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争田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争田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可是没有想到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有些地痞流氓见到无主田产没有了,便有胆大的地痞流氓竟然硬是拿着有主之田去徐府投献,而那徐府竟然也接受了。苦主便上县衙告状,那县令又怎敢得罪徐府?便硬是睁眼说瞎话,将有主之田判给了徐府。如今,那苦主已经告到了我这里、不器,这个口子不能够开啊。一旦在我这里也装着糊涂判给了徐府,整个杭州那些地痞流氓势必纷纷效仿,到时候都说别人的田产自己他,然后他带着田产去投献徐府,这乱子就大了。我丢官是小,说不定就会让百姓最终成为流寇。”

    罗信闻听也不由深深的皱起眉头,这还真是像宋大年所说的那样,一旦徐府贪得无厌,势必再次造成大量的流民,这些流民活不下去,便会成为流寇,东南便会陷入战火之中。对市舶司开市也有着巨大的影响。试问,整个东南都一片战乱,还做什么生意?

    “我打听了一下!”宋大年借着说道:“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在杭州有,在苏州,在海宁等地也都是如此,徐家趁着灾年,四处侵占田产,简直是贪得无厌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徐府不是在松江吗?”

    “松江反而没有这样的事情。”宋大年气愤地说道:“徐家在松江名声好得紧,他们徐家在松江不仅不侵占百姓田产,反而修桥铺路,赈济灾民,做了不少好事,博得大善人的名声。”

    “呵呵……”罗信不由讥讽地笑了起来:“他们徐家也明白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

    “可不是嘛!”宋大年气愤地说道。

    “嗤……”罗信轻笑道:“海宁和苏州两边是怎么应付徐府的?”

    “苏州知府是徐阶的人,所以便帮着徐府将此事压下,将告状的人打入了打牢。海宁那边是高拱的人,所以便毫不客气地下令抓捕那投献的地痞,却没有想到那地痞躲进了徐府,海宁知府没有抓到人,徐府也没有得到地。不过,徐家已经放出话来,要给海宁知府好看。”

    “真是够嚣张!”贺年恨恨地说道。

    “不器,你给为兄出个主意,为兄现在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才好。”宋大年恳求地望着罗信。

    罗信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宋大年才道:“宋兄,你是谁的人?”

    “我是你的人啊!我不是已经加入复兴社了吗?”宋大年委屈地说道。

    罗信便道:“我是问宋兄在之前属于谁的阵营。”

    宋大年尴尬地笑了笑道:“勉强算是徐阶的阵营吧。”

    罗信便皱了皱眉头道:“何来勉强?”

    宋大年便解释道:“我和徐阶既没有师生关系,也没有师兄弟关系,更没有亲戚关系。但是,我们却都是属于心学之人。所以,我们也算是同一阵营。”

    “哦!”罗信点点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一半,另一半却需要你自己去做。”

    宋大年精神就是一振,望着罗信道:“要我如何做?”

    “你去对付徐阶,我来解决灾民。”罗信淡淡地说道。

    “我……对付徐阶?”宋大年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震惊。

    “不敢?”罗信的目光又变得锐利。

    宋大年的心中便泛起了苦笑,原本自己还想着利用罗信,却没有想到被罗信逼到了墙角。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道:

    “不器,我对付不了徐阶啊!”

    “没有让你扳倒徐阶!”罗信淡淡地说道:“如今徐阶是心学的领头人,如果你矛头直对徐阶,恐怕就是心学门徒也饶不了你!”

    宋大年便朝着罗信拱手道:“多谢不器体谅。”

    “我只是让你就事论事,只对事,不对人。

    第一,对于那些地痞流氓,立刻抓。然后将其办成铁案,至于你怎么去向徐阶解释我不管,你也可以给徐阶去信,告知他,这也是为了他的名声好,也是为了救他的儿子。他的那些儿子再这么搞下去,死的就不是他儿子收留的那些地痞,而是他的儿子了。”

    “那……如果那些地痞也如同海宁那边一般,躲进了徐府呢?”

    “上门去要人。”

    “徐府不给呢?”

    “那就做做样子,徐府你总得去一趟。”罗信淡淡地说道:“这样做就是为了以儆效尤,避免此类事情再度发生。而且要把地痞投献的田产还给百姓,这个不用去征得徐府的同意吧?你这个知府完全可以秉公办理。”

    宋大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第二呢?”

    “第二,将徐府侵占的那些无主田产没收充公。这些田产的地契在官府都有备案,不是他们徐家的,就不能够让他占这个便宜。”

    说到这里,罗信看到宋大年还在那里犹豫,便凝声说道:“宋兄,这件事情不仅是关系到百姓的死活,更是关系到你的前程。如果你不如此做,杭州势必会像你所说的那样,由流民变成了流寇,到那个时候,你的前程也就完了,而且还会留下骂名。反之,徐阶爱惜名声,却未必会罢了你的官。

    更何况……

    京城并不是徐阶一家独大,还要高拱。而你只要掌握好分寸,徐阶和心学也奈何你不得。”

    “你并不想借此事针对徐阶?”宋大年怀疑地望着罗信。

    罗信摇头道:“这点儿事儿,还扳不倒徐阶,我有何必费那个心思?我只是为了百姓着想,也不想宋兄你丢官之后,还落得一身骂名。”

    宋大年寻思片刻,终于一咬牙道:“好,这件事我干了。”

    说完之后,又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不器,你真的不是让为兄作刀?”

    “你爱干不干!”罗信翻了一个白眼。

    “干!”宋大年突然脸红脖子粗地说道:“老子不想窝窝囊囊地丢官,就算是丢官也丢得轰轰烈烈。”

    “没那么严重。”罗信笑道:“最多不受徐阶待见,而且徐阶就算有心报复你,也不敢立刻去做。他是一个谨小慎微之人,不过你以后倒是要小心他一些。”

    宋大年闻言精神就是一松,只要短时间内没事就好。至于以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以后就要依仗不器你了。”

    罗信的神色严肃了起来,真诚地望着他道:“关键还是要身正,否则就算是我想帮你,也未必帮得了你。”

    宋大年再度拱手道:“受教。”

    罗信拱手还礼,然后转向贺年道:“贺大人,派人同知大明海贸的股东来市舶司开会。”

    “是,大人!”

    贺年起身走了出去,罗信微微垂下了眼帘思考着事情,宋大年嘴唇动了动,想问问罗信怎么帮忙解决另一半问题,但是见到罗信陷入思索的神色,便知道罗信正在思索如何解决另一半的问题,便也琢磨起来。

    自己按照罗信的方式去做,那么就会有效地阻止那些地痞投献,将无主之田收回,再卖出去,也可以用这些钱赈济灾民。如此便可安稳灾民的情绪,让灾民成为流寇的可能性降低。

    但是,仅是如此还不够,远远地不够。因为这没有解决百姓的根本问题,百姓的根本问题是庄稼毁了,如果现在有种子,还能够抢种。

    但是,他们那里有钱买种子?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便见到贺年再次走了进来道:

    “大人,股东们都来了。”

    罗信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宋大人,我们一起吧。”

    罗信和宋大年进入到大堂,便见到众股东来得整齐,脸上便现出了笑意。陆鼎见到罗信,便急忙施礼道:

    “罗大人,今日唤我等前来,可是要准备和藩国交易了?”

    罗信便摆摆手道:“这个不急,还有比这更急的事情。”

    罗信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主位上坐下,众人也都纷纷落座。罗信环目四顾,看到这些股东的神色,便知道他们都在关心着市舶司的事情,便索性先道:

    “我知道大家关心市舶司的事情,海贸的事情请大家放心,本官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如今却有一件火烧眉毛的事情,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别说是海贸了,恐怕诸位连城都不敢出了。”

    众股东闻听脸色俱是一变,他们已经意识到罗信说的是什么了。徐府四处侵占土地的事情,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而且他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样下去,会使大量的百姓成为流民,继而成为流寇。

    “凡事不能够做绝,否则最终是害人害己。”罗信淡淡地说道:“如今我们必须帮这些百姓一把,这也是为了诸位自己。我有一个想法,由我们大明海贸公司低息借贷给杭州百姓银子,让他们能够买下一批种子,也能够度过这几个月难熬的日子,等到秋收的时候,连本带利还给我们。此举不但是解决了未来可能发生的祸事,还能够为我们大明海贸留下一个好名声,对于我们大明海贸的未来有着无尽的好处。这对我们来说没有丝毫的损失,当然我们收的利息只是象征性的,会让各位少赚一些。但是,诸位想一下,一旦发生了流寇,耽误我们市舶司海贸,那损失的可就不是这一点点了,帐大家比我会会算。诸位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坐在一旁的宋大年紧张地望着那些股东,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罗信的想法,如果罗信的想法真的那个实现的话,他的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陆鼎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陆炳已经和他通过几封信,将和罗信结交的重要性剖析得明明白白,陆鼎意识到和罗信结交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陆家的存亡问题。再者,事情也确实如同罗信所说,真要逼得百姓变成了流寇,那才是得不偿失。所以,他当即站起来道:

    “大人,道理我们都明白,您怎么说,我们就这么做。”

    其余的四大家主见到陆鼎已经同意,他们也想明白了。大明海贸才是他们的聚宝盆,为了那点儿田产得罪了罗信完全不值得。而且真的如同罗信所言,发生了流寇,也确实影响海贸,损失得就大了。

    实际上。起最大作用的还是罗信,他们的心中对罗信已经有了深深的畏惧,同时对罗信也有着盲目的相信,相信罗信的决定不会错。于是,便纷纷表态,愿意支持罗信。五大家主都同意了,那些中小家主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宋大年也豁上了,其实他这就是站队。他清晰地知道,罗信和徐阶已经成为了不可能合作的政敌关系,他必须做出选择。要不站在徐阶的一边,要不站在罗信的一边。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他站在徐阶的一边,罗信便会立刻撒手不管,等到流寇四起,都不用嘉靖帝下旨,罗信就能够把他给罢免了,因为罗信手中有着圣旨,可以在东南罢免三品以下的官员,而他不过是一个正四品。

    一旦罗信罢免了他,徐阶能够让他官复原职吗?

    他和徐阶的关系一般,也就是大家同在心学的关系,严格地说来,他和徐阶并不是同党。在这样的情况下,徐阶会冒着被高拱抓到机会攻击徐阶的情况下,保他官复原职,活到平级调动吗?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而且他对徐阶十分了解,说好听的那是谨小慎微,说不好听的那就是胆小如鼠。如果在徐阶权倾朝野的时候,也许会保宋大年,毕竟大家都是心学一脉,而且宋大年是为了维护他们徐阶。

    但是,如今在京城朝堂之上,徐阶有着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高拱!

    如果徐阶保宋大年,高拱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徐阶的机会。所以,徐阶也根本不会个高拱这个机会。结果就是徐阶不仅不会保宋大年,而且还会为了轻名斥责宋大年,宋大年就是一个背黑锅的。

    那么,如果他站在罗信的这一边呢?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