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破门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破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你张居正一到杭州就夺了权,但是你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吗?你判断的局势正确吗?

    这个时候张居正才想起坐在书房内的三个人,他是最不了解东南局势的,他了解的方面都是道听途说,就算是亲眼所见,也是浮于表面上的东西,东南根子上的问题,可以说他丝毫不了解。而罗信来到东南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却也比他张居正时间要长很多,宋大年就更不用说了,已经可以算作杭州的地头蛇了。

    如果自己贸然将担子接过来,一个处理不好,引爆了东南这个火药桶,这个黑锅岂不是要他背了?

    “呵呵……”张居正未言先笑:“不器,我们也是老朋友了。我可没有说过软禁你。我来杭州只是走走看看,将见到听到的事情向陛下汇报。当然,地方官如果碰到了难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但是我只是起辅助作用。最终还是要以地方官为主来解决问题。”

    罗信笑眯眯地说道:“杭州自然是以宋大人为主。”

    宋大年闻听,急忙摆手道:“不器,我听你的。”

    张居正的脸上虽然还保持着微笑,但是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他没有想到,罗信只是来到了杭州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把杭州知府给收服了,看杭州知府宋大年的模样,那绝对是一副为罗信马首是瞻。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宋大年可是知府,正四品官。而罗信只是同知,正五品。但是如今看这两个人,却仿佛正好相反。仿佛罗信是正四品的知府,而宋大年是正五品的同知。

    这个时候,张居正自然是知道如何做了,朝着罗信道:“不器,你不能够坐视不理。”

    罗信淡淡一笑道:“小事尔。”

    “这可不是小事!”张居正急道:“首先你要平抑物价。第二,你杀了卢家,其余的五大世家如果煽动闹事,那就是一场大乱子。第三,数万难民涌入杭州,其中不知道隐藏多少倭寇,这些倭寇不解决,他们随时能够将杭州城变成一片火海。

    不器,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要命的事情?到了你这里,怎么就成了小事?”

    “太岳兄,稍安勿躁。来,喝茶。”罗信端起茶壶给张居正和宋大年分别斟上茶:“这些都不是问题,总会解决的。”

    “那你倒是解决啊!只要你解决了问题,别说和你喝茶,就是喝酒,我也奉陪。”张居正气哼哼地说道。

    罗信只是微笑,顾左右而言他,一直换了三壶茶,三个人都上了几次厕所,但是张居正和宋大年也没有离开。宋大年是不能够离开,如今他的命运已经和罗信栓在了一起。杭州真要出了乱子,他作为知府首当其冲。罗信一直不说出办法,他如何肯离开?

    张居正已经苦思冥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来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他就更不肯走了,他也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刚才罗信话中讥讽他缺少解决问题的智慧,他倒要看看罗信会如何解决这三个棘手的问题。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便见到戚继光,罗青,贺年和王梓任走了进来。大家彼此打着招呼,落座之后,鲁大庆上完茶,罗信这才望向贺年道:

    “如何?”

    贺年的脸上散发着兴奋的光芒,手中拿着一个册子翻开道:

    “大人,卢家囤积的粮食足足有三十万石。这个老王八,囤积了这么多的粮食,就是不出售,看着杭州粮价飞涨,真是该死。”

    “不要生气,他已经死了!”罗信笑道。

    众人也纷纷而笑,只有张居正还板着一张脸。因为他对接下来的问题实在是没有底。罗信看了张居正和宋大年一眼道:

    “三十万石粮食足够整个杭州人吃两个多月的。如此平抑物价没有问题了。”

    “你要用这三十万石粮食对冲粮价?”张居正凝声问道。

    “不错!”罗信点头道:“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张居正认真地说道:“想必你也已经看出来。这次粮价飞涨就是这六大世家在背后推动的。你只有三十万石粮食,你是准备平价出售,对吧?”

    “对!”罗信点头。

    张居正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道:“如果你卖多少,剩下的五大世家就吃进多少,然后他们继续哄抬物价,到那个时候,你手里已经没粮了,你又如何?”

    罗信不由在心中赞了一声张居正,果然是创建一条鞭法的人,对经济方面的事情门清。但是,罗信脸上的神色依旧平静道:

    “他们不会这么做。”

    “何以见得?”

    “第一。”罗信伸出了一根手指道:“他们没有那么多的钱。”

    “六大世家会没有钱?”张居正脸上露出了鄙视之色。

    罗信含笑道:“因为在之前他们走私被我抓了,让他们损失了一大笔钱。嗯,送给陛下那三百万两银子就是抓走私得来的。所以他们不会有多少流动资金,根本就吃不下三十万石粮食。不信你问他。”

    看到罗信指向贺年,张居正和宋大年的目光都望向了他。贺年脸上露出了钦佩之色道:

    “大人料事如神。我们从卢家搜出来的现金和现银加起来也就是相当于五十万两白银。”

    罗信点点头,五十万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是一个巨款,但是对于六大世家来说,那就是贫困,或者是生意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否则不会只有这区区五十万两。

    罗信又将目光望向了张居正,那目光的意思是:“懂?”

    张居正心中一跳,暗道:“罗信不会在抓走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杀六大世家的心思了吧?”

    见到张居正不再言语,罗信又对着王梓任道:“你派人出去宣传一下,就说让大家放心,罗信从卢家抄了三十万石粮食,如果不够杭州百姓吃的,罗信会再抄一家。”

    张居正和宋大年都哭笑不得地望着罗信,这些话真的传出去,就算剩下的五大世家有流动资金,有吃进这三十万石粮食的心思,听到这番话,他们还敢吗?

    这要是放在以前,六大世家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小小的同知就敢对他们六大世家抄家灭族。但是,如今已经抄了一家,杀了八十五人,那剩下的五大世家如何不怕?虽然罗信这番话一定是以一种谣言的方式传出去,出了这个屋,谁在问罗信,罗信也不会承认。但是剩下的那五大世家敢不信吗?

    “太岳兄,你觉得粮价还会有问题吗?”

    张居正摇头道:“应该没有问题。”

    罗信便将目光望向了贺年道:“平抑粮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做,不要出了差错。”

    “是,大人!”贺年惊喜的应道。

    按理说,这件事情是应该交给杭州知府宋大年来做的,但是东南官员贪婪成性,也就是市舶司这些人还算是清廉,因为他们还没有机会去贪婪,也就没有尝到贪婪的好处。罗信在市舶司又大力整顿,********,所以他不信任宋大年那些人,那些人贪婪起来,可不管局势是如何的危险,贪婪已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

    宋大年也没有丝毫异议,依旧笑眯眯地坐在那里。他的心中也十分清楚,如今的局势可谓如履薄冰,稍有差异,便粉身碎骨。对于他的那些的手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们,这三十万石粮食交给他们,他们就敢层层贪污二十万石。

    “大哥!元敬兄。”罗信将目光望向了罗青和戚继光道:“你们两个率领着六千兵丁,在杭州城内把手住各个街道。只等着城内的难民都离开了杭州城,你们立刻开始给我逐门逐户地搜。如果有随着难民混进城内不肯离去的人,那就是一定是倭寇,见到他们不必留手,杀。我只有一个要求,明日之后,杭州城内不再有混进来的倭寇。”

    “小弟,只要你能够将那些难民驱逐出去,我们一定能够将倭寇给揪出来。”

    “不能够驱逐!”张居正急道:“不器,如果你动手驱逐,那些倭寇一煽动,就是一场大乱。”

    “不用我驱逐!”罗信摆摆手笑道:“真正的难民会主动离开的。”

    “计将安出?”张居正不信地问道。宋大年,戚继光和罗青等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涸泽而渔!”罗信淡淡地说道。

    张居正最先眼睛一亮,继而宋大年眼睛也亮了起来。其他人目光中还露出不解之色。罗信便望着宋大年道:

    “宋大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做。你在城外支起数百大锅,从城门顺着官道往远处排放,然后让三班衙役全都出去熬粥,距离城门越远的锅里粥越稠,如此难民便会涌向粥稠的地方,距离城门就会越来越远。当这些难民都离开了杭州城,那么剩下的那些还不肯走的人就是倭寇。”

    罗信望向了张居正道:“太岳兄,你担心的倭寇问题解决了。”

    张居正的脸上露出了赞叹之色道:“我不如也。”

    罗信也没有自谦,他虽然了解张居正,但是如今张居正还年轻,还要受徐阶的牵制,张居正来到杭州,一定带着徐阶吩咐的任务。罗信虽然也佩服张居正,但是两个人如今已经分属两个阵营,罗信只求张居正不添乱也就满足了。所以,罗信必须显露出一种强势,一种令张居正都忌惮的强势。让张居正意识到,如果他敢在东南做点儿什么小动作,罗信就敢杀他。

    “大哥,戚将军。将倭寇斩杀之后,便开始杭州城禁严,你们率领着三千兵士昼夜巡逻,凡是有不轨行为者,抓!敢于反抗者,杀!一定要弄出气势来,特别要去五大世家周围多转转,要让他们害怕,也要让那些机工害怕,就算是有人煽动他们,他们也不敢闹事。”

    说到这里,罗信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缝中闪烁着杀意道:“今日已经杀了八十五人。明日涸泽而渔之后,估计杀的倭寇人数也不会少,有着这么两次杀戮,会让很多人的胆子小很多。太岳兄,你看如何?”

    张居正点头叹服道:“不器雷厉风行,杭州很快就会平静下来。但是……你就不怕五大世家弹劾你吗?”

    “哦……这倒是一个问题。”罗信将目光望向了贺年道:“卢家还抄了些什么?”

    “还有一些玉器古玩之类的,估算了一下,价值八百万两,如果把卢家的田产和房产再卖了,应该还值五百万两。”

    “很好!”罗信展颜笑道:“待杭州平静之后,先把那价值八百万两银子的玉器古玩给陛下送去。有着这些古玩玉器,那些弹劾我的奏章,陛下会多放一段时间。等着把卢家的房产田产卖了之后,再把银子给陛下送去。对了,宋大人。一会儿我先写一个奏章,你我联名将这些古玩玉器,还有变卖的田产和房产呈现给陛下如何?”

    宋大年脸上乐开了花,这种露脸的事情谁不愿意做啊!当即连连点头。罗信当即提笔写了一份奏章,然后递给了宋大年。宋大年看完之后,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罗信便将奏章递给宋大年道:

    “宋大人,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罗大人放心,我一定会让这份奏章以最快的速度呈现在陛下的面前。”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纷纷离开。每个人都去忙碌属于自己的事情。张居正感觉到罗信对他的不欢迎,心中不由暗叹了一声,心中也是无奈。和罗信告辞,便跟着宋大年去了知府衙门。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罗信只带着鲁大庆和万大权,穿着便服从后门走了出去。在街上三转两转,便来到了一户门户前。

    站在门前,罗信摆摆手,鲁大庆便上前敲门。门内悄无声息。鲁大庆又敲了几声,门内依旧寂静无声。

    “侯爷,里面没人!”鲁大庆回头道。

    罗信上下打量着这个小院,还真是不显眼,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是锦衣卫的一个秘密驻地。若不是罗信的镖局探查出来,告诉他,他还真是想不到。见到里面不应声,罗信淡淡地说道:

    “里面的锦衣卫兄弟听好了,把门打开,否则本侯可就破门了。”

    里面依旧没有一丝声音,罗信淡淡地说道:“破门。”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