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杀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汤全志同学(100)的打赏!

    *

    就在这个时候,远远地便看到知府宋大年和同知罗信的轿子来了。那陆鼎等五大世家家主目光一闪,便齐齐地向着宋大年和罗信的轿子逼近了过来,那陆鼎还在口中呼道:

    “宋大人,罗大人……”

    轿子停下,罗信和宋大年从轿子内出来,看了一眼被三班衙役挡在外面的五大世家家主,便收回了目光,径直向着卢府大门走去。走到了大门前,目光冰冷地望向了卢家家主。那卢家家主刚才还在呼喝,但是碰到了罗信冰冷的目光,却一下子慌了起来。

    “戚将军,带人。”

    “是!”戚继光应了一声,然后喝道:“带人。”

    便有士兵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那卢家家主一看,脸色就是一变。几个士兵押着三个人走了进来,那三个人他都认识,正是管理卢家走私的两个弟子和管家。那三个人见到卢家家主,便瘫软在地上喊道:

    “叔叔……”

    “老爷……”

    “你你你……”卢家家主望着罗信,心中越来越不安。

    “念!”罗信冷喝了一声。

    王梓任便取出了一张纸,朗声念道:“卢家勾结倭寇……”

    洋洋洒洒念了千言,罗列了卢家数十年内所犯的罪行,走私,勾结倭寇,给倭寇通风报信等等。当王梓任念完之后,罗信大喝了一声:

    “抓!”

    兵丁冲上前去,将卢家家主五花大绑,又有兵丁冲进卢府,开始抓人,查封一切资产。罗信站在卢府门前,一动不动,宋大年站在罗信的旁边,望着卢家家主,脸上现出了快意。卢家家主抬头看到了宋大年脸上的快意,伸手指着宋大年道:

    “你这个狗官。”

    宋大年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厉色,附耳低声道:“不器,你准备将卢家的人都抓起来?”

    “宋大人有何见教?”罗信也低声相问。

    “不器,如果只是抓起来,走正常程序,到时候那五大世家运作起来,说不定最终还会被释放。”

    罗信淡淡一笑道:“机会我曾经给过他们,但是他们没有要,如此也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卢府之外,一片寂静。

    卢府之内,一片哭喊。

    足足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卢家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绑在了门外。罗信对身旁的贺年道:

    “按名单提人。”

    “是!”

    贺年应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张纸,带着一些兵丁,按照之上的名字将一个个人都提了出来,第一个被提出来的就是卢家家主,当一共八十五人被提出来之后,陆鼎等五大世家的家主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脸色苍白。这八十五人可谓将卢家的精英一网打尽,这以后东南再也没有卢家了。

    “斩!”

    罗信大喝了一声。便有士兵将那八十五人按得跪在地上,一刀便将脑袋砍了下来。脖腔子里面的血喷了出来,霎时间,空气中弥漫的尽是血腥之气。无数看热闹的百姓都不由了起来。陆鼎等五大世家的家主也都觉得自己胸内十分不舒服。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罗信施施然地向着他们走来。

    罗信走到了五大世家家主的面前,淡淡地一笑道:“五位家主,东南太小了,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如今卢家完了……”

    “我要弹劾你!”陆鼎羞愤地指着罗信道。

    罗信目中冷光一闪,低声喝道:“你再指着我,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指掰断?”

    陆鼎脸色就是一变,急忙收回了手指。如今在他的心里,罗信就是一个疯子,什么事情都能够干出来。见到陆鼎收回了手指,罗信的脸上又现出了笑容道:

    “弹劾我?卢家勾结倭寇证据确凿,你如何弹劾我?而且我想将卢家所有的家财,包括土地房屋出售之后,加起来不是一个小数目,千万两银子不至于有,但是几百万两银子应该没有问题。待我将这些银子送到了京城,送到了陛下的面前,你说弹劾我有用吗?”

    “嗯?对了!”罗信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道:“还有杭州物价飞涨的问题,特别是粮食。不过你们六大世家为了哄抬物价,为了置我罗信于死地,你们可是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如今我抄了卢家,手中也就有了大把的粮食。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但是用来平抑物价,还是能够坚持两个月左右吧?”

    说到这里,罗信再度一笑道:“你们又好问了,那两个月之后呢?”

    罗信耸了耸肩道:“如果两个月之后,你们五大世家依旧不识抬举,我就只好再随便杀一家,如此我就又可以坚持两个月,我想把你们六大世家杀光那一天,物价的问题就不会再是问题。”

    “你敢?”

    五大世家家主浑身都在哆嗦,但是眼中却透露出恐惧。

    罗信不敢吗?

    万事开头难,罗信已经开了杀戒,如果局势不能够达到罗信的要求,他们相信罗信真的会一直杀下去。

    “嗯,还有你们勾结的倭寇!”罗信淡淡地说道:“当倭寇得知杭州已经平抑物价,并没有出现大乱,他们也就是失去了攻打杭州的心思。而且胡宗宪也不会让他们有那个机会。瞧,你们的计划又失败了。

    至于那些难民,有了卢家这些粮食,难民问题将不会是问题。我会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如果你们还没有让我看到诚意,我便会把你们几个人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然后我随手一抓,抓到谁,就杀谁全家。

    你们放心,你们的罪状我都已经整理清楚,人证物证俱全,不会冤枉了你们。你们好之为之。”

    罗信袍袖一甩,向着自己的轿子走去。路过贺年的身边道:“这里的一切交给你了。”

    “大人,请放心。”

    “嗯!”罗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办事,我放心。”

    罗信和宋大年来到各自的轿子前,登轿离开。在他背后,贺年的心中还在回味刚才罗信说的“你办事,我放心”六个字,激动得满脸潮红。猛然转头道:

    “给我搜,不要放过卢家一寸地方。”

    陆鼎等五大世家望着罗信离开的背影,失魂落魄。

    罗信回到了市舶司,还为坐下片刻,便有人来报,说是有故人来访。罗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中不知道会是谁,便起身向着大堂门外走去。

    张居正站在大门之外,紧锁着眉头。罗信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卢家的八十五口就被杀了。这会引起杭州大乱的。正拧着眉头思索着,便见到罗信从大门内走了出来,看到他,便展颜一笑道:

    “太岳兄,你怎么来了?”

    张居正苦笑道:“我奉旨前来杭州巡查。”

    罗信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是徐阶让你来的吧?”

    张居正的脸上般现出了一丝不自然道:“主要是你这里闹的动静太大了,我却没有想到今日你闹的事情更大。”

    “太岳兄请!”罗信含笑束手。

    “不器,请。”

    两个人进入到罗信的书房,张居正也没有客气,直接说道:“不器,杭州如今已生乱相。如今你又杀了这么多人,我看你已经不适合留在东南了。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衙门内,东南的一切由我做主。”

    罗信淡淡一笑道:“东南之事原本就和我没有关系,物价飞涨和我有关系吗?我的职权范围只是经营市舶司。人心不稳和我有关系吗?难民入城,我有责任吗?

    没有!

    这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这都属于知府宋大人的职权范围。所以,你如果想要在东南发出你的声音,不是让我配合你,而是需要宋大年配合你。”

    “不器……”

    罗信的话刚落,便见到宋大年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慌急道:“如今难民越来越多了,怎么办?”

    罗信抬手想宋大年介绍道:“宋大人,这位是朝廷派来的巡按,张居正,张大人。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求助,他专门就是来解决东南问题的。”

    张居正瞪了罗信一眼,然后转向宋大年道:“宋大人,如今城内人心不稳,不能够让难民进入到城内,而且会让倭寇的探子混进来。一旦倭寇兵临城下,杭州便在劫难逃。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难民都迁出去。然后在城外开设粥场,难民能够果腹,便不会生出事端。”

    现在将难民迁出城去谈何容易?如今涌入城内的难民没有五万,也有一万。强行驱赶,会发生大乱子。而且一旦正如你所说的,里面有着倭寇的话,到时候他们一煽动,那就是一场灾难。

    张居正楞然的坐在那里,和宋大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人越看,脸色越是苍白。他们都预感到真正的危险来了。

    现在的问题是,你不把这些难民驱逐到城外,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倭寇。一旦倭寇兵临城下,这些人就是内应,杭州城就会因此而破。如果现在把这些人驱逐到城外,那么隐藏在难民中的倭寇就会立刻煽风点火,鼓动难民打砸抢,再四处点火,恐怕这繁华的杭州城就会变成一片废墟。

    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好,不仅是宋大年完了,就是他张居正也完了。两个人都脸色苍白,面面相觑,随后他们看到了罗信,却见到罗信依旧老神在在,张居正不由问道:

    “不器,你可有办法?”

    罗信摇了摇头道:“我想过,我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原本这些事情就与我无关,陛下只是让我经营市舶司。如今太岳兄来了,连市舶司这点儿事情都不让我做了,只是让我呆在府里,等着陛下责罚,我想那么多事情干什么?反正出了天大的事情,有宋大人和太岳兄你们两个顶着。”

    “我什么时候让你等着陛下责罚了?”张居正急道。

    罗信看了他一眼道:“你让我呆在府里,那也不许去,这不是软禁是什么?这不是等着陛下责罚,是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

    罗信干脆把眼皮耷拉下去,一言不发。张居正正色道:“不器,我在离京之时,徐阁老曾叮嘱我,如果东南局势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便让我接管东南。而我第一天到杭州的所见所闻,俱是物价非常,人心不稳,难民汹涌,关于倭寇的谣言满天飞,这种情况,太岳认为杭州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为了东南的平安,我张居正义不容辞。你怪我也好,恨我也罢,我张居正坐得端,行得正。

    这杭州城原本就已经像一个火药桶了,没有想到在我到杭州的第二天,便见到你大开杀戒,竟然将卢家抄家灭族,你这是往火药桶内扔火把。你说,这个时候,如果还让你在杭州这么胡闹下去,岂不是会惹出天大的乱子?”

    张居正目光灼灼盯着罗信,宋大年却紧张地望着罗信,生怕罗信恼羞成怒和张居正打起来,却没有想到罗信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道:

    “太岳,我很高兴你有这种胸怀,在这种外人看来非常糟糕的局势中,还敢担负起这个担子。这说明你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张居正神色微微一怔,别说宋大年没有想到罗信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就是张居正也没有想到。原本他以为就算罗信不发火,也会心有抵触。却没有想到罗信不仅没有抵触,反而赞扬了他。只是这番赞扬的话怎么听怎么像长辈对晚辈说的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但是……”罗信的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仅仅是有担当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判断局势的敏锐,解决问题的智慧和采取行动的果断。”

    罗信话落便不在言语,神色从始至终都十分平静,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再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一般。

    但是张居正的脸却腾的一声红了起来,如今的张居正还远未到她成为内阁首辅之后的智慧,也没有那个时候的脸。罗信的话中意思他听得明白。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