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静气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静气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太好了!”钟金哈屯喜形于色。

    “不要担心我这些事情。”罗青含笑道:“以我对大明的了解,等着他们听到关于我的风声,怎么也得一年以后,然后大明边军可不敢听到这个消息就上报朝堂。毕竟小弟在大明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一定会认真取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要给他们造成阻碍,迷惑他们,等到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确定了事实的真相,没有个一两年是不可能的。等到他们上报到朝堂,朝堂还要把关,嘉靖帝也要派锦衣卫进一步查实,这又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这一晃就是四五年的时间,到那个时候,小弟必定有所决定。”

    钟金哈屯的脸上依旧挂着担心之色,只是心中也没有好的办法,便道:

    “我们还是不要主动宣扬此事,而且不能够承认大哥就是大明的那个罗青。”

    “这是自然,我们就是要虚虚实实,让大明朝堂和皇帝认为我们在使离间计。到时候小弟在朝堂也有安排,会混淆视听,让大明皇帝和朝堂认为是我们在故意如此,用离间计杀小弟。在草原,我就是罗青,但是却不是大明的那个罗青。”

    “也只能够如此了!”钟金哈屯轻声道:我这就让外面的将领进来,以后他们都是大哥的麾下。”

    “好!”罗青点头道:“弟妹留下一万精兵,作为你的嫡系军队。”

    “多谢大哥。”钟金哈屯施礼道。

    “我们是一家人。”罗信含笑道。

    “大哥,我们下一步是不是要和图录开战?”钟金哈屯的身上散发出凛然之气。

    “不!”罗青摇了摇头道:“我会留在部落一段时间,熟悉一下部落的情况。然后我会去一趟长白山。”

    “女真?”钟金哈屯立刻就回想起当初初识罗信的时候,罗信就和她说过要小心女真。

    罗青点点头道:“弟妹也去过女真,应该知道他们正在走向强大。”

    “是!”钟金哈屯道:“只是如今我们去打女真的话,会不会逼得女真和图录他们结盟?”

    “我怎么会去攻打女真?”罗青笑道:“你别忘了小弟和女真的关系,小弟还是那个努尔哈赤的师父。有着这层关系,我去女真招揽他们,应该胜算很大。”

    “招揽?”钟金哈屯皱眉道:“他们会同意吗?”

    “会同意的!”罗青笃定地说道:“虽然他们现在正在走向强大,但是毕竟还没有强大起来。无论是和图录比起来,还是和我们比起来,他们都要弱很多。我们和图录任何一方面都有将他们灭族的能力。而如今正是他们做出选择的时候,我想他们也知道,如果等到我们或者图录统一了草原之后,他们也就失去了价值,到那个时候,要不投降,要不被灭族。而且即使投降,也不会拥有多高的地位,因为他们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他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想图录也会派人去招揽女真,或者已经去过女真了,我们已经晚了一步。但是,女真却未必会这么快的答应图录,他们也知道这次选择的重要性,如果选择对了,他们会得到荣华富贵,如果选择错了,未来等待着他们就是灭族。

    我相信,他们也在等我们前去,利用我们两家的争夺来体现他们的价值,索要跟多的好处。而且一旦我去了女真,最起码我们和女真之间不会存在不信任的因素。等我招揽了女真之后,就是和图录开战之时。”

    “大哥,我等不及了。”钟金哈屯突然说道。

    “嗯?什么等不及了?”

    钟金哈屯脸一红道:“我想要去杭州见信郎。”

    罗青脸色一愣,不由也想起了自己的妻儿,神色之间便有些愣神儿。见到罗信发愣,钟金哈屯还便有些局促道:

    “大哥……”

    罗青从愣神儿中清醒了过来道:“没什么,只是听弟妹说要去见信郎,大哥有些想妻儿。”

    “大哥你不如把大嫂和小侄子接到草原吧?”钟金哈屯道:“我亲自去接大嫂和小侄子。”

    “不行!”罗青摇头道:“我的妻儿留在京城,才会让大明上上下下在确定我究竟有没有死,究竟有没有在草原这件事上犹豫不定,不能够轻易下结论。如果我的妻儿也不在京城了,嘉靖帝会果断地认定我就是小弟的大哥罗信,那个时候,恐怕我们罗家满门都会被大明皇帝抄斩。”

    钟金哈屯神色变得黯然道:“大哥,您不要急,信郎一定会想出办法的。我这就去杭州找信郎,一定让信郎想出一个办法。”

    “弟妹……”

    罗青沉思了一下,他知道不能够用要求陆庭芳和张云娘那种想法要求钟金哈屯。钟金哈屯生长在草原,风俗习惯与大明女子不同。

    更何况……

    钟金哈屯就是与草原女子也不同,那就是一个奇女子,一个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在来草原之前,罗信就没少和他说过钟金哈屯。一个女子,就算有着罗信的支持,能够闯下如此基业,而且受到草原勇士的拥戴,这绝对不是陆如黛和张云娘这些大明女子能够做到的。所以,对于钟金哈屯当着他的面就嚷嚷着要去看罗信,罗青也没有觉得奇怪,反而心中很欣慰,这证明钟金哈屯对罗信用情极深。

    “弟妹,你暂时还要留在草原。过一段时间,大哥一定让你去杭州见小弟。”

    钟金哈屯闻言,心中立刻恍然。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是统领着十几万草原儿郎的巾帼英雄。刚才是看到了罗信的信而心潮澎湃,此时被罗青阻拦,便立刻清醒了起来。

    毕竟罗青刚刚来到草原,认识罗青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汉家儿郎,草原儿郎虽然认识罗青的人有,却是不多。在这种情况下,罗青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自己还将大权交给了罗青,如果自己不在,势必会引起部落动荡。

    她在草原辛辛苦苦地为了什么?

    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部落,另一方面还不是为了罗信?

    如果因为自己的离开而致使部落出事,她还有何面目去见罗信?

    当下忍住对罗信的思念,脸色微微一红道:“大哥,是钟金心急了。”

    “呵呵……”罗青温和地笑道:“你和小弟太久没有见过面了。你在留在草原帮大哥一段时间,然后大哥就让你去杭州见小弟,正好也将这里的事情向小弟详细说一说。”

    “是,大哥!”钟金哈屯欣然点头道:“我这就出去让他们都进来,过两天,让各个部落的首领来这里拜见大哥。然后我再陪着大哥去每个部落转转。”

    “好!”罗青欣然点头。

    杭州城。

    罗信依然没有从胡宗宪那里得到王直的消息,这不禁让他眉头每日都皱在一起。而东南那些商家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对市舶司的信任开始有了犹豫。

    这一日。

    罗信正坐在书房之内,查看着公文。每个经过的小吏都放轻了脚步,知道大人最近心情不顺,不敢弄出一丁点儿的声响。

    “大人!”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罗信抬头望去,便见到贺年也不敲门就推门走了进来,脸上是遮掩不住的喜色。

    罗信便展开愁绪,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贺大人今日为何如此高兴?”

    “大喜啊,大人,大喜啊!”

    “喜从何来?”

    “藩国商人来了……”

    “什么?”罗信霍然站起道:“真的?”

    “真的,大人。”贺年激动地说道。

    “多少?”

    “好多,二十几个。”

    “他们现在在哪儿?”

    “在大堂上。”

    罗信向着外面走去,但是仅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又走了回来坐下。

    “大人……”贺年不解地望着罗信。

    罗信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望着贺年道:“贺大人,你不觉得奇怪吗?如今王直并没有信来,这些藩国商人却敢出现这里,这是什么原因?”

    “管它什么原因,他们来了就行呗。哎呀,我的大人,我们都急得火烧眉毛了,您还想那么多干嘛?”

    “静气!”罗信凝声道:“贺大人,这是我们市舶司开市第一笔生意,所以这定价关系到以后的价格。我们只有弄清楚他们为什么会来的原因,才会在谈判中占据优势。否则,因为我们不了解情况,又心急火燎,便会底价将货物出售给那些藩国,如此等到第二次交易的时候,这个价格就很难再提升上来了。”

    贺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也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罗信的一番话让他清醒了过来。他们的市舶司不是做一锤子买卖,而是要长久的做下去。而且大明海贸公司和藩国交易的定价任务就担在了市舶司的身上,如果在这方面出了问题,会让各个股东心有怨言,最终说不得这个大明海贸公司就散伙了。

    罗信的脑子急速地思考着,大约只有四五息的时间,罗信的眼睛就突然一亮道:

    “我明白了。”

    “大人!”贺年霍然抬头望向了罗信。

    罗信的双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这些藩国商人一定是看到王直和徐海他们打得不可开交,顾不上他们。所以,他们才想着利用这次机会做上一笔。”

    “对啊!”贺年一拍大腿道:“一定是这样。”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道:“如此他们必定焦急,他们不敢在大明岸上逗留太久,他们最想的就是快刀斩乱麻,迅速地和我们交易,然后迅速地离开,趁着王直还没有发现他们,就远走高飞。如此,我们就反而不急,没有达到我们对价格的需求,我们就不和他们交易。”

    贺年闻听,脸上又现出了犹豫之色道:“大人,这会不会让那些藩国商人愤而离开?”

    “不会!”罗信笃定地说道:“商人都是趋利之人,那些藩国商人远道而来,多呆一天,就多一天的消耗,他们不会空手而反的。我们的定价当然也不会离谱,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在保证我们大明商人的利益前提下,也会照顾他们,让藩国商人赚钱。而且你放心,就算我们的合理价格要比之前的六大世家走私的时候高出很多,那些藩国商人还会赚很多。

    在我们提出合理价格之后,他们一定不会同意。这个时候就是比耐心的时候,我相信他们的耐心不如我们。走,去见见他们。”

    大堂之上。

    二十几位商人正谈笑风生,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众人不由都闭上了嘴巴,向着门口望去,便见到罗信和贺年走了进来。罗信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朝着那些藩国商人拱手道:

    “欢迎各位远道而来!”

    “拜见大人!”那二十几个商人也都朝着罗信施礼。

    “坐吧!”罗信坐下之后,微笑着说道:“我明白各位的来意,各位可以将你们需要出售的货物清单和你们需要购买的货物清单都交上来,市舶司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价格,并且会为你们寻找买家和卖家。”

    “大人!”一个金发碧眼的商人站了起来道:“我们也曾经和大明的商人做过生意,价格大家都心里有数,还是按照之前的价格,我们立刻就可以和大明的市舶司交易。”

    罗信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道:“你可知道你之前的那种交易叫作走私?在大明的律法中,走私的人要流放三千里,走私的货物要全部没收,就凭着你刚才那一句话,本官就可以把你抓起来,把你的货物没收。”

    说到这里,那个商人已经脸色发白。但是,罗信的脸色又是一缓道:

    “看在你们以前不知道的情况下,这次就算了。不过,如果让本官发现任何走私的行为,到那个时候,就别怪本官心狠手辣了。而且价格必须是市舶司来定。”

    二十几个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却是向罗信拱手道:

    “大人,容我们回去商议商议。”

    “请!贺大人,替本官送客。”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