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一帮子蠢货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一帮子蠢货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比如说,一个普通瓷盘卖八文钱,取了成本他们赚四文钱。但是如果和藩国直接做生意,将一个瓷盘翻一倍卖到十六文钱,成本还是四文钱,市舶司抽三成税是四文八厘,加一起就是八文八厘,他们还赚七分二厘,要比之前的四文钱多出三分二里。这还是翻一倍,如果翻两倍呢?

    陆鼎越想越兴奋,如果自己垄断了这个生意,那陆家就发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便听到罗信的声音:

    “老大人,您觉得与市舶司合作,堂堂正正地做生意,能够赚钱吗?”

    “能!”陆鼎使劲儿点头道:“只要肃清了海盗,绝对是赚大钱。”

    “到时候会是万国来朝的局面,会有越来越多的藩国来到我们这里,老大人,你说市舶司的生意会不会越做越大?”

    “会,当然会。”陆鼎是越来越激动。

    “那你觉得你一家能够做得了这么大的生意?”

    “这……”

    “你们陆家真的能够吃的下?就算现在能够吃的下,未来也能够吃的下?”

    陆鼎心中就是一凛,他想到了陆炳,如果等到陆炳死了……

    陆家的怀里揣着这么大一块肥肉,却失去了靠山,那就是破家的祸啊!他的身体登时出了一层冷汗,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而且……”罗信凝声道:“如果你垄断了整个生意,那就是不给别人活路,别人就要另想其它的路。其它的路是什么?

    走私!

    他们会冒死去走私。

    如此,除了你在堂堂正正的和市舶司做生意外,整个东南其他的人都在走私,你觉得这样下去,市舶司还会有多少生意?你会有多少生意?整个东南不用干别的了,每日就忙着抓走私了。

    走私一旦猖狂,倭寇必定死灰复燃。这东南又会乱成一团糟。当一个地方乱成一团糟的时候,那么这个地方就只适合走私,而不适合做正经生意。”

    陆鼎的脸上现出了钦佩之色,朝着罗信拱手道:“罗大人,是老朽想差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罗信摆摆手道:“大家合计着来。”

    说到这里,罗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老大人,想必你也清楚,你今日前脚进了市舶司的大门,后脚就有人去通报了那四大世家。”

    “是。”陆鼎轻轻点头。

    罗信转头望向了陆府的方向道:“他们此时应该正在你的府中等你。”

    陆鼎的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心中想着,这件事情看来是自己想简单了,也想差了,这回到府中却是如何向那四家解释?

    如果按照他来之前的想法,自然是不需要和那四大家解释,不但不需要解释,他还会想方设法地打压那四大家。但是,如今听到罗信的分析之后,便知道自己相差了,不能够那么做。如此就势必和那四大家有一个解释,不能够让那四大家记恨自己,不由皱起了眉头,在那里苦苦思索。

    “老大人,你一会儿回去,就说你提前从京城得到了消息,陛下对东南很不满意,我罗信你们弹劾不倒。”

    陆鼎的神色愈加的尴尬,罗信继续说道:“所以,你便来先探探我的风口。然后你便将我刚才说过的话,关于市舶司的前景说给你们听,然后建议他们和陆府一起赚钱,我想他们也许还会期待京城的消息,未必肯答应你。等到过两天,京城的消息传回来,他们就会后悔,会再去拜访你,托你向我求和,那个时候他们就欠下了你一个人情。如此虽然你在将来不会垄断整个市舶司生意,但是却也会在东南商界起到主导作用,比如成立一个商会,你任商会会长,如此比他们四大家赚得更多一些。”

    陆鼎闻听心中大喜,这是罗信配合他演戏啊。到时候那四大家还敢不感谢自己?这也是给自己打下了人脉的基础啊。当即站起来,朝着罗信深施一礼道:

    “多谢罗大人。”

    陆鼎离开了,罗信站在市舶司的大门口望着陆鼎离去的背影,将目光转向了苏州,心中轻轻一叹。

    如今徐海,叶麻和辛五郎等人依旧在岸上四处劫掠,而胡宗宪也依旧按兵不动。如此造成的局面就是,越来越多的小股倭寇都纷纷上岸,每一股倭寇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加在一起,却也不少。

    东南真是越来越乱了!

    罗信叹息了一声,胡宗宪再不出兵,东南会变得越来越乱,这样的结果会造成物价真正的上涨起来,到那个时候才是大麻烦。

    他之所以如此轻轻地放过五大家,就是要在东南彻底乱了之前和五大家达成合作关系。如此大家就是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有着五大家的存粮,他自然就不怕杭州物价上涨。

    “但愿四大家能够识时务,也但愿嘉靖帝能够看在钱的份上果断一些,京城的消息能够快点儿传到杭州。”

    罗信回身进入到市舶司,贺年和王梓任便凑了过来道:“贺喜大人,东南世家终于入大人掌中。”

    罗信摇了摇头,向着四周看看,然后低声道:“还不知道陛下如何决断呢。”

    贺年和王梓任闻听,脸上便现出忧虑之色。罗信笑道:“不用过于担心,以我对陛下的了解,应该会支持我们的。”

    再说陆鼎回到了自己的府中,果然刚刚下车,便见到自己的管家匆匆的跑到跟前,压低着声音说道:

    “老爷,那四家家主如今都在大堂内等着您呢。”

    陆鼎轻轻点头,脸上没有丝毫变化,抬脚向着门内走去。让陆府管家心中深为敬佩。

    “老爷就是老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说的就是老爷这种吧?”

    他却不知道此时他家的老爷陆鼎心中却在佩服罗信,早已经将一切都预料到了,而且办法都为他想好了,否则他还真是措手不及。心中不由对罗信感叹道:

    “大人就是大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说的就是罗大人这种吧。”

    陆鼎不太安然地来到了大堂,一走进门,就满面春风的朝着那四大家主拱手道:

    “四位老弟,久等了。”

    “老大人。”

    四位家主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陆鼎回礼。五个人再次分宾主落座,丫鬟换上新茶。崔家家主朝着陆鼎拱手道:

    “老大人,您这是?”

    陆鼎打着哈哈道:“四位老弟就不用试探老朽了,老朽就不相信你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而且我光明正大的去,也就没有想要瞒你们。”

    四大家主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不过心中却是一松。既然陆鼎能够这样说,就说明陆鼎并没有背弃他们,但是陆鼎为什么要去市舶司呢?

    如今他们和罗信斗得正凶,可以说是不死不休了,陆鼎去市舶司做什么?

    突然他们四个心中一动,难道是陆鼎先收到了京城的消息,知道罗信要倒霉了,去市舶司讥讽罗信去了?

    想到这里,四个人心中就是一喜,王家家主眉开眼笑地问道:

    “老大人,您可是接到了京城的消息?”

    陆鼎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老小子心思倒快。”

    “嗯!”陆鼎点了点头。

    听到陆鼎点头承认,四个人顿时心中大喜。崔家家主兴奋地说道:

    “是不是我们弹劾成功了,陛下要处罚罗信了?您老去市舶司去看罗信的热闹去了?”

    另外几个家主也笑道:“老大人,您这么做就不对了。怎么能够你一个人去看罗信的笑话?光顾着您一个看得痛快,却忘记了我们?您应该带着我们一起去,我们大家一起看多热闹?”

    “哈哈哈……”四大家主一起痛快的大笑了起来。

    陆鼎无语的看着他们四个,心中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家没有陆炳在京城,没有陆炳将事情看得那么清楚,那么有远见,恐怕自己如今也和他们一样吧?然后就等着罗信的霹雳手段,等着家破人亡吧?

    那四大家主的笑声渐渐的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陆鼎正表情古怪的看着他们,他们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妙,有些忐忑地问道:

    “老大人,您这是?”

    “唉……”陆鼎叹息了一声道:“你们收到京城的回信了吗?”

    “没有!”四大家主俱都摇头道:“哪里会那么快,最快也得明天或者后天,如果迟一些,还需要个三五天。”

    陆鼎再度叹息了一声道:“你们都没有收到回信,我们是一起给京城写信的,我又怎么可能提前收到回信?”

    “老大人您……”这四个人便有些慌了:“您刚才不是说收到了京城的来信吗?”

    “我是收到了京城的来信,却不是我写的那封信的回信。家兄在写那封信的时候,我的信应该还没有到京城。”

    “大都督……提前给您写信了?”四大家主的心中都升起了一丝不安。

    “嗯!”陆鼎点点头,然后脸上的神色变得黯然,沮丧,甚至还有些恐惧。

    看到陆鼎脸上的神色,那四大家主的心中彻底慌乱了起来。崔家家主吞咽了一口口水,艰涩的问道:

    “老大人,大都督说了什么?”

    陆鼎此时已经完全入戏了,实际上他真的很容易入戏,一想到陆炳心中所说,他就不寒而栗。声音干涩地说道:

    “锦衣卫千户沈凌在我们还没有往京城写信之前,便已经日夜不停地赶往京城,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禀告了家兄。”

    “大都督怎么说?”四大家主都眼巴巴地望着陆鼎。

    “家兄说我们在自寻死路。”

    “啊?”

    四个人大张着嘴巴,震惊地望着陆鼎。陆鼎压低了声音说道:

    “家兄说,好在罗信厉害,果断地杀了卢家,又用了涸泽而渔的方式杀了倭寇,否则这东南恐怕已经也就没有了六大世家了。”

    “怎么会?”四大家主瞠目结舌。

    “是我们想的简单了!”陆鼎叹息了一声道:“家兄说,如果罗信当初没有果断地抄杀了卢家,得到那三十万石粮食平抑粮价,没有用涸泽而渔的方式杀了数千倭寇,让倭寇杀入了杭州。覆巢之下无完卵,你们以为疯狂之下的倭寇真的会放过我们?恐怕在他们离开杭州之时,我们六大世家就已经变成了废墟。”

    众人心中一凛,不过心中还是有些不服,他们认为自己和倭寇都有着关系,倭寇以后要用得到他们,不会杀了他们。看到他们的神色,陆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强盗总归是强盗,永远不要信任强盗。”

    众人心中这次犹豫了,他们也知道强盗总归是强盗,而这个时候又听到陆鼎说道:

    “即使是倭寇最终放过我们,我们也难逃家破人亡的命运。”

    “为何?”四大家主不明所以。

    陆鼎叹息一声,他觉得今天叹息的此处最多,不是为了四大世家叹息,而是为自己之前作出的决定叹息。

    “一旦杭州城破,这样的大事一定震动朝野,陛下一定龙颜大怒。到那个时候,我们能够承受得了陛下的怒火?”

    这次那四大家主脸色变了,半响,崔家家主凝声道:“老大人,我们可是都已经去信京城,这个时候恐怕早已经弹劾罗信了,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也许陛下会处罚罗信,毕竟谁也无法证明罗信杀的那数千人就是倭寇。”

    “不!”陆鼎摇头道:“我们陆家不会弹劾罗信。”

    “老大人,您没有写信?”

    陆鼎苦笑道:“我怎么可能没有写?只是那封信到了家兄那里,家兄便给扣住了,他不会弹劾罗信的。而且在家兄看来,对罗信的弹劾一定会不了了之。”

    四大家主脸色再变,屋子里沉默了下来,气氛变得压抑,空气都仿佛有了重力,让他们感觉到窒息。但是,他们的心中还是抱着侥幸,总觉得未必就不能够弹劾掉罗信。他们的神色也都看在陆鼎的眼里,不由心中摇头暗道:

    “一帮子蠢货。”

    但是随后想到自己之前不是和他们一样蠢?脸上便不由现出沮丧之色。

    *

    推荐好友一本书:

    书名:《天界奸商》

    简介:“和神仙做买卖,我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啊?”每当看到墙角那堆落满尘土的仙器时,高扬总是情不自禁的这样想。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