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说服陆鼎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说服陆鼎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罗信一听就明白了,是沈凌回来了,带回来了陆炳的信,看来陆炳已经同意和自己联手了。这不禁让他的心中也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两个人心中都轻松了,气氛自然就更加融洽了。罗信脸上现出亲热的笑容道:

    “老大人请!”

    “罗大人请!”

    两个人笑眯眯的走进了市舶司,但是在外面却有几个人匆匆地离去。如今罗信抄杀了卢家,四大世家又去信京城弹劾罗信,怎么可能不在市舶司的门口留下探子?

    这些探子见到陆鼎竟然来拜访罗信了,而且还和罗信谈笑风生,这一下子便有些迷惑,又有些慌乱了。

    陆鼎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陆鼎从京城得到了准信,陛下要处罚罗信了,来这里讥讽罗信,看罗信的笑话?

    但是看陆鼎的模样不想啊?反倒是想是来和罗信交好的。

    不行!得赶紧回去通知老爷!

    这些人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府中,向自己的老爷禀报。他们的老爷一听就傻了,他们也不明白陆鼎这是要干什么。这四个人在府中琢磨了半响,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备轿来到了陆府,一打听,陆鼎还没有从罗信那里回来,这四个人的心中都浮现出不安的情绪,干脆就不走了,直接进入陆府的大堂,坐在那里等。

    这四个人都是陆鼎的老朋友,在杭州和陆鼎的地位也差不了多少,所以陆府的管家自然不敢给轰出去,还得上茶好好招待他们。

    市舶司。

    二堂内。

    罗信和陆鼎分宾主落座,鲁大庆上茶之后退下,二堂内便只剩下了罗信和陆鼎。在二堂门外,贺年和王梓任抄着手站在那里,不时地偷偷看向陆鼎,两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轻松和解气的笑容。

    回想起之前罗信遭遇的困境,在他们两个看来,那就已经是绝境了。那个时候,他们两个的心可是慌乱的,不知道何去何从,晚上连觉都睡不好,头发都白了好多。

    但是,却没有想到罗信早已成竹在胸,如今陆鼎都来拜访了,这便是大局已定。他们的心中如何不解气?

    二堂内。

    罗信只是微笑着喝茶不说话,陆鼎的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却不知道说什么。而正在这个时候,鲁大庆走了进来,附在罗信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罗信便笑着对陆鼎道:

    “老大人稍后,不器马上就回来。”

    陆鼎也急忙站了起来道:“大人请便,我在这里等大人。”

    罗信走到了市舶司大门外,便见到锦衣卫千户沈凌站在那里。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微笑道:

    “沈千户,回来了。”

    沈凌那阴沉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罗大人,大都督让我给你带句话。”

    “哦?沈千户请!”

    “罗大人请!”

    罗信将沈凌请到了偏殿入座,鲁大庆上茶后退出去。罗信微笑地看着沈凌,也不问陆炳托他捎什么话,仿佛陆炳捎不捎话,他根本就不在意一般。沈凌原本还想着拿捏一下,等着罗信问,他才说。但是见到罗信这般模样,心中不仅叹了一声,心中暗道,不愧是敢踹锦衣卫大门的人。算了,大都督都让我交好罗信,我还是别装老爷子了,还是装孙子吧。

    他脸上的神色谦卑了起来,朝着罗信拱手道:“罗大人,大都督让我转告您,说是陆鼎会来拜访您。”

    罗信点点头道:“嗯,陆鼎已经来了,此时正在二堂。”

    “哦……”沈凌神色滞了一下,脸上现出尴尬之色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我送你!”

    “不敢!”

    罗信笑道:“一定要送。”

    罗信将沈凌送到了大门外,沈凌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对罗信拱手道:

    “罗大人,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还请罗大人不要客气。”

    罗信定定地望着沈凌,饶是阴沉的沈凌被罗信看得也有些心中发毛,咧了咧嘴道:

    “大人,您这是?”

    罗信身上的气势一收,又君子如玉般的道:“沈千户刚才那句话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锦衣卫?”

    沈凌的目光就是一缩,罗信的话他明白,是在问他以后是为他罗信效力,还是为陆炳效力?

    他的心中电转,连陆炳都在向罗信示好,而且陆炳已经老了,说不定哪天就死了。而看罗信运筹帷幄便决胜千里,很明显未来不可限量。当即压低了声音道:

    “代表我自己。”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也不称呼沈千户了。

    “沈兄,你是锦衣卫,应该了解过我。”

    沈凌尴尬地笑了笑,便听到罗信继续说道:“如此你当了解我的为人,你不负我,我定不负你。”

    沈凌的精神就是一振,罗信的为人他自然了解,正如罗信所言,罗信的人品相当可靠。所以闻言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道:

    “沈凌定不负大人。”

    “好,有什么消息要及时告知我。”罗信压低了声音。

    “是,罗大人放心。”

    罗信点点头道:“沈兄,今日我就不留你了,改日我请你喝酒。”

    “那是卑职的荣幸。卑职告辞。”

    罗信望着沈凌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笑意。如今东南胡宗宪已经被自己摆平,今日锦衣卫也让自己摆平,知府宋大年已经成了自己的跟班小弟,陆鼎还在二堂等着自己,想必那四大世家也快来投靠了。如此一来,东南这一片,军方,官方,特务机构,世家就都被自己摆平,终于可以开始经营市舶司了。

    罗信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二堂,陆鼎见到罗信满面含春地走了回来,心中不由一跳。难道是其它四大世家也来投靠罗信了?

    不能够再拖下去了。

    陆鼎当即开口道:“罗大人,陆某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全力协助大人,大人要人有人,有钱有钱。”

    罗信沉默了片刻道:“老大人,自我来到东南之后,我们双方彼此已经试探了很多回,也交手了几次,彼此双方都非常了解,所以我就在这里实话实说了,希望老大人不要见怪。”

    陆鼎的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心中暗道,和你交手几次都输的焦头烂额,你这是要羞辱我吗?

    他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怒气,难道你真以为我陆家就任你宰割吗?但是表面上还是忍了下来,尴尬地笑了笑道:

    “大人请说!”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第一,老大人一定抱着吃亏的心态来帮助不器吧?”

    “难道不是吗?”陆鼎心中暗道。只是他并没有言语,既然罗信说出第一,那就一定有第二,不妨听完再说。

    看到陆鼎沉得住气,罗信也不禁暗自点头,心中也有些高兴,他也想和一个能够沉得住气的人合作,不想和一个冲动的人合作。于是继续说道:

    “第二,此时老大人并没有通知那四大家,恐怕是存着独揽市舶司生意,让自己的损失小一些吧?”

    陆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绛紫色,他就好比被罗信扒光了衣服,赤身*地坐在罗信面前一般,饶是他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此时的脸上也不禁显露出羞怒之色。

    看到陆鼎脸上的神色,罗信摆摆手笑道:“老大人,您先别急。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把我罗信想差了,把市舶司相差了。”

    说到这里,罗信的脸上现出傲然之色道:“如果我罗信来到东南建立市舶司,让你们赚的还不如之前的多,那我罗信也不会答应陛下来到东南。而且,一旦不能够让东南人富裕起来,即使你们不走私,也会有其他人走私。我就是要让东南的人明白,堂堂正正地和市舶司做生意,赚的并不少,偷偷摸摸的去走私,却要掉脑袋。”

    陆鼎错愕地坐在那里,半响道:“大人,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罗信笃定地说道。

    “赚的比之前多?”

    “当然!”

    陆鼎犹豫了一会儿道:“大人,既然您刚才说我们彼此非常了解,那我也实话实说了。”

    “老大人请将,您毕竟是真正的东南人,比不起要了解东南。”

    陆鼎点点头,神色严肃了起来道:“老夫不怎么相信。大人,您市舶司开海之后,准备收多少税?”

    “三成!”罗信竖起了手指。

    陆鼎的脸就是一黑,吸了一口气道:“我们走私的时候,可是一分税不收。你说我们怎么可能赚的比之前多?”

    罗信笑道:“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给那些所谓的海商价格太低?”

    陆鼎神色一愣,继而失笑道:“不低又能够如何?我们想要略微提高价格,他们就不收我们的货。等你的市舶司开海之后,也会遇到如此的状况。”

    “那我就不卖!”罗信断然道。

    陆鼎苦笑道:“罗大人,你搞错了,实际上不是我们不卖,是人家可以不买。”

    罗信脸上露出了苦笑,看来大明朝封海,不让片板下海,让大明的人没有了眼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老大人,我问你,你们走私的时候,一个瓷盘售价几何?就是普通的瓷盘。”

    “那能够买多少钱?不过是几个铜钱罢了。”

    “老大人,你只是这些几个铜钱的瓷器运到弗朗基,阿拉伯等地会卖出几百个铜钱吗?我们虽然卖给藩国不会那么贵,但是翻个一倍两倍的还是没有问题。”

    “怎么会?”陆鼎惊讶地问道。

    罗信笑道:“他们不仅赚我们大明巨额的差价,而且还会从他们那边运来玻璃等我们大明没有的东西,在高价卖给我们。所以,他们只是欺负我们不知道大明的东西在外面很值钱。只要我们沉得住气,这是在我们自己家门口,他们远道而来,如果不买货,难道还要空着船回去?”

    “但是……”陆鼎道:“罗大人,您也许不知道,这海上的贸易,我们并不是直接和那些藩国做生意,而是都被徐海,王直,叶麻和辛五郎等倭寇垄断了,他们不买我们的货物,就算那些藩国的商人想买,也买不了。即使他们买了,也会被王直和徐海他们在海上抢了,只有从他们那里过一手,才能够安全。”

    罗信点点头道:“王直也好,徐海也罢,他们也想要赚钱,只要我们沉得住气,他们最终还是要买的。当然,这也需要我们大明的水军能够严厉的打击倭寇,让倭寇知道,老老实实地和我们做生意,虽然赚的少一些,但是不至于掉脑袋。”

    说到这里,罗信严肃地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一定会困难一些,赚的少一些。但是随着市舶司走上正轨,藩国的商人一定会来得越来越多,到那个时候,我保证你们赚的是现在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这需要多少时间?”陆鼎期待地问道。

    “如果老大人肯配合的话,最多两年,最少半年。”

    陆鼎精神一振道:“你是说胡宗宪会在半年到两年之内肃清倭寇?”

    罗信点点头道:“胡宗宪已经知道陛下不会给他再多的时间,两年内,或者是他剿灭倭寇,或者是他被陛下斩首。我看过胡宗宪如今的兵力,剿灭倭寇不是很困难。”

    而且罗信还有些话没有说,他如今已经制作出来数万霹雳弹,而且北方又来了数千老兵,此时都住在庄园内,只等着下次罗胜回来,将这些人带走,有了这些老兵,这些工匠和读书人,台湾很快就能够建立起来。而且这些人都是善战之人,再加上霹雳弹,完全可以纵横大海。到时候,什么王直,什么徐海,叶麻,辛五郎,罗胜便可以逐个吞并他们,壮大自己。就算两年内胡宗宪一事无成,那个时候垄断海上的也是罗胜,而不是王直他们。

    “太好了!”

    陆鼎神情振奋,他虽然之前不知道大明的东西到了藩国究竟会多值钱,但是也知道自己肯定卖亏了,但是有王直他们在,他们就没有选择。如果没有了王直他们,让藩国直接和市舶司做生意,虽然市舶司抽三成税,但是东西卖贵了,那三成也就不算什么了。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