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事纷来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事纷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不一会儿,贺年便匆匆返回道:“大人,我恐怕他们会去找五大世家继续走私。”

    “五大世家倒是不用担心,他们家大业大,如今已经被我吓破了胆,不敢冒这个险。倒是其他的中小型家族,说不定便会有冒险之人。”

    “大人,这个口子不能够开啊!”贺年焦急道:“如果一旦开了这个口子,恐怕五大世家也会纷纷效仿。”

    “是!”罗信微笑着说道:“让市舶司的衙役上街造出声势,让那些商人知道,如果有人敢走私,卢家就是他们的下场。”

    “我这就去!”贺年匆匆的离去。

    罗信朝着外面喊道:“大庆。”

    “侯爷!”鲁大庆推门走了进来。

    “去请戚将军。”

    “是,侯爷!”

    戚继光还没有来,王大全却敲门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罗信一看,脸上不由一喜道:

    “梁宇!”

    “拜见大人!”梁宇单膝跪地。

    罗信起身相扶道:“坐!”

    梁宇的脸上现出激动之色,坐在椅子上,不等罗信想问,便将一切原原本本地告知罗信。罗信闻听罗胜前往草原去寻大哥,罗野前往海上伺机浑水摸鱼,不由拍案叫好。

    梁宇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罗信道:“大人,这是我们需要的物资。”

    罗信接过信封,撕开信封将信件取出,然后细看了起来。随后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对于其它物资的需求,罗信很容易满足。梁宇运来了那么多的珍宝,换取信上的物资不在话下,只是需要的生铁却不容易获得。

    “大全,你去请陆庭江。”

    “是,侯爷!”

    “梁宇,你将货物全部交给我来处理吧,不要和那些藩国私自交易。”

    “是,大人!”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陆庭江就来到了罗信的书房内,罗信将梁宇和陆庭芳引荐了一番,然后对陆庭江道:

    “这是罗胜需要的物资清单,里面其它的不用你管,这些农具和生铁却是需要你去收集,而且要秘密。”

    陆庭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罗信便问道:“有困难?”

    “能够解决!”陆庭江道:“不过需要一点儿时间。农具还好说,生铁不是短时间能够收集到的。”

    罗信点头道:“这样,你先把农具个收集齐全,秘密运到船上。生铁就等着下次梁宇来的时候,再带走。”

    “好,我这就去办理。”

    陆庭江匆匆离去,罗信望向了梁宇道:“你就住在这里,船上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梁宇立刻言道。

    罗信派人安排梁宇住下,又过了一会儿,戚继光风尘仆仆地赶来。罗信请戚继光坐下,又给他倒上茶,这才将自己的担心说了一边后道:

    “元敬兄,你立刻大张旗鼓的封锁各个要道,让那些藩国和大明的商人知道,他们是无法走私的。”

    “是,大人!”戚继光站起身道:“那如果发现有走私的呢?”

    “抓!”罗信果断地说道:“敢有反抗者,杀!”

    那帮子藩国商人离开了市舶司之后,果然经过了短暂的商议之后,便分头去寻找五大世家,想要继续走私。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五大家主很是干脆地拒绝了他们,并且告知他们,以后的交易必须通过市舶司。这些商人回来之后,聚在一起又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既然五大世家不肯和他们交易,那么,他们就去找那些中小家族,他们坚信,终会有人会愿意和他们交易的。

    但是,等着他们再一次走上大街的时候,便发现了大街上有很多衙役,而且张贴了许多布告,等他们弄清楚了布告上的内容之后,一个个脸上变得十分难看。但是,他们依旧不死心,依旧去寻找那些中小家族去相谈。

    但是,这些中小家族的消息要比他们灵通了许多,他们已经得知戚继光封锁了各个通道,想要走私根本就不可能。想到之前的卢家,哪里还有人敢走私,纷纷拒绝了那些藩国商人。等着这些商人回到了住处,才得知戚继光已经封锁了所有的道路。这些藩国商人不由面面相觑,然后再一次聚在一起商议了起来。最后决定将自己出售货物的清单和价格,还有需要购买的物资和价格清单交给市舶司,这就是他们要定价,而不是让市舶司定价。占据主动权。

    第二日。

    市舶司的大堂上。

    罗信坐在上首,看着这些商人递交上来的清单和价格,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这些人还真是贪得无厌,把罗信当成了什么?

    当成冤大头吗?

    罗信耐着性子将所有的清单都看完,对这些藩国商人带来的货物和需求的货物便做到了心里有数,并没有出他的预料范围,便放下最后一份清单,朝着贺年和王梓任摆摆手,贺年和王梓任便各自捧着一叠册子,向着那些商人走去,每个人发了一本,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落座。。那些商人好奇地拿起了册子翻看了起来,只是看了第一眼,一个个脸上就是一变。

    那个册子上罗列着各种物资的名称和价格,物资非常齐全,可以说他们需求的上面都有,但是那价格……

    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离谱,要比他们之前走私的价格高出一倍都不止。当下这些人就不淡定了,一个个喧哗了起来。

    “大人,这个价格绝对不行。”

    “大人,这个价格离谱了,太高了。”

    “大人,我们千里迢迢地来到大明,总不能够让我们赔钱吧?”

    “就是,如果真是这个价格,以后还会有谁和大明做生意?”

    “大人,这个价格我们绝对不会接受,还请按照我们的定价交易,否则我们拒绝交易。”

    “…………”

    罗信的脸色就是一沉道:“送客!”

    “大人……”

    罗信却是已经站了起来,一甩袍袖走了。贺年和王梓任起身道:

    “诸位,请吧!”

    “两位大人,这是……”

    二十几个商人脸色不禁现出茫然之色,在他们看来,做生意嘛,不就是来回谈吗?坐地起价,就地还钱吗?

    这怎么一言不合就不谈了?

    贺年淡淡地说道:“大明是一个君子之国,罗大人更是一位君子。他给出的价格已经为诸位考虑了,诸位摸着良心问问,就是以这个价格成交,你们赚的少吗?你们回去想想吧,想要了再来,想不好,可以离开大明。”

    “贺大人,如果我们都离开了,以后可就没有人来和你们大明做生意了。”

    “嗤……”贺年嗤笑了一声道:“以前没有你们,难道大明都饿死了?再说了,你们只是一部分商人,你们不做,自然会有人来做,诸位还是请吧。”

    二十几个商人面面相觑,最后离开了市舶司,回到了客栈之后,这些人就聚在了一起。经过了一番商议,一个老资格的弗朗基商人道:

    “以我对大明的了解,这个罗信来杭州开市舶司,一定是带着他们皇帝陛下的任务,如果我们不和他交易,他一定会心急。到最后也必定会低下头,来和我们商议。所以,我们只要等。”

    “可是……我们也等不起啊!”另一个藩国商人道:“一旦我们在此的消息传到了王直那里,别说我们的货物,就是我们的人都可能被王直给杀了。”

    “三天,我们等三天,大明必定屈服。”那个弗朗基商人竖起了三根手指。

    “好,我们就等三天!”

    “这都一天了!”

    市舶司二堂内,贺年不时地向着大堂看一眼,担心地说道,罗信放下手中的公文笑道:

    “贺大人,安坐,静气。”

    “大人,他们会不会不来啊?”贺年满脸写着不托底。

    “不会!”

    “大人,您那价格定得是不是有些高啊?这藩国商人不远万里前来我大明,就是为了赚钱,如果我们价格定得太高,让他们赚不到钱……”

    “他们赚得到,而且还不少。”罗信无奈地说道:“好了,我的贺大人,你不要杞人忧天了。他们会来的。”

    罗信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贺年便惊喜地向着门外望去,随即脸色就是一垮,而从门外走进来的宋大年却是将他脸色的变换看得清清楚楚,当即就朝着他道:

    “老贺,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见到我,脸就垮成这样,我抱你家孩子下苦井了?”

    罗信就在一旁笑,光是看热闹,也不说话。原本以为宋大年会继续训贺年两句,却没有想到宋大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一张脸也垮了下来。

    “宋大人,您这是?”这一下,罗信也好奇了起来,难道这宋大年是跑到自己面前,替自己操心来了?

    “不器,乱子大了!”宋大年叹了一口气,脸上俱是郁闷之色。

    罗信还没有开口,坐在一旁的贺年便坐不住了,脸色焦急地问道:

    “怎么了?那些藩国商人都走了?”

    宋大年的神色一愣,继而才想起了罗信此时也是一脑门关系,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道:

    “不!不是……”

    “那就好!”贺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罗信翻了一个白眼,懒得理会贺年,望着宋大年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大年再度叹息了一声道:“还不都是徐府的人在趁火打劫!”

    “徐阶?”罗信神色一愣,试探地问道。

    “还能够是谁?”宋大年气愤地说道。

    但是他发现说完这句话之后,二堂之内却是寂静了下来,罗信端起了茶杯喝茶不言语,贺年也拿起了公文,一副办公的模样。

    “不器你……”

    罗信摆摆手道:“我如今的职责就是市舶司,不想节外生枝。”说到这里,罗信也叹息了一声道:

    “宋兄,我的境况想必为官多年的你也看得十分清楚,市舶司的事情可不仅仅关系到我的仕途,而是关系到我的性命。如果我在市舶司上没有建树,我说陛下会借此机会杀了我,你信还是不信?”

    “不至于吧?大不了丢官,怎么还会有性命之忧?”宋大年瞠目结舌地望着罗信。

    罗信脸色无奈地摇摇头道:“算了,想必今天不让你把事情说出来,你也不会走。不过,你说归说,我是不可能帮忙的。”

    “不器,你和徐阶的关系,不至于让你躲着徐阶吧?”

    罗信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让宋大年的心不由一抖,脸色现出了尴尬之色。罗信收回了锐利了目光,淡淡地说道:

    “宋兄这是想要我当你手中的刀?”

    “不敢,不敢!”

    宋大年连连摆手,心中发虚。他这次来还真是抱着利用罗信和徐阶的关系,让罗信出头的想法。如今见到罗信脸上的神色,哪里还敢再有这种想法?便苦着脸说道:

    “不器,你这次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只是来这里向你讨个主意。”

    看着罗信只是定定地望着他不言语,宋大年吞咽了一口口水道;

    “这事情还得从闹倭寇说起。当初徐海,叶麻和辛五郎上岸烧杀抢掠,这帮子倭寇,抢走了百姓的粮食,烧毁了百姓的房屋,如此便出现了大量难民。

    这些难民的房子还好说,毕竟如今天气开始暖和,也冻不死他们,他们可以先简单地修补一下,但是地里的庄稼如今是全毁了,这让百姓根本就活不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徐阶派人开始以极低的价格收购百姓的良田。虽然百姓舍不得,但是为了活命,已经开始有人卖给徐阶田产。

    这也就罢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作为官府也说不出来什么。但是却没有想到,有一些田产因为主人一家被倭寇全部杀死,变成了无主之田,便被一些地痞流氓看中,然后投奔徐府,说那些无主田产是他们的,他们带着田产投奔徐家为奴。徐家也竟然全盘接受。

    这些田产既然是无主之田,本应该归官府。但是谁让徐阶贵为阁老,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