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陆鼎来访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陆鼎来访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到了晚上。

    徐阶和高拱回家,刚刚吃完饭,便有络绎不绝的官员登门拜访。这些人都是与东南六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都收到了来自东南五大世家的来信,那五大世家也给卢家有关系的官员去了信,这些官员不仅有徐阶一党的人,也有高拱一党的人。此时他们来到徐阶和高拱的家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联合弹劾罗信。

    徐阶和高拱都分别在自己的家里,将罗信在奏章内容说给了这些官员听。这些官员沉默了一会儿,便纷纷拿出各家得到的信道:

    “罗信在东南大开杀戒,为了将难民驱逐杭州城,竟然斩杀数千难民,这是大罪。”

    徐阶和高拱在各自的书房内俱都摇头道:“罗信的奏章内说得非常清楚,那都是潜入杭州的倭寇。”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徐阶和高拱同时沉默,半个时辰后,那些官员离开了徐阶和高拱的家里。

    徐府。

    徐鲁倾望着徐阶道:“父亲,真的要弹劾罗信?”

    “这是一个机会。”

    “那罗青的奏章……”

    “当然也会给陛下,不过要放在下面。”

    高府。

    高拱望着那些官员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不能不弹劾罗信,否则他就会冷了这些跟随他的人心。他现在还远未达到独揽朝纲的地步,他还需要这些官员的支持。

    “徐阶啊徐阶,没有想到我们两个这次却是联手了。罗信啊罗信,对不起了。”

    陆府。

    陆炳也拿着陆鼎给他的信,这封信比沈凌晚到了一天。他看完了信,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伸到油灯处点燃。

    第二日。

    内阁。

    徐阶和高拱的桌子上都摆满了一堆奏章,两个人隔着厚厚的奏章相对而望,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徐阶淡淡地说道:

    “我们去见陛下?”

    “好!”

    两个人便起身联袂而去,后面有着书吏整理弹劾罗信的奏章装在一个箱子内,跟在了两个人身后。

    万寿宫。

    嘉靖帝眯着眼睛看着徐阶和高拱进来,再看看放在他们两个身前的箱子。心中不由又叹息了一声。

    这日子刚刚好过了一点儿,有着罗信送来的三百万两银子,这日子刚刚缓过来,让嘉靖帝过上一点舒心的日子,又可以静下心来修道了,这徐阶和高拱怎么又搬着一个箱子进来了?

    只要看到这个箱子,他就知道又要有人被联名弹劾了。

    怎么就那么多烦心事啊!

    这又是谁招惹徐阶和高拱了?看这个样子,还是那个人同时招惹了徐阶和高拱两个人,这个人得是多大的霉气啊?

    无奈的招了招手,都懒得说话。徐阶和高拱也明白嘉靖帝的意思,便打开了箱子,黄锦走了过来,一摞一摞地将那些奏章搬到了嘉靖帝的面前。嘉靖帝拿起了一个奏章翻开一看,脸色就变了。

    只是看了一本奏章,便不再去看,因为他知道这一堆奏章弹劾的一定是一个人,一件事。他闭上了眼睛思索了起来。

    他是忌惮罗信,但是却不怀疑罗信的为人。以罗信的战功,根本就没有必要杀良冒功。当初他看到罗信在内阁做司值郎的时候,那种谨小慎微,就知道罗信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功高盖主,如此罗信怎么会干出杀良冒功的事情?恐怕他此时都想着怎么样少立战功。

    如此说来,罗信是真的杀了数千倭寇。

    但是……

    这件事情谁又说得清楚?谁又能够证明罗信杀的就是倭寇,而不是难民?

    这还真是处罚罗信的一个机会。

    嘉靖帝的心中就不由一顿,但是随后他又立刻否决了心中处置罗信的想法。实际上,嘉靖帝是老了,老得怕麻烦。处置罗信不是不行,甚至嘉靖帝借此机会将罗信杀了,相信朝堂之上也不会有什么异音,当初他杀夏言的时候,不也就杀了?

    但是,杀了罗信之后,谁给他赚钱?

    要知道罗信的市舶司还没有开始真正运营起来呢。他得到的三百万两银子都是抓走私得到的。如果把罗信给处置了,谁来给他经营市舶司?

    此时不由让他想起了严嵩,当时就是因为严嵩善于理财,而嘉靖帝又一心求道,不想麻烦,所以任由严嵩独揽朝纲。后来处置了严嵩之后,徐阶和高拱成为内阁,但是结果如何?

    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善于理财的,把个大明朝整得差点儿破产,连官员都发不全俸禄了。如果不是罗信弄来了三百万两银子,大明朝的根基都要动摇了。

    这个时候处置罗信……

    慢!

    嘉靖帝的心突然一动,上次罗信抓走私就弄了三百万两银子,这次抄了卢家,不会一点儿银子都没有吧?

    只是瞬间嘉靖帝就把弹劾罗信的事情给放到了一边,而是向着罗信会弄多少银子。嘉靖帝确实穷怕了,三百万两银子补发官员的俸禄,再加上填补各方俸禄,所剩已经不多了。这几天嘉靖帝还为此事有点儿烦心呢,还想着下旨令罗信快点儿给他赚钱呢。

    想到这里,嘉靖帝将目光望向了徐阶和高拱道:“罗信可有奏章到?”

    “有!”徐阶的心就是一跳:“都在那里面。”

    黄锦立刻上前,从那堆奏章中将罗信的奏章翻了出来,然后放在了嘉靖帝的面前。嘉靖帝翻开奏章之后,看到一半,就眉飞色舞起来。

    “八百万两的古董书画,还有变卖土地房屋的五百万两银子,呵呵……又可以过一段舒心的日子了。嗯,看来抄家也不错。”

    嘉靖帝心中暗道,他当然不会说出来,不过心中已经有了倾向罗信的想法。就算他对罗信再忌惮,这个时候也离不开罗信。他现在很矛盾,留着罗信,又忌惮罗信在他死后会祸乱大明。杀了罗信,他又没有舒心的日子过。

    “唉,还是暂时留着罗信吧。只要在我死前处置了罗信即可。”

    “宣陆炳。”

    两刻钟之后,陆炳来到了万寿宫,拜见了嘉靖帝之后,嘉靖帝便问道:

    “你可清楚东南之事?”

    “回陛下,臣清楚。东南刚有消息传回来。”

    “讲!”

    嘉靖帝的心中也起了好奇之心,刚才在那些弹劾罗信的奏章内,只是说罗信杀良冒功,却并没有详细说明,而罗信在奏章之内也只是说杀了两千多倭寇,也没有详细说明,所以他很好奇,罗信究竟是怎样从数万难民中辨认出数千倭寇的?

    如果没有一个令人折服的说法,就算是相信罗信为人的嘉靖帝也难免怀疑,因为这太玄幻了,罗信又没有长着火眼金睛。

    陆炳此时已经和罗信结为同盟,自然便是添油加醋,如同说书一般地将罗信在杭州的事情说了出来,那情节真是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一件件一桩桩,罗信如何被必入绝境,如果涸泽而渔,如何果断出击……

    直让嘉靖帝听得热血沸腾,黄锦也是心潮起伏,暗道自己和罗信联手,看来是赌对了,自己的余年应该可以安度了。就是徐阶和高拱也听得瞠目结舌,想想自己如果处在罗信那种环境下,都未必能够如罗信做的好。

    直到陆炳讲完,屋子内的人还都沉浸在回味之中。最后,陆炳语气铿锵地说道:

    “陛下,这些事情臣的本家也参与过,在臣得到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已经去信严厉指责本家,如今我们陆家已经去拜访罗信,向罗信赔罪,保证以后配合罗信,不耽误陛下的大事。”

    徐阶和高拱心中就是一惊,但是随后他们便明白了,如今陛下老了,最怕的就是麻烦,最喜的就是金钱。如今罗信是抓到了陛下的脉门上,只要能够源源不断地给陛下送钱来,就算是罗信惹出乱子来,陛下也会容忍,更何况,罗信并没有惹出乱子?

    陆炳不愧是陛下的奶兄弟,最了解陛下。如今杭州六大世家已经被罗信抄杀了一家,陆家这又投靠了罗信,剩余的四大家又能够起什么风浪?

    这次又让罗信逃过一劫。

    一旁的黄锦更是震惊,陆炳是了解嘉靖帝,但是黄锦也同样了解陆炳,此时他的心中只要一个念头,陆炳也和罗信联手了。

    但是,在他震惊的同时,心中也更加地放心了。有着他和陆炳联手保罗信,罗信应该不会死吧?

    只要罗信不死,他们也就有希望。

    “呼……”

    嘉靖帝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对徐阶和高拱说道:

    “这件事情你们如今都知道真相了?”

    这个时候徐阶和高拱哪里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做?立刻施礼道:

    “臣一时不察,请陛下治罪。”

    嘉靖帝便凝声道:“朕让你们两个如内阁,就是让你们两个为朕分忧。这件事情你们就去处理吧。以后再有诸如此类之事,一定要调查清楚。”

    “臣遵旨!”

    “退下吧。”

    “臣告退!”

    杭州。

    陆府。

    陆鼎在送沈凌离开之后,回到屋子里来回走着,沉吟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突然开口道:

    “备车!”

    陆鼎乘坐的马车向着市舶司走去,他已经决定臣服罗信,而且他通过那封信已经推测出来,陆家有陆炳在,一定不会弹劾罗信,但是另外四家是一定会弹劾的。刚才他没有立刻去拜访罗信,而是思考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就是在那里思索着自己要不要等一等看那四家弹劾罗信的结果,然后在做出决定,是臣服罗信,还是继续和罗信斗下去。

    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不等了。陆炳信中说的好,罗信手中已经掌握了他们勾结倭寇走私的证据,随时可以抡起屠刀砍向他们这五大世家。而且陆家与其他四大世家还有不同,只要在这个时候靠近罗信,待陆炳死后,陆家遭难的时候,罗信已经承诺会尽力相帮,这个时候还坐看风云,恐怕罗信便不会在搭理他们陆家。这个时候靠近罗信,还算是雪中送炭,等着结果出来了,一旦是罗信胜了,那个时候他们陆家在罗信的眼里就已经不重要了。

    既然做出了决定,就要活得最大的利益,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去通知那四大世家,这个时候,世家的自私嘴脸显露无疑。

    抢先一步,在那四大世家之前靠近罗信,在将来的市舶司海贸中便一定能够获得比其他四大世家更多的利益。陆鼎心中明白,既然靠近了罗信,那么以后走私的事情就不能够干了,这是原则问题,否则罗信一定会对他们陆家不客气。但是,不做走私了,那就意味着失去了很大一块财源。

    说实话,陆鼎对于罗信的市舶司真的没有多少信心,大明在正德年间也开过市舶司,最后也不了了之,如今他舍弃了走私,规规矩矩的和市舶司做生意,真的能够赚到钱吗?

    好吧,就算能够赚到钱,他赚到的钱会是走私赚到的百分之一,还是十分之一?在他看来,能够赚到十分之一就已经是极限了,如此便相当于每年损失了十分之九的财源。这原本就已经让他肉痛的,如果再让那四大世家分润一些,他损失的岂不是更多?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通知那四大世家,只想着能够独揽市舶司的生意,如此还能够多赚一些。

    来到了市舶司的门口,递上了拜帖。陆鼎还想着罗信会晾他一会儿,但是却没有想到,很快罗信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陆鼎拱手道:

    “老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看不器?”

    陆鼎尴尬的笑了笑道:“早就想要来拜访罗大人,只是看大人公事繁忙,不便打扰。今日也是厚着脸皮前来拜访,盼大人不要计较。”

    “哈哈哈……”罗信爽快地大笑了起来:“老大人,在京城是时候,我和大都督同殿为臣,关系友好,您是大都督本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什么时候来,不器都欢迎。”

    陆鼎的心中送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来罗信还是给陆家面子的。脸上便也露出了自然的笑容道:

    “是啊,家兄也来信要我和罗大人交好。”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