤声道:

    “老爷……”

    “说吧!”罗信淡淡地说道:“我以真诚待你,希望你也能够以真诚待我。”

    王翠翘豁然抬头道:“老爷……真的以诚待我?”

    罗信的脸色微沉道:“难道你还看出老爷我有何不诚之处?”

    “老爷!”王翠翘将牙一咬,便将自己发现那张清单和自己所虑说了出来,然后脸色苍白地望着罗信道:

    “老爷,感激您给奴婢这几日的平静和幸福。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奴婢的地方,还请直说,女婢就是死,也希望能够死个明白。”

    罗信心中叹息了一声,他没有怪王翠翘,只是觉得她可怜,一个经历了太多坎坷的人,心太敏感,便柔声道:

    “王姑娘,我问你,如果你有机会和徐海重新在一起,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王翠翘的脸色霎时间就变得苍白道:“老爷,您是要让奴婢去劝说徐海投降吗?”

    罗信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只是问你,你是否还愿意和徐海在一起?”

    “奴婢不愿!”王翠翘的眼泪流了下来:“奴婢当初是被徐海抢去的。”

    “那你还留恋和徐海在一起的日子吗?”

    王翠翘惨然道:“海盗的生活有什么留恋的?”

    “这不就结了吗?”罗信轻声道:“不管你发现了什么,那都与你没有关系,不是吗?你既然不再留恋过去,那就开始你新的生活,忘记过去。”

    “忘记过去……”王翠翘有些失神道:“我有那样的福气吗?”

    “翠翘,我对你没有阴谋,我只是了解你的经历,想要还给你一个平静的生活。如果你愿意留下,就留在我的身边。如果你不愿意留下,我会给你一笔金银,随你去任何地方。”

    “我……我没有地方去。”

    “那就安心地留在这里,没有人会逼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至于你看到的那张清单,既然你想要忘记过去,那就与你没有半点儿关系。徐海为海盗,老爷我为官员,我们两个是敌对关系,所以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任何事情,也不会奇怪。”

    “谢谢老爷!”

    “去吧!”

    “是,老爷!”

    王翠翘站起来,退了出去,将房门轻轻地关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打好的行李又放了回去,只是脸上依旧有着不安。将衣服脱下,钻进了被窝,目光渐渐地变得坚定,心中有了主意之后,眼中的不安之色略减,心思也就忽闪了起来,想起了罗信被窝里面的味道,便掀起自己的小衣嗅了嗅,脸色不由之主地红晕了起来。

    第二日。

    罗信一早便在王翠翘的服侍下更衣洗漱,吃完早饭之后,便出去办公,抽空还特意将梁宇唤到自己的跟前,将他训了一顿。等到他晚上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不由神色一惊。

    便见到在卧室外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床,此时王翠翘正坐在那张床上做着女红,见到罗信走了进来,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蹲身施礼道:

    “老爷!”

    “你……怎么……”

    “老爷,奴婢是您的丫鬟,自然要住在这里。”王翠翘的眼睛带着期待和忐忑。

    罗信沉吟了一下,心中吧便知道此时王翠翘的心情,这种经历了太多坎坷的女子,恐怕不会轻易相信自己,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拒绝了她,恐怕她的心中便会更加不安。

    算了,她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当即便点点头,不再言语。

    王翠翘的脸上立刻就明媚了起来,上前服侍着罗信将官服脱下来,换上便服,又给罗信打来洗脸水,服侍着罗信洗漱完毕。又跑到厨房端出了一碗煲好的汤。在罗信喝汤的时候,她便脱去了外衣,只穿着小衣钻进了罗信的被窝暖床。

    看着王翠翘忙碌的身影,罗信微微摇了摇头,他能够感觉到王翠翘心中的快乐,随手拿起了一本书看了起来,慢慢地思绪就不在书上了,各种事情便涌入了他的心中。

    “前些日子已经收到镖局传回来的消息,说是大哥已经诈死进入到草原,算算日子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知道大哥如今的状况如何?钟金和大哥相处还愉快吧?堂兄见到大哥了吧?以钟金在草原的实力,给堂兄解决战马,牛羊的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吧。”

    草原。

    罗青和罗胜依依惜别,罗胜带着装得满满的战马,牛羊的海船起帆向着台湾岛驶去,罗青带着装满各种物资的大车却是没有立刻返回自己的营地,而是一路走一路卖,每经过一个部落,便将大车上的东西卖出一些,等到他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的时候,数百辆大车的东西几乎已经全部卖光。

    罗信坐在那里想的出神儿,时间便不知不觉地过去。那躺在床上的王翠翘原本还偷偷的看着罗信的背影,但是躺着躺着便困意涌了上来,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罗信终于将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站起身形准备去睡觉。却发现王翠翘睡得正香,轻轻的走到了床前,望着熟睡中的王翠翘,眉宇之间已经不见了前日锁着的愁绪,睡梦中都带着一丝笑。

    原本因为风霜而略微有些黑的肤色,这几日已经缓了过来,细腻的肌肤透着白润,一缕乌黑的发丝散落在修长的脖颈上。

    “真的美啊!”

    在大明这个时期,也许那些文人会欣赏什么豆蔻年华,但是来自后世的罗信却知道,二十五岁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那种风情绝对不是青涩的豆蔻能够相比的。望着眼前这个睡美人,罗信整个心都愉悦了起来。

    说罗信此时心不动那是假的,如果罗信望着一个美极而且熟透的女人躺在床上而不心动,那他就不是男人了,他又不是柳下惠。他已经和和钟金哈屯有过鱼水之欢,也和黛儿圆房,不再是初哥,已经入髓知味,此时便渐渐地给自己找起理由来。

    “如果我去外间睡觉,翠翘醒来之后,会不会认为我嫌弃她残花败柳?会不会认为自己没有做到一个丫鬟应该做的事情,竟然在老爷的床上睡着了?如此她会不会自杀?

    算了!

    为了她着想,我就不要出去睡了,大不了我只是睡觉,不动她就是了,我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她,不算是唐突佳人吧?

    嗯!

    不算!

    我这应该是善举!

    我为了能够让她安心地住在这里,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对!

    这是善举!”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