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破局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破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砰!”

    一直站在一旁的万大权抬腿就是一脚,将大门一脚踹开。

    “锵……”

    院子里面站着四个人,整齐划一地拔出了腰刀,阴沉地瞪着罗信等人,罗信举步向着院内走去,那四个人手腕微动,却始终控制住自己,万大权和鲁大庆反手将院门关上,一左一右站在门口,目光凶厉地瞪着对面的四个人。罗信的目光依次从四个人的脸上扫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向着四个人身后的房门沉声道:

    “沈千户,需要我进去请你出来吗?”

    “呵呵……”屋内传出来两声干笑,一个干瘦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朝着罗信拱手道:

    “卑职参见罗侯爷。”

    他的脸上带着干笑,心中却震惊异常,这罗信才到东南有多久?这就摸到了他们锦衣卫的秘密据点。

    罗信淡淡一笑道:“罗千户,屋内说话如何?”

    “罗侯请!”

    罗信举步向着屋内走去,沈千户跟在了后面,两个人走进了屋内,在院子里,万大权,鲁大庆和那四个锦衣卫相互对视。那四个锦衣卫目光阴沉,万大权和鲁大庆的目光也毫不相让。

    屋子内。

    沈千户亲手为罗信沏上一杯茶,然后阴阴地笑了笑道:“罗侯,方才不明来意,得罪了。”

    罗信淡淡一笑道:“我是恶客上门,沈千户是正常反应。”

    “哈哈……”沈千户哈哈一笑道:“罗侯能来,锦衣卫蓬荜生辉。”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道:“锦衣卫确实是蓬荜。”

    沈千户神色就是一变,他说蓬荜生辉,那是他自己谦虚。而罗信这么说,那就是嘲讽了。锦衣卫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羞辱,当即眉毛就竖了起来。罗信却摆摆手道:

    “我说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不久的将来。”

    沈千户神色就是一动,若有所思。罗信淡淡地说道:“沈千户,你能够做到千户,在锦衣卫也算是有地位的人了。当知道锦衣卫为何现今如此兴盛。”

    沈千户点头,脸上现出傲然之色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大都督。”

    “不错!”罗信也点头道:“大都督为何会做到如此?”

    沈千户将嘴一咧道:“当然是因为我们大都督是陛下的奶兄弟。”

    沈千户再度点头道:“请问大都督高寿几何?”

    沈千户楞然,罗信再度问道:“请问,在本朝有几个锦衣卫大都督是陛下的奶兄弟?”

    沈千户的额头就渗出了冷汗:“一……个!”

    “我这里有一封信!”罗信取出了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道:“用你们锦衣卫的特殊渠道,秘密交给陆炳,同时你也可以将我们刚才的对话,原封不动地传给陆炳。告诉他我要在半个月内得到他的答复,如果在半个月内我没有收到答复,他就不用再给我答复了。时间从此时开始。”

    话落,罗信站了起来。走过沈千户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沈千户,我希望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能够称呼你一声沈兄。”

    “罗侯……”

    沈千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被罗信的一只手牢牢地按在肩膀上,动弹不得。

    “不劳相送。”

    罗信松开了手,大步向着门外走去。朝着万大权和鲁大庆喝道:

    “走!”

    罗信带着鲁大庆和万大权离开了,那四个锦衣卫却没有立刻进入到屋子内,而是在外面唤道:

    “大人!”

    “你们先在外面守着。”里面响起了沈千户的声音,那四个锦衣卫便松了一口气,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站在了门外。

    屋子内。

    沈千户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低声道:“好大的力气!”

    再想到刚才罗信和他说话时候的语气和神态,眼中现出了钦佩之色:

    “好威严,好霸气。不愧是大明军神。”

    随后脸色又变得狰狞:“罗侯!别人怕你罗信,我们锦衣卫却不怕。你竟然敢羞辱我,羞辱锦衣卫……”

    他的目光便落在了桌子上的那封信上:“我便亲自去一趟京城,面见大都督。一定要说动大都督对付你,让你见识见识锦衣卫的蓬荜。”

    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那封信揣到了怀里,大步走了出去道:“我要去一趟京城,面见大都督,你们在这里把罗信给我盯紧了。”

    “是!”

    杭州城内。

    罗信带着万大权和鲁大庆混杂在人流中闲逛,一边走一边看,眼中的神色渐渐地变得凝重,如今的城内有很多流民,大多数都是一脸饥饿的菜色,但是他也看到了孔武有力之人,想必那些人就是倭寇,是徐海,叶麻和辛五郎的手下。直到他看到很多压抑赶着马车,上面拉着大锅和粮食的时候,眼中的凝重才略微放松。

    杭州城内一户大宅,这里是崔家的园子,此时在大堂之内聚集了五大世家家主。五大家主的脸色都十分难看,还残留着苍白。他们是被罗信的杀戮给吓到了。

    陆鼎的眼中现出了一丝狠色道:“我们不能够就这么服输了,否则我们这剩下的五大世家也会消失在东南。”

    “老大人,那我们怎么办?”

    陆鼎的眼中厉芒闪烁:“罗信想杀卢家就杀了,那可是不弱于我们的世家,那是不是说哪天罗信想要动我们中的哪一个,也是说杀就给杀了?那我们成了什么?待宰的羔羊?你们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四位家主的脸上都现出了杀气:“老大人,你怎么说我们就这么做。”

    “如今粮价飞涨,机工人心不稳,难民涌入杭州,想必在那些难民中隐藏着无数倭寇,如今的杭州城就如同一个极为干燥的火药桶,我们只要在幕后稍微推动,就会引爆这个火药桶,到时候整个杭州都会陷入疯狂。到时候我们再鼓动攻打知府衙门,市舶司衙门,将宋大年和罗信直接杀死。就算杀不死他们,杭州城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罗信和是必死无疑。”

    “好,就这么办!”那四位家主齐齐点头道:“我们这就回去,立刻各自安排手下,今夜就是罗信小儿丧命之时。”

    五个人又详细研究了一番,崔家家主便亲自相送四个人来到了大门外。一走出崔府大门,五个人便都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听到了不远处,隔着一条街传来了喧哗声。崔家家主便唤道:

    “马武。”

    一个管家两步走到了崔家家主的面前,躬身道:“老爷。”

    “何事喧哗?”

    “小人已经派人去问了,马上就会回来……回来了!”管家朝着一个青年招手道:

    “虎子,过来。”

    那个青年匆匆地来到了跟前,施礼道:“拜见老爷。”

    崔家家主威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虎子道:“官府开设粥棚,那些流民都到城外喝粥去了。”

    “城外?”崔家家主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啊!”虎子脸上现出了好笑之色道:“小的也跑到城外去看了,官府真有意思。他们将数百口大锅沿着官道一字排开,距离城门越近的锅里稀粥越稀,紧挨着城门的那口锅内根本就没有几个米粒,距离城门越远的锅里粥越稠,所以那些流民都向着远处的那些锅涌去,在那里排队,城门口的那几口锅都没有人去。”

    “罗信这是……”

    五大世家家主面面相觑,不知道罗信这是捣什么鬼。猛然间,陆鼎心中一跳,脱口而出:

    “涸泽而渔!”

    “涸泽而渔?”

    余下的四大世家家主脸色茫然。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猛然随风传来了喊杀声和兵器的对撞声,还有凄厉的惨叫声,弓弦的爆鸣声……

    四大世家家主一下子便明白了陆鼎口中的涸泽而渔的意思,刚刚恢复些红润的脸色又变得一片苍白。五个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现出了惊惧。

    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敢走到街上?说不定就会被流矢射死,或者被罗信杀死,将他们的死推到倭寇的身上,更说不定被慌乱中的倭寇杀死。所以,这些人又慌忙地回到了崔府大堂之上。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都失去了主意。

    外面的喊杀声一直持续到日落时分才寂静了下去,催家家主派人出去探查,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那个管家才回来,脸色苍白,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老爷,罗信他……又杀人了……”

    “杀了多少人?杀的是什么人?”陆鼎急声问道。

    “杀了两千多人,说是倭寇。现在杭州城内到处都是兵士,凡是他们看不顺眼的人都给抓了起来。”

    五个人又对视了一眼,心中都知道最大的一股破坏力量被罗信剪除了。王家家主满脸戾气地说道:

    “我们还要机工,错过今日,我们推动机工闹事,我就不信他罗信敢把数万机工也给杀了。”

    众人精神一振,崔家家主挥手让管家离去,然后低声说道:

    “不错,罗信已经连续杀了两批人了,虽然他都有杀人的理由,但是人数是杀得太多了,他不敢再杀下去了。特别是数万机工,他没有理由去杀。错过今日盘查严密,明日我们就推动机工开始闹事。到时候,因为粮价飞涨,杭州原本就人心不稳,依旧是一个火药桶,我们依旧能够做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陆鼎缓缓点头道:“我们仔细合计一下。”

    五个人正在屋内详细商议着步骤,便又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然后听到了门外响起了崔家管家的声音:

    “老爷!”

    屋子内的人停下了商议,崔家家主凝声道:“进来。”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管家走了进来施礼道:“老爷,如今杭州城内都是兵士。戚继光和罗青率领着六千兵士遍布大街小巷,就连……我们五大世家的门前门后也都有兵士巡视,我们的人进出都要受到盘问,甚至我们从府中出去的人都有兵士跟踪。还有工坊周围都有重兵巡视。”

    五大世家的脸色又苍白了,从府中出来的人都有兵士跟踪,这让他们如何安排人推动机工闹事?恐怕刚有所动静,就会被罗信抓起来杀了。还有在工坊周围重兵巡视,可见罗信已经意识到了机工的问题。罗信刚刚杀了两批人,如今又派重兵巡视工坊,让那些机工哪里还敢闹事?

    这计划……还未实行就失败了!

    崔家家主无力地摆摆手道:“继续打探。”

    “是,老爷!”

    管家退了出去,将房门关上,匆匆离去。房屋内气氛十分压抑,空气都仿佛便得滞重,向着他们压迫而来,让他们有着一种窒息的感觉。

    半响,四个人都将目光望向了陆鼎,那目光的意思十分明显:我们怎么办?

    陆鼎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道:“不要慌。杭州最大的问题不是流民,也不是机工,而是粮价飞涨。粮价飞涨,致使人心不稳。我们只要继续控制粮价,让它一路飞涨,用不了几天,杭州一定会大乱。到那个时候,罗信哪里还顾得上我们?我们再趁机推动机工,依旧能够达到我们需要的结果。”

    “善!”

    “妙!”

    四大世家纷纷抚掌而笑,陆鼎的脸上也现出了掌控乾坤的神色道:

    “我们再详细研究一下,这次一定要一击必中。”

    时间在五个人紧张地商议中度过,最终陆鼎拍案道:“好,就按照我们这个计划去做。罗信小儿死定了。”

    五个人的脸上再次现出笑容。一时之间,被罗信两次杀人受到的冲击烟消云散,信心爆棚。

    “这次要让罗信知道在东南还是我们做主。”

    “老爷!”门外又响起了管家的声音。

    屋子内的五个人心中就是一惊,脸色就是一变。此时他们很怕听到管家的声音,因为这个管家每次来都带着不好的消息。崔家家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凝声道:

    “进来。”

    门被推开,那个管家走了进来,五个人看到管家脸上的神色,心中都是一跳,因为管家的脸上没有喜色,证明带来的不会是好消息。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