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知府上门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知府上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醉寻芳同学的打赏!

    *

    大堂内。

    气氛凝重,没有人说话,胡宗宪将目光依次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阮鶚的身上道:

    “阮大人,你怎么看这次倭寇犯边?”

    “部堂大人,恕我直言,我们大明水军已经不行了,虽然最近两年,大人一直重建水军,但是依旧不堪一战。所以我们对倭寇一直的被动的防御,他们不上岸,我们就一直没有办法。此次难得的是徐海竟然敢率领数万人上岸,这便给了我们一个歼灭他们的绝佳几乎,我们应该出兵。”

    胡宗宪将目光望向了其它将领,但是却没有人说话。胡宗宪便叹息了一声道:

    “阮大人,你可想过我们出兵的后果?”

    “不管什么后果,我们必须和倭寇一战。陛下每年花无数银子养着东南军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歼灭倭寇吗?如今倭寇登陆,如果我们不战,何以面对陛下?何以面对东南百姓?”

    胡宗宪沉默了一会儿道:“阮大人,这次倭寇登陆,可以说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而且他们不是像往常一样,一上岸就分成无数股,或者说是他们原本就是无数股倭寇,四处烧杀抢掠。他们这次却是汇聚在一处,很明显有着阴谋。”

    阮鶚看着胡宗宪,缓缓的说道:“部堂大人,您在畏战吗?”

    胡宗宪的脸色就是一变,大堂内的众将脸上神色也是一变。胡宗宪面沉似水,低喝道:

    “阮鶚,你放肆。”

    胡宗宪如今贵为部堂大人,统领东南,身上的气势一旦爆发,压迫人心。这要是换成一般的官员,恐怕早就双股大颤,脸色苍白了。但是阮鶚却是一个刚毅和胆大包天之人,他的成名之事,就是当年倭寇围攻杭州,杭州周围数万村民涌向了杭州,想要躲进杭州避难。但是那个时候的杭州知府贪生怕死,至百姓性命于不顾,生怕倭寇潜伏在难民之中,混进城内,下令不可打开城门,而这个时候,倭寇距离杭州已经不远了。就在这个时候,阮鶚站了出来,手持长剑命令开城门,将数万百姓迎进杭州,又亲率城内兵丁出城痛击来到城下的倭寇,取得大胜,名震东南,被嘉靖帝封为巡抚。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害怕胡宗宪?而且他对于胡宗宪上任之后,一直以怀柔的政策拉拢王直,而不敢和倭寇直面交战,心中很是不齿。在他认为,将是军中胆,你一个部堂不想着去将那些倭寇杀光,只想着通过外交手段招安,这是文人做的事情好不好?

    对于胡宗宪将罗信斩杀数万倭寇的大功拿走,阮鶚也十分清楚。所以他的心中对胡宗宪更是鄙夷,只是不管他的心中怎么鄙夷胡宗宪,但是脑袋还是清楚地知道,如今在大明没有人比胡宗宪更适合抗倭这个统领地位了。所以,对于胡宗宪冒功之事,他倒也没有去揭发。

    只是今日他再也忍不住了,徐海率领数万倭寇正在大明的领土上烧杀抢掠,胡宗宪却迟迟不派兵。

    这不是畏战是什么?

    所以,当胡宗宪斥责阮鶚放肆的时候,阮鶚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昂然道:

    “那大人为何不出战?”

    胡宗宪微微皱眉道:“皂林地势形如口袋,如果我们去的人少了,便是主动的钻入口袋,到时候被倭寇将口袋口一扎,我们一个也别想活。”

    “但是皂林却是一个险要之地,一旦我们不能够把倭寇消灭,或者是阻挡在皂林,倭寇就会直逼杭州,杭州便会再一次被围攻。府城被围,大人可想过后果?”

    众将心中都是一凛,不由将目光望向了胡宗宪,这里也只有戚继光老神在在。这要是在以往,恐怕他早就向胡宗宪求战了。但是,如今他却是做的很稳。因为他已经决定跟随罗信了。所以他如今在行动上就要征得罗信的同意,而且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因为他这种军队原本就是嘉靖帝下旨调拨给罗信,由罗信直接领导,就是胡宗宪想要戚继光参与某种行动,也要征得罗信的同意,否则便没有权利调动戚继光。

    但是,上次胡宗宪攻打狼儿岛,却是根本没有和罗信打招呼,便直接征调了戚继光,而戚继光也没有去征得罗信的同意,便直接拔营起寨,前往胡宗宪这里报道。

    这里只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胡宗宪原本就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而且他在东南经营很久,军权在握。在他的意识中,整个东南的将士都是他的,别人没有权利调动他的军队。就算将戚继光和罗青交给了罗信,那也是借,只是借给罗信,只要他胡宗宪需要,便随时可以征调回来,完全不需要告知罗信。而那个时候的戚继光也没有见识到罗信的威力,所以胡宗宪一招即走。完全没有把罗信当做回事。

    而罗青也是憨厚之人,他也想着大胜仗,而且认为杭州不会有事,当初也跟着胡宗宪去了狼儿岛,

    但是现在不同了。

    自从见识到罗信早早地就预料到狼儿岛是一个阴谋,而在钱塘江斩杀数万倭寇之后,他就意识到罗信是一个真正的军神,而且没有从北方到南方的水土不服。打草原鞑子可以,打东南倭寇也没有问题。跟着罗信要比跟着胡宗宪强多了。

    试想一下,如果上次他没有跟胡宗宪去狼儿岛,而是留在罗信的身旁,那场功劳虽然也要让给胡宗宪,但是他肯定能过得到很大一块功劳,所以他此时很奇怪的在想,罗信知道了如今这种局势之后,会不会出兵。如果出兵,会如何出?然后他又想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会如何决定,全然忘记在自己面前的胡宗宪和阮鶚。

    此时胡宗宪叹息了一声道:“我一直没有下令出兵,正是因为考虑到杭州等府城。这次倭寇上岸的不仅仅有徐海,徐海只是他们当中最大的一支。在徐海的左翼是叶麻,在右翼是辛五郎,三支力量成鼎足之势。”

    胡宗宪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身前的地图道,众将一看,果然如此,也都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思索了起来。阮鶚也沉默了下来,见到众人都沉默,胡宗宪略微松了一口气,继续道:

    “现在徐海那边完全占据了主动,如果我们去的人少了,那里就是一个口袋,他们就会把我们包在里面,全部歼灭。如果我们倾巢而出,他们就会突然分兵攻打杭州。”

    大殿之内都沉默了,阮鶚拧着眉头思索着,他的心中也觉得胡宗宪说得有道理,但是总不能够就眼睁睁的看着倭寇横行,而龟缩不出吧?那还要他们这些官兵做什么?

    “那大人的意思是?

    胡宗宪叹息了一声道:“对付这次上岸的倭寇,我们想要派一部分军队去肯定不行,那就是去送死。想要一战,就必须倾巢而出。所以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倾巢而出,另一条路就是不出城,固守苏杭。先力保府城不失,然后在徐徐图之。

    众将默然,虽然只有两条路,但是选择起来却是如此艰难。选择固守苏杭,那么就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整个东南被倭寇肆虐。选择倾巢而出,苏杭很可能就会被倭寇攻下,酿成苏杭惨案。

    实际上,众将心中已经知道了胡宗宪心中的选择。作为东南总督,倭寇只是在村县烧杀抢掠,影响不大,但是一旦苏杭被洗劫了,那影响就太大了。胡宗宪虽然没有说,但是大家却也明白胡宗宪必定会选择固守苏杭。

    “那大人的意思是固守苏杭?”阮鶚艰涩的问道。

    胡宗宪的脸上也露出了艰难之色道:“这也是没有办法……”

    阮鶚腾的站了起来道:“大人,你给我一直军队,我带着他们在府城之外和倭寇交战。”

    “不行!”

    “部堂大人,我只管你要一支军队,加上我的浙兵,我只和倭寇游斗……”

    “阮大人。”胡宗宪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阮鶚的话道:“没有我的命令,浙兵也不允许你调动。”

    “部堂大人,你阻挡不了我,而且浙兵也只听我的。”

    “就凭你的浙兵?他们就是被切的瓜,拉出去,就是送死。”胡宗宪语带讥讽的说道。

    “所以才向大人求一支兵。”

    胡宗宪倒是感兴趣的问道:“你想要那支兵?”

    “请将戚将军三千人马暂时借给我。”

    “戚继光?”

    胡宗宪将目光望向了戚继光,众将的目光也不由都望向了他。戚继光此时还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猛然觉得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的身上,不由愕然望去,不明所以。

    见到戚继光的神色,胡宗宪和阮鶚的心中哪里还不知道戚继光溜号了?脸色不由一黑,不过戚继光能征善战在最近这几年倒是崭露头角,阮鶚想赢得戚继光的支持,就不能够让胡宗宪抢先开口,于是抢声道:

    “戚将军,可愿与我出城痛击倭寇?”

    “阮鶚,你放肆!”胡宗宪大怒。

    “你可以上奏参我,但是戚将军我要定了。”阮鶚大义凛然。

    “哼,我不下令,谁敢和你走?”

    “戚将军……”

    阮鶚望向了戚继光,戚继光摇了摇头,胡宗宪精神就是一振,阮鶚却是脸色一黑,一甩袍袖道:

    “一群胆小鬼。”

    话落,便大步离去。望着阮鶚离去的背影,胡宗宪的脸黑得像锅底,望向戚继光道:

    “元敬,你立刻回去将军队调入杭州城,不可轻出。”

    戚继光心中就是一喜,不让他离开杭州城就行,当即答应了一声,离开了总督府。

    杭州。

    市舶司。

    二堂内,罗信和宋大年相对而坐。罗信神色平静,宋大年却是眉宇之间浮动着焦躁。他已经好话说了无数遍,罗信却是稳坐钓鱼台,宋大年最终在心中叹息了一声道:

    “不器,只要你这次帮我,你我共渡难关……”

    “大人,我心中市舶司的事情一大堆,真的没有余力……”

    “不器,你帮我度过这次难关,以后我不仅全力支持你市舶司,就是这杭州城内的诸项事宜,我也都听你的。”

    “大人玩笑了!”罗信亲手为宋大年斟上茶,脸上露出了亲热的笑容道:

    “陛下虽然限定了我在杭州的权责范围,但是大人您是我的上官,如今大人被六大世家欺辱,不器也不能够在旁边看着,这个忙我帮了。”

    宋大年磨了磨牙,但是身在屋檐下,又怎敢不低头?只是心中充满了羞怒。这件事分明就是六大世家针对罗信,他宋大年只是一个看热闹的,却没有想到这个看热闹的人遭了秧。如今海得亲自上门求罗信。

    但是,他没有办法啊,如果能够求得六大世家罢手,他也不会来求罗信,如今他却只剩下了求罗信这一条路。当即安奈下心中的羞怒,朝着罗信拱手道:

    “多谢!”然后又亟不可待地问道:“不器,你有什么办法?如今杭州的局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无论是机工闹事,还是百姓因为物价闹事,都会引起另一个方面闹事,到时候就是两个大乱子,合成了一个大乱子。”

    罗信思索了一下道:“大人,容我今晚思索一下,明日亲自去拜访您,您看如何?”

    “好,我在府中恭候大驾。”

    将宋大年送走,罗信还没有回到二堂,便见到鲁大庆带领着戚继光匆匆地走了进来。

    “不器!”

    “元敬!”罗信有些欣喜的说道:“我正想去拜访你,没有想到你却来了。”

    “不器,你找我有事?”两个人来到了罗信的书房落座,戚继光便开口问道。

    “我的事情先不急。”罗信摆摆手道:“你这么急着来,一定是有急事,你先说。”

    “好!”戚继光也没有客气:“倭寇打来了。”

    “嗯!”罗信点点头。

    罗信的镖局如今已经走遍东南,罗信自然是知道倭寇已经登录。戚继光见到罗信神色平静,不由问道:

    “你知道?”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