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谈判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谈判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进来吧!”

    罗信转身走进书房,王翠翘跟着走入书房,背后的房门被鲁大庆在外面关上。屋子里便只剩下了罗信和王翠翘两个人。罗信默默的打量着王翠翘,而王翠翘则是脸色苍白,身子轻颤,在她的心中,罗信就是一个杀人魔鬼,比海盗还要可怕的魔鬼。

    “王翠翘,临淄马秀妈妓院花魁,姿色超群,并且弹得一手好琵琶,达官贵人、各类富商趋之若鹜。

    不服从老鸨的管理,被老鸨所嫉恨,将你卖给一个肯出大价钱的老朽的富商,你表面上答应,却与罗龙文一见如故,罗龙文于是将王翠翘赎身娶为自己的妾室。

    后被徐海所掳,嫁于徐海。

    王翠翘脸色苍白,霍然抬头望向了罗信,眼中现出极度震惊之色。她不明白,一个大明的军神,一个当朝状元,正五品同知,怎么会如此了解自己?

    望着王翠翘苍白慌乱的脸,罗信的脸上现出柔和之色,轻声道:

    “在前些日子,你随徐海上岸之后,没少救当地的百姓吧?而且对当地的府兵也故意放过不少吧?”

    “你……怎么知道?”

    王翠翘颤声相问。这个时候,罗信在王翠翘心中的形象已经不是像魔鬼了,简直就是魔鬼。如果不是魔鬼,怎么可能连自己或明或暗做过的事情,他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过往如此清楚,对自己的身世来历是如此的清楚,这不是魔鬼是什么?

    一想到自己此时就站在一个魔鬼的面前,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

    若说这王翠翘绝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和徐海纵横海上,而且并不是龟缩在老巢等着徐海养,成为徐海的玩物,而是跟着徐海四处征战,出谋划策,而且徐海对于王翠翘几乎言听计从。这样一个女子就不是胆子大不大的问题了,而是大得出奇。

    这样一个胆子大的出奇的女子,此时居然在罗信面前彻底胆寒了,胆寒得连站都站不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而且跪在地上还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胆寒得簌簌发抖。

    “起来吧!”罗信温声说道。

    但是王翠翘依旧跪在地上,以头触地,浑身簌簌发抖。罗信无奈地笑道: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子,我之所以请你过来,就是想要将你从海盗那个火坑中拉出来,如果你以后想要过平静的日子,我可以给你。”

    王翠翘不抖了,慢慢地抬起头,望向了坐在她面前的罗信。这个时候,她才仔细打量罗信,罗信如今也只有十七岁,英气勃发,原本王翠翘刚才心中还想着,难道这位魔鬼大人想要占有自己?

    但是当她看到罗信年轻俊朗的面容时,这个念头就在心中消散了。一个如此年轻俊朗,有身份,有地位,有才华的人,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这个残花败柳?而且如今她已经二十五岁了,再也不是当初纯情的豆蔻了。

    那罗魔鬼为什么要待自己如此好?

    “起来吧!”

    罗信再次言道,虚手相扶。王翠翘神色犹豫了一下,见到罗信神色真诚,最终还是壮着胆子站了起来。

    “坐!”

    “奴婢不敢!”

    罗信故意将脸一沉道:“让你坐你就坐。”

    “噗通!”

    罗信这一沉脸,将王翠翘吓得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以头触地,颤声呼道:

    “大人,饶命啊!”

    “砰!”

    罗信的脸上刚刚露出了无奈,便见到书房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贺年出现在门口,背后还站着想要抓住贺年,却在犹豫的鲁大庆。那贺年站在门口,满脸的喜色。

    “大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罗信坐在椅子上,王翠翘跪在罗信的脚下,罗信正楞然地望着他。他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尴尬,但还是说道:

    “大人,藩国商人来了!”

    罗信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就为了这个时期惊喜欲狂?”

    “难道这不值得高兴吗?”

    贺年的脸上现出了不服之色,而且还有意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翠翘,那意思十分明显:

    总比你调戏女子,不务正业的好吧?

    罗信哪里还看不出他那眼神的意思?没有好气地说道:

    “让他们等着,告诉他们本大人有重要事情。”

    贺年鄙视地看了一眼罗信,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簌簌发抖的王翠翘,那意思是,逼迫女子这就是你的重大事情?

    但是看到罗信瞪着眼睛望着他,对罗信从心底的畏惧袭上心头,不由缩了缩脖子,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内。

    罗信心中叹息了一声,柔声道:“王姑娘,你站起来,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子流落风尘已经很不容易了,经历坎坷,却心怀赤子之心。便想着维护与你。你……如果不愿意本官插手你的生活,本官这就可以任你离去。”

    “哇……”

    王翠翘听到了罗信所言,一下子触动了心事,不由放声大哭。刚刚离开书房门没有几步的贺年,听到了书房内王翠翘的哭声,脑海中就脑补出罗信在书房内折磨王翠翘的景象,不由一甩袍袖道:

    “变态!”

    鲁大庆望着贺年离去的背影,一张脸憋得通红。

    书房内。

    罗信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也不去劝王翠翘,只是看着王翠翘跪在地上哭得浑身抽搐,脸上现出了怜惜之色。

    王翠翘足足哭了大约两刻钟,这才慢慢地止住了哭声。依旧跪在地上,一抽一抽的。罗信这个时候才轻声道:

    “王姑娘,如果你信得本官,就站起来,坐下。把你的事情说给本官听听。”

    “谢大人。”

    王翠翘久居风尘,原本就有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善于察言观色,方才只不过是被罗信这个魔鬼的名声吓住了。此时大哭了一场之后,倒是冷静了下来,能够感觉都罗信的真诚,便站了起来,依言轻轻地坐在了椅子上。

    罗信看着王翠翘哭得一个大花脸,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意。王翠翘正不解罗信为什么要笑,便见到罗信站了起来,去脸盆上的毛巾架上取下了一个毛巾递给了王翠翘。

    王翠翘的脸便是不由一红,双手接过了毛巾,低声道谢之后,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脸,然后看到已经脏了毛巾,脸色又是一红,将毛巾抱在怀里,手足无措。

    罗信上前伸出手,王翠翘连羞红得像是一块红布,低着头,将手中的毛巾还给了罗信。罗信将毛巾放进了脸盆内,又亲手给王翠翘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然后望着她道:

    “说给我听听。”

    王翠翘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始说了起来。这些年她憋得太久了,她没有人可以倾诉。在徐海逃走,她流落杭州之外的时候,她都不敢回到南京,去投奔自己的姐妹,如今在罗信面前真情流露地大哭了一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就觉得罗信亲近了许多,便将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罗信讲了一遍。

    罗信一边听,一边心中叹息王翠翘的不容易,和她坚韧的性格,待王翠翘说完之后,罗信沉吟了片刻道:

    “王姑娘,你今后作何打算?”

    看到王翠翘无助的模样,罗信又道:“我劝你不要再去找徐海了,徐海的未来只有死路一条。本官不会放过他。”

    “奴婢自然不会再去找他。”王翠翘连忙说道。

    “那罗龙文呢?如果你想要去找他,本官可以派人送你去。”

    “不!”王翠翘连连摇头道:“我不会再去找他。”

    王翠翘顿了一下,脸上现出心死如灰之色道:“在被徐海抢去之后,我也曾经见过罗龙文,他是被胡宗宪派去说降徐海的,他还私下约见我,让我劝说徐海投降,完全没有昔日恩情。”

    罗信便叹息了一声道:“那你的打算?”

    “我不知道!”王翠翘摇头道。

    罗信沉吟了一会儿道:“那你可愿意过普通的人生活?”

    “普通人的生活?”

    “嗯!”

    “什么样的普通人生活?”

    “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我身边,就委屈你做我的一个丫鬟吧。另一个选择就是,我有一个地方,你可以去那里做一个普通人,我会给你一些田地,在那里没有人敢欺负你。”

    王翠翘神色犹豫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形,跪在罗信的面前道:“奴婢愿意做老爷的奴婢。”

    “好吧!”罗信点点头道:“你起来!”

    “是,老爷!”王翠翘乖巧地站了起来。

    罗信向着外面喊道:“大庆。”

    鲁大庆便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侯爷。”

    “这位王姑娘以后就是我的丫鬟,你带她下去,给她安排住处。”

    “是,侯爷!”鲁大庆应了一声,然后转头对王翠翘道:“王姑娘请随我来。”

    待鲁大庆和王翠翘离开之后,罗信又坐在那里失神了一会儿,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出了书房,向着大堂走去。

    大堂内。

    那些藩国商人早就不耐烦了,但是又不能够离开。只有频频地将目光望向大门,总算听到了脚步声,看到了罗信的身影,一个个便站了起来,待罗信走进大门,一个个急忙施礼道:

    “见过大人。”

    罗信点点头,来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才道:“各位坐吧。”

    众人坐下,那个西班牙商人又站起来道:“大人,之前我们的提议,大人可是考虑好了?”

    “你们的提议?什么提议?”罗信茫然道。

    那商人不由气结,深吸了一口气道:“就是我们的报价。”

    “哦……”罗信淡淡地说道:“已经扔炉子里烧了。”

    “大人,您……”

    罗信翻了一个白眼道:“在本官眼中,那就是废纸,不烧了做什么?”

    那商人被噎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又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了一叠纸张道:

    “这是我们新拟定的价格,还请大人过目。”

    罗信并没有接过那叠纸张,而是淡淡地望着他道:“可是按照我上次给你们的价格价格?”

    “不是!”那个商人道:“不过虽然与大人的价格有些差距,但是我们也提价了……”

    “那就算了!”罗信摆摆手道:“本官不是商人,所以也不会和你们讨价还价,而且本官给你们的价格你们心里都十分清楚,依旧可以让你们暴富。”

    “大人……”

    罗信摆手再次止住那个人道:“人不可太贪婪,只有双方互利,才能够做得久。”

    那些藩国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目光都汇聚在那个手拿一叠纸的商人身上,那个商人脸色变换不停,最终一咬牙道:

    “大人,你的市舶司才开张,如果我们这些人走了,您考虑到后果了吗?”

    贺年的脸色就是一变,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怒,这些藩国商人,竟然敢威胁大明官府。却没有想到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罗信,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道:

    “当然想过了,你都说过了,市舶司只是刚刚开业,所以我们不急,有的是时间等。我相信,就算你们这次离开了,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商人前来。所差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不过,如果你们这次离开了大明,以后就不要再来了,大明不和你们做生意。”

    那些藩国商人面面相觑,他们想到了罗信不会同意他们的价格,但是却没有想到罗信竟然连他们的价格都不看,在他们威胁罗信的时候,罗信反过来威胁他们。告诉他们,大明以后不会再允许他们登岸。

    那如果大明驱逐了他们,以后还会有藩国的商人来吗?

    有!

    一定会有!

    一定会有源源不断的藩国商人来到大明。而他们就会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国家,成为乞丐,或者沦为海盗。这还是好的结果,他们还很可能被别人抓去当奴隶。

    但是……

    他们给大明的价格低得已经习惯了,巧取豪夺习惯了。虽然罗信给他们的价格绝对公道,也确实像罗信所说的那样,这个价格依旧会让他们暴富,只是心中却依旧觉得不平衡。众商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和罗信对话的商人道:

    “大人,您那个价格我们确实接受不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