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裕王之情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裕王之情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宋宋儿同学的打赏!

    *

    罗信的事情没有隐瞒唐壮,因为唐壮在这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唐壮知道罗信现在在干什么。罗信闻听到唐壮的话,寻思着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之前自己把镖局只是当做一个敛财和收集消息的地方,忽略了培养武将人才的地方。

    走镖绝对是一个危险的活,没有一身本事,只有被杀的份儿。如今的唐壮已经招揽了不少江湖人士,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招揽的江湖人士会越来越多,经过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都是高手。

    罗信的心情更加愉悦道:“唐壮,还需要银子吗?我可以多给你一些。”

    “不用了!”唐壮摇头道:“这些够用了。”

    “好!你将银子带走,尽快将余下的四千多老兵给我送过来。”

    “是!”

    罗信当天下去便悄然回到了市舶司,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是紧跟罗信步法的贺年和王梓任也不知道。不过如今市舶司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修建码头,其余的倒也没有是大事,也没有人来找罗信汇报工作。罗信坐在二堂内闲了一会儿,见到始终没有人来找他,便有些失落地回到了卧室睡觉去了。

    这些日子市舶司的事情不多,他的事情可是不少,身心俱是疲乏,躺在床上不久便酣然入睡。

    陆府。

    陆鼎环视各个名门世家的家主道:“算算我们送往京城的信应该到了吧?”

    “嗯!”众人纷纷点头。

    京城。

    夜。

    徐阶手中拿着一封信,脸上露出了乾坤在手的笑容,嘴里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

    “果然!”

    第二天.

    内阁中。

    高拱稳稳的坐在那里,手中拿着奏章,只是低着头的双目难掩焦虑。罗信送给胡宗宪五十万两银子的事情,如今的高拱自然也收到了。他都收到了,徐阶也必定收到。他知道新的一轮弹劾罗信的行动又要开始了。上一次是因为罗信送来了三百万两银子堵住了嘉靖帝的口。

    但是……

    不器你怎么可以私自给胡宗宪送军费?

    这不是让陛下怀疑你君心叵测吗?

    你觉得陛下很信任你吗?

    就算陛下很信任你,也不能够这么做啊?

    这是越权啊!死罪啊!株连九族的大罪啊!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便看到徐阶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书吏抬着一个大箱子。徐阶满面春风地说道:

    “肃卿,这里有些弹劾罗信的奏章,我们一起给陛下送去?”

    “果然来了!”高拱的脸色就是一沉,但是心中却是充满了无奈。他还不能够不去,从心底讲,高拱对罗信十分钦佩,而且罗信和他之间并没有争斗,最起码现在没有,而且还有着联手的可能。所以于公于私,高拱都应该为罗信争取一下,在嘉靖帝面前为罗信解释几句,美言几句。心中轻叹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却是古井不波地站起来,点点头道:

    “同去!”

    万寿宫。

    云床之上,嘉靖帝难得地在最近这半年能够完全静下心来打坐修炼。一颗丹药被他炼化,脸上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但是精神却是极为亢奋。从云床上走下,活动了一下身体,脸上现出轻松写意的笑容道:

    “黄伴伴,朕难得心静如水,这一日感觉自己又有精进。”

    黄锦从阴影中走出,笑道:“这罗信还真是陛下的副将,武能定国,文能理财。又对陛下忠心,陛下得罗信,可谓如虎添翼。”

    嘉靖帝愣怔了一会儿,也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他何止文能理财啊,就是现在把他放在徐阶和高拱的位置,他也能够做的比他们两个差不了多少,假以时日,他将会是任何一个朝代的擎天玉柱。只是……”

    嘉靖帝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复杂道:“黄伴伴,朕在世的时候,还能够压得住他,就凭朕那两个儿子,谁能够压得住他?到那个时候,他就不是能臣,而是乱臣了。”

    黄锦心中就是一凛,后背渗出汗水,心中紧张地暗道:“难道陛下最终还得杀了罗信不成?不知道会不会连累我?”

    “唉……”嘉靖帝又叹息了一声道:“再看看吧,我也希望能够给我的儿子留下一个能臣。否则就指着徐阶和高拱……”

    嘉靖帝再度摇头道:“张居正倒是不错!不过和罗信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黄锦心中送了一口气,看来陛下还没有拿定主意要杀罗信。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小太监进来拜道:

    “陛下,门外徐阁老和高阁老求见。”

    嘉靖帝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道:“朕刚刚清净了几天,他们两个又跑来做什么?宣他们进来吧。”

    不一会儿,徐阶和高拱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在他们两个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一看到那个大箱子,嘉靖帝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只要大量官员弹劾同一人,就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刚刚清闲了几天,这两个人又来添堵,嘉靖帝的心中便有些不悦,淡淡地说道:

    “两位爱卿,这又是要弹劾谁啊?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臣徐阶,拜见陛下!”

    “臣高拱,拜见陛下!”

    徐阶和高拱两个人跪了下去,嘉靖帝摆摆手道:“起来吧。”

    “谢陛下!”

    徐阶和高拱两个人站了起来,嘉靖帝也不再言语,只是淡淡地望着他们两个。高拱是微微低着头,一副全凭徐阶做主的模样。徐阶便将那个大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本奏章道:

    “请陛下御览!”

    黄锦便走上前,将徐阶手中的奏章接过,放在了御书案上。嘉靖帝翻开奏章快速的看了一遍,低着头的眼睛现出了一丝嘲讽,待抬起头来,神色已经恢复了淡然道:

    “箱子里面都是?”

    “是,陛下!”徐阶神色激昂地说道:“当这个消息传到京城之后,百官极度震惊。罗信他这是要做什么?替陛下稿军吗?”

    徐阶说完这句话便闭口不言,因为他知道只有这一句就足够了,嘉靖帝原本就对罗信有着深深的怀疑,如今有了这件事情,应该已经到了嘉靖帝忍耐的极限。

    罗信该死了!

    他微微低着头,心中得意地站在那里等着,等着暴怒的嘉靖帝。

    一息,两息,三息……

    怎么可能?

    陛下怎么还没有暴怒?难道被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徐阶般悄悄抬头向着嘉靖帝望去,便见到嘉靖帝正饶有兴趣地望着他,不由心中一震。

    “陛下……”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嘉靖帝淡淡地说道。

    “陛下,罗信大逆不道……”徐阶激动地都提高了声音,他难得碰到一次可以置罗信于死地的机会,却没有想到嘉靖帝根本就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此时他再也顾不得其它,便要直言。但是却见到嘉靖帝摆摆手止住了他道:

    “这件事情朕知道。”

    “陛下知道……”

    徐阶神色一怔,继而心中浮现起一丝不安。难道罗信和陛下之间有着什么秘密?而此时的高拱却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他虽然不知道嘉靖帝为什么会是如此态度,但是心中却确定罗信之所以答应去东南,嘉靖帝一定是答应了他什么。

    “是朕让罗信为胡宗宪提供军费的,罗信不是以他的名义,而是以朕的名义。”

    徐阶的脸上便现出了茫然之色道:“这……内阁怎么不知道……”

    嘉靖帝的脸色就是一沉,凝声喝道:“朕要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们内阁同意吗?”

    “臣不敢!”

    “退下吧!”嘉靖帝脸色难看地说道:“如果你们有能力,朕也不需要派罗信去东南了。”

    “臣告退!”一旁的高拱立刻开口,然后向着大门外退去。

    “臣……告退!”

    徐阶迷迷糊糊地跟着高拱退了出去,高拱浑身轻松,喜气洋洋的走在前面,而徐阶则是失魂落魄地走在了后面。

    一阵风吹过,猛然惊醒了徐阶。只是瞬间他便明白了,罗信前往东南之前,嘉靖帝一定是将东南的军费也交给了罗信。因为嘉靖帝实在是没有钱了。他相信,当初嘉靖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只是存着让罗信背黑锅的想法。到时候罗信交不出来军费,嘉靖帝便会将责任都推在了罗信的身上。

    而罗信当初的形式并不好,只要能够离开京城外放,他什么条件都会答应,恐怕在那个时候,无论是嘉靖帝,还是罗信都不会想到他到了东南之后,市舶司的生意一个没做,却是从东南六大世家的身上咬下来一口肥肉,让嘉靖帝心中大悦,让罗信略微站稳了脚跟。

    而且罗信揣着嘉靖帝让他为胡宗宪提供军费的旨意,却偏偏不说,这就是要诱导东南六大世家弹劾他,诱导徐阶一党弹劾他。等到奏章送到嘉靖帝见到弹劾的奏章之时,当一切大白之时,他不仅是恶心了徐阶,恶心的徐阶一党,恶心了东南六大世家,同时也扬威了,让徐阶一党和东南六大世家再向着暗算或者弹劾罗信的时候,心中就忌惮了很多。不敢轻易出手。

    能够把徐阶一党,能够把东南六大世家逼到这个地步,让徐阶不得不佩服罗信,罗信在他心中的地位又提升了一层。

    “以后不能够轻易出手了,否则会被陛下认为我能力不足。”

    裕王府。

    裕王来回在地上走着,脸上满是忧虑,嘴里不停地低声说道:

    “糊涂,罗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糊涂之事?这是杀头的大罪。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的裕王比罗信离开京城之前胖了不少,这都是因为每个月唐壮都按时将镖局的分红给裕王送来,让裕王的日子过得滋润了许多,如今裕王对罗信十分倚重,罗信没有教他那些枯燥的文章,而是传授给他经世之道。同时又解决了他的拮据,虽然此时罗信已经离开了京城,但是两个人之间还是有着书信来往,让罗信渐渐地已经成为了裕王的主心骨。如果罗信这次倒下,裕王都不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如此他怎么能够不焦急?

    同时也在心中埋怨罗信为什么这么不小心?为什么还不给他来信,解说分明?

    “王爷,这次罗先生他……会不会被父皇他杀了,你要设法相救。”坐在一张椅子的裕王妃也是满脸忧虑地说道:

    “救!我怎么救?”裕王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根本都见不到父皇,即使见到父王,我不恳求父皇还好,我一旦恳求父皇放过先生,先生会更加危险。”

    “那……”

    “你是说我的那些老师们吧?”裕王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徐老师和张老师都是弹劾罗信之人,他们怎么会救?高老师……恐怕存了隔岸观火之念,至于其他人,分量还不够。”

    说到这里,裕王摆摆手,又烦躁地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道:“爱妃,我知道你想救先生,我有何尝不想?在先生来之前,我也有过数位老师,但是没有一个老师如先生这般对我,他不仅为我传道,授业和解惑,而且教是经世之道,更是看我生活困苦,一直解囊相助,后来更是和我共同做那个……什么镖局,让我们彻底地摆脱了拮据,而且还有着更多的钱来经营势力,拉拢官员。先生若死,我……”

    裕王的脸上现出了六神无主之色,又匆匆的来回在地上走了几个来回,猛然顿住脚步道:

    “不行,我不能够在这里等着,我要去见高拱,求高拱救先生一命。”

    话落,裕王便匆匆离去,裕王府望着裕王离去的背影,满面焦虑,正如刚才裕王所言,罗信帮助他们太多,之前的几个老师加起来做的也没有罗信做的多,虽然罗信在京城的时间很短,但是给他们的帮助却是太大,即使是罗信离开了京城前往东南之后,罗信和裕王也经常通信,在心中罗信也会指点裕王,而裕王有不明白之处,也会求教。所以裕王和裕王妃对罗信称呼为先生,而对高拱和徐阶等人只是称呼为老师。

    *

    求全订!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